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鹏妖〕〔隔壁高冷男神:索〕〔重生之超级大少爷〕〔那个校花有点坏〕〔美女总裁的超品高〕〔重生八零年:首长〕〔警界女神:豪门老〕〔回流大时代〕〔唐残〕〔李大炮的抗战岁月〕〔洪荒之诸神纪元〕〔重生之都市天帝〕〔冰山女总裁的妖孽〕〔异界小镇日常〕〔古墓异冢〕〔周爷世界行〕〔斩破虚实〕〔穿书之女主会咬人〕〔秦域无疆之乱世中〕〔超品小厮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七百零九章 李陈终成眷属(十八)
    “且慢!”李承道看到章叔胤和沈光拦住‘丑哑姑’,心中奇怪。

    “沈爵爷,章大人,你们这是怎么了?还不快点将那盅血燕炖乳鸽拿过来。”章叔胤笑着对赵王李承道说道:

    “赵王殿下,这盅血燕炖乳鸽看来差一些火候,已经不能吃了,‘丑哑姑’这段日子时候硕真姑娘这么长时间,不如,就赏赐给‘丑哑姑’姑娘吧!?”‘丑哑姑’听到章叔胤要自己喝,马上吓得发抖。章叔胤将那盅血燕炖乳鸽从‘丑哑姑’端着的盘子里拿了过来。

    “‘丑哑姑’,这是殿下赏赐给你的,你可要好好的品尝啊!”‘丑哑姑’摇摇头。

    “嗯!嗯!嗯!”

    “嗯!嗯什么?!这可是东海外域进贡来的上等血燕啊!平常人是吃不到的。吃啊!”

    “啊!不!……”‘丑哑姑’直接将那碗血燕炖乳鸽推到了地上,地上涌起了一个小土堆。

    “保护王爷!保护王妃!”

    “里头有毒!?”而最让人吃惊的是,‘丑哑姑’会说话。

    “哑姑你!?……”‘丑哑姑’指着李承道和陈硕真骂道:

    “陈贞儿,不要摆出这样一副惊恐和怜悯的面孔了,李承道,你不过是一个王爷而已,难道我喜欢你错了吗?你却那么绝情,将我赶出了王府,让我流落街头!”赵王李承道听到‘丑哑姑’的声音,指着丑哑姑:

    “你,你是银巧!?”‘丑哑姑’点点头:

    “哼!李承道,好啊!真是太好了!你李承道竟然还记得我!”‘丑哑姑’指着陈硕真喊道:

    “还有你,陈贞儿,你不就是因为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还有那令人可怜的身世吗?我银巧难道就不可怜吗?从小,我就没有父母,被萧家收入府中当丫鬟,我只不过想改变一下我的命运而已。其实,陈贞儿,你不过就是比我命好,其实我也长得不差!可是你知道吗?为了报仇,我受了多大的苦!”‘丑哑姑’用手向自己的脸上抓去。只见‘丑哑姑’将自己脸上的黑痣直接扯了下来,黑痣原先所在的地方流出了大量的鲜血——那颗黑痣是萧心宇请名医,用特殊的药物制作,并且,在脸上取下一小块皮肤,将黑痣植在上面,与肉长在一起。如果要取下,必须用热水将一种特殊的药物化开后,敷在黑痣上面将黑痣敷软,其后慢慢的取下,可是如果强行取下的话,那么就会连皮带肉的揭开。如今的银巧就像一个从地狱血泉中出来的怪兽一般,鲜血流了满脸。

    “李承道,陈贞儿,你们两个害的我银巧今生无法荣华富贵,并且,还让我生不如死,我向你们索取一些利息,不过分吧!李承道,陈贞儿,我恨你们!”‘丑哑姑’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喷向了陈硕真,李承道马上将陈硕真挡在身后,一口浓血溅在了李承道的脸上。

    “她咬舌自尽了!”李承道没有注意到‘丑哑姑’,李承道只听见身后一阵惨叫。原来,陈硕真还是被‘丑哑姑’的鲜血吓到了。

    “啊!啊!好多好多血啊!啊!孩子,孩子可能要出来了!”李承道看到陈硕真的下身流出了很多鲜血:

    “完了,羊水破了,快,快去请随同来的大夫!”

