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崛起:重生校〕〔猫厨〕〔拈花一笑不负卿〕〔西游之白莲妖圣〕〔我娘子脾气不太好〕〔超品神农〕〔一遇总统定终身〕〔军婚有喜:首长,〕〔盛宠邪魅皇子妃〕〔奶爸的修真人生〕〔我的师兄是孙悟空〕〔我掌仙府〕〔天才萌宝鬼医娘亲〕〔都市修真天师〕〔神医狂妻:国师大〕〔重生之侯府毒后〕〔都市绝品仙医〕〔至尊兽卡〕〔桃运小民工〕〔惹火小神医:国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海军连 四六六章 强行奔袭
    四六六章强行奔袭

    沂河边,沙墩,这里有一小段河面水很浅,只有十几公分,水下是一片鹅卵石,平时水流不急时,实为徒步渡河的最佳地点,当然,此处也被日军早早控制了起来,并在河两岸都建了巨大的碉堡工事,用来防备我军强攻。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东岸,一片高高的青纱帐后面,几十辆钢铁猛兽披着伪装,静静地等在这里,为了达到袭击的突然性,万金松并没有请求飞机攻击,而是自昨夜到达这里后,就悄悄隐蔽起来,加油加水、整军备战,只希望今夜能一举突破河防,并在天亮前前进到枣庄外围阵地!

    人算不如天算,自一大早,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一场秋雨,原本准备傍晚进攻的飞机不能来了。

    最为担心的是,苏北鲁南交界地区,这时节秋雨一旦下起来就没个停的时候,有时三五天,有时七八天,根本没个准数,所以往后几天,大家都得自力更生,不能指望空中支援了。

    这回,栓子还带来一个消息:“头,雨越来越大,上游的水量也已增大,我们偷偷去查看了一下,水位又升高了五公厘,今晚要是再不过河,可就没这机会了,只是,没有飞机助战,我们就这么点人手会不会吃亏?”

    万金松笑道:“栓子,你也是老兵了,怎么到现在越来越不会打仗了?我们以前有炮吗?有飞机吗?有坦克吗?什么重型武器都没有,不照样打得鬼子满地找牙?”

    栓子脸色红了红,然后低声道:“是,头,我有点想当然了,不应该美国人发下的命令来,我们就要无条件执行,不知不觉间,我们竟然无意中走到人家军队的方法上去了。”

    万金松点头道:“这事也不怪你,主要是装甲连准备的太仓促了,部队思想有点跟不上,不过我已请示上级,把郭主任安排到装甲连重新当指导员了,当然,人家挂的可是副团级干部的编制,来装甲连还是想带出几个合格的指战员出来。”

    伸手轻轻拍了拍栓子的肩膀道:“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们撑过这一关,等拿下枣庄就一切都有了,说不定还能找到一大批识字的工人加入到机械学校当教官呢。”

    栓子顿时喜上眉梢:“哥,你是说?矿上的维修队?要不,我们今晚就行动,闯进鬼子窝里再来他一下子?”

    万金松摇了摇头:“以前用特战队摸螺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每个特战队员都堪比黄金,可不能伤着哪儿,要是鬼子有所准备,说不得就会有所损伤,而且这一旦打起来,就会是一场恶仗!现在我们有了大炮坦克,直接平推过去就是,咱也学学美国佬,只要自身硬,不用战术拼!”

    侦察队在前面草丛里不时报出消息:“据点里升起炊烟;炊烟散了,哨子响,鬼子吃饭时间到了!”

    万金松又等了五分钟,然后对着通话器大吼道:“炮兵排,开炮!”

    八门早已准备好的一零五自行榴弹炮几乎同时发出怒吼,一门门炮口喷出长长的火舌,“嘭嘭嘭”的射击声中,八枚巨大的炮弹撕裂了雨幕,狠狠砸向沂河两岸的鬼子据点!

    “轰轰轰轰”一团团黑色烟雾冲天而起,几长长长的烟苗斜斜窜向半空,足足升起二三十米,剧烈的爆炸中,鬼子的枪支、饭盆、人体零件,冰雹一样向四处散落,更有许多日伪军在据点内哭喊着奔逃。

    鬼子自以为造了个水泼不进的乌龟壳,但遭遇炮击时,这具龟壳却成了他们的禁锢,一个个在据点里狂乱逃窜,却跑不出四面高高的围墙。

    每门炮各打了五发炮弹,两个据点就已被硝烟笼罩起来,装甲车队借此机会,从青纱帐后面开出,在迫击炮和榴弹的爆炸声中,用75炮轰开了据点厚实的围墙,并对据点内开始扫射。

