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血莲:帝后太〕〔海上如笑〕〔EXO之守护者〕〔谦饶:我的人生只〕〔千亿娇妻:帝少,〕〔魅王宠妻:鬼医纨〕〔王妃变得有点快〕〔极品全能学生〕〔Boss生猛:总裁,〕〔霸爱满屋〕〔都市透视小神医〕〔都市超级神尊〕〔娇宠女盗,偷个总〕〔我的绝美御姐老婆〕〔冷冥王俏娇妻:君〕〔农门恶女升职记〕〔超维进化异世界〕〔原来是美男呀〕〔被穿越的境界线〕〔大宋昏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六十五章 进军草原(十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药师爱卿,世绩爱卿!其实朕早在登基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对付突厥了,而且随后又一步一步的根据不同的局势来布置棋子。并且,朕已经安排了褚遂良在薛延陀部落,还有,在东部突厥一带朕也安排了棋子。那就是阿史那斯摩毕特勤和执信必可,现在的突厥人早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到时候只要阿史那咄吡与薛延陀的可汗夷男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阿史那斯摩毕特勤和执信必可在一旁挑唆,使得漠南诸部脱离阿史那咄吡的控制,与薛延陀结盟或者直接独立。并且,为了酬谢阿史那思摩和执信必可的功绩,朕决定扶植阿史那思摩为新的突厥可汗,让阿史那斯摩在我们李唐和薛延陀中间设立一个缓冲区,这样,薛延陀想独霸草原,就成了一个永远也实现不了的一个梦了。”

    “陛下高见!臣等自愧不如!”李建成又拿出十几只信鸽和数个锦囊递给李靖和李绩:

    “药师爱卿,世绩爱卿!这十几只信鸽是朕专门训练的,还有,这数个锦囊里头是朕给阿史那思摩、褚遂良等人的密信,你们要保管好!另外记住,朕的目的是让你们保存实力,到时候,就有力气对付薛延陀的真珠毗伽可汗夷男,至于阿史那咄吡,这个人,就由上天和薛延陀的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去对付吧!”

    “是!”李靖和李绩就是因为体会到了李建成的心思,所以才走走停停,将行军速度放慢,为此,尉迟敬德等人还在李靖面前争辩过,但是都被李靖和李绩给押下去了。李绩向李靖问道:

    “大帅,您已经安排好了吗?”李靖点点头。薛延陀和东部突厥对峙的前线,頡利可汗与薛延陀汗国的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小规模的战斗了,可是,真珠毗伽可汗夷男好像一直在克制着,任凭阿史那咄吡如何的冲锋挑衅,大都只是小规模的袭扰,大部队都严守在营垒中间,頡利可汗对于薛延陀汗国的防守有一种双拳打在棉花上面的感觉。頡利可汗知道,自己下令放弃漠南之地的时候,不但原先的生活在漠南之地的漠南诸部的心中对于自己有极大的怨恨,埋怨自己丢弃了他们的家园,而自己氏族中的长老贵族看到长时间没有利益,也在暗中埋怨頡利可汗做事不明,只会一意孤行。頡利可汗听到了这些人暗中的议论,也不敢做出什么措施,因为頡利可汗知道,现在人心只能安抚,不能行蛮,但是,自己长时间拖下去而让跟随自己的人得不到任何利益的话,时局对于自己不利呀!就在頡利可汗心思烦躁,拿起一袋子马奶酒猛喝的时候,侍卫来报:

    “启禀可汗!您的孙儿隋王殿下到了。”

    “孙儿,隋王!我哪个孙儿是隋王,我的儿子阿史那买家都还没有生孩子呢?我哪里来的孙儿!?”頡利可汗红着眼睛抓着那名侍卫喊道,侍卫被頡利可汗通红的眼睛,就如同想要吃人一样:

    “可汗,可……汗,是……是是是……”

    “是哪个快说!”、

    “是太后可敦的孙子,你的义孙儿——定居在定襄的隋王杨政道!”

    “杨政道!杨政道不是被本汗安置在漠南了吗?他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启禀可汗!据杨政道说,李唐已经突破了恒安,向定襄一带袭来,所以杨政道就骑马来投奔你来了。”

    “哼!没有用的东西,本来,我还指望着这个杨政道能够帮助我多看几天门,停滞一下唐军的脚步,现在倒好,也成了丧家之犬,现在反倒来投奔我了,当老子这里是什么地方,真的以为喊老子一声爷爷就真的是我的孙儿了,康苏密,康苏密,你给本汗死到哪里去了?”

