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小农民〕〔封神之万域神谱〕〔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诡事典当行〕〔我为王者我荣耀〕〔孤怎么又绿了〕〔我们会再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神级渔夫〕〔花都绝品狂医〕〔尸妹〕〔闪耀篮坛〕〔我的尤物老板娘〕〔绝版猎灵师〕〔影后重生:竹马老〕〔逆世魔尊〕〔后来偏偏喜欢你〕〔逍遥游-月关〕〔敛财人生[综]〕〔萌宝驾到:腹黑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八十二章 执信必可之死(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侍卫向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禀报:

    “启禀大汗,执信必可大人求见!”

    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听说执信必可回到了汗庭,非常的奇怪——我并没有召见执信必可,执信必可怎么回来了?难道南部边境又发生了什么非常紧要的事情?

    “马上让执信必可大人进来!”

    “奴才参见大汗!”

    “执信必可,你回来干什么?难道……”頡利可汗走近了执信必可身边:

    “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頡利可汗的脸上有些关切。执信必可回答道:

    “启禀大汗!奴才此次回来的确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向大汗汇报!大汗!奴才在南部边境一带一直在思量着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殿下放在西部边境实在是太过轻率……”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静静地听着执信必可的话。

    “大汗!阿史那买家都王储现在还年轻,阅历和谋略不够沉稳,再加上西部临近薛延陀汗国这样的强敌。奴才恐怕阿史那买家都王储难于应付啊!”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听到了执信必可的话后冷哼一声:

    “哼!不是还有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个人在一旁帮着他吗?”

    “大汗!”执信必可看了看帐篷外面。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大汗!与薛延陀汗国的战败实在是蹊跷,当时,前锋营为什么那么快就被薛延陀的骑兵部队攻破,还有,前锋营的突厥耳目为什么没有在薛延陀汗国发起进攻的对大营发出警报。”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一边听着一边点点头。

    “前锋营的组成都是以漠南诸部为主,阿史那斯摩大人在任职我大突厥比特勤的时候,就担当着与漠南诸部联系与安抚的重责,还有,阿史那斯摩还曾经作为我东部突厥的使臣,出使西部突厥。途中就路过薛延陀汗国。如果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两人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劫持,献给薛延陀作为贺礼,并且打开西部边境路障,放薛延陀汗国骑兵进来,到时候大汗苦心经营的大好局面就毁于一旦了。”执信必可的话使得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被吓出来了一身冷汗。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思绪又回到了当初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当时,执信必可暗中向颉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可汗陛下,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说他们是经过了厮杀逃出来的,在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来的时候,奴才暗中观察了一下,并且还检查了一下他们的战马,发现他们和他们的从人身上虽然多多少少的都有些伤痕,但是,他们的战马却毫发无损,恐怕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没有说实话吧!”在当时,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也对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有所怀疑,不过,出于对于执信必可的牵制,而且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在汗庭的这一段时间一直在阿史那买家都身边奉承侍候着,使得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将怀疑的重点慢慢的挪到了执信必可的身上,可是,怀疑终归是怀疑,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却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消失。

    “执信必可大人,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贸然改变主意的话,执思云力和阿史那斯摩会不会认为本汗出尔反尔?”

    “大汗……”执信必可本来想说大汗您一言九鼎,可是,看到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冒犯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权威,马上跪下来,不说一句话。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看着执信必可:

    “执信必可,你就代替本汗去传令吧!”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说完之后挥挥手,示意执信必可下去。执信必可下去之后,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内心烦躁——自从到了漠北以后,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感到自己的权威在不断的下降,如今,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更是觉得阿史那买家都、阿史那斯摩、执思云力、执信必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在利用自己。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拔出了自己的马刀,将帐篷中的刀架砍成了两半。

    阿史那买家都的营地中,执信必可传达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命令——介于西部边境的复杂局势,阿史那买家都和执信必可的防地互换,由王储阿史那买家都驻防南部边境,执信必可大人换防至西部边境。防范薛延陀的来袭。阿史那斯摩听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命令之后,向阿史那买家都王储使了个眼色。阿史那买家都暗中点点头。

    “执信必可大人,这次小王能够换防南部边境,全部都是执信必可大人的功劳,小王前几日在草原上打了些野味,而阿史那斯摩大人正好还剩下一坛子中原好酒,正好就着野味下酒。就是不知道执信必可大人愿不愿意赏这个脸了?”

