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保镖〕〔逍遥医生〕〔超品巫师〕〔我的绝色女帝老婆〕〔还是地球人狠〕〔通天剑匣〕〔爸,这好像是北宋〕〔娱乐再成神〕〔漫威之随机召唤〕〔重生之最强皇子〕〔崩坏纪元〕〔黄月英有一身毛病〕〔私密按摩师〕〔下次见你,只谈风〕〔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器焰嚣张〕〔盎格鲁玫瑰〕〔诡秘三千藏〕〔征战暗世界〕〔快穿之不是炮灰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八十一章 执信必可之死(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前往南部边境的路上,执思云力一边走着,一边回想着当时的情景。

    “执思云力大人,你不用惊慌,我只是让你前往南部营地去请你的兄长,到这里来赴宴。是吧!王储殿下!”阿史那斯摩向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望去,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望了阿史那斯摩一眼。

    “是啊!执思云力,怎么,阿史那斯摩大人的话不够顶用,要本王储说话才管用是吗?”执思云力听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的话后,点了点头,正准备走出去,阿史那斯摩叫住执思云力:

    “执思云力大人!我又考虑了一下,这个事情不能这样说,执信必可多疑,如果你贸然让执信必可前来赴宴的话,执信必可不一定会来!你就说是阿史那买家都王储请他来,希望执信必可大人在大汗面前疏通一二。”

    “阿史那斯摩大人,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殿下和执信必可是有很大的矛盾的,如果我认为这么说,执信必可必定不会来?”阿史那斯摩笑着对执思云力说道:

    “这就看执思云力大人自己的脑子了,不用我什么都跟你说吧!”阿史那斯摩说完后,又向阿史那买家都望了一眼,阿史那买家都也接口道:

    “是啊!执思云力,你难道不知道动动脑子!?”随后,自己走上了前往南部边境的路程。当执思云力到了南部边境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祥和气氛,牧民们哼着牧歌赶着自己的牛羊牲畜在草地上放牧,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

    “什么人?”执思云力听到有人在喊,看到了一队巡逻的突厥士兵,巡逻的突厥士兵人数并不多,但是执思云力看的出来,这些突厥士兵都训练有素。执思云力拿出了自己的马刀,扔给那对巡逻骑兵领头的,领头的突厥士兵看着上面镶着黄金做的刀柄。还有上面刻的狼头和老鹰标记。

    “这是大汗本部的宝刀!啊!你是大汗的使者!?”执思云力点点头。

    “行了,不要多说了,快点带我去见执信必可吧!”突厥骑兵看了看手中的刀。领头的突厥骑兵向执思云力行礼回答道:

    “使者大人!请跟我来!”执信必可的帐篷只是比一般突厥士兵的帐篷大一些。领头的突厥士兵向帐篷里头喊道:

    “启禀大人,汗庭有使者来了!”

    “哦!有汗庭来了,快请进来!”

    “是!”当执思云力走进了执信必可的营帐里头,又自顾自的看了一下,相比于頡利可汗的汗帐的陈设,执信必可帐篷的内部陈设要简朴一些,不过,现在的陈设很多都换了。以前,执信必可的营帐里头有用人头做成的酒器,还有一整副人骨都被执信必可收起来了。现在,执信必可的营帐里头是一幅很大的地图,上面标注了整个草原上面的态势。而执信必可正盯着那幅草原态势图,深思着。

    “啊!小弟拜见执信必可大哥!”听到执思云力对自己的称呼,执信必可转过头来:

    “哦!原来是你呀!你怎么来了?”

    “啊!这不是想执信必可大哥了,前来看望大哥嘛!”执信必可当然不会相信执思云力的鬼话,执信必可将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那幅草原态势图上。看着执信必可的反应,执思云力尴尬的笑了笑:

    “啊!执信必可大哥,小弟我还是实话对你说了吧!此次来是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殿下让小弟我请大哥前往汗庭,有重要事务相商!”执信必可听说阿史那买家都有要事与自己相商,马上回过头来:

    “怎么,汗庭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吗?难道是大汗……”看着执信必可这着急的模样,执思云力心里说道——“哼!这么着急,是不是着急的前去投胎呀!”执思云力的心里这样想,可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突然,执信必可意识到,执思云力已经不是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的亲信了,并且,不是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请执信必可,而是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派遣执思云力前来,自己最近与阿史那买家都的不愉快,整个东部突厥谁不知道,而自己为了不与阿史那买家都再次发生矛盾,才主动离开汗庭,来到这里巡防,正因为这个缘故,执信必可的心里还有些奇怪,总觉得有什么阴谋。索性还是将目光放到那副地图上。

