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负荣光,不负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天源笑傲〕〔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抗战之最强兵王〕〔谋他之年〕〔阴缘难续:鬼君,〕〔厨道仙途〕〔医手遮天〕〔未来兵王在都市〕〔九界轩辕决〕〔最强帝皇〕〔军少鲜妻火辣辣〕〔我有一个狐妖女友〕〔杀仙传〕〔细菌修仙〕〔抗战之铁血兵王〕〔历史背后有个鬼〕〔最强小民工〕〔北明不南渡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六百七十三章 阴谋与阴谋(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延陀杜杜离开了薛延陀汗国的可汗营帐,回到了自己的宿营地,刚走进帐篷,一个声音吓了延陀杜杜一跳。

    “舅舅!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延陀杜杜本来心情不好,再加上一直沉寂在自己的思想中,被这个声音唤回了现实:

    “哦!拔灼,是你啊!”

    “舅舅,你的脸色不太好啊!”延陀杜杜的心里一肚子的火:

    “拔灼啊!看来,我们的行动,要加快脚步了!”拔灼阴笑着,点点头。

    当天夜里,突利失回到了自己当初的宿营地,整个营地都是欢歌笑舞之中。

    “来!来!来!小可汗,喝上一碗马奶酒!”

    “好!美人!来,我们一起喝!”

    “小可汗!这碗酒是奴家敬你的。奴家怎么可以喝呢?”

    “喂!拔丝媚儿,你要知道现在我们的突利失马上就要登基成为我们薛延陀汗国的大汗了!好好的侍候我们未来的大汗!不然的话,到时候可汗可要治你的罪啊!”

    “哎呀!讨厌!”

    “哈哈哈!”整个帐篷中的男人们都放肆的笑了起来。一个人突然飞了进来,撞到了突利失的身上。

    “混账!谁在外头如此大胆!”突利失大喊道,但是,马上他就喊不出来了。因为有一把马刀架在突利失的脖子上。

    “混蛋,你是谁?有本事把脸露出来!让我知道你是谁?啊!是你!你不是?……”那个人将自己的面巾揭开之后,突利失发现是自己的哥哥——已经疯癫了的拔灼王子。

    “我不是什么?我不是疯了是吗?我的好弟弟,原本我是疯了,可是,长生天可怜我,让我神智清醒了。并且,我还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要你的命!”

    “哼!想要我的命!父汗是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父汗!父汗!……”突利失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妙,拔灼感到一种久违的骄傲!拔灼向人使了一个眼色,马上有人进来,递给突利失一颗人头。

    “突利失,你想见父汗!咯!这不是父汗吗?”

    “什么?拔灼,你将父汗给杀了!”

    “哈哈哈!”拔灼小的有些阴险,有些可怕,时间又回到了延陀杜杜回到自己帐篷的那一刻。

    “舅舅!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延陀杜杜本来心情不好,再加上一直沉寂在自己的思想中,被这个声音唤回了现实:

    “哦!拔灼,是你啊!”

    “舅舅,你的脸色不太好啊!”延陀杜杜的心里一肚子的火:

    “拔灼啊!看来,我们的行动,要加快脚步了!”拔灼阴笑着,点点头。

    “舅舅!你有把握吗?”

    “放心吧!由于当初曳莽和突利失两个人正式出任小可汗,需要组建自己的卫队,很多薛氏族的属民精壮都想办法编入曳莽和突利失的卫队,这就使得,本部的可汗卫队中有了很多的空缺,所以,舅舅我就暗中弄了点动作,当然了,也得感谢你的好哥哥曳莽和你的好弟弟突利失,如果不是他们两个逼宫,使得你的父汗心力有些打击,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不然,舅舅我也没有办法从里头做些什么手脚。”

    “哈哈哈哈!”到了晚上,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在机的帐篷里头喝酒。突利失的举动使得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最后一丝遮羞布没有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只有用酒来麻醉自己。这时,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的身边。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睁着自己的醉眼看了看。

    “嗯!你是谁?你来干什么?怎么没有人来通报!?你是谁呀!?”当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看到了来人的真容的时候:

    “嗯!拔灼,你来了,哦!还有延陀杜杜!你也来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继续抱着自己的酒袋子喝着,拔灼将自己的马刀拔了出来,对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肚子直接刺了下去。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口吐鲜血,抓住拔灼的肩膀:

    “拔灼,你……”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嘴巴中的鲜血涌动的更快了。因为拔灼的马刀在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肚子里头不断的搅动,直到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拔灼抽出马刀,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人头砍了下来,扔给了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卫:

