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小农民〕〔封神之万域神谱〕〔我的绝色美女姐姐〕〔诡事典当行〕〔我为王者我荣耀〕〔孤怎么又绿了〕〔我们会再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神级渔夫〕〔花都绝品狂医〕〔尸妹〕〔闪耀篮坛〕〔我的尤物老板娘〕〔绝版猎灵师〕〔影后重生:竹马老〕〔逆世魔尊〕〔后来偏偏喜欢你〕〔逍遥游-月关〕〔敛财人生[综]〕〔萌宝驾到:腹黑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七十一章 无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素死后,杨玄感独木难支,在杨广面前也只有唯唯诺诺,不敢有半点违逆,不久就以为父亲戴孝守丧为名辞去了官职,杨广为了安抚杨玄感,加封他为楚国公,准许他辞官守孝,其他大臣都在开皇和仁寿年间被文帝整过,尤其看到那些开国元勋的下场,所以除了薛道衡外,对于杨广的决定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利益,都不会反对,杨广第一次感受到了皇权的甜蜜,有了乾纲独断的成就感。洛阳新建完成后,杨广率领文武百官,在登基后第一次驾临洛阳城。看到洛阳宫殿的金碧辉煌以及洛阳宽广的街道,杨广越发感觉自己的决策英明,可薛道衡及高熲贺若弼等老臣的眼中看见的却是饿殍遍野,百姓流离失所,而杨广却穷奢极欲,一意孤行。这一日,高熲、贺若弼与薛道衡在府中一起饮酒。

    “哎!这洛阳城的城郭比起以前的确更加的壮观啊!”贺若弼举杯叹道。

    “哼!是比以前更加的壮观高大了,可因为重建这洛阳,每个月役使两百万人,死伤的人超过数十万,失地农民与流亡百姓过百万,各大世家虽然再征地上得到些补偿,可祖业难舍,难保日后。。。。。”高熲突然想到薛道衡是世家子弟,并且在这次重建洛阳的过程中也承受了一些损失,还是顾忌了些颜面,没有往下说。薛道衡倒是没什么。

    “老相国深谋远虑,当年杨广还没有成为太子的时候,故意伪装城不好女色,不喜奢侈,如今刚刚登上帝位,便一改当年节俭朴素之风,先与那两个迷惑先帝的妖孽在一起厮混,现在又大兴土木,不惜民力,百姓又要受苦了。

    “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杨广能从杨勇的手里夺过太子之位,并借重建洛阳之事削去越公权柄,还把越公气死,看来此人之心机颇深,而且心胸也颇为狭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不会只有那么一点雄心吧!”

    “高相你是说?”薛道衡和贺若弼一起追问道。

    “不错,当年孤独皇后对我说过,杨广小时曾说他崇拜秦始皇,如果他继承了皇位,就要力超秦始皇,如今重建洛阳可能只是第一步,百官上书重建洛阳百姓死伤无数的奏则上了不知道多少,可你们在朝堂上都看到了,他充耳不闻,一味的驳斥百官,当时杨公尚在,他还有些顾忌,如今杨公已经死了,我看他日后如果做出什么穷兵黩武、危国害民的事情会一意孤行啊!”

    “若是这样,我薛道衡一定要想想办法,让他效法先皇,珍惜民力,还天下百姓以安宁啊!”高熲看着薛道衡,心里总觉得薛道衡的想法很幼稚,但却无法阻止,只好在心中叹息。杨广在洛阳重建好后,心中另外一个酝酿很久的雄伟计划他要展示出来。在朝堂上,杨广命人抬上一幅地图,把他酝酿很久的计划说了出来。

