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负荣光,不负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天源笑傲〕〔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抗战之最强兵王〕〔谋他之年〕〔阴缘难续:鬼君,〕〔厨道仙途〕〔医手遮天〕〔未来兵王在都市〕〔九界轩辕决〕〔最强帝皇〕〔军少鲜妻火辣辣〕〔我有一个狐妖女友〕〔杀仙传〕〔细菌修仙〕〔抗战之铁血兵王〕〔历史背后有个鬼〕〔最强小民工〕〔北明不南渡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六百一十五章 薛延陀汗国灭亡(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向曳莽望去:

    “曳莽,那三位李唐使者还在吗?”曳莽王子恭敬的回答道:

    “父汗!凌敬、阎立本、褚遂良三位大人在我那里很好!孩儿调动了很多侍卫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们三人。”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点点头。

    “嗯!很好!曳莽。帮本汗再走一趟,去找找他们,让他们帮助我们薛延陀汗国与李唐说和说和!并且,希望他们能够将价钱稍微放低些!”

    “是!父汗!孩儿一定会尽力的!”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点点头。曳莽王子回到自己的驻地之后。凌敬笑眯眯的对曳莽王子说道:

    “王子殿下!听说,拔灼王子带兵去了天赐铜矿!”曳莽王子点点头。

    “看王子殿下的神色,看来是带来了很好的消息了。”

    “凌敬大人!何以见得!”

    “哼哼!王子殿下!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天赐铜矿防守严密,李药师将军也是我们李唐最能征善战的将军。在下对于李药师将军有足够的信心。而拔灼王子的名声在下早就听说了,对于令弟的才华,在下实在是不敢恭维啊!”曳莽王子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凌敬大人果然是神机妙算!的确,在下的弟弟的确被贵军围困。并且这次参与的同罗、拔野、还有仆固三个部落,都有人被牵扯其中现在整个薛延陀汗国吵成一团!这不!让小王来找三位大人商量一下,如何与大唐和解?”凌敬和阎立本笑了,只有阎立本没有好气的说道:

    “哼!自作自受!”曳莽王子的脸上稍微有点不悦道:

    “哎!褚遂良大人!这话说的有点邪乎了吧!”阎立本暗中拉了一下褚遂良。凌敬笑着对曳莽王子说道:

    “王子殿下!不要介意,褚遂良大人只是最近被关的有些脾气暴躁,其实这件事情并不难办。只要贵国能够拿出诚意。这样的话,一切都好说。”曳莽王子知道,凌敬这是要谈生意了。

    “啊!凌敬大人,贵国提出来的数目实在是太过巨大,我国实在是……”凌敬笑了起来。

    “曳莽王子殿下!您误会在下的意思了。在下是说,这次拔灼王子的赎金!”

    “什么?”曳莽王子原本以为,只需要在李建成的面前服软,并且摆出来一副谦恭的模样,到时候自动成为李唐的属国臣子。那么李唐的朝廷就会借此就坡下驴,到时候再把态度放诚恳一些,适当的将聘礼的数目减免一些,甚至还可以得到一些赏赐,这种磕几个头就换取大批物资的买卖,以前中原朝廷经常做。可是,曳莽王子没有想到的是,作为后世来的李建成,却不喜欢做这种买卖,再加上凌敬在来之前,就得到了李建成的指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凌敬大人!我们薛延陀汗国……”曳莽王子还没有说完,就被凌敬给打断了。

    “王子殿下!据在下所知,您的二弟拔灼王子殿下好像跟您有点不对付吧!”曳莽王子点点头。

    “这不正好吗?到时候我们李唐拼命涨价,绝不还钱!如果王子殿下的父亲不愿意出这笔赎金,岂不正好合了王子殿下的意!”

    “那万一父汗那里非要保住拔灼呢?”凌敬诡异的一笑:

    “那岂不是更好!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民心大失,王子殿下趁机拉拢,可汗陛下就此退位,一举三得!一箭三雕!”曳莽王子想了想,点点头。曳莽王子从凌敬、褚遂良和阎立本那里出来之后,马上暗中联系了自己的舅舅,回纥首领吐密度。

    “怎么样?曳莽,他们怎么说?”曳莽王子摇摇头。

    “不行啊!舅舅!李唐的使臣不松口。”

    “那他们想干什么?”

    “舅舅!其实,李唐的使臣这样做也是好事情!”

    “哦!”曳莽王子将凌敬的计谋讲给了回纥首领吐密度听。

    “舅舅!其实,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李唐的使者说的有理!”吐密度点点头,又摇摇头。

    “曳莽啊!我们回纥子民的日子可不是很好过啊!”

