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少圈宠替嫁妻〕〔超级丹帝重生都市〕〔穿越之隐形装备栏〕〔仙君大大666〕〔篮球界〕〔极品女上司〕〔九零学霸小军医〕〔无限之主角必须死〕〔权路风云〕〔光明血裔〕〔太后的现代纪事〕〔神能大风暴〕〔顶级盛婚:亿万天〕〔穿越之欢乐农家少〕〔四爷心尖宠:神医〕〔美漫大火力修仙〕〔魔煞燃血〕〔斗破苍穹之水君〕〔人在木叶〕〔影后养成手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隋唐之我是李建成 第二章 独孤来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梓童,出来吧!”在御书房的屏风后出来一位宫装美妇,头戴赤金凤冠,一颗硕大明珠镶嵌其上;身着紫金凤袍。金首玉石,样样不缺。整体看来雍容华贵。

    “臣妾叩见皇上”。“皇后快快请起”。来者正是杨坚的皇后,孤独伽罗,其十四岁与就与杨坚成婚,共育五子五女。杨坚出生时,因为一次其母看到他头上长出一对鹿角,被其生父以为是不详之兆,弃于寺庙,被一寺尼养大,长大后被生父迎回,在生父死后由于岳父独孤信家族帮助下承袭父亲爵位,但文化程度不高。而独孤伽罗从小饱览群书,文化不俗,再加上独孤家族权贵众多,家族势力庞大,(独孤信的三个女儿在他死后分别成为北周、大隋、大唐的皇后),他的六个儿子五个被封为国公,所以杨坚登基称帝后一度与独孤氏一同临朝理政,被朝野称之为双圣。

    “你都听见了,一谈改立太子,满朝大臣没一个赞成。高熲、贺若弼、苏威、李德林等人都是朕登基之初的股肱之臣,接连向朕上书,说什么太子者,国之大宝,不可轻言废立;李穆、于翼那两个老东西来个什么年老昏聩,不问朝政。李纲那个东宫辅臣说什么父子之情不可断,天下礼榜不可轻。。。。。。哎!就连你那个姨侄也说了个不清不楚。朕现在真是孤家寡人了。”

    独孤后轻轻抚摸着隋文帝的后背,慢慢的扶他回到龙座:“圣上,自古太子立废乃国之大事,不可轻言,叔德谨言慎行,才是大臣风范嘛!听说李家的大公子李建成卧床多日,不如臣妾去趟唐公府,一来慰问其家,二来也对其做做疏通。您看行吗?陛下!”

    “那就辛苦梓童了。”说着,文帝的手还在皇后的手上抚来抚去。眼中充满了柔情与体贴。

    “陛下。这可是御书房啊!”一声娇喝。皇后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羞涩,虽然已经几十年的夫妻,但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丈夫与之温存。“望梓童快去快回呀!朕在宫中等着你的好消息哟!”杨坚含情脉脉的看着独孤皇后离去的身影,眼中含的更多的是期待。

    “大人回府。”随着门房的高声领唱,李渊下轿进门。

    “夫君。”窦夫人听到夫君回府的声音赶快带着儿女出来迎接。

    “夫人,我回来了。”

    “父亲大人好。我要爹爹抱。如果不抱不让走。”李世民与我最小的妹妹李秀宁快步的冲到他的身边,拉着李渊的朝服死活也不松开。

    窦夫人笑骂道:“世民,秀宁,不要胡闹。爹爹刚回来,应该让他梳洗一下。”

    “不吗不吗!爹爹一到天亮就不见人影,一到天黑也不跟我玩,我就要爹爹抱。”秀宁仗着是女孩死不退步。李渊没法,一手抱一个,无奈的向我的母亲笑了一下。而我的三弟李元霸因为天生体弱,时不时地咳嗽,可泪水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四弟李元吉走到后面对我悄悄地说:“就像只有他是爹爹的儿子,我们全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望着这两个兄弟,其中元吉在日后的玄武门与我同生共死,我也只有摸摸他们的头,轻声安慰。这时,从中门走进的李渊看到了我,马上把世民与秀宁放下,快步向我走来。

