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龙法典〕〔光头武僧在都市〕〔灵宝道传〕〔电影世界我为王〕〔百鬼夜行之宁谓鬼〕〔药香空间,独宠农〕〔末日岩帝〕〔位面无限重生〕〔二次元之真理之门〕〔诸天长生记〕〔入世小道士〕〔公子撩宠异能妻〕〔一品女天师〕〔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变身荒野女主播〕〔极品透视狂兵〕〔超级英雄间谍派〕〔林门闺暖〕〔道镇苍穹〕〔海贼之天赋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五章 街市秘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公子,你回来了,老爷说如果回来后去书房找他。”说话的叫李胡,原是我的祖父李昞的亲兵,本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在战场上因为救过祖父的命而受了很重的伤,双腿有些残疾,本来应该告老还乡的,祖父看在他一直对李家忠心耿耿,又是因为自己受的伤,并且在家乡无儿无女,又无兄弟姐妹照应,就把他留了下来,给他找了一个门房的差事。祖父死后,李胡又尽心尽力的侍候李渊,深得李渊信任,所以在李家,李胡的身份也非一般下人可比。

    “谢谢你,胡伯。”说完就赶忙往书房而去。

    “父亲,孩儿回来了。”

    “嗯!你回来了,出去一趟,可有收获。”

    “父亲恕罪,孩儿出去半日,遇到一位壮士,其武艺之高,世所罕见,本想将其收入府中,但其一心只想自己建功,所以未得其人心,除此之外,其他未有所获。还望父亲宽恕。”

    李渊簇着眉,一句话也不说,仿佛要从我脸上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我神色如常,便笑了笑:

    “建成,你还年轻,初到一地,有些游兴理所当然,但还是要多听多看,万不可走马观花,目中无物啊!行了,你也累了,回房睡觉去吧!”

    “是,孩儿告退。”

    第二日清早,我又带着李安到街市游荡,但这一次,我的心里有了丝丝疑惑,不知李渊心里到底如何盘算,总是理不出个头绪,走了大约有两个时辰,肚子开始向我发泄不满了,我与李安便来到了一间酒楼。

    “二位客官,里面请,小店南北大菜,应有尽有。”店小二殷勤的招呼着,李安找了一个清静的包间,而李建成因为走了一段路,所以一点话也不想说,任由李安跟店小二招呼,还是在思索着李渊这几日对自己的叮嘱。这时,隔壁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听说了吗?这回旺记商号又赚翻了。”

    “是啊!整个陇州的对外贸易都在他们手里,谁要人家的背后的靠山硬呢!皮货、马匹、牛羊、骆驼、粮食、布帛、西域的珠宝玉器,上等货品全由他们收购,可价格压得只有进货的三成,并且还是分期付,摆明了是不想给,去告官吧!嗬!衙门收了状子反说刁民闹事,给打板子,关牢房。谁敢捅这马蜂窝呀?我还听说,突厥人的兵器走私与盐铁茶叶的交易也是他们做。”

    “老哥,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

    后面的我就听不到了,只觉得心中一股火在腾腾的燃烧,虽然依仗官势欺压良善哪朝哪代都有,就是在号称法治社会的时候也层出不穷,但偷运铁器无异于资敌,等于说把明晃晃的刀送到强盗的手里,让他们去抢手无寸铁的百姓。双拳紧紧相握,仿佛世间一切的愤恨都在我的手中。

    “李安。”

    “公子有何吩咐。”

    “你速去街市上打听一下旺记商号的底细,越详细越好,记住,千万不要暴露自己是刺史府的人。”

    “是,小的明白。”哼!我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犯到我的手里,我一定把你连根拔起。”

    两日后的一个早晨,李安来到了李建成的房间:

    “公子,旺记商行的底细小人已经查清,这家商行的掌柜的姓阎,名旺,原先是个帮人赶骆驼,牵马匹的帮工,后来其妹妹四年前嫁给了王长使做妾,生下了一个儿子,才开了这家旺记商行,为人也变得蛮横心狠,并且陇州一切对外买卖的茶叶、粮食、布帛锦缎、药材及从西域来的珠宝牲畜,都由他来做。别人当面叫他做旺爷,背后启了个外号叫阎王爷。至于其他的,就很难打听了。”

    “哦!很好,你辛苦了。”随手拿出了两贯钱赏给了李安。接着便来到李渊身边谈起了在酒楼听到的秘闻讲给了李渊听。李渊听完后微微一笑,拿起一份文书,只见纸质已经发黄,上面记录的都是状告旺记恃恶逞凶,又过一段时间马上撤诉的事情。李建成看后,吃惊的看着李渊: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建成,为父看到这些也很怀疑,所以才叫你到市井去看。一方面你无职无权,在陇州不会引人注意,二来为父也希望你能通过这件事情历练一下。既然你有些端倪,就去查吧!”