    “各位爱卿,朕在江南为藩王的时候,深感我大隋自南北一统后,交通蔽塞,水旱不均。北方若是闹旱灾,南方必定闹水灾,而且我两京的官俸民食,多靠江南运输。所以朕想开通一条大运河,贯通南北,一方面,利于朝廷钱赋运输征收,另一方面有利于地方百姓通商。众卿以为如何。”听到杨广的话,下面的群臣议论纷纷。以裴蕴为首的江南氏族大臣自然知道若真能开通这样一条贯通南北的运河,物资商路必将更加的通畅,他们的家族产业利润将更大,但人力财力耗费巨大,怕北方氏族大臣攻击他们以国策而谋私利,所以都不开口说话,而北方的陇西氏族看着地图,发现主要工程路线多在北方,先前重建洛阳已经让他们在土地产业上受了些损失,如今再建运河,那么他们在北方的庄园,别院如果在运河路线之内,很可能会被无偿收走或被逼拆除,但从杨素死的事情来看,众臣知道杨广的帝王权术了得,所以皆闭口不言。薛道衡刚要说话,高熲暗中把他一拉。暗示他不要再说了,薛道衡想挣脱不过,正要高声喊叫。一个声音比他更快。

    “臣萧怀静启奏陛下,臣以为陛下考虑欠妥,今因洛阳之重建,百姓已经苦不堪言,如今之际应该于民休息。若再兴工程,恐怕民力不济。”自从杨素死后,杨广再无顾忌,对江南萧后的族人和陈夫人的南陈皇族人员多有提拔任用,但有前提就是必须有才华,这萧怀静就是其中的翘楚,杨广对于他的反对颇感以外,但也最为不快。其他的大臣看到萧皇后的亲族都出来反对,马上气嘴八舌的向杨广劝谏道:大多都是说洛阳刚刚建成,民力还未恢复不宜再兴土木。

    “民力不济就跟朕去到天下召集,只要是在大隋土地上,就都是朕的子民,让他们为我大隋出点力怎么了?另外别以为朕不知道,重建洛阳的时候,你们庄园别院的土地有些损失,补偿给你们的土地没有以前的肥沃,府邸庄园的地段没有以前的好!现在朕要建运河,你们怕朕征用你们的奴隶佃户,让你们的土地无人耕种,收成受到损失,可你们想过没有,若这条运河建成,则大隋南北贯通,这是为我朝子孙后代谋福之事,你们却因小利而忘大义,真是鼠目寸光。”杨广有些暴怒了。封德彝与宇文述、裴蕴等人知道建运河再所难免,若再行反对,必定受到杨广猜忌,马上出班,齐奏皇上英明,杨广还不满意,下旨,萧怀静目无皇帝,念及其是皇后族侄,贬为江都县令,旨到即行,大家都知道,这是皇帝在杀鸡警猴。

    李建成和郑婉贞成婚多年,郑婉贞的肚子一直都很平坦,这在当时是妇人的一短,虽然在李建成的心中觉得郑婉贞年纪还小,这怀孩子的事情以后再说,可窦夫人却不觉的这是什么小事,时常到李建成和郑婉贞房中询问房事。若不是李渊不许李建成纳妾,窦夫人早就要送几个丫鬟给李建成收房做小。弄的郑婉贞心理压力极大。暗中央求李建成去洛阳白马寺烧香求子。李建成不忍拒绝,在他轮休时陪她来到了洛阳郊外的净土寺。由于重建洛阳和开挖运河的缘故。朝廷官吏到处征丁拉夫,洛阳市集显的有些冷清,郊外的有些田地开始荒芜。来到白马寺的门前,看到白马寺的和尚在为乞讨的流浪饥民分发米粥。从马车上下来,一个乞讨的妇女跪在他们的面前。

    “公子、夫人,施舍点钱吧!我的孩子快饿死了!”郑婉贞看着他们可怜,给了一串铜钱给她。

    “谢谢公子、夫人。”那个妇女千恩万谢的磕头走了,却引来了更多的妇孺在她的面前磕头,一个个的求她施舍,看着他们一个个面有菜色,饥寒交迫的样子,郑婉贞本来就是个老实人,在加上来白马寺是来行善积福求子的,不忍这么多的妇孺受苦,就吩咐随从把车上的干粮和随身带来的银两分发给他们,但饥民越来越多,那点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李建成怕人多引发什么乱子出来,便让随从把那些妇孺赶开,郑婉贞进入寺内的求子观音殿,根据规矩,女子求子,男子时不能入内的,所以李建成就在殿外等候,听到郑婉贞在里面祈祷:

    “菩萨在上,信女郑婉贞在着向你祈祷,信女自与相公成亲后已经有数年,但未曾怀孕,虽然相公与公婆没有埋怨,但信女总觉得对不起夫家,万望菩萨显灵,赐信女一个儿子,信女得偿所愿后必定斋戒沐浴,捐献金银,为菩萨重朔金身。”看着郑婉贞虔诚的背影,李建成的心里有些心酸,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静静地离开,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寺庙的古树盆景。这时,看到一个小沙弥一面念经,一面扫着院里的落叶。李建成看他面目清秀,再加上看他对佛祖如此虔诚,心中大有好感,就走了过去。

    “小师傅,在下有礼了。”小沙弥抬起了头,向李建成回礼道。

    “施主有礼。”

    “小师傅,你在扫地时还要念经文,在下以为小师傅对佛不诚啊!”李建成存心逗他,小沙弥不慌不忙的说道。

    “世间红尘万丈,我虽然天天清扫擦拭,但可能还是会为红尘诱惑,所以在时时清扫擦拭的同时,还要多多研读佛祖教诲,以防为红尘诱惑。”

    “哈哈!小师傅,那么只要把自己封闭起来,不久不会受到诱惑了不是吗?”

    “施主此言诧异,须知神佛皆时由人来做,而人又生在尘世之间,即便升华成了神佛,也难免一颗思凡之心,唯有控制心中的欲望,方可永获极乐,求得大自在。小僧自知法力浅薄,看到饥民流民遍野,心中也有不忍,唯有多念经书,期望天下太平。”李建成听了这个小沙弥的话,心中仿佛有些感悟,是啊!如果不是杨广作为皇帝,他也有开创政绩功业的欲望,不开运河,不建洛阳,那么也许隋朝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不会像秦朝那样二世而亡。但大运河却又为后世唐朝的国祚延续还有唐朝以后接近一千年的时间中起到了不可抵挡运输枢纽作用。世上的事情很多不是用道理能讲明白的。

    “敢问小师傅法号。”

    “小僧出家前俗姓陈,我兄长先在此地出家,法号长捷,小僧只是一个刚刚出家受戒的沙弥而已,尚未介满,未取法号。施主,小僧地已经扫完,就此告辞。”看着小沙弥离去的背影,李建成总觉得这个小沙弥与他有种渊源,姓陈,兄长法号长捷,突然,一个在后世西游记中家喻户晓的人物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唐三藏。在李建成思索的时候,郑婉贞悄悄来到他的身边。

    “相公,在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怎么,求到了吗?”郑婉贞拿出一个被红巾包裹的胖小子在李建成晃了一下,就马上像宝贝一样的揣在了怀里。李建成看到她心满意足的样子,把她扶上了马车,带着随从回到了府中。

    这天,李建成在宫中当值回来后,还没有坐定,郑婉贞的贴身丫头小翠欢欢喜喜的来到他的面前。

    “大公子,大喜呀!”

    “哦!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

    “少夫人最近总是觉得浑浑沉沉,食欲不振,刚刚在房中昏倒,夫人让人请大夫进府来看,大夫把脉后说是喜脉。夫人让我赶快请大公子过去。”李建成听到后,马上起身来到了郑婉贞的房中。窦夫人和李渊已经来到了。窦夫人的脸上充满着欣喜的表情。

    “太好了,太好了,着净土寺的菩萨真是显灵了,我苦苦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抱孙子了。婉贞,你可得好好养着,要吃什么喝什么只管跟我说,哦!还有,吩咐厨房,每天对少夫人的饮食要单独来做,油腻的东西要少。”窦夫人一边高兴,一边吩咐着底下的仆妇做事。李渊也很高兴,但他的喜悦只是在脸上,而言语却没有表达。李建成神情默默的握着郑婉贞的手,心里想着。

    “孩子,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一定要改变你的命运,为了你,也为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