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穹宇神影〕〔凌绝苍世〕〔重生都市至尊〕〔奥特曼之黑暗破坏〕〔学霸也开挂〕〔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细菌美食〕〔乡村超品小仙医〕〔婚途陌路〕〔极品仙尊混都市〕〔恶女重生:少帅宠〕〔绝世兵王〕〔神级妖孽弃少〕〔祖狱〕〔清宫有喜:四爷,〕〔恶魔宠上瘾:老婆〕〔太古神兽决〕〔史上最强弗利沙〕〔降临在海贼的天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六十七章 进军草原(十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也有自己的打算,草原争霸需要实力,打败东部突厥之后,统治草原也需要实力,防止西部突厥因为薛延陀拔灼王子挖了祖坟而反扑,需要实力防范,最主要的就是,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感觉到,李建成对于这片草原沃土也有野心,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害怕,到时候将所有的实力押到东西两部突厥上面,一旦李唐的军队向草原上面压上来,薛延陀还能在草原上称王称霸吗?正因为这些顾忌,所以,在薛延陀诸多氏族和铁勒诸部诸多部落前来请战的时候,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一直在压制着主站派。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在等待着李唐的正式出兵。

    “启禀大汗!曳莽王子和褚大人求见!”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听到曳莽王子和褚遂良求见之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就觉得,事情慢慢的可以解开了。

    “快传!”当曳莽王子和褚遂良进来之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向褚遂良问道:

    “褚遂良大人,你今天来是不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褚遂良将那封密信递给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

    “可汗陛下,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我们李建成陛下的密信,在下觉得事关重大,所以先给可汗陛下送过来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看了那封密信,呵呵一笑:

    “褚遂良大人,你以为就光凭这么几个字,你就能让我出兵,这买卖可真是做的划算啊!”褚遂良听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话后,呵呵一笑:

    “可汗陛下真是精明,对于我们中原的商道真是精通啊!真是应了中原的那句老话,叫不见兔子不撒鹰啊!”褚遂良一边跟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开着玩笑,一边思索着对策,可是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褚遂良大人,我们草原上也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千羊在望,不如一兔子在手,不要以为就只有你们中原人才会做生意,我们草原人也会做!”褚遂良被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说的有些心虚了。额头上露出了滴滴冷汗!

    “褚大人,这亏本的买卖,谁都不是很想做,你们的李建成陛下既然想跟我们薛延陀做成这笔生意,总要拿出些诚意吧!”褚遂良听着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话,心中拼命的思索着对策——怎么办?原本以为,通过这几天薛延陀内部氏族和铁勒诸部联手对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施加的压力,就够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受的了,现在倒好,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反倒在这里给我将起军来了。而在长安的时候,陛下就暗中关照过我,让我尽量削弱薛延陀的实力,让薛延陀和突厥人互相消耗,到时候,草原上的人口消耗的越多,那么日后,朝廷对于草原的统治也就越稳固,可是这个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就在褚遂良思索的时候,一个侍卫来到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汗帐里头:

    “嗯!谁要你进来的,没有看到本可汗在与曳莽王子和褚遂良大人有要事商谈吗?”那名侍卫看了看曳莽王子和褚遂良,来到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身边,在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耳朵上嘀咕了一下:

    “哦!有这种事情?嗯!啊!曳莽啊!褚遂良大人,嗯!本汗现在有些要事,所以你们就先回去吧!另外,褚遂良大人,请记住本汗的话,千羊在望,不如一兔子在手啊!”褚遂良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哈哈!可汗陛下,可是您也不要忘了,您的儿子拔灼王子殿下可是将突厥人的祖坟王陵给挖了,我们李唐不管怎么样,与突厥人都是亲戚,我们中原可有一句话——叫做打断骨头连着筋,而可汗您却不一样了,拔灼王子是您的儿子,拔灼王子挖了突厥人的祖坟王陵,您能说不是您指使的吗?可汗陛下,您还是想想,如果突厥人攻破了您的营地,你和您的子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而您的妻妾又会在别人的胯下呤唱,请可汗陛下好好想想吧!在下告辞了。”褚遂良一边说着,一边狂妄的向帐篷外头走去,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看着褚遂良,双手握成了拳头,曳莽王子看着褚遂良,又看了看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手上也捏出了冷汗。侍卫向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说道:

    “大汗,把这个狂徒杀了吧!”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给了那个侍卫一巴掌:

    “行了,这件事情不用你来管,马上将那几名贵客给本汗请过来!”侍卫答应了一声,出去了,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又大声的对曳莽王子喊道:

    “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还要老子说上第二遍吗?”

