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爱如蜜相拥〕〔重生之浩劫天降〕〔极品萝莉进化史〕〔你的爱似水墨青花〕〔田间宠妻日常:带〕〔逆天狂妃:杠上冷〕〔总裁大人超给力〕〔重生农家小厨娘〕〔末世女王的饥荒年〕〔圣人吟〕〔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女神的特种保镖〕〔狩猎异世〕〔校花的贴身高手〕〔我家农场有条龙〕〔秦时权臣尽妖娆〕〔柔情万千痴爱成骨〕〔绝世盛宠:废材三〕〔水浒之王者天下〕〔变身神龙闯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七百三十六章 布局吐蕃(二)
    吐蕃王宫布达拉宫前,禄东赞看着这座巍峨的宫殿,心中充满了感慨。当初,松赞干布来到北巡彭域时,看到逻些地区,地理形势险要,秀美的原野,尤其是雄峙的布达拉山,令他十分喜爱。马上召集身边的亲信大臣:叔父论科耳的儿子巴伦谷、大相尚囊、次相禄东赞、琼波·邦色等人提出,要迁都逻些,并且在布达拉山建造一座新的宫殿。

    “什么?赞普,你要迁都逻些?还要在布达拉山上建造一座新的宫殿,这……那先王的王陵和先祖的坟墓怎么办?”首先反对的就是松赞干布叔父科耳的儿子巴伦谷。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一样,对于先祖都是非常敬畏的。如果王室离开了原先的故地,很有可能使得祖先墓地荒废。再有就是大相尚囊。大相尚囊向松赞干布行礼道:

    “赞普,迁都事宜重大,建造宫殿需要大批人力财力,恐怕……”如果说松赞干布叔父论科耳的儿子巴伦是为了祖坟着想,尚囊的反对却并不一定是因为害怕建造宫殿耗费大量财力物力。原先,论科耳与尚囊一起扶植松赞干布为赞普,一方面是因为松赞干布是吐蕃赞普一系嫡系子孙,另外一方面,尚囊也不愿意让论科耳登上赞普之位。谁知道,松赞干布越大越不受控制。当初,松赞干布北巡彭域,尚囊的心里就有些疑惑,后来,松赞干布在这一带训练士卒,尚囊慢慢的发现,松赞干布性格变成沉默寡言,少年老成,尚囊心中对于松赞干布更加的忌惮。如今,论科耳已经病死,整个吐蕃,尚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尚囊心中就有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心思。可是,论科耳死后,松赞干布便以要强化中枢的名义,拉拢彭域贵族,从吐蕃北部地域提拔了禄东赞和琼波·邦色等人。尚囊不但担心自己难以继续操控松赞干布,甚至还担心,吐蕃王国的权柄会慢慢从老贵族手中滑落。如今,松赞干布想迁都逻些,这证明,吐蕃老贵族必定将退出吐蕃中枢。所以,马上出言反对。