    “哈哈,建成,你醒了,祖宗保佑。快夫人,快准备香烛祭品,我要到祠堂去进香,以谢祖宗保佑。”看着李渊那兴奋的眼神,我的心里涌出了一道暖流。这是我的父亲,一个建立伟大王朝的君主,一个在晚年饱受丧子之痛的老人。在上一世,我的父亲由于贫困多病早早的离开了我,使我无法在他的面前尽孝,现在我一定要改变历史,绝对不让悲剧重演。正当我们准备去祠堂祭祖之时,一名家人急忙禀告,说宫中来人传旨,皇后娘娘将来探访,请老爷速速接驾。李渊马上整理冠带,并命我们马上穿好特定的朝服,中门大开,全家跪迎。

    皇后的銮驾仪仗远远的驶来,停在门前。“臣李渊未知皇后娘娘驾到,有失远迎,还请娘娘恕罪。”

    “叔德这是何必,你我二人,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大家都平身吧!孩子们还那么小,跪坏了怎么办!”独孤皇后看到李渊的几个儿女也跪在那,赶快让他们平身。

    “姨奶奶。”李世民奶声奶气的扑在独孤氏的怀里,拼了命的撒娇。而独孤氏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骨肉亲情。而我偷偷的看到李元吉的双眼中不断涌现的嫉妒的怒火,仿佛久久不能平息。

    “也难怪,曾听府上的老家人传说当初世民出生时,突然一个游方道士闯入府中说他日后会济世安民,说完后就不见了踪影。所以父母给他启名为世民。后来三岁第一次进宫时,文帝和独孤后问他世民的寓意,他回答说父母以后希望他在大隋治下做个盛世臣民。文帝和独孤后皆夸他聪敏。也许他不愿为人下的野心就是这个时候开始有的吧!”李建成看在眼里,心里暗道。

    “建成,姨奶奶我真是的,想不到你恢复的这么快,哀家没带什么正式的礼物,这枚玉佩是当年我与皇上成亲时,一位高僧所赠,戴在身上可祛邪避灾,你戴在身上吧!”我马上跪下拜谢,并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多懂事的孩子啊!”独孤皇后赞许道。

    “娘娘,君臣之礼不可废,这是建成应该做的。”通过刚才的表现,我知道,我在李渊的心里又近了一步。

    李府正堂,正中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因为唐国公府的开创人是我的曾祖父李虎,所以,我父亲成年后便请当时有名的虎画师方传越画了这幅猛虎下山图,并将虎作为了我们李家的图腾,凡李姓子孙出生时都得在身上纹上一只虎形纹身,以作家族印记。

    “叔德,你我姨侄二人不必拘礼,孩子们也都出去玩吧!在我面前恐怕有些拘束。”

    “是!臣告退。”

    “姨奶奶,我也先告退了。”李建成带着弟弟妹妹们退了出去,李世民临走还不忘在独孤皇后面前撒娇。

    “臣妾也先行告退。到厨房去准备晚宴茶水。”母亲到厨房去准备,而我也带着弟弟妹妹们到花园去了。

    “叔德,今日看你的长子识礼知教,你的次子聪敏伶俐,你可真是好福气呀!不像我,那个杨勇,终日只知眠花宿柳,不务正业,唉!”说完,不知是故意还是心酸,眼中闪出了一丝泪光。

    “皇后娘娘勿忧,太子年纪尚轻,假以时日,必会痛定思痛,改过自新。”

    “叔德,你是我娘家的侄儿,有些事情我不也瞒你说,我与圣上欲改立晋王为嗣,想让你在朝廷上支持圣上,日后新主登基,你也好做个开国元勋。不知你意下如何。”

    “啊!此乃陛下家事。臣万万不敢妄自揣测。”

    “呵呵!陛下说你滑头,哀家还不信,没想到你还真滑头,你我二人不妨开诚布公,你是否有难言之隐。”

