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品良医〕〔崛起军工〕〔龙血武帝〕〔斗破之无上之境〕〔都市小世界〕〔我真不是开玩笑〕〔镇天圣祖〕〔武侠时代的皇帝修〕〔都市之穿越归来〕〔农门女财神〕〔美味厨娘妃:邪王〕〔灵剑仙歌〕〔霸道总裁快来撩〕〔变身双马尾掌门〕〔纪元之主〕〔明朝败家子〕〔最后一个望气师〕〔大夏桃花源〕〔我的伟大的卫国战〕〔贴心萌宝荒唐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六百一十章 薛延陀的灭亡(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曳莽王子拉着凌敬、阎立本、褚遂良商量要多少彩礼的事情。褚遂良故作清高的,对于彩礼的事情支支吾吾的,凌敬和阎立本倒是时不时的提出一些意见,宗旨只有一个——那就是多要,尽量的多要!曳莽王子听了凌敬、阎立本的话后,马上向凌敬、阎立本说道:

    “凌敬大人、阎立本大人,如果物资要的太多的话,那么岂不是逼着我父汗与陛下撕破脸皮。”凌敬笑着说道:

    “王子殿下放心,这个不是问题!”褚遂良看着这三个人,眼中尽是轻蔑。曳莽王子回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营帐内。突利失已经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看到了曳莽:

    “曳莽,李唐的几位特使都安顿好了吗?”

    “是的,父汗!孩儿与凌敬、阎立本、褚遂良三位李唐的使臣商量了一下,李唐的胃口不小啊!”

    “哦!是吗?说说看!”

    “父汗!他们要羊一百万只、牛十万头、马五万匹、骆驼一万峰!要我们先将这些牛羊、骆驼、马匹送到长安之后才将公主嫁给我们。”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听了李唐开出的价码。心里很不舒服——当拔灼说出,以前突厥,中原朝廷与突厥,尤其是东部突厥,为了不让东部突厥骚扰边境,时不时的送美女、珠宝、粮食、布帛等部落急需的物资,送往突厥的汗庭。而如今,自己娶一个李唐的什么公主,竟然要送那么多的牛羊、马匹、骆驼。突利失突然插话道:

    “父汗!这李唐的胃口真的不小啊!并且,李唐还要求我们将所有的牛羊、马匹、骆驼之后才将公主嫁给我们,我们薛延陀地处西北,与长安相隔千余里,中间还有一大片沙海,这些牛羊、马匹、骆驼如果没有草料,没有水源,那么不得死上一大批呀!”突利失的话,使得曳莽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有了更深的认识——平常这个突利失从来不显山露水,想不到,如今看来,这个弟弟的城府非常的深啊!曳莽继续说道: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交割完聘礼之后,李建成还向我们提出,到时候,李建成亲自送亲五百里,另外请父汗迎亲五百里,李建成希望父亲亲自前往灵州迎亲。”

    “什么?李唐真是贪得无厌!竟然让父汗前往灵州迎亲。灵州是中原的西北重镇,李唐在灵州驻扎着重兵。万一被李唐扣留了怎么办?”(灵州,始建于西汉惠帝四年,置灵洲县,属北地郡,故址在今宁夏吴忠市境内。东汉为灵州。北魏为薄骨律镇,后复改为灵州。西魏改置灵州普乐郡。北周时改为灵州、灵武郡。隋改为灵武郡,治所回乐县。唐复置灵州,一向是中原在西北的军事重镇。)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也觉得在灵州迎亲的话,太过危险。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种种敲击了一下桌子:

    “哼!真是太过分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站起身来,向外头看了看那些飘扬的各部落的战旗。回过头来。向曳莽王子和突利失王子说道:

    “曳莽!突利失!你们两个说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跟李唐打上一仗,到时候看看他们能不能降低些价钱。你们看,什么地方合适呢?”突利失听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话后,马上赞同,并且先开口道:

    “父汗,孩儿以为,当初,我们将铁勒诸部联盟召回来,而我们却没有出兵伐唐,铁勒诸部联盟现在没有说什么话,可是,谁能够保证,铁勒诸部联盟的人心里不会有什么疙瘩?”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一边听着,一边点头。

    “那么,突利失,你觉得我们应该打哪里呢?”

