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小农民〕〔封神之万域神谱〕〔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诡事典当行〕〔我为王者我荣耀〕〔孤怎么又绿了〕〔我们会再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神级渔夫〕〔花都绝品狂医〕〔尸妹〕〔闪耀篮坛〕〔我的尤物老板娘〕〔绝版猎灵师〕〔影后重生:竹马老〕〔逆世魔尊〕〔后来偏偏喜欢你〕〔逍遥游-月关〕〔敛财人生[综]〕〔萌宝驾到:腹黑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六百三十六章 阴谋与阴谋(十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坐在可汗的宝座上,一直沉浸在喜悦当中――这把梦寐以求的椅子,终于坐在自己的屁股下面了。阿史那莫贺咄想笑,可惜,马上有人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大汗!大汗!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情,大喊大叫的!”阿史那莫贺咄正高兴呢!被人打断了,心里自然有些不高兴!

    “大汗!在薛延陀汗国与拔丝密和葛逻禄两部落对峙的阿史那社尔部的各大部落骑兵回来了,并且,听他们说,阿史那社尔将军将军中的精壮全部挑出,让那些剩下的老弱都回来,他们不知道干什么?所以就都回来了。”

    “什么?”

    “还有!阿史那社尔将军还让他们给你带来一封信。”阿史那莫贺咄听了侍卫的话后,又将那封信打开,看了看之后,吃惊的坐在了可汗的宝座上。嘴里澜澜的说着:

    “完了,真的完了!”

    阿史那社尔在自己的营地,一直等待着汗庭的消息。这时,侍卫来报:

    “启禀将军!汗庭使者又来了!”

    “哦!有请!”当汗庭使者来到了阿史那社尔面前的时候。阿史那社尔大吃一惊,因为,在汗庭使者的身后,阿史那社尔看到了――阿里歌塞。

    “阿史那社尔将军,大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向您问好!”

    “候屈利俟毗可汗,候屈利俟毗可汗是谁?”

    “哦!看我这记性,真是大意!我大突厥伟大的统叶护可汗已经蒙长生天传召,上天与长生天共享尊荣!”

    “什么,父汗死了?”

    “阿史那社尔将军!请不要难过!我们大汗知道将军对阿史那赤韦公主和孩子非常想念,还派遣奴仆前往汗庭探望!我们大汗本来也想让将军与自己的妻儿老小见上一面的。可是,将军所在位置,地处我们大突厥和薛延陀汗国两国边境,如今两国又是对峙阶段,这兵荒马乱的。我们大汗怕他们危险,所以,只好派你的仆人到这里给你报信了。”

    “使者一路辛苦,就请先休息吧!”

    “不用了!阿史那社尔将军,你还有军务要忙,我呢!就不打扰你的军务了,我先走了,你忙你的,哦!对了,我们可汗希望将军能够早日传回捷报。” 阿史那社尔等汗庭使者走后,马上向阿里歌塞问道:

    “阿里歌塞!你怎么跟阿史那莫贺咄的人一起回来了,另外,主母在汗庭的处境如何?”阿里歌塞看到这里没有外人,马上将自己的衣服解开,露出自己的背部:

    “将军!这是主母暗中在我的背部上纹的。请将军看!”阿史那社尔看着阿里歌塞肚子上的那封信——阿史那社尔,如今父汗已经被阿史那莫贺咄害死了,依我看,整个汗庭所有的阿史那氏族贵族们都有份,而我还有我们的儿女已经被阿史那莫贺咄控制,只是你无需担心,我会从中周旋,另外,我想提醒你,不管你是在我大突厥汗国内部还是领兵在外,都是阿史那莫贺咄以及其他各大阿史那氏族贵族长老的顾忌,请你务必保重,另外保住自己的实力,不要轻易交出兵权,只要你在,无论汗庭谁做可汗,我和孩子们都不会有危险,最重要的一句就是,中原汉人的一句话——养寇自重!

    看了阿史那赤韦公主让阿里歌塞带回来的密信后,阿史那社尔又悄悄的与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见面了。

    “阿史那社尔将军!”

    “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两位大人,我考虑了很久,你们与西部突厥的战争我决定不参与。至于你们准备怎么做,我不参与!”