    “尚囊大相,山南的琼结、泽当一带,虽然是吐蕃的发祥地,但是,相比逻些,琼结、泽当一带地势平坦,一旦外敌入侵,易攻难守。不比逻些,地势险要,再加上布达拉山是我吐蕃神山之一,将宫殿建在布达拉山上,正好可以俯视我吐蕃的大好河山。至于劳民伤财。相比我吐蕃的千秋大业来说,又如何?如今,大乱刚刚平定,那些逆贼属下的奴隶和他们的家财正好用在这方面。什么劳民伤财,那些奴隶算人吗?”琼波.邦色马上附和松赞干布的建议。琼波邦色附和松赞干布的建议不是因为对松赞干布尽忠,而是有他的心思,也有他心中的秘密。琼波邦色是松赞干布父亲朗日松赞时期的大臣,也是一个降臣。在朗日松赞时期,在后藏地区,有一名藏蕃之小邦,国王叫玛尔门,琼波·邦色为大臣。藏蕃居民有两万户,是当时后藏地区较为强大的政权。当时,朗日松赞立志一统吐蕃,对外经常展开征战,但是,玛尔门国王一直不愿意臣服朗日松赞,倚仗后藏地区的地势,暗中对朗日颂赞对抗。朗日松赞一直视玛尔门为眼中钉,肉中刺,意欲除之而后快。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突然有一天,琼波·邦色割藏蕃王玛尔门之首级,将藏蕃两万户献予赞普之手。看到琼波·邦色这样对待自己的以前的主子,朗日松赞给予了琼波·邦色重臣的地位,但是并没有给予琼波·邦色信任。还将琼波·邦色赐予北部封地,将琼波·邦色调离后藏地区。琼波·邦色知道朗日颂赞对自己并不信任,为了得到朗日颂赞的信任,琼波·邦色一直在潜伏。暗中希望染指吐蕃兵权,有一次,本为吐蕃属部的塔波发动了叛乱,朗日松赞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出征塔波一事。一位名不见传的官员僧果米钦者,应声而起,自告奋勇,要求担任出征塔波的统帅。旦遭到了琼波·邦色的反对,说:“尔往昔曾充任此将军之职乎!若谓聪明俊哲之士有如毛锥,置于皮囊之中,尔出任悉囊纰巴一职,已经多年,吾未闻有人赞尔能胜此任者,尔实不堪当此大任也,尚喋喋不休何也?”钦则针锋相对地回答说:“众人未曾称美于不才,信然!往昔吾(有如毛锥)未处于皮囊之中以露锋芒者,亦信然也,设若往昔,吾处于皮囊之中,别说锋刃外露,连锥柄以下早已出露于外矣,遑论锋刃!”不管琼波·邦色怎么争取,朗日松赞最终选择了米钦为统帅,去征讨塔波。米钦果然不负众望,彻底征服了塔波,但是也因为这件事情,琼波·邦色知道朗日松赞不会让自己染指兵权,因此一直对朗日松赞怀恨在心。一直在等待着机会报复朗日松赞。吐蕃王朝在朗日松赞的征讨下,版图越来越大。跟随朗日松赞征伐的有功之臣,得到了他慷慨的封赏,在吐蕃国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新贵集团。新贵集团中的各种势力互相倾扎,打压异己。在新贵们的狼奔豚突中,以山南地域为代表的旧贵族势力令人惊讶的保持着沉默,即便是新贵们在赞普面前**裸的挣权表演都没能激起旧贵族中哪怕一丝浪花,但这种沉默却是最危险的征兆。而琼波·邦色以降臣身份,一直对新旧贵族两面讨好,从中间探寻到了大量机密,当琼波·邦色知道旧贵族一直不满朗日松赞对新贵们的偏袒,他们认为赞普的光辉,从来就没有照耀到他们身上。琼波·邦色便以降臣身份,极力贬低自己,讨好旧贵族,而对于新贵族人士,尤其是尚囊大相,琼波·邦色时不时的送上厚礼,又主动献上自己属地的美女,讨好尚囊为首的新贵族。尤其当琼波·邦色知道,随着矛盾愈演愈烈,赞普父王的属民们心怀怨愤,母后的属民们流言四起,作为吐蕃龙兴之地的山南开始纷纷叛乱。旧贵族想借着朗日松赞亲征山南的路上,对朗日松赞下毒的时候,琼波·邦色没有阻止,相反极力怂恿,当朗日松赞死了之后,在科耳和尚囊争执谁即位的斗争中(当时有人希望科耳即位,尚囊竭力主张松赞干布即位),琼波·邦色支持尚囊,扶植松赞干布即位赞普,又帮助松赞干布诛杀了很多山南叛乱贵族,在松赞干布训练兵马的时候,乘势成为了松赞干布身边的将军,慢慢的取得了松赞干布的信任。又与尚囊配合,慢慢的将挤下了吐蕃的权力中心,不过,现在,琼波·邦色的眼睛盯向了尚囊的大相之位。如今,松赞干布要迁都逻些,尚囊反对,这么好的机会,琼波·邦色怎么会放过,马上出言附和。

    “琼波·邦色!我们吐蕃刚刚平定内乱,如果新建宫殿,恐怕又会内乱。”

    “吐蕃内乱是因为赞普权威未定,中原人的皇帝有那么多、那么大的权力,就是因为其宫殿巍峨,如果我们建造一座巍峨的宫殿,正好显示赞普王权。再说了,琼结、泽当一带,因为内乱,宫殿残破,新建一座宫殿有什么不可?”

    “一派胡言!”

    “尚囊大相,你不愿意迁都是不是因为你另有图谋,是不是想再发生一次吐蕃内乱啊!而且,好像你的封地也在山南吧!”

    “你!你胡说……我尚囊对赞普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要知道,我是赞普的叔外公。”

    “中原王朝,外公篡了外孙的王位比比皆是!赞普陛下,万万不可再冲到一次吐蕃内乱啊!”琼波·邦色对尚囊步步紧逼。尚囊大相心中没有了说辞。恨恨地想拔出腰间的弯刀。这时,一直在旁边的次相禄东赞按住大相尚囊的手说道:

    “大相大人,你失态了!”先暗中向尚囊大相使了个眼色。尚囊大相慢慢的冷静下来——如果在赞普面前露刀,无论多么有理,马上会以行刺造反论处。尚囊大相马上跪在松赞干布面前:

    “赞普,奴臣失态了!”禄东赞继续说道:

    “赞普,其实奴臣认为,次相琼波·邦色大人说的也有道理,不如建造宫殿的事情就由琼波·邦色大人主理,一切费用人力,就由剿灭叛族的人力财力支出,如果不够,那么再由琼波·邦色大人负责筹措,总之,布达拉山上的宫殿,一切事宜都有琼波·邦色大人主持!”松赞干布点头道:

    “嗯!禄东赞次相言之有理啊!琼波·邦色大人,就由你担此大任!不过,尚囊大人,你也有过错,本赞普觉得,你也该退下去了,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参政了。你回山南养老吧!”

