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白杭〕〔养成系超人〕〔重生之修仙玉佩〕〔婚非得已:盛先生〕〔囚婚〕〔放开那个原始人〕〔我的大小仙女〕〔快穿:反派男神,〕〔变声大佬〕〔全球狙杀〕〔穿越七零:农媳翻〕〔燃钢之魂〕〔神级卡徒〕〔权色声香〕〔海贼之不祥暗影〕〔一夜危情:豪门天〕〔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雨中猎人〕〔大侠给跪〕〔带着地球去封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179章:考死扑雷是什么雷
    ,更新快,,免费读!

    苏默对东厂的具体打扮并不清楚,但是大约的印象却是有的。81Δ』中文网此刻见忽然家门外冒出这么一队人来,只微一琢磨便了然于胸。心下稍转,当即面带疑惑的迎了过去。

    旁边张悦生怕他不明情况,凑近去边走边低声道:“领头的那个是役长,也称档头。好家伙,竟是一颗人马齐来,要当心。”

    苏默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待到双方走近,不待对方喊话,便抱拳迎上前去,口中道:“不知诸位是哪里来的朋友,来苏默这荒野山庄所为何事啊?”

    王档头微微一怔,随即面色阴沉下来。看着他们一行这种装扮,还要问来历的,苏默可谓是大明朝头一份了。王档头绝不相信苏默是真的不认识,那么便只有一种情况,那便是这厮在戏弄自己。

    戏弄大明东厂管事,嘿,可真真好大的胆子!

    他心中恚怒,欲要作,但是目光转动,看见苏默身边一左一右跟着的张悦和徐光祚,微一转念,却又忍了下来,只默默的上下打量苏默却并不说话。

    他这不说话,自有旁边跟着的番子出头。其中一人当即上前一步,厉声喝道:“好胆!敢对档头大人无礼,莫不是要造反吗?”

    苏默脸上全是愕然,前后左右的看看,疑惑的道:“档头大人?什么造反?你在说什么啊?这大半夜的,你们一堆人穿成这样,是在演戏吗?啊,我知道了,你们是在cosp1ay吧。哈,我聪明吧,一猜就中。”

    说着,不待对方回应,又皱眉摇头道:“不过玩归玩,却不好跑人家家门口玩啊,这多不礼貌啊。还有啊,你看这大半夜的,你们玩成这样会吓到人的。这得亏是遇上我,要是遇上个有岁数的,再有点心脏病啥的,一下给吓出个好歹的来,岂不是要背上官司?为了玩就惹上官司,这不好吧。听我的,赶紧回吧。啊,早些回去洗洗睡,等赶明儿再玩。”

    他絮絮叨叨的一通说,全是自问自答,又是劝勉又是嘱咐的,众番子个个听的目瞪口呆,全然不懂这厮说的是什么。

    徐光祚仍是酷酷的不动,便仿佛没听到任何声音似的。胖子则是紧张的提聚起功力,防备对方下手。

    唯有张悦却是若有所思,斜了苏默一眼后,便一言不的跟在旁边,冷眼看着。他自信,有他这个英国公世子在,这些东厂番子就不敢乱来。这是他英国公府的底气,也是定国公府的底气。整个大明,没有谁敢忽视两位国公的力量。

    对面原本喊话的番子也傻了,嘴张了半天,却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啊,这是傻大胆还是疯子?这满嘴叽里咕噜的,说的确实是汉话,但所有词儿放在一块儿,却是怎么听怎么不明白。

    考死扑雷?这是啥玩意儿?咱们这是来办差的好不好,怎么就说到回家洗洗睡了?

    番子眼中开始有小圈圈出现,那叫一个晕啊。

    王档头这会儿脸色更加阴沉了。他已经可以确定,眼前这个苏默就是在装傻充愣,戏弄自己。只不过确实如同张悦想的那样,单只一个苏默没什么,但是在有张悦和徐光祚跟着的情况下,他还真不好表现的太过,否则就是打二位国公的脸了。

    只是他此刻心中更疑惑的是,据说还有位魏国公世子也跟在这个苏默身边,但为什么这会儿却没见呢?还有,这些人不是在城里四海楼吃酒吗?怎么突然出现了在这里?而自己安排的一直监视的乔奎又哪里去了?怎么也不见回消息来?

    这么多疑点加起来,又加上今晚自己要办的事儿,他不由的更加谨慎了三分。

    “这位便是苏默苏公子吧。在下王义,添为东缉事厂卯课管事,今日倒是幸会了。”

    说着微微抱拳,随即目光转向张悦和徐光祚二人,又道:“东厂王义见过二位小公爷,请二位老公爷的安。”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抱拳微微躬身,比之对苏默说话显得应付不同,却是多出明显的敬重之意。

    苏默撇撇嘴,心下就不爽的很。市侩!太市侩了!见别人官儿大就鞠躬,跟老子这儿就只拱拱手,一点诚意也没有,真鄙视。

    他这鄙视着,那边张悦微微一笑,抱拳回礼,点头道:“英国公府张悦,见过王档头。家父安好,有劳档头挂念。”

    徐光祚却是雷打不动的酷,只眼皮抬抬,冷声道:“定国公府,徐光祚。”

