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路红图〕〔星海悲歌〕〔今天要戴哪个面具〕〔快穿之女配逆袭指〕〔欲望速递〕〔斗破苍穹之无上之〕〔警察的世界〕〔巫师王冠〕〔微信通万界〕〔超级制造商〕〔抗日之少年战将〕〔特种兵王〕〔万龙神尊〕〔灾妃这种职业〕〔快穿:我是全能王〕〔快穿攻略:男神,〕〔从红楼世界开始〕〔末世最强系统〕〔误入狼圈,被迫成〕〔正道潜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百二十二章 突厥公主(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东部突厥頡利可汗在寝宫中听说了侯君集和谢映登的事情之后,也是沉默不语多时。执信必可在一旁站立,等待着頡利可汗指示,可是,頡利可汗一直都在沉默:

    “可汗陛下,要不要奴才前去将侯君集和谢映登二人……”执信必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頡利可汗停顿了一下,最后制止了执信必可的想法:

    “算了,如今我们大突厥正是多事之秋,西部突厥与我们东部突厥关系一直都不对路,漠南诸部本来就与我们也是离心离德,如果在杀了褚遂良和谢映登、侯君集三人,到时候,不能节外生枝!行了,好好招待,让他们在这里快活吧!再说了,李建成答应给的物资还有一大半没有到,暂时不能与李唐为敌。”执信必可点头称是。褚遂良看到侯君集和谢映登都有了露脸的机会,心中十分担心,自己如果在东部突厥没有什么作为的话,那么在李建成的面前真就是没法待下去了。于是就在第二天赶快找到突厥颉利可汗:

    “大唐迎亲使节褚遂良参见大突厥頡利可汗!”

    “哦!褚遂良使节,今天来找本汗有什么事情吗?难道我们大突厥的少女少妇不够热情吗?据本汗所知,你们的侯君集将军最近可是忙的很啊!而你们的谢大人好像也是身处花丛无法脱身,而只有你褚先生现在还是一个人,是褚先生身体有隐疾还是,褚先生对与女人不感兴趣!?嗯!?哼哼!”褚遂良知道,侯君集最近一直在与东部突厥的女人们厮混,日夜驰骋在女人的肚皮上,而谢映登虽然对于那些突厥少女少妇有兴趣,但是对于送上们纠缠的那些突厥少女少妇,谢映登实在是不厌其烦,所以干脆避而不见,但是每天帐篷外面投递鲜花和首饰的突厥少女少妇不计其数。只有褚遂良没有被突厥少女少妇纠缠,这是因为在突厥少女少妇的眼中,褚遂良就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酒鬼,在草原上,如果你不够强壮、不够强大、不够优秀,那么你的孩子不是你的血脉是迟早的事情。而突厥少女少妇也不喜欢花花架子。

    “大汗!在下此来是……”

    “啊!如果是为了阿史那云歌公主的事情,请使节放心,公主正在被我们大突厥部落最优秀的巫师祈福,使节你应该知道,为了我们突厥女儿的幸福,也是为了我们大突厥的兴旺,所以祈福仪式要长一些,请使节大人耐心的等待。还有,使节大人,本汗要的聘礼你们什么时候到啊!”褚遂良也知道突厥人在送女儿出嫁的时候,会请草原上的萨满巫师来给自己的女儿祈福,到时候,突厥人将会给萨满巫师献上隆重的祭品和祭礼,当然,越是富贵的人家献上的祭祀礼物和祭品也就越多,而萨满巫师的祈福时间也就越长,那么家族的命运也就越兴旺。而阿史那云歌公主身为突厥的公主,自然祈福的时间会长一些,可是褚遂良在意的不是阿史那云歌公主的祈福仪式,褚遂良所在意的是李建成所交代的使命,因而,褚遂良便不再在与頡利可汗客套:

    “尊贵的可汗陛下,请不要着急,聘礼就在路上,只是,数量巨大,相信,恐怕要在边关交割,不过在下今天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哦!褚先生请说!”

    “大汗,自从我们前隋灭亡,群雄割据的时候,我们中原与突厥经常发生冲突,尤其是中原北部的云中、雁门、陇西、代郡、马邑一带经常有一些游民流落至突厥,甚至我朝关中也有流民流落至突厥,所以我朝皇上希望借这次联姻,将流落在此的汉人子民作为陪嫁,用财帛赎回去。这是我们陛下在来时,向外臣交代的事情!请大可汗陛下成全在下。”听到了褚遂良的话后,頡利可汗沉默了起来:

    “尊使请先回去,本汗考虑一下。”褚遂良向頡利可汗行礼之后,离开了頡利可汗的寝殿。頡利可汗一个人静静的思索着——‘自从前隋开始衰落,中原各地割据,当时割据马邑、陇西的薛举和刘武周、还有割据河东太原向关中挺进的李渊虽然与东部突厥和西部突厥结盟,但是,草原民族的习性就是这样,是杀戮和抢劫为天经地义,不管是否发生天灾,只要草原人觉得,需要抢掠的时候,就直接向中原边境进攻,抢掠人口物资,历年从中原抢的男女奴隶那是海了去的了。可是,看褚遂良的意思,如果本汗只将一个公主嫁过去的话,恐怕李建成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将那批物资送过来。’

    “执信必可!执信必可在吗?”执信必可如同鬼魅一般的来到了頡利可汗的身边:

    “大汗,您叫我!”

