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血莲:帝后太〕〔海上如笑〕〔EXO之守护者〕〔谦饶:我的人生只〕〔千亿娇妻:帝少,〕〔魅王宠妻:鬼医纨〕〔王妃变得有点快〕〔极品全能学生〕〔Boss生猛:总裁,〕〔霸爱满屋〕〔都市透视小神医〕〔都市超级神尊〕〔娇宠女盗,偷个总〕〔我的绝美御姐老婆〕〔冷冥王俏娇妻:君〕〔农门恶女升职记〕〔超维进化异世界〕〔原来是美男呀〕〔被穿越的境界线〕〔大宋昏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六百六十六章 阴谋与阴谋(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唐永硕八年,中书令许敬宗在朝堂上上奏:

    “臣许敬宗启奏万岁,自陛下登基以来,已经有八年时间了。如今我大唐气象昌盛,外夷恭顺臣服,海内清晰,河内晏宁,国库丰盈。此皆陛下之功也。但臣有一事,如同利剑一般,一直悬于臣之心上,臣若开言,恐对陛下不敬,但是不说,又恐怕对陛下不忠。臣之心中万难啊!陛下!”

    “哦!许爱卿一贯公忠体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爱卿如此为难?爱卿快说,万事,有朕为爱卿做主!”许敬宗跪在地上。

    “陛下!臣谢过陛下!臣想说的是,陛下的子嗣之事!陛下如今登基八年,后宫后妃娘娘只有数名!皇子只有四位!臣每当思之,都痛心疾首!陛下!虽说您现在正值壮年,但陛下后宫之宫妃娘娘……”许敬宗的意思非常明白,李建成的后宫娘娘的岁数相对大了些,按照宫廷惯例,一般超过二十五岁的后宫女人,就不应该侍寝。一方面因为古人认为,女子年纪大了,受孕的几率变小,另外一方面,女人过了二十五岁之后,怀孕了,生育危险程度加大,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很容易一尸两命,所以,一般来说,后宫嫔妃的年纪不宜过大,到了二十五岁之后,后宫太监一般会减少后妃侍寝的机会,不过因为李建成事务繁忙,即位之后,一直以国库空虚,百姓困苦为由,后宫一直都没有扩充过,皇帝晚上睡觉的时候身边不能没有女人陪着,再加上阿史那云歌的异族血统,李唐的文武百官和皇室宗亲一直都有些忌惮,因而很多时候,郑婉珍、杨艳、曹语嫣轮流侍寝,因为这件事情,朝堂上对于皇后郑婉珍的暗中非议也不少。

    “陛下的子嗣关乎我皇室血脉,朝廷根本!臣今天在此,恳请陛下,招选天下彩女进宫,为我大唐血脉,添枝加叶!陛下!”许敬宗一边说着,一边跪在朝堂上面哭泣。李建成看着许敬宗,心中说道――这就是许敬宗,做任何事情,说什么话,都图文并茂,声色具备。让人感动。紧接着,大宗正淮王李神通、副宗正冀王李瑗也上奏,希望李建成广采天下彩女,为大唐皇室嫡脉开枝散叶。尤其以李神通说的最为露骨:

    “陛下!自古,男子多子则多福。想那周文王,有子百人,开创周室八百年天下。太上皇有子二十二人。方得我大唐无双基业。陛下如今,只有子嗣四人,臣身为李唐大宗正,实在是担心啊!臣屡次三番劝请陛下,广纳妃嫔。可是陛下总是一再推脱,如今许大人说出臣之心思,臣也就豁出这张老脸了。请陛下广采天下彩女,以充实后宫!”李神通当初站在李世民这边,即便李建成继位之后,对李神通非常尊重,但是,李神通还是寻找一切机会来讨好李建成。因为李神通害怕,李建成会秋后算账。李建成还是推辞着:

    “嗯!此事暂时搁置!”这时,宣政殿外头的执事太监喊道:

    “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德妃娘娘、昭仪娘娘在宫门外头一起求见!”

