刚刚更新: 〔历史大商人〕〔斗罗大陆IV终极斗〕〔我的大小仙女〕〔田园空间之美夫悍〕〔穷山恶水出刁后〕〔我是巨人〕〔田园娇医:娘亲,〕〔时空静止〕〔亿万甜妻:龙少,〕〔世界收藏者〕〔不良太子妃:公主〕〔霸主们的玄师修炼〕〔重生九七之锦绣人〕〔穿越水浒之西门大〕〔捡个美女总裁老婆〕〔妈咪别逃,总裁爸〕〔攻取天下〕〔异能述〕〔妖皮藏宝图〕〔全民诸天轮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206章:气跑何女侠
    “我决定了!”何二小姐掐着腰站在苏家大厅,像只骄傲的小母鸡一样,大声的作出宣布。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默和张悦面面相觑,对于这位忽然杀到的女侠,啥话没有,上来就所谓的决定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你决定什么了?”想想何大公子刚刚来闹过的,苏老师觉得腮帮子有些发痒,斜着眼皱眉问道。

    “从今个儿起,不,从现在起,我再次入住苏家庄,跟你同进共退。怎么样,开心吧,高兴吧。”何二小姐旋身坐进椅子中,昂着头得意洋洋的叫嚣道。

    什么?快停!苏老师脸儿都要绿了。你上次陪着王泌来住了两天,你哥就给我玩出了个妹夫门来,这次就你一人儿,又要来住,你那哥哥还不得敲锣打鼓,连铺盖卷儿都塞过来啊。还开心高兴?老子高兴你个脑袋啊!

    旁边张悦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苏默瞅着这个生气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哼了声,指着门口看向何二小姐:“看见了没?”

    何二小姐一愣,“什么?”

    “门!那边就是门。”苏默冷冷的道。“赶紧走啊,别让我发火。我真火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别逼我揍你!”

    张悦刚端起茶盏来啜了口茶,笑眯眯的等着看好戏,一听苏默这话,噗的就喷了出来。苏老大霸气啊,这跟女孩儿家都这么说话,真是一点面儿都不给啊,必须拜服下。

    何二小姐也傻了,完全想不到苏默这么对待自己。待到回了神儿,猛地涨红了面孔,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跳了起来,指着苏默怒道:“眯眯眼儿,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这意思。咱这儿门儿小,供不起你这大菩萨,哪儿来的您还回哪儿去。”苏默不为所动,不假半点辞色。

    何莹一时噎住,气咻咻的瞪着他,心中忽然只觉得万分委屈。这个混蛋,他凭什么这么待自己?听说他这儿可能有危险,自己就巴巴的跑了来,他不感谢自己不说,反而要赶自己走。还这么凶巴巴的,太……太过分了!

    “我……我就不走,你待怎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何二小姐越想越委屈,干脆放了赖。两手抓着椅子不挪窝,脑袋扭向一边不理他。

    唉哟我个暴脾气的!苏老师当场就瞪起了眼。旁边张悦连忙拦住,看向何莹温声道:“何姑娘,你为何非要来这儿住呢?不知能否说说理由。要不然,你这女儿家的,就这么……呃,不太好吧。”说着,又冲苏默暗暗使个眼色。

    苏默愣了愣,顺着眼神看去,却见一向豪爽泼辣的何女侠,脸上虽仍是一副倔强的神色,眼眶却微微发红,竟好似要哭出来似的,当即不由吓了一跳。

    这是要闹妖吗?

    何莹使劲抽了抽鼻子,似乎是努力深吸了口气,这才愤然道:“我听说有江湖败类作恶,身为江湖儿女,当然要伸张正义咯,这个理由够不够?”

    张悦愕然,转头看看苏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两人刚刚也正在谈论此事,没想到何女侠竟也是为了这而来。

    苏默心中念转,便猜到必是何言露了口风。当下只装作不解,哼道:“你要伸张正义自去伸张就是,跑来我家干什么?难不成我家里有贼人,我怎么不知道?”

    何莹登时跳了起来,怒道:“姓苏的,你别想瞒着我。那些贼人都是冲你来的,本女侠要抓贼,当然要盯着你。”

    苏默就嘁了一声,撇嘴道:“一派胡言!你哪只眼睛看见贼人是冲我来的?莫不是贼人跟你说的?哦,我明白了,原来所谓贼人,是跟你一伙的吧,你们这是想打入我们内部,来个里应外合是吧。哼,告诉你们,休想瞒过我,没门儿!”

    何莹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混蛋,竟然污蔑自己是贼人?污蔑自己堂堂女侠,跟贼人同流合污算计他?这简直……简直是太可恶了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哼,我正告你们,在睿智的我面前,任何魑魅魍魉都无处可藏,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你们的阴谋诡计是没有机会施展的,奉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毫不理会她的反应,苏默继续一脸的正气凛然,如同标准的卫道士般的审判骑士。

    何莹简直要气疯了。哆嗦着嘴唇指着他:“你……你……”

    苏默昂着头,一脸的不屑:“你什么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何莹泪珠儿在眼眶中滚来滚去,却就是倔强的不肯掉下来。终是一咬牙,跺脚道:“好,你好!我走。就不信没你们,我就抓不了贼!”说罢,转头冲门外跑去。

    只是刚跑几步,猛然又冲回来,到了苏默眼前,照着苏默脚上就是一脚,大叫道:“苏默,我恨死你了!”打完收工,扭身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被偷袭了,苏默抱着脚直跳。死三八,闹着玩下死手啊,你给老子等着,早晚必报此仇!苏老师嗷嗷直叫。

    旁边张悦脸色大变,猛然道:“不好,不能让她走,快拦住她!”