    “舅舅!您想什么呢?他拔灼惹的祸,自然是他拔灼去堵,延陀杜杜是干嘛的?还有,这回是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跟着拔灼去的。延陀氏族和仆固、拔野、同罗三个部落就应该都出。这样,正好再一次离间拔灼与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的关系。”吐密度听到后,微微一笑,点点头。曳莽来到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面前。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向曳莽王子问道:

    “曳莽!三位使臣愿不愿意帮助我们与李唐和解。”曳莽王子皱着眉头,向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说道:

    “父汗!孩儿没用!三位李唐的使臣死不松口,不但不松口,还要我们再出一笔赎金,赎回拔灼、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等四人!”

    “什么?除了当初的聘礼,还要我们出一笔赎金,这怎么可能?难道你没有跟他们套套交情。”

    “父汗!不是孩儿不出力,是他们三人死不松口啊!”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还想训斥曳莽王子,吐密度突然大声喊叫道:

    “延陀杜杜,这都是你那个宝贝外甥惹的大祸。这笔赎金,我们回纥不出。”

    “就是吗!又不是我们契苾部落惹的祸事,我们契苾部落不出!”

    “我们思结部落也不出!又不是我们思结惹得祸!谁惹的祸谁出!”延陀杜杜向铁勒九姓苦苦的哀求道:

    “各位,各位兄弟,各位朋友,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浑部落和拔悉蜜、葛逻禄怒视着延陀杜杜。

    “就是,你延陀杜杜的外甥惹祸,搞得我们整个薛延陀汗国遭殃!”此时,不但铁勒九姓有人反对,就是薛延陀本部中内部的氏族也开始对延陀杜杜不满。而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等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的大族长更是直接再次冲向延陀杜杜。不断的用拳脚在延陀杜杜身上招呼:

    “你这个惹祸精,叫你坑我们,叫你坑我们。”

    “够了!”薛延陀汗国真珠毗伽可汗马上让侍卫将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和延陀杜杜分开,不让他们在一起。

    “此事先这样,本汗现在下令,先征集十万头牛羊,一千匹战马,由我的大儿子曳莽先送到李唐的漠北军营里头去。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这次的赎金,就由薛延陀的延陀氏族还有……”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又看向了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等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的大族长。

    “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等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的大族长听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在叫自己,马上转身看着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

    “可汗!”

    “本汗知道你们心里不高兴!”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停顿了一下。

    “不管你们高不高兴,你们的儿子终归在李药师的手上,难道你们不想让你们的儿子回来吗?”为了赎回自己的儿子,也为了赎回自己的外甥,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和延陀杜杜拼命的挑选部族中的肥牛健羊和上等的战马。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看到这些东西之后,点点头。向曳莽说道:

    “很好!曳莽啊!你顺便再出使一次李唐吧!你先赶快跟凌敬大人、褚遂良大人、还有阎立本大人一起前往库伦!将这些东西交给李药师大人。先将你的弟弟拔灼和仆固大悦、同罗刚毅和拔野青狗等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的大族长的儿子先给赎回来吧!并且还是将本汗的意思说给李药师大人听吧!希望李药师大人能够将我们的诚意转给李建成。再跟着凌敬大人、褚遂良大人、还有阎立本大人一起去长安,去求求李建成。让李建成降降价格吧!”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说这个话的时候,曳莽感受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话语中的一丝无耐。当曳莽和凌敬、褚遂良、阎立本三人,带着大批的牛羊牲畜来到了库伦。

    “啊!凌敬大人、褚遂良大人、阎立本大人,还有曳莽小可汗殿下,四位客人远道而来,实在是让在下的府中蓬筚生辉啊!”凌敬、褚遂良、阎立本向李靖回礼,而曳莽对李靖更是是执礼谦恭,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嗯!李大将军,小王我这次来是因为小弟年幼无知,竟然带人意欲偷袭天赐矿山,实在是太过混账了,请将军念在小弟年幼无知,以及那些兵士无辜,请将军高抬贵手,放过小弟和那些被俘获的军士。另外为了平息将军和众位军士的心,我父汗特地命小王带来十万头牛羊,一千匹战马作为赔礼,还请将军放心,对于此等行为,我父汗已经说了,等回到薛延陀汗国之后,到时候一定要对小弟严加管束!绝不留情。”李靖本来就是要借此事敲上一笔,如今,这些东西都送过来了,李靖也就没有纠缠。