    “啊!啊!啊!……”陈硕真在里头大声呼喊着。李承道在外面等待着,听到陈硕真在里头大喊,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心疼,有多么的担心——萧寒烟身体那么丰满,生孩子的时候,都那么让人担心,贞儿这么单薄的身体,能够扛的住吗?还有,这孩子生下来不足月,能够健健康康的活下来吗?谢弘道长也在担心——自己的老君观中发生了这种事情,到时候,万一皇上过问的话,整个老君观担戴不起。终于,一声婴儿的哭声从房间里头传了出来。为陈贞儿接生的赵王府嬷嬷从里头出来。

    “恭喜王爷,是一位小王子。”

    “哦!好啊!嗯!怎么我没有看到孩子,还有,王妃怎么样?”

    “启禀王爷,王妃和小王子都还好,只是身子都有些虚弱。”

    “哦!那好,我进去看看!”这时,赵王府嬷嬷将李承道拦住:

    “王爷,如今王妃和小殿下身体都很虚弱,并且不能见风,请王爷不要进去打扰!”赵王府嬷嬷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言语中充满了不允许,这位嬷嬷从小照顾李承道,是看着李承道长大的,在李承道心中,除了自己的母妃贵妃杨艳之外,就属这位嬷嬷最亲近了。赵王府嬷嬷暗中向李承道使了使眼色。将李承道拉倒僻静的地方:

    “王爷,银巧姑娘的死,让王妃受到刺激很大,还有,小王子不足月,如今,王妃心里有些郁结,自然是有的,王爷,你先回去。让娘娘先在这里修养一下。待奴婢多多劝劝娘娘。”李承道向赵王府嬷嬷道了声谢。

    “嬷嬷,还望嬷嬷多多照顾一下。”

    “王爷放心,奴婢会好好照顾娘娘和小殿下的。”赵王李承道满意的笑了笑:

    “王爷!硕真姑娘现在没有事了吧!”李承道向章叔胤和沈光道了谢:

    “本王多谢二位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二位,本王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大的危险人物隐藏在本王身边,如果让银巧的阴谋得逞,本王一定会痛苦终身的。”章叔胤暗中向李承道禀报了陈硕真差点摔倒,并且怀疑‘丑哑姑’是暗中潜伏在陈硕真身边的奸细、刺客的时候,李承道曾经表示出要马上将丑哑姑从陈硕真身边调开的时候,章叔胤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

    “殿下,千万不能打草惊蛇,一方面,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丑哑姑是别人安插在贞儿身边的刺客、眼线。再加上贞儿这个人心地太过闪亮,如果我们没有证据,贞儿姑娘会认为自己以势压人,到时候相反不好!”

    “那以你的意思?……”

    “王爷,以卑臣看,我们这么办!……”就这样,在李承道、沈光、章叔胤三人的导演下,将‘丑哑姑’给引了出来。不过,李承道和章叔胤是舒服了。但是,身在老君观中的陈硕真,心中却对死去了的银巧充满了愧疚。陈硕真看着自己的儿子,经过谢弘道长的调理,并且还输入了自己的武功真气,李永(李建成的赐名,已经记入了李唐的族谱)的气色越来越好了。陈硕真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却一直在想那个曾经侍候过自己的‘丑哑姑’感到惭愧,尤其知道了李承道与银巧的往事之后,陈硕真对于李承道,慢慢有了一丝抗拒,每天晚上,陈硕真不敢关灯,一旦关灯,就仿佛看到,‘丑哑姑’那张留着鲜血的脸,还有,‘丑哑姑’那天死的情景,还有说的话——李承道,你不过是一个王爷而已,难道我喜欢你错了吗?你却那么绝情,将我赶出了王府,让我流落街头!还有你,陈贞儿,你不就是因为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还有那令人可怜的身世吗?我银巧难道就不可怜吗?从小,我就没有父母,被萧家收入府中当丫鬟,我只不过想改变一下我的命运而已。其实,陈贞儿,你不过就是比我命好,其实我也长得不差!可是你知道吗?为了报仇,我受了多大的苦!陈硕真的心里一直都很压抑。在心里,陈贞儿觉得,银巧落到这个地步,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王妃娘娘!”

    “嬷嬷!以后请不要叫我王妃娘娘!”

    “那,姑娘!”

    “也请不要叫我姑娘!”

    “那!就叫我贞儿吧!”

    “这……,这……!”赵王府嬷嬷有些为难。紧接着,陈硕真的话让赵王府嬷嬷更加的害怕了。

    “嬷嬷,请你将谢弘道长找来!”

