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异界大领主〕〔明朝第一权臣〕〔爱丽丝战记〕〔造梦天师〕〔舰队司令〕〔写手的古代体验手〕〔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幽鬼灵录〕〔重生天后:霸道总〕〔捡到一个异界〕〔电锯使用手册〕〔七零军嫂奋斗生活〕〔重生元末做皇帝〕〔锦绣田园:农家小〕〔暖婚蜜爱:天价老〕〔学霸的黑科技时代〕〔网游之花丛飞盗〕〔撞鬼就超神〕〔文明之万界领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明闲人 第659章:刑部大牢
    “哥哥,你这是何苦?有必要搞成这样吗?白老大人……人其实很好的,唉。”

    出了后堂大厅,苏默让石悦几个往外面去迎着,等着程府李氏一干人等。自己却带着胖爷和张悦,径直往大牢而去。

    至于说刑部应该派人带路……好吧,把人得罪成那样了,还想着享受好待遇?做梦去吧。

    如此,几个人便孤零零自顾走着,整个刑部大院里,但凡看到他们的人,都跟看包子似的。嗯,那包子的名儿叫“狗不理”……

    人能混到此等地步,是何等的凄凉。

    半路上,张悦憋了良久终是憋不住了,满是复杂的看着苏默,低声埋怨道。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苏默要这般挑衅白昂。对,就是挑衅。苏默从头到尾,根本就是在故意激怒白昂。无论是起初的装傻充愣,还是后面的张狂跋扈,深知苏默为人的张悦清楚的很,那都只是这位哥哥的做作罢了。

    听闻张悦问起,苏默脸上贱贱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目光在四周梭巡了一圈儿,这才沉声道:“悦哥儿,你不觉得这次事儿处处抖着诡异吗?我与这位白部堂从所未见,何以他对我却好似极为熟稔?程侍郎这事儿固然是因着天子之故,他若真只是为顺从皇命,只消随便找个人应付便是了,哪里需要他这个堂堂尚书亲自出面?而且,你没察觉到,他总在有意无意的盘咱们的底儿吗?”

    张悦闻言,不由的悚然而惊。略一思索,不由失声道:“哥哥是怀疑他……”

    苏默急以目光示意,打断了他接下来要出口的话。嘿然道:“我不是怀疑他,而是怀疑任何事、任何人!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如今身处风头浪尖之上,背后究竟是何人在玩手段仍自未知,故而,任何事都要谨慎再谨慎,半步也错不得。我宁可现在言语上得罪一二,也不能让人摸透了咱们的底儿。如此,大家都在暗处,才好运作咱们的事儿。”

    张悦恍悟,连连点头。只是心中对苏默方才所言,犹自惊疑不定,蹙着眉头苦思不已。

    苏默见状,也不去劝他。一个人的成长,必须亲自去经历过才行。否则任人如何说的再通透,也是不如自己真正确实体悟过的深刻。

    白昂方才的举止,瞒的过所有人,但是却很难瞒过身俱神石改造过后的他的感觉。

    虽然仍是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是苏默就是能感觉到,这个白昂对自己似乎并没表面上那么随意。而是如他所言那般,总在有意无意的刺探着什么。这种感觉,让苏默极是不舒服。

    以他现在的六识之敏锐,不说能一眼就看出谁是好人谁是坏蛋吧,但是大体上的对他的善恶之别,还是能有个初步的判断的。

    白昂给他的感觉,至少就觉谈不上朋友。那么,既不是朋友,敌人的概率就无限增大了,他又怎能不妨?

    只不过这些事儿既然没凭没据的,不好也无法向张悦解说,便只能含混其词,只希望张悦能绝对信任自己了。

    几人各怀心事,便都不再说话。一路匆匆而行,不过两刻钟后,便到了大牢之前。

    这刑部的大牢建于刑部的西北角,为了安全起见,四下里皆以高大的围墙围了,四周也没有一棵树木之类的,就那么孤零零的矗立在那儿。

    这使得此地天然的便有些阴森寂寥,老远便让人有种压抑逼迫之感。再加上这些个邢狱之地,不知多少冤魂枉死之人,经年累月下来,更是使得这里恍如割裂的异界,时有时无的阴风惨惨,似有无数鬼魂哭嚎一般。

    胖爷刚走近这里,便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寒颤,只觉的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左右梭巡一圈儿,不由的缩了缩脖子,嘀咕道:“少爷,你说这儿会不会有那东西?我咋总觉得瘆得慌啊。”

    他是个武学高手不假,但他还是道门中人。故而,对神啊鬼的,却是比常人更加相信的多。如今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氛,便不由的有些忐忑起来。

    苏默就斜着眼瞅他,撇嘴鄙视道:“瞧你那熊样,怎么说也是个堂堂的大高手了,甚至连秘境都见识过了,怎么还会怕鬼吗?”