    “是!父汗!孩儿马上就走。”

    “等一下!”曳莽王子马上停住脚步。

    “好好招待褚遂良大人!知道吗!”

    “是!父汗!”曳莽王子出了汗帐,过了一会,几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被带了进来,其中一个人将罩在自己身上的斗篷取下来:

    “奚部落少头人奚马哈吐楼参见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陛下!”……褚遂良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走出后,向自己的帐篷走去,曳莽王子从后面追上来:

    “褚遂良大人,褚遂良大人请等一下!”褚遂良停下了脚步:

    “曳莽王子殿下!”

    “褚遂良大人,你先头可真是让我吓死了,我还真害怕你跟父汗吵起来,最后搞砸了我们的大事情!”褚遂良最近在曳莽的耳朵边上一直灌输着夺位的思想,曳莽也慢慢的滋生出了夺取薛延陀汗国可汗宝座的野心,褚遂良看了看周围,拉着曳莽王子的手说:

    “王子殿下,我们去我的帐篷谈!”褚遂良拉着曳莽王子的手走进了自己的帐篷:

    “王子殿下,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你的父汗一听到那名侍卫的报告,马上就神色就变了。”

    “啊!褚遂良大人你是说?!”……褚遂良点点头:

    “王子殿下,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马上打探出今天可汗接见的贵客的底细,也许,到时候对于我们的大事有用!”曳莽点点头。 “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可汗汗帐:

    “奚马哈吐楼少头人,霫吐沫将军,你们是代表奚部落和霫部落来找我们谈判的。”奚马哈吐楼少头人和霫吐沫将军点点头。

    “尊贵的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陛下,我们这次来不但是单纯代表着我们自己的部落,还有,也是代表各大漠南诸部前来这里向尊贵的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陛下请示结盟的。”听了奚马哈吐楼少头人的话后,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奚马哈吐楼少头人,霫吐沫将军,不知道是为什么?你们漠南诸部不是一向对东部突厥汗庭非常恭顺吗?现在怎么想起跟我们薛延陀结盟起来了?”

    “那是因为突厥頡利可汗已经穷途末路了,而且,李唐军队已经全面接手了漠南之地,我们漠南诸部再也回不去我们赖以生存的祖居之地了!”在奚马哈吐楼的叙述中,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慢慢地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杨政道来到突厥人的营地,却被頡利可汗那样对待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突厥军营,漠南诸部一方面听说了杨政道的遭遇,虽然杨政道是汉人,但是也曾经与頡利可汗祖孙相称,在漠南的时候,也曾经被頡利可汗立为漠南的最高统治者,如今却落了个如此的下场,对于这些人来说,心里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另外一方面,頡利可汗当初可是对漠南诸部许诺道,灭掉了薛延陀汗国之后,就会将薛延陀的奴隶和牛羊都分给漠南诸部,可是,杨政道的遭遇让漠南诸部都感到了頡利可汗的无情无义,害怕有朝一日,奴隶和牛羊没有得到,自己也落得跟杨政道一样的下场。

    “哦!这么说的话,李唐的军队已经进入草原了。”

    “嗯!李唐的军队的确已经进入了草原,不过据说只是接手了原先的汉人故地,例如河套草原和九曲之地现在都已经是李唐的地盘了,至于其他的消息,暂时还没有。”

    “于是,你们漠南诸部就推举奚部落和霫部落为代表,来与我们薛延陀汗国谈判。”奚马哈吐楼少头人和霫吐沫将军点点头。

    “哼!奚马哈吐楼少头人、霫吐沫将军,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漠南诸部愿意与我们薛延陀合作呢?”

    “这是漠南诸部与阿史那斯摩毕特勤大人的血书,请大可汗过目!”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看着手上的血书,心中腹诽道:‘哼!都是一群两面派的小人,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我对付阿史那咄吡那个蛮子又有了几分把握!’薛延陀真珠毗伽可汗夷男想到这里,心头冷笑了一下。

    “来人啊!将这两位贵客带到客帐篷休息,好好招待。另外二位特使刚刚来,还很劳累,需要休息,你们不要让人打扰啊!”

    “谢过可汗陛下!”奚马哈吐楼少头人和霫吐沫将军被带到客帐之后,一位给奚马哈吐楼少头人和霫吐沫将军倒水的薛延陀士兵悄悄的对他们说道:

    “奚马哈吐楼少头人、霫吐沫将军!我是曳莽王子的贴身侍卫,曳莽王子要你们晚上会来这里见你,有重要的事情与二位大人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