    两辆坦克改装的推土机冲到前面,很快推平了防护壕,跟随在坦克部队后面的战士们奋勇向前,投过手榴弹后也冲进了据点内。

    壕沟边,十几辆坦克一字排开,对着炮楼猛烈轰击,炮楼上装备的各种机枪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就随着炮楼一起倒塌,在绝对实力面前,看似结实的据点就跟纸糊的差不多,攻击部队只用了十几分钟,就拿下了河东的据点,并向河对面攻击前进。

    当万金松的坦克驶到河边时,先前的侦察兵报告,河对岸的鬼子开始逃跑,可能刚才的炮击炸毁了鬼子的汽车,所有逃跑的日伪军都是徒步,一出炮楼就向四面散开。

    万金松知道,这些家伙可能还不死心,最大的可能就是想跑过开阔地,到前面青纱帐里伏击已方装甲车队。

    没等万金松下令,一排骑兵已从坦克旁边跑过,他们就是上次攻击骑兵第四旅团后,利用缴获的战马组成的四师骑兵二团,只见一匹匹战马踩着齐膝深的水面,很快渡过了沂河,向四面逃窜的鬼子追去。

    逃跑的鬼子大约有七八十人,还有跟在他们后面的百十个伪军,看到身后追上来的骑兵,一个个全都怒骂起来。

    该死的守备队长,没事把据点前面搞这么开阔干嘛,现在脚下大皮鞋上沾满了泥浆,怎么跑都跑不快,耳听得身后一阵阵自动武器的扫射,身边的人群纷纷倒在血泊之中,一个弹匣还没打完,后面的伪军就全都跪了。

    逃跑的鬼子眼看自己的小短腿肯定跑不到青纱帐了,纷纷转身射击,可三八枪实在不给力,还没瞄好就被一梭子弹扫倒,只有几个轻机枪手,勉强扫出了半梭子弹,然后自己的头颅或被战马踏碎,或被闪亮的马刀砍飞,流出的污血很快被绵绵秋雨浇散!

    骑兵部队还在收割鬼子的生命,装甲部队却半刻也不停,过了沂河,离枣庄只有七十公里路程,车队加足马力的话,两个小时都不用就能到达,何况前面过了兰陵,还有公路可以快速行军!

    天色刚黑,车队已隆隆到达兰陵城外,这个小县城以前万金松他们也走过,那次光闻着酒香却没敢进城,现在,等车队来到时,又一次闻到了醉人的酒香。

    淅淅沥沥的小雨把这个造酒古城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夜空静瑟,除了一两声狗吠,还有鬼子在城头的叫喊声和哨子声,这个守备中队刚才就听到了河边的炮声,早早冲到城墙上后,原以为两个大据点还能撑过一阵,没想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是一长串的灯光,在昏黄车灯的照耀下,他们看到了今生最为吃惊的一幕:眼前,足足二三十辆从未见过的庞大战车就这样虎视眈眈地盯着小城。

    守备队中队长秋山城名是个老兵了,作为一个县城的守备队长,平时自然得到各种孝敬,这几年他已经爱上了兰陵美酒,更喜欢侦缉队不时抢来的鸡羊,昨晚他就和宪兵部的老乡喝多了,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

    当他看到城下出现装甲战车时,第一个命令就是让手下的炮小队赶紧把三七炮推到城门口备战,另外,又让所有部队大部集中到东门,准备用猛烈的机枪火力封锁对方后续部队。

    只是,他这个命令让手下另外几个老兵腿肚子都直打颤,这可是战车啊,瞧那个头就比九五式大了不止一号,先不谈两门三七炮能不能敲得动,光人家那森森的炮管就让自己头皮发麻,秋山这个憨货,还真拿自己当战神了,他不想活大家还想活呢。

    就在此时,城下一个大喇叭里响起了日语的劝降声:“城内的日军们,请你们识时务为俊杰,不要作无所谓的反抗,我数到十,如果不放下武器,就会用猛烈的炮火把你们轰成渣渣!一、二……”

    “开炮、快开炮,杀死给给!”借着酒劲,秋山挥舞着指挥刀,在城头乱喊,可惜部下早已被几个老鬼子劝住了,一个都没敢放枪开炮。

    秋山见自己的话竟然有人敢不听,三两步来到重机枪旁边:“你的,开枪的,否则,死拉死拉的……额!”

    两个鬼子士官一边让人绑上昏迷的秋山,一边对着城下大喊:“别开枪,我们投降,我们不想跟秋山一起送死,已经把他捆起来了……”

    听到这话,串串恨恨地放下炮弹:“这鬼子怎么这么软了,害得我想过把炮瘾都不成。”

    万金松放下喇叭笑道:“这可是千年古镇,炸坏了怪可惜的,鬼子投降更好,接下来,我们可是需要大量人力挖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