    胖爷不服气的辩道:“正是因为见识过了,我才知道敬畏啊。您没听说过吗,无知者才无畏,我这才叫正常好吧。”说着话,一阵小风吹过,又让他激灵灵打个寒颤,不由的双手互抱着搓了搓,一张胖胖的圆脸上,都微微发白起来。

    被他这么一搞,张悦也是不由的紧张起来。甚至连刚才的疑惑都顾不上了,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往苏默身边紧跟了几步,左右张望了下,强笑道:“胖……胖哥,你这谑的……咳咳,一点也不好玩。”

    胖爷却不理他,只是两眼发直,脸色愈发不堪起来。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放佛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让他不寒而栗。

    苏默看的好笑,但是看着看着,忽然心中一动,恍惚间感觉自己识海中,就在刚才某个瞬间也有那么一刹那的颤动。只是这种感觉微乎其微,又是在极短的瞬间,让他不刻意感觉的话,怕是真要以为是错觉了。

    他猛的停下脚步,微微阖上双眼仔细体察。然而半响过去,却再没了先前那种悸动,不由疑惑的睁开眼睛,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难道真的是错觉吗?这一刻,连他都有些不确定了。又再仔细感悟了一下,却仍是无锁的,终是不由的摇头失笑。自己怎么也被胖爷误导了?若真有什么脏东西,别说他经过了神石的洗礼,便是单凭他灵魂穿越而来的特殊,也休想能瞒过他。

    这么一想,便即释然。笑着打趣了胖爷几句,又跟张悦开了几句玩笑,便将这事儿抛开一边。

    前边大牢门里,早有狱卒看到了他们三人过来。见他们走近,便从里面探出头来察看。

    苏默当先上前,将手中的牌子递了过去,与那狱卒说了来的目的。狱卒见了牌子,不敢怠慢,慌忙开了门请几人进去。

    苏默举步而入,但走的两步,忽又停下,让胖爷留在外面,等着后面李氏她们,自己只和张悦进去。

    胖爷有心不想一个人呆在这儿,但终是不好违拗苏默的意思。只得低声嘀咕了几句,不情不愿的应了。直到目送着苏默和张悦的身影隐没在门里看不到了,这才使劲搓了搓脸,勉强打起精神来。

    他却没有发觉,就在一转身之际,从他后颈处隐隐有道细细的烟雾腾起,微一扭动,似在探头打量什么,随即又筱的缩了回去,重新隐没不见……

    下面大牢中,正在前行的苏默忽的似有所感,猛然停下脚步,转身回头凝望。但是左右看了半响,却终是未有所得,不由的疑惑的挠了挠头,这才再次举步前行。

    张悦看的不解,低声问道:“怎的?”

    苏默摇摇头,笑道:“没啥,这里的气味真够销魂的,有些想吐。”

    张悦心有戚戚焉,点点头却又摇摇头,叹道:“哥哥却不知,和诏狱相比,这里已经算是天堂了。据说那诏狱之中,不但经年不见天日,气味难闻。更是因着枉死的冤魂极多,俨然真个地府一般了。那位唐兄如今还落在那里面,唉,怕是此番出来也要废了。”

    前面带路的狱卒听着两人的交谈,忽然回身笑道:“这位贵人说的不差,咱们这儿和那边相比,真的算是人间了。令友若是落到了那里,贵人还是赶紧想法儿疏通,早些将人送出来才好。不然的话,可不仅仅是废了那么简单,怕是一条命十亭要去了九亭了。便如你们来探望的这位,嗨,当日来时,便浑身恶臭,身上生了好多大疮。唔,也幸亏你们来的早,否则,怕是能不能活着相见都是难说了。”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却是整日里只在这大牢里看守,并不识得张悦身份。又加上看张悦两人都只是少年,只当他们是哪家的小辈,疏通了上面的关系来看望犯事的长辈。

    若是知道了眼前这两人,一个是堂堂英国公世子,另一个更是被皇帝关注的人物,怕是连话都要说不利索,当场吓死也说不定。

    然而这话落到了苏默张悦耳中,却是让两人不由的悚然一惊。相互对视一眼,脚下不由更加快几分。

    早知道程敏政受了病,但却并不知道竟已然到了如此地步。若真个如这个狱卒说的那般,怕是李氏等人还真是只能来给送葬的了。

    苏默仔细回想着后世中的记载,似乎确实是说程敏政因此次冤案,受辱不过,最终崩沮而死。但没记错的话,那应是在他最终被无罪放回家之后的事儿啊。

    可现在,这事儿不过才刚刚发酵,离着历史记载的两个多月后还早着呢,怎么会就到了这个地步?

    难道说,自己这个乱入的蝴蝶,真个引发了历史的改变,才造成了这个恶果?若真如此,那可真是窝了大艹了。这没妨着别人,先把自个儿老丈人提前给妨死了,还有比这更让一个穿越者郁闷的事儿吗?

    心中一边吐槽着,前方已然深入到了牢房最里面。两边的牢笼中,已然没有了外边那般噪杂。几个单独的牢房中,也统统变成了青石结构的,里面的人声息不闻,完全不见前面时不时传出的喊冤声。

    若不是偶尔听闻其间传出的镣铐碰撞声,任何人都不会想到里面有人,还当是空屋子呢。

    “到了,就是那位了。”前方带路的狱卒忽然停了下来,在一间牢房门前探头看了一眼,转头对二人说道。

    随即一边从腰间摸出钥匙开锁,一边又道:“一炷香的时间,两位莫要忘了,休让小的为难。”

    张悦便点点头,摸出一把大钱塞了过去。狱卒伸手接了,在手里掂了掂,眉开眼笑的转身闪到了一旁。

    苏默默不作声的推开牢门,放眼看去,没先看清里面的人,却先一股猛烈的恶臭扑面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