    “请谢弘道长来干什么?”赵王府嬷嬷心里开始警觉了起来——刚刚陈硕真让自己叫她贞儿姑娘,现在又让自己去请谢弘道长,难道?……赵王府嬷嬷不敢再想下去。并且心里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真的不能劝,只能先顺着陈硕真。

    “是!贞儿姑娘!”赵王府嬷嬷马上暗中叫过一个跟随来的侍女:

    “马上回府通知王爷,贞儿姑娘可能要出家了!”

    “是!”赵王府嬷嬷的推测没有错,当谢弘道长来到了陈贞儿面前的时候,陈贞儿正式提出想在老君观出家,成为正式弟子,谢弘道长吓了一跳:

    “姑娘,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师傅,弟子想过了,如果不是弟子,那个银巧姑娘就不会对王爷怨恨那么深,也不会枉死,弟子罪孽深重!请师傅成全。”谢弘道长叹了口气。

    “贞儿姑娘……,哎!”谢弘道长除了叹气,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推脱,出家仪式要选黄道吉日,待祭祀了太上老君之后,才能正式收陈硕真为徒。陈硕真点点头。当赵王李承道听到陈硕真要出家的消息之后,吓了一跳,马上骑马来到了老君观。当赵王李承道来到陈硕真的门前,陈硕真将房门关紧,不让赵王李承道见到到自己,赵王李承道拍着陈硕真的大门,在房门前大喊着:

    “贞儿,贞儿,你千万不要这样,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永儿!你千万不要这么做,这是傻事!”陈硕真本来不想回答赵王李承道,可是,赵王李承道的拍门声就爱你个小李永吓的直哭,陈硕真将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安慰着自己的儿子,隔着门平静的对赵王李承道说道:

    “王爷,请你不要敲了,,永儿被你吓哭了!”

    “贞儿,贞儿,求你不要做傻事,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贞儿!”

    “王爷,请你不要这样说,我们之间是孽缘,实在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还有,永儿是我的孩子,我不会丢下他的,请王爷开恩,待贞儿出家之后,您好好地待他,让他懂事之后,多多的来老君观看看我,也算是王爷的大恩大德!”

    “贞儿,不要啊!”这时,陈叔达也收到了消息,陈老夫人到了陈硕真的门口:

    “贞儿,开门啊!是我,我是你祖母啊!”

    “陈老夫人,请你不要这样说,其实,我们之间只是认的义祖孙而已,陈老夫人,贞儿谢谢老夫人的关爱和亲近,只是,老夫人,贞儿心意以绝,请老夫人不要再纠缠了。”陈老夫人听到陈硕真的话后,心里更是焦急——陈贞儿可是自己拉拢住赵王李承道的一颗重要的棋子,如果陈贞儿出家了,那么,自己四个儿子的前程。陈老夫人不敢往后面想象。陈老夫人心中正在想再说些什么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昏倒在地上。

    “啊!夫人,老夫人!”陈老夫人的丫鬟赶快将陈老夫人扶住,轻声呼唤着。陈叔达看到整个老君观现在乱成了一团,害怕这件事情会对赵王李承道有些什么不好的影响。马上上前向赵王李承道说道:

    “王爷,贱内现在可能身体不适,所以,先回府,让大夫先瞧瞧。”随后,压低声音说:

    “王爷,不如先回去吧!我们现在都在这里,万一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恐怕对王爷影响不利呀!”

    “老相爷,贞儿她……”

    “王爷,朝中很多人都对贞儿印象不好,如果他们知道,贞儿想出家,恐怕到时候会顺水推舟,到时候,就真的不能回转了。”章叔胤也从旁劝道:

    “殿下,贞儿的脾气向来都撅,如果我们强逼她,恐怕心意更加的决绝,先回去,我们还有时间,如果真的到了陈老相爷说的那一步,到时候,真的就回寰不了了。”赵王李承道只好点点头,又叮嘱谢弘道长,一定要拖延时间,千万不可让陈贞儿真的成了道姑。谢弘道长点点头。赵王李承道看了看陈贞儿的房间,心中哀叹着——自己陈贞儿的缘分真是一波三折:

    “哎!回王府!”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快穿:邪性BOSS,〕〔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动魄:神秘人〕〔偷香(杨羽)〕〔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