    “执信必可,刚刚褚遂良已经来了,他的意图你应该听清楚了吧!”

    “是的,大汗,奴才在暗处已经听的很明白了。大汗准备怎么做?”

    “既然他们愿意将人赎回去就赎回去,我们突厥本部的汉人奴隶有多少?”

    “启禀大汗,我们本部的中原男女就有近一万多人,其中老弱病残大约有三千多人,大汗的意思是……”

    “将那些老弱病残的先筛选出来,编入公主的陪嫁队伍中,至于其他的青壮,你先给褚遂良通个气,看看他们到时候出个什么价钱,还有,其他的部落也有不少的汉人奴隶,而且褚遂良一定会去走访,你就以本汗钦差的身份,协助褚遂良一起去漠南诸部走访,记住,只有褚遂良一人可以去走访,至于其他人,不要参与,尤其重要的是,不要让褚遂良和其他的使团成员与漠南诸部有所联系。”

    “是,可汗陛下,奴才明白!”执信必可得到了頡利可汗的命令之后,来到了褚遂良、侯君集和谢映登等人的住处。

    “啊!三位使节大人最近过的可好啊!?”褚遂良、侯君集和谢映登三人的反应各有不同,侯君集衣衫不整,脸上还有嘴唇的唇印,谢映登是一脸的不耐烦,而褚遂良却是充满了期待:

    “啊!是执信必可大人啊!”

    “啊!褚先生,奴才受大汗之命,特地转告您,我们大汗为了表达对于贵使团的诚意,特地将我们突厥本部的数百名年老奴隶作为我们阿史那云歌公主的陪嫁,至于其他的,我们可汗想知道,尊使愿意出个什么价钱?”原本,頡利可汗说的是,将三千多老弱病残作为公主的陪嫁,可是,执信必可将这个命令打了个折扣,不过,执信必可心里明白,只要能够卖到一个好价钱,頡利可汗是不会怪罪的。

    “嗯!就是不知道可汗希望是什么价钱?”

    “我们可汗希望一个车轮高度的男丁能够换十匹布帛,至于高于车轮,年纪过于十五的男丁十五匹,青壮三十匹!另外,一个女奴隶,八匹绸缎如何?”

    “不行!执信必可大人,这个价格是不是太高了?”

    “那褚先生的意思是?”

    “我们中原有一句话叫坐地起价,就地还钱,一个车轮高度的男丁四匹布帛,至于高于车轮,年纪过于十五的男丁六匹,青壮十匹!一个女子绸缎两匹,不知道执信必可大人意下如何?”

    “不行,这个价钱我们接受不了。”褚遂良和执信必可就像两个小贩一样,在客帐里头大声的争吵了起来,随后,以一个女子绸缎四匹,一个车轮高度的男丁六匹布帛,至于高于车轮,年纪过于十五的男丁十匹,青壮二十匹的价格成交。

    “哈哈哈!执信必可大人,你的嗓门可真不小啊!”

    “哈哈哈!褚遂良先生,你的中汽也是十足啊!”

    “执信必可大人,这突厥本部的买卖谈完了,就是不知道在下能不能前往其他的漠南部落,将流落到其他部落汉人子民一起带回中原,让他(她)们也回到家乡,祭拜祖先!”

    “那是可以的!就是这漠南诸部,部落众多,而且民风彪悍,在下愿意与褚先生一起前往寻找!”等到了阿史那云歌公主正式出嫁那天,颉利可汗亲自将阿史那云歌公主扶上马车:

    “妹妹,好好保重,记住哥哥的话!”阿史那云歌公主看着自己的哥哥,回想着在当初,哥哥在自己的耳边说的话:

    “妹妹,我们大突厥的未来就要靠你了。”

    “哥哥,我怕!”

    “妹妹,不要怕!你是我大突厥最高贵的公主,是我大突厥草原上最美丽的鲜花,最美丽的宝石。记住,你是我们部落的骄傲。”阿史那云歌公主听着颉利可汗的话,嘴巴倔了起来:

    “既然我这么好!为什么你不要我?”颉利可汗抚摸着阿史那云歌公主的头发。

    “妹妹,哥哥也是没有办法,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不会将你送到中原和亲,可是,为了我们族人的安宁,为了死去的阿爹、阿妈,哥哥只有牺牲你了。你记住,你要用自己的柔情,自己的身体,为我们大突厥的霸业,深深的迷住李建成,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到时候,将汉人的江山变成我们突厥人的牧场!”阿史那云歌公主看着自己的哥哥,心中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情绪——难道,为了你的霸业,你的野心,就要牺牲我吗?阿史那咄吡,我恨你,我恨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