    “执思云力大人,汗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有,这件事情与阿史那买家都有什么关联!?”看着执信必可的反应,执思云力心中继续说道——‘哼!还是有所怀疑,不过现在既然网撒出来了,无论从哪个方面,你执信必可都必须死。’

    “执信必可大人,汗庭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便透露,执信必可大人,你我只不过是大汗的奴才,而这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殿下就是日后的大汗,难道你想违抗未来大汗的命令,还是……”

    “还是什么?!”执信必可的身体周围又弥漫起了那股死亡的气息。这股气息围绕在执思云力的身边,让执思云力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快点说!还是什么?”执信必可抓住执思云力的脖领,眼睛通红。执思云力一边拼命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张,一边想着措辞。

    “汗庭……汗庭有人……汗庭有人说,有人……有人在大汗耳朵边上说……”

    “说什么?”

    “有人,有人在大汗耳朵边上说,说大人你在要调往南部,意图在这里经营,到时候,叛变自立。”

    “什么?没有的事情!这是污蔑。”

    “大汗自然不信,不过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殿下却借这个事情在大汗面前编排,惹得大汗大怒,后来阿史那斯摩大人在旁边劝说,说只要,只要大人您前往汗庭解释,向可汗说,将自己的镇守之地换成西部边境的话,另外,也上阿史那买家都王储那里去一趟,到时候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情就解决了。”执信必可听了执思云力的话后,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就骑上自己的坐骑宝马,执信必可的亲兵侍卫要根上,执思云力对执信必可说道:

    “哼!哼!哼!当初大人向来是独来独往的,草原上从来没有逃过大人的猎物,可现在这胆子怎么这么小了,回一趟汗庭,也带上侍卫护卫了。”执信必可看着执思云力,执思云力继续说道:

    “大人,你不要忘了,这回您回到汗庭是跟大汗解释的,如果带兵回去,虽然只有数十人,但是,大汗会怎么想?”执信必可向领头的侍卫说道:

    “你们不用跟随了,好好的在营地里头守着。”

    “大人,您……”

    “巡逻边境、防范大漠那边的李唐和漠南诸部,也需要兵马。”看到领头的侍卫还要说些什么。执信必可摆摆手说:

    “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情的!”说完,就跟执思云力走上了前往汗庭的路上。到了汗庭之后,在执思云力的带领下,执信必可先拜见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

    “奴才参见王储殿下!”

    “啊!执信必可大人,快快请起!”在执思云力走后,阿史那斯摩又花时间说服了阿史那买家都:

    “王储殿下,如果这次执信必可会来到你这里的话,王储殿下,你可得给点好脸色给执信必可看啊!千万要表现些谦恭的样子,别露出一丝厌恶和不耐烦啊!”

    “他执信必可只是一个奴才,难道本王储还要求他,再说了,我们这回把他请来,不是要他的命吗?”

    “王储殿下,您应该知道,我们突厥人的祖先是狼,而狼在猎取猎物的时候,并不是马上将猎物吃掉,而是将猎物弄到陷阱里头,在慢慢的吃掉。王储殿下,您可得忍耐呀!”阿史那买家都点点头。所以对于执信必可才这样和颜悦色。

    “执信必可大人,小王这次请你回来,就是想让执信必可大人在父汗面前说项一二,让父汗将本王储与大人交换,把本王储改到南边边境镇守,不知道大人可愿意!”执信必可听了阿史那买家都王储的话后,心里叹了口气——真是一陀烧不了火的稀牛屎。看到执信必可没有说话,阿史那买家都王储有些不悦,脸色变得有些阴沉。这时,阿史那斯摩插嘴道:

    “执信必可大人,这西部临近薛延陀汗国,要知道,薛延陀汗国野心勃勃,当初,薛延陀的拔灼可是将我们突厥祖坟王陵都给挖了,要是那个拔灼知道驻守西部边境的是我们东部突厥唯一的王储殿下,那么一定会马上领兵来犯的,要知道可汗年事已高,就只有王储殿下这么一个儿子,万一王储殿下出了什么闪失,就此连累了可汗的话,那么,我们岂不是成了我大突厥的千古罪人。”执信必可听了阿史那斯摩的话后,觉得也有些道理——算了,西部边境还是由我去吧!阿史那买家都的确不是很适合。执信必可点头后,阿史那买家都、阿史那斯摩和执思云力相互看了一眼,每个人笑的都格外的奸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我的神秘老公〕〔权路迷局〕〔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