    “大汗,您叫奴才我!”一个身体佝偻,有点猥琐的男人爬了进来——頡利可汗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再加上现在时局不对,所以,頡利可汗身边的侍从都有些胆颤心惊。最主要的就是,突厥营地又开始弥漫着一股阴谋的味道,只有汗庭即将改朝换代的时候,这股气息才会出现,康苏密也算的上是经历了数场政变的老人了,康苏密自己知道,什么时候该出头,什么时候该缩头。

    “你!去给老子把那个杨政道关到笼子里头去,告诉杨政道那个黄毛小子,本汗这里没有多余的帐篷!”

    “啊!大汗!奴才是不是听错了。那杨政道终归是太后可敦的孙儿,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太后可敦萧氏在汗庭这些年,也拉拢了不少的人心,再加上又是頡利可汗的‘身边人’,谁知道頡利可汗后来会不会再算账啊!看到康苏密站着不动,頡利可汗红眼睛看着康苏密:

    “你怎么还不去!?”康苏密知道頡利可汗已经暗藏着杀机了:

    “是!可汗,奴才我马上去办!”康苏密一边答应着,马上退了出去。杨政道在突厥人的营地外面焦急的等候着,一边无聊的用叫踩着雪;一边向身边的洛长史问道:

    “呃!洛长史,你说我爷爷会不会见我,还有,他会不会帮助我从新夺回定襄,或者会给我一些牛羊,就让我呆在这里算了。”洛长史看着这个天真的孩子,心中叹气,真想上去给杨政道一巴掌,把杨政道扇醒——哎!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心智怎么还没有成熟啊!?阿史那咄吡那个蛮子只不过实在利用你,做一条去撕咬自己同胞的狗而已。还有,你杨政道难道忘了,阿史那咄苾让你穿着奴隶的衣服,在宴席上让你为那些阿史那氏族的贵族长老们斟酒,取乐的事情了吗?但是,杨政道终归是洛长史的主子,多年的主仆尊卑思想让洛长史压抑住自己心中的不满,低着头,不让杨政道看到自己的脸色。杨政道心中焦急,来回的踱步!这时,只见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突厥士兵从可汗营地走了出来,一出来就将杨政道等人围了起来,并且还拔出了腰间的马刀。杨政道看到这些人,心中疑惑。

    “这……这是怎么回事?”杨政道感到这些突厥士兵的眼中充满了杀气。

    “请问,我可汗爷爷愿意接见我了吗?”康苏密看着这个天真的年轻人。

    “随王殿下,我们可汗现在很忙,没有时间见你,但是考虑到隋王你一路鞍马劳顿,所以给你准备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请吧!隋王!”洛长史从康苏密的话中听出了些不同的味道,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洛长史只好闭上嘴巴。

    “好!好!好!那我们快走吧!”康苏密把杨政道带了一个木笼子面前:

    “这,这是?”

    “隋王!不是我康苏密不讲交情,而是我康苏密不能违抗可汗的命令啊!来人啊!将隋王请进去!”几个突厥士兵马上上前来将杨政道架住,向木笼子塞进去。杨政道拼命的挣扎着:

    “啊!我是隋王,我是隋王,我是大突厥最伟大的頡利可汗的干孙子,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我不要!求求你们,我不要进去,这是关畜生的笼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不要啊!”突厥士兵可不管杨政道头上的那些头衔,他们只知道,頡利可汗的命令是不能忽视的。突厥士兵不顾杨政道的挣扎和哭诉,将杨政道塞进了木笼子里,又用铁链把门锁上。杨政道扶着木笼子的栏杆:

    “救命啊!洛长史,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洛长史看到杨政道在木笼子里头,心里也很难过,洛长史真希望赶快拔出自己的武器,将杨政道从木笼子里头救出来。不过,周围的东部突厥士兵虎视眈眈的看着洛长史,使得洛长史的理智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硬拼,现在形势比人强。可是,杨政道在木笼子里头这样大喊大叫,洛长史也着急呀!康苏密好像看出了洛长史心中的焦急:

    “洛大人,现在杨政道这样大喊大叫的,终归不是一个事情啊!不如你去找找太后可敦,也许,太后可敦会有些办法的!”洛长史听了康苏密的话后,向康苏密道了一声谢。马上去找太后可敦。太后可敦萧氏正在自己的营帐内休息,这时,听到了帐篷外头来恒的声音:

    “洛大人,太后正在休息,我实在不好打扰啊!”

    “来大人!如今隋王有大难,请来大人放我进去好吗?”

    “洛大人,现在太后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就请洛大人不要打扰太后休息了。请回吧!请回吧!”

    “来大人!求你了。来大人”……太后可敦萧氏从床榻上起身:

    “外头是恒儿在外面吗?”

    “是的,太后陛下,是臣在外面。”

    “是有人求见吗?”来恒还没有回答,只见洛长史不顾来恒的阻拦跑了进来:

    “太后,太后,太后陛下,殿下他被頡利可汗关进了木笼子了。太后,求求你救救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