    对于二人截然不同的反应,王义脸上毫无异色。哈哈一笑,再次对两人抱抱拳,说句好说便不再多言。又将目光在胖子身上转了转,这才重新看向苏默,淡然道:“苏公子,王某今夜来贵府,实为公务而来,还要请苏公子多多配合才好。否则误了公务,王某怕是难以向圣上交差了。”

    他这就是**裸的威胁了。话的意思自然是说,我乃是天子家奴,办的都是天家之事,你一个小小童生装痴卖傻戏弄的不单单是我,更是对天子的大不敬。我跟你好好说是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

    而又明显做出对苏默和张悦、徐光祚二人截然不同的态度,也是变相的给张悦和徐光祚递话儿。二位国公爷的面儿我给,您二位小公爷的面儿我也给,但是若你们这位朋友再这样阻扰我办差的话,那就不是我王义不给面子,而是你们不给天子面子了。

    此人只简单一个招呼,短短一句话便将方方面面照顾到了,偏又没有一处明言,端的是滴水不漏,圆滑至极。

    张悦和徐光祚都是以苏默马是瞻,听了这番话后并无表态。徐光祚目光平视,不为所动;张悦也只是微微一笑,仍然不言不语。

    王义看在眼中,心中又是好奇又是警惕。好奇的是,显然这两位小公爷是真的以苏默为主,而不是因为老一辈的关照才来帮衬那么简单;

    警惕的是,能让这两位平日里傲的一塌糊涂的年轻俊杰,如此甘心情愿的以其为,此人本身怕也绝不像外面传的那样,只是有些才华而已。

    想到这儿,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便多了许多变化,不再如之前那般轻视了。

    如果是正常人,在听了这么一番话后,要么是黯然后退,以示臣服;要么就是诚惶诚恐,主动询问自己能帮上什么。可惜,遇上了苏老师这么位奇葩后,就别想着按剧本走了。

    “啊?不好对圣上交差?那会怎样啊?会不会打你板子?还是扣工资啥的,呃,就是扣俸禄,俸禄。好吧,就那意思你懂得。嗯,你说的不好交差,应该不至于杀头吧,我听说当今圣上可是难得的仁君圣君,放心吧,肯定不会杀头的。哎呀,不对不对,你们这玩cosp1ay,难道圣上也玩这个?要不然你们交的什么差?有趣有趣。哈,偷偷跟你说啊,其实我也很懂这个的。真的,不哄你,我从不骗朋友的,地球人都知道。”

    吧啦吧啦这通说啊,张悦和徐光祚的脸开始渐渐变红,憋笑憋的。王义的脸也开始变红,那是气的。

    不带这样歪楼的好吧。我说的重点是来办差,办差啊混蛋!跟圣上怎么惩办我有毛的关系?不对,我呸!我一片忠心为主,圣上为什么要惩办我?凭什么啊?

    王档头险些被带沟里去,又气又急。好歹忍着等苏老师说完,这才吐出口气,再次重申一遍:“苏公子,王某说了,是来你府上办差的。”

    “啊?啊,我知道啊,你都说两遍了。哈哈,看你,年纪也不大啊,正是有为之时,咋就这么健忘呢?”

    “我…….”

    “你是来办差的,知道了。哈哈,你真逗。”

    王档头感觉想要吐血了,眼珠子都开始有些充血了。正想豁出去怒一把,却见苏老师忽然不笑了,歪着头想啊想的,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儿,只得又再忍了。

    半响,苏老师似乎很颓然,显然是没想起来。随后脸上带着几分羞涩,不好意思的问道:“这位兄台,那什么,你是办什么差啊?我想了好久,没想起来。”

    这位兄台?

    王义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大明朝里,除了比自个儿官儿大的,谁敢这么称呼自己?

    好吧,这位兄台就这位兄台吧。王义觉得还是忍了算。可是接下来苏默后面一句话,让他真心是有些忍不了了。

    你他喵的刚才想啊想的,就是在想我来办什么差?有那功夫你不会问吗?我不说你想个脑袋啊想!这混蛋实在太气人了,佛爷也得给他气的跳起来啊。

    不过好吧,总算是说到正题上了,值得庆祝下。可怜的王档头,不过才几句话的功夫,就被苏某人折磨的连这个都要庆祝了,唏嘘啊。

    “王某此番来…….”王档头好容易平复下来,重拾话头准备开说。

    “哈,我想起来了!”一句话刚说一半,猛不丁苏默一声欢呼,又被打断了。

    王档头张着嘴,瞪着眼,如同公鸡正打鸣时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这憋得。

    “cosp1ay,是来cosp1ay对吧!哈,我还是自己想起来了。”苏老师得意洋洋,一脸的沾沾自喜。与此同时,还不忘一个劲儿的瞄王义,那意思就差明说了:赶快赞美我,赞美我聪明,赞美我很厉害,快啊。

    神啊,这个什么死的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雷?他为什么总喊着这个雷?可这个该死的雷跟老子有屁关系啊啊啊啊啊……..

    这一刻的王档头两眼无神,目无焦距的仰望着星空,悲愤到了无语凝噎。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79章:考死扑雷是什么雷)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