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柴倾城,狂妃训〕〔全知武神〕〔勇者大魔王〕〔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官涯无悔〕〔我的步步通天路〕〔最佳影星〕〔从学霸开始〕〔终极武力〕〔步步通天〕〔逆天九小姐:帝尊〕〔狂妃在上,邪王强〕〔鬼医宠妃:冷傲王〕〔邪妃盛宠:纨绔大〕〔99亿闪婚:豪门总〕〔失败文明的崛起〕〔武侠世界的恶搞系〕〔美女跟我走〕〔超越维度的主宰者〕〔鬼医凤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三十七章 薛延陀汗国建立(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汗,是不是听一下阿史那·社尔王子的高见!”頡利可汗看着阿史那·社尔王子,早在去年頡利可汗准备南侵中原的时候,阿史那·社尔王子就向頡利可汗劝谏道:

    “可汗陛下,奴才以为,如今我们东部突厥内部矛盾重重,实在不宜向中原用兵,请可汗陛下慎重考虑一下啊!”可是,頡利可汗不愿意听从阿史那·社尔王子的意见。一方面是因为阿史那·社尔王子的年纪还小,一个小孩子的意见,頡利可汗不愿意采纳,如果采纳了的话,頡利可汗会被整个草原传为笑柄的,另外一方面,自从阿史那买家都王子出生之后,頡利可汗也不愿意将阿史那·社尔王子的势力太过庞大了。不过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頡利可汗没有别的什么顾忌了:

    “阿史那·社尔,你既然也是阿史那氏族的一员,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阿史那·社尔王子向頡利可汗和在场的阿史那氏族长老们侃侃说道:

    “各位叔叔伯伯!我们与铁勒诸部还有漠南诸部的矛盾主要在于我们对于他们的贡赋需索无度,而引起了铁勒诸部还有漠南诸部强烈的反抗。为今之计,只有对他们进行安抚,绝对不能再虚索无度了。”

    “什么?还要安抚,怎么安抚?”

    “你要知道,当初,可汗为了安抚漠南诸部的契丹、宗韦、奚、累等部落,已经免除了很多了。如今还要安抚薛延陀为首的铁勒诸部,难道也要免除铁勒诸部的供赋。那么我们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不行,大汗,你可千万不能同意呀!”

    “是啊!大汗,你可千万不能同意呀!”

    “是啊!大汗!阿史那社尔王子只是一个还没成年,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大汗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呀!”

    “是啊!大汗!小孩子的话,当不得真的!……”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大汗!奴才以为,阿史那社尔王子的话有理!”

    “阿史那斯摩,你这个西域奴,你这是将我们大突厥几代可汗用鲜血换回来的成果拱手相让啊!”

    “是啊!大汗,将这个西域奴赶出去。”

    “是啊!大汗!这个西域奴,说话不知道进退,把这个西域奴赶出去!”

    “是啊!谁知道这个西域奴的身上是不是我们阿史那氏族神圣而高贵的血脉,也许,是哪个野种,混淆了我们的血脉!”……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听到在场的阿史那氏族对自己的咒骂,双手握紧拳头,指甲差不多要将手握出血来了――这帮子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吸血鬼,大突厥的衰落是迟早的事情!没有想到你们的见识还不如一个孩子。当然了,我也不是为了大突厥好,现在李唐还在整顿兵马,招收壮士,需要大量的时间。所以,我现在只有帮助李建成尽量拖延时间,这样才能日后称雄于草原。阿史那斯摩比特勤想到这里,马上装作一副受委屈的样子,低着头,眼睛暗中瞄着颉利可汗。颉利可汗看着阿史那氏族的氏族长老们乱糟糟的痛骂着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高兴――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在阿史那氏族中越是不得人心就越是能够被自己掌握,因为,在阿史那氏族中,阿史那斯摩比特勤的才智是比较高的。如果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再得到了阿史那氏族长老的支持和协助的话,那么,颉利可汗就不要混了。到时候直接禅让可汗之位给阿史那斯摩比特勤还是轻的。恐怕,到时候自己的性命和血脉都保不住。另外,颉利可汗的心里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也许到时候既可以打击阿史那斯摩比特勤的声誉,又可以使得阿史那社儿离开定襄,甚至可以借助别人的手,来铲除掉阿史那社儿。颉利可汗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在场的阿史那氏族长老们面面相觑,不懂颉利可汗到底在叫好什么?一个一个的不知所措。颉利可汗来到了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和阿史那社儿王子的面前,将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和阿史那社儿抱到自己的怀里,在场的阿史那氏族长老都吓得大惊失色――拥抱礼是突厥人最重视的礼节。也代表着颉利可汗对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和阿史那社儿王子极为看重。

    “哈哈哈哈!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大人,阿史那社儿王子,你们都是阿史那土门可汗的好子孙啊!也是我们阿史那氏族的好子孙。本汗想了想。嗯!?阿史那社儿王子,本汗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对于薛延陀和铁勒诸部的招抚和还有对于我们祖先之地和祖宗陵墓的守护工作。你可有把握。”阿史那斯摩比特勤听出来了颉利可汗的铉外之音,本来阿史那斯摩比特勤想出言劝阻,但是,话到嘴边。阿史那斯摩比特勤终归没有把话说出来。阿史那社儿王子终归年轻气盛,不知道深浅。马上大包大揽道:

    “请大可汗示下,给予我多少兵马?”颉利可汗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

    “阿史那社儿,你应该知道,漠北最近几年总是遇到天灾,而正是因为天灾,所以,那里的草场牧地不能养活大量的牛羊牲畜,所以,本汗不能派给你太多兵马。只能给你三千壮丁。你有把握吗?”阿史那社儿王子咬咬牙:

    “可汗!我阿史那社儿在此向祖先阿史那土门可汗起誓,我,阿史那社儿,是伟大的阿史那土门可汗的优秀子孙,是天狼神的英雄后代,我一定守护着祖宗的灵位,誓死守护着祖先的安宁。”颉利可汗赶快将阿史那社儿王子扶起:

    “好!阿史那社儿王子不愧是我们阿史那氏族优秀的后代,伟大的天狼神的子孙。既然阿史那社儿王子有比雄心壮志,本汗只可鼓励,不可将其泄气。现在,本汗就册封阿史那社儿王子为拓社,赐予天狼神牙旗,命王子驻扎于漠北,统御薛延陀、铁勒诸部。”阿史那社儿王子一听说颉利可汗要将天狼神牙旗赐予自己。马上跪了下来:

    “可汗!天狼神牙旗是我们大突厥王储的标志。这……”颉利可汗笑道:

    “阿史那社儿王子,你是我们阿史那氏族优秀的子孙,汉人曾经有过这样几句话,一句是国乱思良将,再一句就是自古权位,以有德有功者居之,阿史那社儿王子,我阿史那咄吡向至高无上的天狼神发誓,我大突厥最伟大的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在此发誓,一旦阿史那社儿王子解决了我东部突厥如今的危难,我的頡利可汗阿史那咄吡就正式册立阿史那社儿为我东部突厥的王储。绝不食言!”阿史那社儿王子感动的直哭,只有明白的人才明白——哼!薛延陀和铁勒诸部久有异志,早在一百多年以前,他们从西域来到这大漠草原的时候,就一直在与我们突厥人作对,更何况薛延陀部落是铁勒诸部中最不可能驯服的一匹‘野马’,时不时的就要尥蹶子,撅屁股,那‘蹄子’可是硬的很啊!在场的阿史那氏族长老们看阿史那社儿王子的眼神各异,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是怜惜的眼神,总之各种各样的眼神。但是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阿史那社儿王子这一次去是回不来了。两日后,漠北从新竖起了一面天狼神牙旗。并且,所有归属于东部突厥的部落都得到了一个通知——大突厥的王储、阿史那社儿手大突厥最伟大的可汗頡利可汗之命,镇守漠北,统领薛延陀和铁勒诸部,并且为了表示对于薛延陀和铁勒诸部的亲善,阿史那社儿王储下令,薛延陀与铁勒诸部对于突厥本部的贡赋全免。当这个文告贴出来之后,阿史那社儿的手下人有些不理解:

    “王子殿下,如今我们刚刚到达漠北,很多物资都不齐全,大汗也没有多给点我们什么?如果我们不利用王储殿下的权威,恐怕我们维持不下去呀!”阿史那社儿微微笑道: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这个王储殿下只是一个摆设,大汗将我弄到这里,只是向用汉人的借刀杀人之计,以前,大汗没有自己的儿子,而我是身上流淌的是阿史那王族嫡系血脉,无论怎么样的打斗,草原上只能由阿史那氏族的底细血脉继承汗位,这是规则!”阳光照在这个少年的身上,阿史那社儿的手下人看着阿史那社儿,突然有一种膜拜的感觉。

    薛延陀部落听说了这个文告之后,薛延陀大首领夷男将文告直接送入了火里,看着它燃烧成了灰烬。漠北阿史那社儿的牙旗王帐,阿史那社儿已经来到漠北三天了,可是,铁勒诸部中除了葛逻禄部落的首领葛思泰亲自来到了王帐朝见阿史那社儿之外,回纥、仆固、同罗、拔野等四部只是派遣了几个无足轻重的长老来到这里,看了看阿史那社儿,喝了一杯茶就走了,而思结、契苾、浑(皋兰)、拔悉蜜等部虽然首领没有来,但是,都派来了自己的儿子来朝见阿史那社儿,当然了,都是那种表面客气,实际上都是很轻视阿史那社儿的——阿史那社儿现在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已,再加上东部突厥现在已经日落西山了,铁勒诸部自然有恃无恐。待那些来客都离开之后,阿史那社儿的属下向阿史那社儿禀报说:

    “王储殿下,这些人看来还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尤其是薛延陀部落,竟然一个人都不来,真是太放肆了。”阿史那社儿笑道:

    “既然薛延陀部落不来看我,那么我就到薛延陀部落那里去视察一下!”

    “王储殿下,这可以吗?是不是太危险了?”阿史那社儿摆手说道:

    “不必害怕,再说了,我们是天狼神的子孙,天狼神是会保佑我的。你马上去整理行装,我要亲自前往薛延陀,去视察!”

    “是!王储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贴心萌宝荒唐爹〕〔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宠妻无度:火爆总〕〔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快穿:邪性BOSS,〕〔呆萌小青梅,竹马〕〔霍长渊林宛白〕〔婚心动魄:神秘人〕〔杀神叶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