    “这……”阿史那买家都装出一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执信必可大人,你还是这样不给面子吗?”执信必可这些日子也想通了,如今东部突厥的沉沦在所难免,执信必可出于对于阿史那氏族的忠心,也觉得,与阿史那买家都的关系不能太过僵硬。执信必可点点头。阿史那买家都和阿史那斯摩的脸上笑的是格外的奸。

    “来来来!吃这个羊腿,这个羊腿最肥了!来来来!吃吃吃!”

    “啊!多谢王储殿下!”

    “呃!执信必可大人,你还没有吃呢!”

    “好!好!好!我吃!吃!”

    “咯!执信必可大人,来!这鸡翅膀是山鸡最好的肉,可是最鲜嫩的。”

    “啊!好!我吃!”

    “嗯!这就对了,大家都是朋友,吃上一些东西怎么了?中原有一句话说的好,人这一辈子,就是吃吃喝喝,所以啊!这执信必可大人,人生就得多吃点东西,万一哪一天做了鬼,你想吃就没得吃了。”阿史那买家都殷勤的为执信必可切肉,在阿史那买家都的眼中,现在已经将执信必可看的像个死人——现在就多吃一点吧!省的到时候我阿史那买家都要给你这个死人上贡品。而在执信必可的心中,却暗自有些感动——阿史那买家都王储现在开始转变了,也许,我们大突厥的复兴之日马上就要到了。如果执信必可知道现在阿史那买家都的心思,恐怕执信必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阿史那买家都。阿史那买家都一边吃着,一边向阿史那斯摩示意着:

    “嗯!有肉无酒,乐趣没有,阿史那斯摩大人,你那坛子上等的中原好酒呢!?还不快点把它拿出来,本王储都口渴了。”阿史那斯摩正吃着,听到了阿史那买家都的话,马上点头:

    “啊!王储殿下,这是奴才的疏忽,好,奴才马上就来,马上就来!”阿史那斯摩离席,来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头,将自己的那坛子好酒搬出来,将酒坛子上的封泥打开,闻了闻里头的酒香,贪婪的吸上了几口。

    “啊!真是好酒,可惜,就要浪费了。”阿史那斯摩抹了抹嘴巴边上的口水。将那一坛子好酒拿到了阿史那买家都的营帐内。营帐内飘忽着一股迷人的酒香,营帐内的人闻着这股子酒香,就连执信必可这样不贪酒的人也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啊!真是好酒啊!阿史那斯摩,赶快给本王储倒上一碗。”阿史那斯摩先给阿史那买家都倒上一碗之后,又马上给执信必可倒上一碗。

    “执信必可大人,来,喝上一碗!”相比阿史那买家都和阿史那思摩,执信必可的生活就像一个苦行僧一样,即便如此,闻到了这种酒香,还是忍不住的喝上了一大碗:

    “啊!好酒啊!”执信必可喝上一碗之后,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些红晕。

    “啊!既然是好酒那就多喝几碗!”阿史那斯摩不动声色的将自己手上暗中藏着的那粒红色药丸放入了酒坛子里。执信必可第一次喝这种酒,有些不适应。喝上一碗之后,就向阿史那斯摩推辞道:

    “啊!阿史那斯摩大人,这是好酒,不过,我在南部边境有些事情必须要做,这部落迁徙的事情还有很多,今天这酒就喝到这里吧!”

    “呃!执信必可大人,这才哪到哪啊!来!我们继续喝!”阿史那斯摩一边抱着酒坛子,一边向执思云力和阿史那买家都王储使着眼色。阿史那买家都王储和执思云力会意,也端起了酒碗,向执信必可敬酒道,执信必可推辞不过,就一碗接着一碗的喝,一直喝到了整个酒坛子见底才停了下来。

    “王……王储……王储殿下……,我……不!奴……奴才还有事情,就……就先……先回去了,几日……几日后,……哦!就请……就请王储……王储殿下快速……快速移营!中原有一句……有一句话叫做……叫做兵贵神速!”阿史那买家都笑着回答道:

    “执信必可大人请放心!你说的事情,本王储一定马上照办!”

    “多……多谢!奴……奴才我……我就先走了!”就在第二天的早上,汗庭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刚刚起来,一个突厥士兵硬闯了进来:

    “大汗!大汗!”

    “嗯!你是什么人?混账!竟敢私闯大汗的汗帐!”那名突厥士兵哭喊着:

    “大汗!大事不好了!奴才我是执信必可大人的亲兵,我们执信必可大人没了。”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听到了这句话后,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