    “父汗!孩儿以为,我们现在应该攻击李唐在原先突厥祖陵之地,因为那里离我们薛延陀近,离李唐远,李唐要增援天赐矿山,中间还要经过近千里的沙海、戈壁。即便李唐的援军到了,到时候也是人困马乏,我们不但吃了个饱,可能还能吃撑了。并且那里有李唐的天赐铜矿,那里还有很多的从中原经过漠南一带的商贾,各种中原来的珍贵瓷器、茶叶、锦缎和布帛。靺鞨喜欢将他们从辽东还有新罗、百济、高句丽的奴隶,也弄到那里贩卖。还有大量的铜、铁。各种冶炼铜、铁的工匠。到时候如果我们把李唐的天赐矿山给占了,到时候我们不但可以得到大批的铜,还可以加工出一大堆的箭头。而且那里的汉人奴隶可以帮助我们放牧,原先的矿工可以帮助我们开采矿石,工匠可以帮助我们冶炼铜铁,还有,这一次的行动还可以得到铁勒诸部联盟的支持。要知道,李唐开采矿山的时候,草原上的各大部族可是如同看见羊群的饿狼一样,都露出了凶光。并且最重要的是,一旦我们拿下了天赐矿山,也是对李唐进行了一次大脸。”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听了突利失的话后,满脸笑容,拍了拍突利失的肩膀:

    “好儿子,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吧!”而曳莽事先与凌敬、阎立本等人商量好了,再加上,曳莽经常路过漠北的天赐铜矿附近,曾经参观过天赐铜矿的防务。心中对于天赐矿山的防务充满着信心。不过,曳莽王子并没有一句话没有说:

    “父汗!孩儿以为,此次与李唐交恶,绝对不能再做出将李唐的使臣扣押的事情,而且,这次孩儿就不参与了。”

    “为什么?”

    “父汗!中原有一句话叫做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而且,孩儿此次还要举荐拔灼为这次行动的主帅!”听到曳莽王子的话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笑了笑:

    “曳莽啊!如果本汗记得没有错的话,好像你与拔灼一直都不是很对付啊!”曳莽笑道:

    “父汗,孩儿此次举荐拔灼的确有孩儿的私心,第一,拔灼一直是力主攻打李唐的‘主力’,上次李唐册封孩儿和突利失为小可汗,没有拔灼的份,拔灼的心里就一直有怨气,时常想报复李唐。这次派拔灼前往正好遂了拔灼的心愿。这样,在战场上面,拔灼一定会拼死向前。第二,延陀氏族大族长,延陀杜杜大人最近的气焰太过嚣张,必须打击一下延陀杜杜大人的气焰。”听了曳莽的话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点点头——曳莽王子的举动的确是有一些私心,不过话又说回来,曳莽王子的话不无道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多次派人一直在暗中调查李唐对于天赐矿上的防务,并且暗中纵容铁勒诸部联盟暗中袭扰天赐矿山,让探马暗中观察,探马多次回来禀报,天赐矿山一带,唐军防守严密,而在唐军在天赐矿山构筑城寨、建造城池的时候,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还派人假冒商贾,打探消息,回来的时候也是说李唐城池坚固。不易进攻。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对于是否能够打赢李唐,心中也是没有什么底子。再加上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知道拔灼的领兵能力,可以说绝对是一个草包。有的时候,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恨不得对拔灼说——你是一头牛,哪怕是一只羊也比现在的你强,起码牛羊可以杀了吃肉,而你,除了浪费粮食,什么都不行。不过,真正让拔灼去送死,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又有些舍不得——拔灼不但是自己的儿子,也是牵制突利失和曳莽的棋子。

    “曳莽啊!你的意见不错,可是,拔灼的带兵能力你也是看到的,上次拔灼去挖突厥人的祖坟,差一点就把小命丢了,你这次再要拔灼去,拔灼敢去吗?”

    “父汗,铁勒诸部虽然对于我们薛延陀暂时臣服,可是,如果没有我们薛延陀王子坐镇的话,恐怕铁勒诸部出工不出力,还有就是,到时候铁勒诸部拿下了天赐矿山之后,会将矿山的所有东西,都占为己有,不会分一丝一毫给我们薛延陀汗国。”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向突利失看去:

    “突利失,你的意见呢?”突利失也对拔灼看不惯,平日里拔灼飞扬跋扈,总是以自己是可汗的嫡子自居。如果不是自己的母族凶悍,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对于母亲和姨母甚为宠爱。而且,拔灼的野心突利失是知道的,薛延陀汗国可汗的位置只有一个,曳莽并没有像拔灼那样咄咄逼人,不过,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话语中,突利失感觉到,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并不愿意拔灼死掉。突利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曳莽和突利失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最终打破沉默的是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

    “算了,拔灼这个人也是应该多历练一下的。明天就让拔灼挑选铁勒诸部联盟和薛延陀本部中的精锐,去天赐矿山摸摸底子吧!”

    “是!父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