    “曳莽小可汗实在是太过客气了,来人啊!将曳莽小可汗带过去!”到了关押俘虏的地方后,曳莽看的目瞪口呆。

    到了关押俘虏的地方后,曳莽看的目瞪口呆。只见那些俘虏们一个个断手断臂,血肉淋漓。有些没有受重伤的人,也跪在地上,对着上天祷告着:

    “请上天恕罪!请太上老君恕罪!请上天恕罪!请太上老君恕罪!”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伤成这样?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在害怕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和物让这些人这样畏惧。

    “嗯!李大人,这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哦!那个太上老君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让这些人这样畏惧!?”李靖笑了笑:

    “哼哼哼!这个嘛?嗯!曳莽王子殿下,你应该知道,我们李唐的皇帝陛下是太上老君的的嫡系子孙,王子你要知道,太上老君可是天上的一个很有能耐的,也是一个法力非常高强的神仙啊!实话告诉你吧!就在数月前,本官就已经接到了皇上的密旨,告诉本官,贵国要在什么时候要上我们这里捣乱,原本我是想好好招待一下拔灼王子的,结果天上突然打下来一个大霹雳,结果令弟和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倒是没有什么!不过这些个小‘跟班’,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王子你看,这些人都是被天雷霹雳打伤的,而活下来的人,就都成了这副样子。对了,王子殿下不是来找令弟的吗?王子殿下请!”曳莽被李靖带到了关押拔灼和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等四人的地方。拔灼和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等四人每个人一个牢房。不同是,拔灼一个人呆在牢房的角落里头,一句话也不说。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不知道再说什么?而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三人看到了曳莽王子,马上跑到牢门那里,扒着手向曳莽喊道:

    “啊!曳莽兄弟,你来了。”

    “曳莽王子,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曳莽王子,我父亲给你带了什么话了吗?劳烦您告诉我。”曳莽一一应对。

    “啊!仆固塞恩少头人、同罗迪烈少头人、拔野古城少头人。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仆固塞恩先开口道:

    “王子殿下,当日我们带领兵马来到天赐矿山附近,一直等到深夜三更时分,看到天赐矿山已经关灯熄火了。我们向那个地方快速移动着,谁知道突然,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烟雾,很多人突然受伤了,不知道是为什么?”曳莽听了个稀里糊涂的,只有在曳莽旁边的李靖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在几个月前,李建成派麒麟暗卫指挥使狄仁杰来到了漠北。并且随行了数千兵马和十几辆大车。大车上面装了很多大铁箱子。而且搬箱子的人都非常的小心,也非常的吃力。有人想帮助他们,结果被拦住,不准靠近。

    “狄大人,这些箱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里头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狄仁杰笑了一下。让人打开一个箱子。只见里头都是一些有些大的不规则圆形的石头。石头上面有一个口子,口子连着一根长长的,但是却是一条细细的丝线。

    “狄大人,这些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狄仁杰指着箱子里头的东西说道:

    “大将军,这个东西叫做地雷,是陛下最近与国师还有楼观的道士们,并召集天下工匠制造出来的大杀伤性武器。”狄仁杰拿出一个小的地雷向李靖解释道:

    “药师将军,请看!这地雷的外壳是用石、陶、铁制成的。将外形打制成圆形或方形,中间凿深孔,内装火药,然后杵实,留有小空隙插入细竹筒或苇管,里面牵出引信,然后用纸浆泥密封药口,埋在敌人必经之处,当敌人将近时,使用踏发、绊发、拉发、点发等发火装置,杀伤敌人。只要碰到发火机关,地雷立即爆炸。其杀伤范围可达方圆几十丈,威力极大。并且为了加大杀伤力,我们在有些地雷的里头装了很多的钢制细针,一旦爆炸,那么所在爆炸区域的人畜,绝对会无一幸免。”李靖听到了狄仁杰的解释之后,心中信心大增。

    “哈哈哈!实在是太好了,有了这些神兵利器,那么,我们到时候防守天赐铜矿的话,就更加的有力了。”李靖为了掩人耳目,下令,在天赐铜矿的城寨周围都布上了地雷。划定了天赐矿山内部矿工的活动范围。不准他们随意走动,只留一条密道,送粮食和水给里头的守军和矿工。等等得到了拔灼要带兵来偷袭天赐矿山消息的时候。李靖冷笑一声:

    “正好让这些人试一试!?”拔灼带兵来到了天赐矿山一带,远远的看到了天赐矿山的城寨。

    “全军准备!上……”仆固塞恩劝阻拔灼道:

    “王子殿下,夜里的偷袭最好,现在是白天,天赐铜矿会戒备的。还有,白天,我们打天赐矿山,到时候库仑城会马上过来增援的。依我看,还是到了晚上再说吧!”拔灼王子听了之后,大喊大叫:

    “哼!胆小鬼!我们是薛延陀汗国真正的勇士。从来就不畏惧!薛延陀的勇士们,统统听我的指示,给我冲上去!冲!……”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三人合力将拔灼王子的马头拉住――开玩笑!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暗中将消息通知了李唐。万一李唐有所准备,拔灼王子有什么散失,仆固、同罗、拔野三个部落谁都逃不掉。

    “王子殿下!这种冲锋的粗活,就让那些奴隶去吧!我们在这里接应!”拔灼王子点点头。突然,就听到一声声巨响。只见前面都是一道一道的火光。巨大的声音使得仆固塞恩、同罗拔迪裂、拔野古城和拔灼王子的坐骑惊扰。仆固塞恩、同罗迪裂、拔野古城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坐骑稳住。而拔灼王子被自己的坐骑宣了下来。这时,只见周围突然响起了一个整齐的声音。

    “尔等不守信义,已经遭到天谴,还不马上投降!”仆固塞恩喊道:

    “我等投降!拔灼王子殿下!拔灼王子殿下!”当众人找到王子殿下的时候,只见拔灼王子双目无神,嘴里一直嘟囔着:

    “天谴!是天谴!”

    (火药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春秋时代中国就已经用于民间民生应用,范子计然说“硝石出陇道。我国现在看到的第一部记载火药配方的书,约成书于八九世纪。书中说“以硫磺、雄黄合硝石,并蜜烧之”,会发生“焰起,烧手面及火尽屋舍”的现象。这里的“密”应该是蜂蜜的“蜜”。蜜加热能变成炭。硫磺、硝石与炭混合,这就是火药的配方。火药的发明是人们长期炼丹,制药实践结果,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唐朝末年,火药已被用于军事。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杨行密的军队围攻豫章,部将郑 (以所部发机飞火,烧龙沙门,带领壮士突火先登入城,焦灼被体)。这里所说的(飞火),就是(火炮),(火箭)之类。(火炮)是把火药制成环状,把吊线点燃后用抛石机抛掷出去;火箭则是把火药球缚于箭镞之下,将引线点燃后用弓射出。到了宋代,战争接连不断,促进火药武器的加速发展。北宋政府建立了火药作坊,先后制造了火药箭,火炮等以燃烧性能为主的武器和(霹雳炮),(震天雷)等爆炸性较强的武器。南宋在1259年造出了以巨竹为筒,内装火药的(突火枪)。到了元代又出现铜铸火统,称为(铜将军)。这些都是以火药的爆炸为推动力的武器,在战争中显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地雷是一种价格低廉的防御武器。埋入地表下或布设于地面的爆炸性火器,最早的地雷发源于中国。1130年,金军攻打陕州,宋军使用埋设于地面的“火药炮”(即铁壳地雷),给金军以重大杀伤而取胜,到了明朝初年(14世纪要),中国出现了采用机械发火装置的真正的地雷。据1413年焦玉所著《火龙经》一收所载:“炸炮制以生铁铸,空腹,放药杵实,入小竹筒,穿火线于内,外用长线穿火槽,择寇必由之路,连连数十埋入坑中,药槽通接钢轮,土掩,使贼不知,踏动发机,震起,铁块如飞,火焰冲天。”可以看出“炸炮”不仅是最早的压发地雷,还与今天的“连环雷”相似,“地雷”一词也由此而出。1580年,中国明朝名将戚继光驻守蓟州时,曾制造一种“钢轮发火”地雷,当敌人踏动机索时,钢轮转动与火石急剧摩擦发火,引爆地雷。钢轮发火装置提高了地雷发火时机的准确性和可靠性。在明代文献中,已有多种地雷的详细记载,这说明当时中国的地雷已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在这里,小编将这一段历史提前,将唐朝末年火药用于军事用途和南宋抗击金国使用地雷的历史提前,先前有人在开头几章就评论说什么李渊在镇守陇州的时候,那个时候火药还没有发明呢!另外请各位看官记住,就是,不要计较太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娇妻还小,总裁要〕〔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神厨狂后〕〔帝国总裁深深爱〕〔神棍小村医〕〔特种兵王在山村〕〔沈浪苏若雪〕〔《365天追妻:老婆〕〔都市易传录〕〔绝色小毒妃:邪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