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血莲:帝后太〕〔海上如笑〕〔EXO之守护者〕〔谦饶:我的人生只〕〔千亿娇妻:帝少,〕〔魅王宠妻:鬼医纨〕〔王妃变得有点快〕〔极品全能学生〕〔Boss生猛:总裁,〕〔霸爱满屋〕〔都市透视小神医〕〔都市超级神尊〕〔娇宠女盗,偷个总〕〔我的绝美御姐老婆〕〔冷冥王俏娇妻:君〕〔农门恶女升职记〕〔超维进化异世界〕〔原来是美男呀〕〔被穿越的境界线〕〔大宋昏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八十三章 执信必可之死(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汗!大汗!你醒醒!醒醒!”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慢慢的醒了过来。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抓住那名执信必可的亲兵侍卫:

    “快说,快给本汗说出来,执信必可大人是怎么死的?快说!”在执信必可的亲兵侍卫的叙述下,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慢慢的知道了执信必可是怎么死的。执信必可与阿史那买家都、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三人饮宴之后,一个人骑着马向自己的南部边境营地走去,走了一段路后,执信必可觉得怎么身上这么热?执信必可一边在马上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用手对自己扇着风。

    “为什么这么热啊!为什么这么热啊!”执信必可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有一把火在烧,浑身发烫。突然,执信必可看到不远处有一条小河。

    “啊!太好了!太好了!”执信必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赤裸裸的跳进了那条小河中,身体慢慢的冷却下来了。执信必可觉得自己的身体舒服多了,突然,执信必可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从水里冒了出来。那个女人长着一张妖冶的脸,胸前那高耸的‘双峰’吸引着执信必可的眼睛,那个妖冶的女人摆动着自己手,用手指钩着,执信必可好像听到那个女人在向自己说着:

    “来啊!来啊!”执信必可向那个女人走过去,抱住那个女人,嘴马上吻了上去。执信必可和那个妖冶的女人一起沉入到了水中。

    “大人!执信必可大人!”南部边境的人等了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执信必可回来,一路寻找,最后看到那条小河上有一个全身赤裸的人浮在上面。

    “快看!那里有个人!”

    “快捞上来。”马上几个人下马跳下水去。

    “啊!是执信必可大人!”听了执信必可亲兵的叙述之后,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终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执信必可大人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痕或者有什么中毒的现象吗?”

    “大汗!没有,只不过我们闻到了一些酒味。应该是执信必可大人饮酒后,身体过热,所以跳到水中,受冷而溺亡!”听到执信必可并不是被毒死和外伤致死。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暗中松了一口气――因为执信必可不是死于意外,那么以执信必可在漠北汗庭的威望和势力,必定会引发一场新的风暴,内讧绝对会发生,而在这场风波中,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绝对会处在风暴的中心。按照现在颉利可汗阿史那咄现在的威望,一旦发生这样的动乱,颉利可汗是没有办法平息的。还有就是,如果执信必可的死与东部突厥没有关系,而是死于外来的谋杀,那么这就更加的可怕,因为执信必可可以说是草原上最优秀的刺客,而执信必可现在死在了他的手里,那么下一个暗杀目标就是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了。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把所有的事情想通了之后,马上下令,严密封锁执信必可死了的消息,并且,马上将阿史那买家都、阿史那斯摩还有执思云力三人都请过来。

    “孩儿参见父汗!”

    “奴才阿史那斯摩参见大汗!”

    “奴才执思云力参见大汗!”

    “行了,别给本汗搞汉人南蛮子的那一套!行了,本汗这次找你们来是有事情与你们商量!”因为执信必可的事情,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情绪不佳。

    “请大汗吩咐,奴才阿史那斯摩唯可汗之命是从!”执思云力也马上说道:

    “可汗陛下!奴才执思云力也唯可汗之命是从!”