    “阿史那社尔将军!……”拔悉蜜*罗斯汉还想说些什么,葛逻禄*阿尼尔暗中拉了拔悉蜜*罗斯汉一下。

    “好!阿史那社尔将军,你想怎么样?我和拔悉蜜*罗斯汉日后一定协助。”阿史那社尔点点头,马上离开了。拔悉蜜*罗斯汉向葛逻禄*阿尼尔说道:   “葛逻禄*阿尼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当初,我们不是说,要与阿史那社尔联合吗?现在怎么?……”葛逻禄*阿尼尔笑了笑:

    “拔悉蜜*罗斯汉,别激动,别着急,你放心,阿史那社尔还会有后招的。”葛逻禄*阿尼尔一向有智谋,拔悉蜜*罗斯汉听了葛逻禄*阿尼尔的话后,点了点头。

    阿史那社尔回到营地之后,马上又召集自己麾下所有的将领:

    “各位,本将军刚刚得到了消息,大汗已经蒙长生天恩招,上天与长生天作伴了!”

    “啊!大汗!”帐篷中的诸位将领很多人马上大哭起来,当然了,也有人没有哭,他们要么是阿史那社尔的从东部突厥带回来的亲信,要么就是其他阿史那氏族长老安插在这里的眼线。

    “各位将军,如今汗庭局势突变,各位有什么打算!”

    “将军,那还用问吗?可汗升天,我们应该完成可汗遗愿,马上打通前往薛延陀汗国的通道,也好对新上任的可汗,一份好的见面礼吗!”

    “就是!将军,请下令吧!我当前锋,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打破拔悉蜜和葛逻禄两个部落的防线!”当然,也有人沉默不语。阿史那社尔看的出来,那些拼命的说,要完成可汗遗愿的将领,绝对是阿史那莫贺咄的亲信,或者是想投靠阿史那莫贺咄的。而那些没有出声的,大都是想置身事外,一方面,不想跟自己发生冲突,另外一方面,也不想与汗庭发生冲突。

    “还有人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当所有人都表明态度之后,阿史那社尔使了个眼色,阿史那社尔的亲信将领们马上抽出马刀来,将那些说要与拔悉蜜和葛逻禄两个部落决一死战的将军们全都杀了,一时之间,帐篷里头成了屠宰场,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即便是很多在沙场见惯了杀戮的人,也不禁的呕吐下来。阿史那社尔看着那些剩下来的人。

    “各位将军,我也知道你们的难处,我也不难为你们,另外,现在本将军麾下还有四万多主力部队,本将军已经将其中的精壮部队挑选出来,剩下的老弱病残,本将军也不想难为他们,终归来说,你们这些人跟随本将军多年了,本将军也不想对你们下死手。你们回去吧!另外,本将军还有一封信交给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希望你们能够带到。”那封信上写着:

    “阿史那莫贺咄大人,你是如何登上这西部突厥汗位的,我管不着,但是,我的妻儿无辜,希望你不要为难他们,如果你敢为难他们,我手上的数万铁骑可不长眼睛。”信从阿史那莫贺咄的手中滑落。阿史那莫贺咄心里的如意算盘是,到时候先借阿史那社尔打击薛延陀汗国,一方面,可以借助薛延陀汗国牵制阿史那社尔,并且,延陀杜杜当初已经说了,拔悉蜜和葛逻禄两个部落就是送给自己登基的两个见面礼,到时候收拾了拔悉蜜和葛逻禄两个部落,延陀杜杜在顺势与自己言和,以臣仆姿态,臣服于自己,接着这次胜利,自己正好压服以阿史那矣斤为首的明面势力,和暗地里其他的阿史那氏族长老的反对势力,可是,如今,事态并不像阿史那莫贺咄自己想象的那样,阿史那莫贺咄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如何?

    阿史那社尔带着自己整合下来的数万精兵,从西部突厥汗国与薛延陀汗国接壤的边境离开,向西北行进。

    “将军,我们现在向哪里走?”