    “走!我们该去突利失那里了!”突利失看到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首级之后,身下涌出一股液体,一股不好闻的气味弥漫了整个帐篷。突利失感到了恐惧。

    “二哥!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

    “哼!你现在知道我是你二哥了,可惜,晚了!”拔灼王子直接用马刀砍上去,大概是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和压抑,拔灼王子砍了突利失好几刀,才将突利失砍死,突利失的血溅满了拔灼王子的全身,使得拔灼王子的全身就像从血湖里头走出来一样,突利失舔了一下自己嘴边的鲜血。延陀杜杜从帐篷外头走了进来,看到拔灼王子的样子,楞了一下:

    “舅舅!这个营地里头的人都被清理了吧!”延陀杜杜点点头。

    “好吧!舅舅,你马上向西部突厥的阿史那莫贺咄联系,告诉阿史那莫贺咄,薛延陀汗国内部,我们已经清洗了,就看阿史那莫贺咄那边怎么做了!?”西部突厥阿史那莫贺咄营地,一个黑影躲过了守卫的巡查,窜进了西部突厥阿史那莫贺咄的营帐。

    “阿爸!”

    “嗯!阿史那煞魔!你回来了!薛延陀的情形怎么样?拔灼和延陀杜杜的动作怎么样了?一切都还顺利吗?”阿史那煞魔点点头。

    “阿爸!薛延陀汗国的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还有突利失已经被拔灼那个疯子给宰了。”阿史那莫贺咄对阿史那煞魔笑着说道:

    “煞魔啊!不要小看一个疯子,尤其是疯癫之后,又完全清醒了的疯子!”阿史那煞魔点点头,表示自己懂得了。

    “阿爸!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哼哼哼!煞魔!下一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放心吧!我们那位可爱的统叶护可汗已经过不了多长时间了。”阿史那煞魔听到了阿史那莫贺咄这样一说,心中马上明白了——一个生了病,而子嗣尚小,无法掌控局势的可汗,不管是东部突厥还是西部突厥,都会成为野心家的绊脚石,这个时候,不管是谁,都会看统叶护可汗不顺眼的。一个月后,阿史那社尔的营地,阿史那社尔迎来了两位秘密的‘客人’。

    “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两位大头人!”一个月以来,阿史那社尔与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两个人的兵马你来我往的,阿史那社尔已经在战场上夺得了绝对的优势。不过,阿史那社尔的兵马损失惨重,阿史那社尔一直向西部突厥汗庭送信,希望西部突厥汗庭派遣援兵和援助,扩大战果,而汗庭一带也没有任何的增援和消息传来。使得阿史那社尔心里一直非常的郁闷。就在这时,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派出来的信使悄悄与阿史那社尔联络,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希望,能够与阿史那社尔暂时停战。阿史那社尔笑着对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的信使说:

    “哼!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想的倒是轻巧,不过,他们既然想谈谈停战的事情,就让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两个人亲自来。”让阿史那社尔没有想到的是,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真的来到了自己的营地,并且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二位大首领,你们的胆量还真是大啊!不错不错!”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相互看了一眼。

    “阿史那社尔将军,您的骁勇,我们二人都看的清楚,威名我们二人都很畏惧,可是,阿史那社尔将军,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我们都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了吗?”

    “嗯!阴谋!……”听到阴谋两个子,阿史那社尔陷入了沉思。西部突厥汗庭已经好久都没有传过来消息,自己的信使也没有回来。汗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阿史那社尔虽然年轻,但是,对于突厥的王位传承历史是了然于心,只是在这西部突厥,自己太过顺利了,所以暂时忘记了危险。现在,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提出了阴谋论调,这一下子引发了阿史那社尔的警觉。阿史那社尔还没有回答拔悉蜜*罗斯汉和葛逻禄*阿尼尔的话,葛逻禄*阿尼尔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阿史那社尔将军,实话跟你说了吧!薛延陀汗国现在经历了一场血洗,薛延陀汗国的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大汗和突利失王子已经被延陀杜杜清洗掉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将军!你屡次在战场上占据了主动,为什么不努力扩大战果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神厨狂后〕〔娇妻还小,总裁要〕〔帝国总裁深深爱〕〔特种兵王在山村〕〔神棍小村医〕〔《365天追妻:老婆〕〔都市易传录〕〔绝色小毒妃:邪皇〕〔沈浪苏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