    “既然娘娘有旨,臣便开诚布公。圣人周礼云:长幼有序,嫡庶有别。今诸位皇子皆娘娘所出,因而无嫡庶之分。而只有长幼有序,虽太子偶有小错,但并无大过,若随便废其位而立晋王,那蜀王秀,汉王谅二位殿下必会各结私党,有所图谋,则天下必乱,社稷不安。臣身为国之大臣,恐上难对陛下之精忠,下难报百姓之期盼。中得舍姨父姨母的养育。因而只有莫然无语,以免。。。。。。实在是愧对姨母,望姨母恕罪。”

    独孤看着李渊低头痛哭的样子,久久无语。随后将李渊扶起,呵呵一笑:“你也有你的难处,哀家知道了。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须知,圣人也有教诲,叫君为臣纲,父为子纲,今君父为难,你不思报效,却无语避祸,哪还有一点为臣之道,算了,你从小就胆小怕事,从不出头,你姨父那里就由哀家去说,但你记住,大事不可逆,千万不要螳臂挡车,以免惹得你姨父不高兴。传哀家旨意,摆架回宫。”

    “臣谢皇后娘娘隆恩,恭送皇后娘娘。”

    随着一声皇后娘娘回宫的呤唱,李渊望着远去的銮驾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皇宫太极殿,“梓童辛苦了。李渊是何想法?”

    “皇上,李渊真乃社稷之臣也!臣妾与李渊会谈,他想的是社稷之计,万民福祉。。。。。。”

    隋文帝默默地听皇后说着,低头沉思不语。

    送走皇后,李渊回到书房,一味的叹息。不知不觉中,一只玉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哦!是夫人啊!”

    “夫君,何事如此揪心。”

    “夫人,朝中局势将有大乱。。。。。。”

    花园里,元霸因为身体多病被奶妈抱回房中,而李世民跟李元吉两个小东西却因为抢一个秋千而互不相让,李世民以长幼有序为由说什么哥哥就该为先,非要先玩;李元吉以兄友弟恭为由说什么当哥哥的应该谦让,一个个引经据典,说得口沫横飞。不得不说,贵族家庭的幼儿教育的确不错,从小就用古文古诗对男丁启蒙。而我也只能在他们中间一会劝这个,一会劝那个,两个小鬼头都气鼓鼓的坐在地上,瞪着对方。额!秀宁那个小丫头正站在书房的窗下听墙根呢?我把她轻轻一拍,小姑娘惊了一下,看见是我,小手一树,“嘘”。一大三小四个小孩便一起听起了父母的谈话。

    “二圣皆对太子不满,看来晋王入主东宫成为新太子的事情指日可待。当年,姨母欲将你与晋王成婚,却偏偏天意在我,若晋王入主东宫,有人在他耳边提起旧事。我李家危矣!”李渊说完,仿佛站立不住,呆坐在椅子上。

    “可二圣主意已决,若你迟迟不表态,恐怕会遭二圣忌恨,于你不利呀!”听到这里,我心中不禁冷笑,你李渊道貌岸然的说什么嫡庶长幼之词,原来是与杨广有些昔日恩怨而图谋自保。

    “阿切!”

    “谁在外面。”李渊大声责问,我们几个低着头走进书房。

    “看看你们那还有点贵族子弟的样子。世民、元吉、秀宁年级还小,不懂规矩,免予处罚。建成,你是大哥,府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竟然公开违反,来人,拿家法来,我要教训一下这个不肖之子。”

    “老爷,建成刚刚伤好,万万不可,还望老爷开恩啊!”“望父亲大人开恩。”母亲与几个弟弟妹妹一起跪下为我求情,尤其是母亲,一边求情一边含着眼泪望着我。

    “罢了,去祠堂跪上一晚,天不亮不许起来。”这一夜,李渊望着躺在身边的妻子一夜未眠。而皇宫中的文帝也与他一样看着天上的星星。

    附:新旧唐书中记载,在隋文帝登基时,独孤氏为杨广选妃,初选窦氏,只因窦氏怒杨氏篡权——(其幼年时听说杨坚篡北周政权,恨己非男儿之身,道:若为男身,必为舅氏斩杨之首级),以箭射金凤选婿,李渊一箭射中凤眼,得美人归。也有野史记载,李渊早年与窦氏相识,故窦氏不嫁杨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萌宝来袭:总裁爹〕〔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