    苏默也啊的一声反应过来,顾不上脚上的痛,火急火燎的抢出门追上去。只是待到大门处,却见下人正一脸莫名其妙的探头往外看着,哪里还有什么何女侠的影子,连江女侠海女侠都不见半个。

    “人呢?往哪儿去了?”苏默急向门子问道。

    门子下意识的抬手指着一个方向,苏默来不及多说,转身冲听到声音出来察看的楚玉山道:“快!赶紧把人派出去,追上那个死啦啦,呃,就是何二小姐,何莹!去,派人找到她。”

    楚玉山一时闹不清情况,但是见苏默面色凝重,不敢怠慢。回身大声吩咐几句,带着一帮人便冲了出去。

    苏默站在门口,眉头拧成个疙瘩,脸上又是担忧又是焦躁。张悦已经跟了过来,旁边还跟着徐光祚。

    “哥哥莫急,何姑娘应该走不远的。再说了,咱们这么多人跟着,就算凶手再如何凶狠,也绝不敢光天化日下动手的。”

    苏默这才略略点点头,苦笑着恨恨道:“这疯婆娘,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放在以前,怕是不跟我争出个清楚明白来,是绝不肯算完的啊。”

    张悦就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所谓当局者迷,那位何姑娘之所以表现跟以前不一样了,正是因为对哥哥你的心思有所改变了啊。

    “她关心你。”徐光祚忽然冷不丁道出一句。张悦一怔,随即不由的莞尔,这个往日酷酷的兄弟,竟然也能看出来这点,倒是真长进了。

    苏默却是一呆,随即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被关心了?还是一只拉拉?这太……颠覆了。胡说!绝对是胡说!

    正要开口反驳,忽然前面大路上一人驰来,凝目看去,不由豁然色变,退后两步叫道:“关门!放狗!”

    何言勒住马,翻身跳了下来,苦笑摇头道:“讷言,至于这样对我吗?”

    苏默翻了个白眼给他,以沉默回应,那意思自然是至于。

    何言就又苦笑,冲张悦和徐光祚二人抱拳施礼,这才问道:“你们都站在这儿干吗?”

    张悦和徐光祚互相看看,又都把目光看向苏默,脸上神色古怪。何言不由的心中一股不祥的感觉升起,微微变了脸色,看向苏默:“讷言,出了什么事儿了?小妹呢?她在哪里?”

    苏默就咳咳干咳起来,转头左右张望起来,“那什么,对哦,何女侠呢?刚才说着说着说是气闷,要出来透透气儿,这去哪儿了呢?悦弟、三儿,你们看到没?”

    张悦和徐光祚同时脸上一抽抽。好吧,什么叫不要脸,什么叫没节操,今个儿算是见识了。能把无耻发挥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摇头,又同时退步转身而走。

    “三儿,你那一招是怎么施展的来着,为兄学了半天也不行,真是头疼啊。”

    “嗯,我教你。”

    “啊,那真是太好了,走走,赶紧的。”

    两人一脸很忙的样子,冲何言拱拱手,嘴上嘟囔着,霎时间走远不见了人影。

    “你们……”苏默手僵在半空,半响才一点一点收回,勉强弯到头上搔了搔,回身对何言干笑道:“瞅瞅,这俩不着调的,整日介就知道打打杀杀,真是有辱斯文。哎呀,这不是何兄吗?你怎的有空来小弟府上了?来来,快请进,进来说话。”

    何言脸色难看至极,定定的看着他不说话。半响,苏默终于吃不住劲,恼羞成怒道:“看看看,看你妹啊看!有话说,有屁放!”

    何言脸上一怒,但随即又勉力压下去,淡然道:“是,就是看我妹。敢问苏兄,舍妹呢?”

    苏默就沉默了下,随即叹口气,无奈的道:“跟我吵了几句,一个人跑出去了。”

    何言一惊,脸上焦急之色浮起。他又不傻,若真只是口角几句走了,苏默何至于这般模样?

    “她……跑去哪儿了?”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苏默脸色,语气中的焦灼和恼怒再无掩饰。

    苏默心中哀叹,这郁闷个天的,自己这算不算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降呢?话说这都关自己屁事啊,却偏偏有理都没法说。

    “大概、或许,呃,可能是……城西吧。”他讷讷的道,眼见何言顿时脸色大变,又忙道:“放心,也就前后脚的功夫,我一大帮家丁跟着呢,不会有事的。”

    何言这才脸色微微和缓下来。正如方才张悦所言,现在还是大白天的,又有那么多人跟着,出事也不会在这个时候。

    正想着,远处跑来一个家丁,气喘吁吁的躬身禀道:“少爷,找到何姑娘了。”

    ://..///36/36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冲喜新娘:残疾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