    “哦!快传!”皇后郑婉珍、贵妃杨艳、德妃曹语嫣、昭仪阿史那云歌按照等级顺序成一条直线来到了宣政殿。李建成赶快从龙椅上起来。

    “啊!你们怎么来了?”阿史那云歌的来到使李建成非常的意外。其实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和德妃娘娘会来是李建成暗中安排好的。可是,阿史那云歌会来,这就出乎李建成的意料了。因为当许敬宗献上李建成纳彩女的计策之后,李建成的心中还是有很大的顾虑――因为皇后郑婉珍娇羞,郑氏家族虽然受到了极大的重创,但是郑氏家族的势力并没有完全瓦解,各大世家的姻亲还在,还有,郑婉珍身为皇后,本身就由很多人巴结,李绩身为郑家的女婿,手握兵权,使得郑家如同百足之虫一样,死而不僵!杨艳身为前朝亡国公主,对于自己的安危也十分敏感,本身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人大都是同情弱者的,当年给杨广追加祀号,群臣给的祀号是明帝,而由于李渊的反对,才取得水深火热之意的炀字。这就说明同情前隋杨家遭遇的旧臣大有人在。而曹语嫣也正是喜欢妒忌的年纪。其家族势力相对弱小,可是与当今的四大商家(恒、鲁、张、龚。齐鲁恒家垄断了齐鲁一带的白糖专卖,以及齐鲁辽东的奴隶贸易。河东鲁家垄断了西域一带的商路,江南吴县张家垄断了江南通往西域和北部丝绸茶叶贸易,以及江南甘蔗的生产,长沙龚家是岭南一带最大的奴隶战争贩子,由于李唐建国期间,主要的威胁在北部,所以对与南部,尤其是岭南一带难以顾及,不过,李建成并没有放松,为了防止宁长真的坐大,李建成故意安排龚仇南与麒麟暗卫暗中从巴蜀、经过六诏,前往了安南和真腊等国,又故意装成宁长真的俚族士兵,在安南、真腊与宁长真接壤的地方烧杀抢掠。挑起安南、真腊等国与宁长真的矛盾,在大力扶植冼夫人这样的亲汉派,使得岭南一带,战乱不断,除了汉人居住的城池,岭南各大土著部族和安南真腊这些国家互相攻杀,战俘全部变成了龚仇宁的奴隶。通过这些行为,四大商家积累了大量财富。当然,作为麒麟暗卫的密探,四大商家也为李建成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情报!)关系密切。再加上郑婉珍和杨艳、曹语嫣都生了儿子。如果不把后宫安抚好,李建成心里还是直犯嘀咕。许敬宗知道了李建成的顾虑之后,马上大包大揽的对李建成说道:

    “陛下放心,此事包在臣的身上!”李建成知道许敬宗一向做事有条理。点点头。而在后宫之中,郑婉珍的父亲郑元修来到了郑婉珍的面前:

    “爹爹!”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爹爹,快点请起,不必多礼!”

    “谢皇后娘娘!”

    “承陆,快参见外公!”李承陆向郑元修行礼道:

    “参见外公!”郑元修看到了李承陆之后,马上摸着李承陆的头说道:

    “啊!我的承陆又长高了。长壮了。”郑元修从怀中摸了摸,掏出一块上等的玉佩递给李承陆。

    “来!外公好久没有来看你了,这块玉佩送给你。”郑婉珍看到那块玉佩,马上让李承陆道谢:

    “承陆,还不快谢谢外公!”

    “承陆多谢外公厚赐!外公,您跟母后在这里议事,承陆去温习功课了。”李承陆说完之后,马上离开了。郑元修和郑婉珍在李承陆离开之后,相互寒暄起来。

    “婉珍啊!皇上他对你怎么样?”

    “爹爹!看你说的,你还不知道你的女婿吗?他对我很好!”郑婉珍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啊!那就好,那就好!嗯!……”郑婉珍看到郑元修这样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头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定有什么事情?

    “爹爹!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郑元修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叹了一口气:

    “婉珍啊!自古男人本来就是三妻四妾,平常大臣家中除了妻妾,还有同房侍女。帝王更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可是,你也看到了,如今陛下只有你、杨艳、曹语嫣和阿史那云歌四个,按照我们我们李唐的后妃等级,为皇后一人、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各一人,正二品、婕妤九人,正三品、美人九人,正四品、才人九人,正五品、宝林二十七人,正六品、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采女二十七人,正八品。如今这宫中空荡荡的,这外头可对你的议论不是太好听啊!大家都把你与前隋的文献皇后相比较,不过就只是说你比文献皇后好一点,文献皇后与前隋杨坚一夫一妻。并且打杀后宫与杨坚有染的宫人,你呢?只比她好一点,别人都说,就是因为顾忌与你的结发之情,李建成才没有再纳新妃。”郑婉珍听到父亲的话后,心里觉得非常委屈——其实,郑婉珍一直在劝说李建成,让李建成多多亲近后宫的宫人,只是,李建成经常以国务繁忙,国库空虚搪塞,当然了,作为女人,郑婉珍也非常介意,不希望李建成身边的女人太多,每次李建成与郑婉珍温存的时候,郑婉珍都非常的珍惜,并且迎合。郑婉珍真的很害怕,李建成陪伴自己的日子越来越少,当然,郑婉珍更加介意的就是,不喜欢别的女人跟自己分享夫君,如今,有三个女人跟自己分享李建成的宠爱,郑婉珍明里不好说什么,暗中还是有些不舒服。所以,李建成不提,郑婉珍也不主动为李建成挑选新的嫔妃。如今,郑元修说到外头对自己的议论,郑婉珍心中虽然觉得委屈,自己贤良淑德,怎么跟前隋文帝时期的文献皇后独孤伽罗一样了。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就因为当初隋文帝暗中宠幸尉迟炯的孙女,而将尉迟炯的孙女杖杀,搞得文帝骑马奔入深山,发出自己贵为天子,还不如一个平常百姓自由的感叹声,要知道李建成现在妃嫔子嗣不多,不过也还有四位后妃,怎么还要说自己有失后德。从小,父亲教育自己的男尊女卑还有当上皇后,身为皇后的职责,都是了然于胸。怎么就跟文献皇后独孤伽罗一样了?

    “父亲,孩儿我!……”郑婉珍伤心的哭泣起来了。看着郑婉珍伤心的样子,郑元修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女儿绝对不是文献皇后独孤伽罗。不过,如今外面的舆论对于自己的女儿不利,郑元修也不能不说啊!

    “婉珍!父亲知道你心里的委屈,皇上没有纳彩的原因不一定在你,但是,你身为后宫之主,不能不担一点干系,一点责任。你身为皇后,应该作为表率。”郑婉珍没有说话:

    “婉珍啊!你当这个皇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外头眼红,而且,这天下有多少人想当这皇亲国戚,门阀贵族们都想将女儿送到皇上身边,如今皇上一直没有再纳新妃子的意思,他们不敢说皇上,自然把你当靶子了。”郑元修一边说着,一边向门那边看到:

    “婉珍啊!这次借选秀的机会,如果你主动提议皇上纳妃,还可以拉拢一些与我们郑家接近的门阀世家,为承陆以后铺路,如果皇上还不纳妃,那么难保,承陆以后的太子之位……”郑婉珍思索了一会:

    “父亲,孩儿懂了!”郑元修点点头。杨艳和曹语嫣那里也同样遇到了一样的场景。原本,许敬宗将阿史那云歌昭仪排除在外,可是,宫中哪里会有秘密。阿史那昭仪的寝宫,含风殿内,几名太监正在向阿史那云歌昭容禀报:

    “娘娘,据从皇后娘娘的寝宫、德妃娘娘的寝宫、还有贵妃娘娘的寝宫传出来的消息,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和昭仪娘娘准备一起,向陛下进言,让陛下光采天下彩女,多纳嫔妃!”

    “哦!是吗?”阿史那云歌昭仪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婴儿。

    “承统!娘亲绝对要为你好好活下去!”

    “严密打听皇后娘娘、贵妃娘娘、还有德妃娘娘的动向,随时汇报!”

    “是!娘娘!”阿史那云歌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都知道,自己的前途跟这个殿中,熟睡的婴儿紧密联系在一起。当阿史那云歌知道郑婉珍和杨艳、曹语嫣一起前往宣政殿的时候,阿史那云歌自然就等在半路上: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姐姐、德妃姐姐!”

    “啊!昭仪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三位姐姐,妹妹听说大臣鼓动皇上广纳天下彩女,皇上一直抹不开面子,我们身为皇上的女人,姐姐身为后宫之主,当为陛下解忧!”郑婉珍本来不想告诉阿史那云歌,不过现在既然阿史那云歌知道了,郑婉珍如果还瞒着,那就太没有风度了。

    “昭仪妹妹,本来姐姐要告诉你的,既然你知道了,你也一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