    “各位放心,早在几天前,我就已经派人前往高昌一带,向高昌国王鞠文泰送去过信,相信马上就会有回报的。”当年,阿史那社尔刚刚来到西部突厥,西域诸国因为不堪忍受西部突厥对西域诸国商贾的盘剥和欺压,由高昌国为首,在当时高昌国王鞠佚名的带领下,反抗西部突厥,当时的

    射匮可汗派遣统叶护可汗西征平叛,阿史那社尔作为降将也与统叶护一起同行,并且协助统叶护打败了西域联军,一直打到了高昌国的城墙下。本来,统叶护希望攻破高昌国,将整座城池毁灭,劫掠屠城,阿史那社尔阻拦了统叶护可汗的动作:

    “大人,高昌国是西域诸国最大的国家,墙高城厚,攻取不易呀!如果我们进攻的话,恐怕我们的士兵会伤亡惨重啊!”“阿史那社尔,高昌国煽动西域诸国联手叛乱,如果不加以惩戒,恐怕我们大突厥在西域诸国那里会颜面扫地。还有,你也知道,高昌国是西域诸国中最大的国家,也是西域商路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里头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到时候我们攻进去,可以得到很多想不到的收益啊!”统叶护可汗为了争夺西部突厥的汗位,一直在拉拢西部突厥中的大小贵族,早就盯上了高昌国的财宝。这次,高昌国联手西域诸国的叛乱,正好给了统叶护抢掠高昌国的借口。

    “大人!鞠佚名并非是真正的高昌国国王,他只是通过政变,将原先的国王鞠文泰赶下台之后,登上的国王宝座,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联络西域各国,对我们大突厥进行袭扰,而原先的国王鞠文泰一直是反对与我们大突厥为敌的。”

    “阿史那社尔,你的意思是……”

    “大将军,如果您信任我,这件事情就请让我来想办法,我愿意带领一直偏师,秘密前往高昌城中,到时候,将鞠文泰从新扶上高昌国的宝座,这样,也好为大人您争取到一个盟友。”统叶护可汗想了想,同意了阿史那社尔的建议,阿史那社尔带领原先一起从东部突厥来的亲信部将们,秘密的潜入了高昌城中,杀死了当时的高昌国王鞠佚名,将鞠文泰救出,从新扶上了高昌国国王的宝座。为了答谢阿史那社尔的救命之恩,高昌国国王鞠文泰和统叶护可汗、阿史那社尔结成了兄弟,鞠文泰年纪最大,成为了大哥,统叶护可汗为老二,阿史那社二做了老三,并且当时宣誓,一旦谁有苦难,都要互相帮衬。

    “希望鞠文泰还记得当初的誓言!”

    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坐在可汗的宝座上,嘴巴里头不断的嘟啷着:

    “完了,真的完了! 完了,真的完了!”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的侍卫看到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这个样子,马上把阿史那煞魔找来了。

    “阿爸!阿爸!你醒醒,你醒醒啊!”可是,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还是那样嘟囔着,阿史那煞魔摇了摇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看到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一直没有好转,马上拿起一个马奶酒袋,直接从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的头上淋下来,西部突厥候屈利俟毗可汗阿史那莫贺咄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阿爸,阿爸!你怎么样了?”

    “煞魔,是你呀!?”

    “阿爸,现在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快想到应对的办法!”

    “应对的办法,还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原本,我以为将阿史那社尔的妻子儿女抓在手里,可以将阿史那社尔抓在手里,并且还可以借着阿史那社尔的胜利,一方面可以牵制薛延陀,另外一方面,到时候,延陀杜杜还暗中许诺我,恢复薛延陀与我们西部突厥的主仆关系。这样正好压服在汗国内部的反抗势力,想不到,想不到啊!阿史那社儿竟然会丢下自己的妻儿性命不管,给我做了这么一出,现在,各大氏族长老一定也得到消息了。”阿史那煞魔安慰阿史那莫贺咄道:

    “阿爸!你还记得那只狼吗?”

    “那只狼?”

    “是的,那只狼,在我小的时候,你带我打猎时,碰到的那只狼!”在阿史那煞魔很小的时候,阿史那莫贺咄带着阿史那煞魔在草原上打猎,在回家的路上,阿史那煞魔看到了一只狼,一只很老,并且浑身是伤痕。

    “阿爸!那只狼真的好可怜!”

    “那是一只老狼,应该是曾经的狼王!阿史那煞魔,你记住,我们突厥人是天狼神的后代,只有狼王才能拥有别的狼不能拥有的东西,可是,也拥有别的狼没有的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