    “是!父亲,孩儿以为,那王仁在陇州为官多年,党羽必定成群,要铲除他就决不能运用这里的兵马官吏,孩儿想调动家族的私兵,请父亲恩准。”

    “建成,想怎么做自己谋划,需要什么,我来安排。但要记住一点,那王仁毕竟是太原王氏一员,若无真凭实据,万万不可轻动。好了,为父公务繁忙,若无别的事情,你就去忙吧!”

    “是!”

    数日后,唐公府的私兵在家将李恩的带领下来到陇州,而我的锄奸大计也开始实施开来。

    一位衣着光鲜的锦衣公子乘坐着一辆双驷马车来到了旺记商行门前,身后数十名彪形大汉骑马跟随。还未进门,便有一位形体微胖,留着胡须的中年人相迎:

    “贵客远道,小店蓬荜生辉,请里面坐,看茶。敢问贵客从何而来,家住哪里,尊姓大名呀?!”

    那位锦衣公子不答话,眼睛只在店中的古玩、玉器及字画上打转,一点也不理人,傲慢的让人不快,掌柜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但马上即失。这时一位从人答到:

    “掌柜的,我家公子姓窦,祖籍陇西,来到此地拜祭祖先,只因马上族长窦荣定寿辰将至,久闻贵号品种齐全,货物上等,所以到这置办些礼物回家。”

    “哦!原来是窦公子,失敬失敬,在下阎旺,是这家商号掌柜,快来人,把上个月江南运来的上等好茶给窦公子泡上,贵客想置办些什么礼物呀!”掌柜的一听到是陇西窦氏家族的人,心中的不快马上消失,立即换上了一张谄媚的表情。

    “掌柜的,久闻贵宝号货品为陇州第一,可看你这柜上的玉器也不过如此吗!”

    只见中年人神色一惊,马上转瞬即逝:“公子此言差矣,若说在这陇州一带,小号若任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当然公子出身富贵,这等俗物恐怕难入公子眼界,但不知公子出价如何。”说完,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打量着对方。

    锦衣公子微微一笑,马上有人搬上一只铁箱,箱盖打开之后,所有人的眼前是一片金黄,“这里是黄金千两,若有好货,这些就做为定钱,钱对于我们窦家来说不是问题。”

    “公子说笑了,陇西窦氏,从东汉到现在风光近千年,在下岂能轻视,请公子与我进来。”锦衣公子的从人意欲同入。锦衣公子大手一摆:“此是别人内院,你们在此等候。”阎旺看着,心中不禁佩服。

    锦衣公子与阎旺进入内院的一间屋内,阎旺与锦衣公子来到一面书柜前,小心翼翼的拿下一本书,露出了一个按格,手往暗格上一按,书柜后的墙壁自动打开,一条楼梯直通地下,“公子请。”阎旺拿着一盏灯带着他走入一间地下密室,密室的墙上画着各种鬼怪,好似在震慑进入里面的盗贼,只觉得密室中寒气阵阵,越往里走,越觉寒冷,远处突然感到有一线绿光,越走近,绿光越亮——原来是一块巨大的玉石在这间密室里。只见此玉石通体碧绿,晶莹通透,一望隐约还有丝丝寒风,估计有数十斤重。锦衣公子目瞪口呆。

    “昆山之玉!这是昆山之玉。不知贵号如何得到的。”

    “窦公子好眼力。这的确是昆山之玉,乃是二年前在下从一位西域胡商手中高价购得,小人本想将其留下作为小号的镇店之宝,但小人只是一个市井商贾之徒,觉得还是将此物出让,今日得见公子,就请公子将此物雕成一尊寿星送予窦公爷,公子以为如何啊!”阎旺眯着眼睛望着窦公子,得意之情布满脸上。

    “此物放在如此神秘的地方,一看就是阎掌柜的心爱之物,镇店之宝,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我怎好。。。。。。”话还没说完,阎旺握住窦公子的手,打断了他的话:

    “公子何必客气,自古有鲜花赠美女,宝剑配英雄之说,此物得遇公子,正是它的造化,公子再将其打造成器,日后窦公爷寿辰之日,公子将它献上必会为公子脸上增光不少。”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从密室出来后,锦衣公子爽快的将一箱黄金给与阎旺,并且约定,一旦完工立即提货,并签下契约,提货时再付黄金千两。其后登车而去。

    在车中,锦衣公子自言自语道:“旺记商号果然实力非凡,不可小视。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注:昆山之玉指昆仑山的美玉,相传这种玉燔以炉炭,三日三夜,色泽不变,是玉中之最美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