    “父汗!有什么事情就请说出来吧!”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点点头。

    “本汗告诉你们,昨天发生了一件非常沉重的事情!我大突厥最勇武的武士,执信必可大人在今天早上,被发现蒙长生天召唤,已经离开我们了。”

    “什么?执信必可大哥,你就这么去了!执信必可大哥啊!”执思云力听到了执信必可已经死的消息,哭的最为伤心,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执思云力与执信必可感情深厚呢!阿史那斯摩和阿史那买家都相互看了一眼,阿史那买家都和阿史那思摩从对方的眼神中都读出了一层意思——执信必可终于死了。阿史那斯摩马上上前向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说道:

    “可汗陛下!为今之计必须马上封锁执信必可大人已经死了的消息,因为执信必可大人是我们大突厥的一道盾牌,如果薛延陀知道执信必可大人死了的消息的话,一定会马上派兵来攻,所以,我们不但要封锁消息,还要向草原各大部落传出消息,说大汗不满薛延陀偷袭我本部和挖我大突厥祖坟王陵之仇,所以派遣执信必可大人暂时为大汗前往薛延陀暗杀薛延陀的真珠伽毗可汗夷男去了。这样一方面可以稳定我们大突厥的人心,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防止薛延陀趁机会向我们大突厥继续进攻。”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听了阿史那斯摩的话后,拍了拍阿史那斯摩的肩膀道:

    “啊!好啊!不错,不错!阿史那斯摩大人不愧我大突厥的智者,阿史那斯摩大人,此事就依你去办!”

    “是!奴才遵命。”阿史那斯摩并没有走。停在了原地不动。

    “阿史那斯摩,你怎么还不走?”

    “大汗!奴才还想问一个问题?……”

    “说吧!”

    “大汗!奴才想问……想问……”

    “想问什么你就说吧!”

    “大汗!如今执信必可大人已经死了!那么西部边境和南部边境的部署……”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浑了阿史那斯摩一眼:

    “这个难道是你该问的吗?”阿史那斯摩马上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跪在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面前:

    “啊!可汗陛下,奴才一片忠心啊!奴才只是害怕,如今我们人手不够,奴才我与执思云力大人要想防备西部边境和南部边境,两块地方,奴才害怕力不从心啊!”执思云力也从旁边劝道:

    “启禀可汗陛下,阿史那斯摩大人也是对可汗一片忠心,并非有所它图啊!”阿史那买家都王储也从旁相劝。

    “启禀父汗!阿史那斯摩大人也是一片忠心,求父汗不要怪罪”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斜着眼睛看着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眼睛中充满了冰冷。执思云力感到了頡利可汗的威权,马上低头,不说一句话。而阿史那斯摩却没有退却。直勾勾的看着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阿史那斯摩心里明白——现在阿史那咄吡頡利可汗差不多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我不能再退了,不能再退了。阿史那斯摩直挺挺的看着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眼中多了一丝坚毅。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笑了一下。

    “行了!阿史那斯摩大人,执思云力大人!南部边境的事情就由你们负责了。而西部边境的事情,传本汗的命令,汗庭从此转移至比不边境一带,由本汗和王储阿史那买家都一起镇守西部边境。”阿史那买家都一听,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一样,蹦起来老高:

    “什么,父汗!你要把孩儿带到西部边境去!那西部边境可是人间地狱啊!并且还有薛延陀在西部边境虎视眈眈!孩儿年岁尚小……啊!”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给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一马鞭。

    “哼!阿史那买家都,你记住,你不但是我们大突厥的王储殿下,你也是我们阿史那氏族的男人,不要一味的坐在王储的宝座上面喝酒吃肉,还要为了我们大突厥的存亡尽一份自己的力量,马上去收拾行装。我们马上前往西部边境,快点!”

    “是!”阿史那买家都王储不敢再有任何的异议,但是,眼中充满了对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怨恨。阿史那买家都王储走了之后,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走到了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人面前。

    “啊!阿史那斯摩、执思云力两位大人,这南部边境的安危,就有劳你们二人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心里的如意算盘是——将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个人一起放到南部边境那里,依照中原的话说,一山难容二虎,再加上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并没有说谁为正、谁为副手,就是希望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个人到时候会因为权势争夺,可是,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没有注意到的是,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个人的眼中,都闪烁出了没有让頡利可汗阿史那咄苾察觉出来的东西。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依照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命令来到了南部边境已经有了好几天了,在这几天里头,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好像都很有默契似的,两人都各怀着心思,没有打扰对方。可是,终究有人沉不住气,执思云力首先打破了沉默,前来找到阿史那斯摩大人摊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