    “啊!赞普陛下,奴臣我……”

    “琼波·邦色大人,你马上要建造新的宫殿,没有威权不行,本赞普就封你为代理大相,除了建造宫殿,还要负责大相事务,待宫殿建成之后,本赞普论功行赏!”

    “奴臣多谢赞普恩典!”新的宫殿建成之后,由于建造在布达拉山上,松赞干布亲自命名为布达拉宫。并且又请尚囊大相一起前来观看。尚囊大相对赞普的命令亦置之不理,消极对待,以自己身体有病为由潜居于自己的布瓦堡寨中。琼波·邦色暗中向松赞干布进谏:

    “赞普陛下,尚囊大相对赞普陛下的旨意暗中违抗,如今又潜居于自己的布瓦堡寨中。又是前朝老臣,陛下的叔外公。如果他造反,恐怕又是一次吐蕃内乱啊!”

    “琼波·邦色大相大人,你的意思是?……”琼波·邦色只是代理大相,如今,松赞干布绝口不提代理两个字,琼波·邦色马上领会了松赞干布的用意。

    “啊!奴臣一定为陛下分忧!”

    “尚囊终归是老臣,这出兵的事情,就由你去做了!”琼波·邦色带领兵马摧毁布瓦堡寨,尚囊亦被其属下所杀。琼波·邦色回朝的时候以为自己坐定了大相的位置。回到逻些之后,志得意满,谁知道,回到逻些之后,松赞干布以琼波·邦色擅自加害大相尚囊为名,将大相的职位交给了禄东赞。并且不允许琼波·邦色参与政务。琼波·邦色才知道自己中了松赞干布和禄东赞的计策。心中不由对自己的处境担忧。琼波·邦色以自己的身体老迈,请求归家养老,不过在回家之前,希望松赞干布到自己在藏蕃的封地去巡视,为自己尽忠吐蕃多年功绩的赞赏,并言以盛大的酒宴来招待赞普一行。琼波·邦色是吐蕃的一代功臣,松赞干布也不愿意撕破脸皮,自然应允了邦色的请求。不过先派出禄东赞先安置赞普的牙帐。禄东赞当时就觉察到邦色的阴谋,遂偷偷潜回赞普处,向松赞干布做了如实的禀报。时邦色自己已知阴谋败露,遂自刎,死前嘱咐其子昂日琼割下自己的首级,到赞普牙帐回报。昂日琼按父亲的吩咐到赞普处说了一通花言巧语,但却十分得体,说:“臣之老父,日薄西山,心生逆二之念,设置阴谋,此罪行我将向噶尔?域松揭露时,域松已看穿,知其底蕴,返回大王牙帐。臣乃将老父杀死,割下其首级前来报命,大王是否可以不毁灭臣之家族政事乎?”松赞干布没有理由处置“杀父效忠”的昂日琼,遂宽恕邦色的子孙。而经历了这些动作,松赞干布终于将自己登基时候的老臣一一铲除,最终握住了赞普的威权。想到这里,禄东赞向守卫宫门的侍卫展示出了自己官碟。在侍卫的带领下,走进了布达拉宫,来到了颂赞干布的面前:

    “奴臣参见赞普陛下,陛下,李唐派出了使者,终于答应与我们吐蕃和亲了!”

    应朋友的要求,加个章推,推荐三本好书《初恋考卷:易先生借个吻呗》!——她,是他见过最单纯的女孩,竟能让一向优秀的他头疼。他,是学校公认最完美的男人。高贵帅气,教学一流,令无数女学生着迷。却不知遇见那个纯真的她以后,自己的命运就被改变。在相遇的那一天,那个笨蛋连招呼都没打,就这样闯进他的生活,乃至他的心房...“三年前,我只认为你是一个灾星。可三年后的今天,我发现自己习惯了被灾星缠身的生活。灾星,你能一直缠着我吗?

    《狐颜乱世》:辅国小妖妃她没有天生丽质,没有奇佳根骨,并非系出名门,也没有万贯家资,她只是一只小妖狐,甚至还是一只单尾杂色的小丑狐,但她却历四朝,佐三帝、扶二主、三迁都、两复国,在面临亲人的背叛、亲骨肉的惨死,国家的残破下,她带领族群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将族群从覆灭的边缘一次又一次拉了回来并带领他们走向巅峰!她虽从未做过人族皇帝,但却是人族心目中历史上最伟大的圣皇,没有之一!且看狐族灰姑娘如何玩儿转出这跌宕宕,华丽丽,苦中作乐,精彩纷呈的一生!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