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凌天〕〔国民校草,很香甜〕〔妖族有狐风乍起〕〔你能不能哄哄我〕〔遇见我,算你倒霉〕〔都市至强狂兵〕〔鬼道天才〕〔最强鉴宝师〕〔极品抓鬼升级系统〕〔奥特神魔劫〕〔许你一场繁花似锦〕〔撩翻娱乐圈〕〔星际小意外〕〔重生之武神大主播〕〔从零开始的仙帝生〕〔永夜君皇〕〔都市妖孽神豪〕〔网游之神级村长〕〔幻梦猎人〕〔单身狗的女神室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猎人 第282章 陷于网中(5000字二合一)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天,这是桑比卡徒步来到岛湖的时间,她没有第一时间想着如何登岛,而是先围着岛湖边绕了一圈。

    没有发现船停泊的小港口,更别说船了,什么也没有。

    没有船也没有通向监狱的桥梁,那么,监狱岛的人如何通行?

    桑比卡没有细想,开始思考如何渡过这满是海水的巨大湖泊,好偷偷摸进监狱岛。

    她很清楚,必须用监狱岛的通讯设备联系外界,但这件事极为艰难,因为她不清楚监狱的构造,很容易会被发现。

    尽管艰难,但也是她唯一能够选择的路。

    恶魔岛湖泊周边的树林相当茂盛密集,且植物种类繁多,唯一相同的特点,就是异常茂盛高大。

    桑比卡在密林里找到一种类似荷叶的植物,拆下其中一片巨大化的叶子,用来当做小船,再采集一些植物充当伪装。

    做好准备后,她耐心等到深夜,这才乘着荷叶船,向着湖中央的监狱岛而去。

    夜空圆月高悬,银色月光从天而落,覆于大地,染上银妆,但云朵成簇游动,时不时就遮挡住月亮。

    桑比卡乘坐叶船,在忽明忽暗的夜色之中,逐渐靠向湖中央的小岛。

    费了好一番功夫,这才登上小岛。

    桑比卡将叶船藏到岩石的夹缝里,随后摸到监狱的外墙底下。

    这是一道高达五米的围墙,但桑比卡在念力的增幅下,轻松越过高墙,开始渗透监狱的第一步。

    在不了解监狱的情况下,桑比卡非常小心,每一步都得观察到位才敢行动。

    监狱占地面积很大,围墙的四周皆是有一座座高耸的塔楼,而围墙内则是以烟色为主的建筑,并排而立,半空中接有一道道走廊,联结所有的建筑。

    整体来看,监狱建筑的风格看上去很硬实,散发着一股沉闷肃穆的气息。

    桑比卡开始行动,她发现监控摄像头的数量并不多,但外围的守卫人员非常之多,皆是随身携带冲锋枪,而塔楼上的守卫则携带狙击枪。

    这群守卫皆是普通人,然而所携带的枪械足以对桑比卡产生威胁。

    她并不是罗,也不是身体强度足够厉害的强化系念能力者,即使身体有念力保护,挨上几发子弹也得完蛋。

    切身感受到时刻存在的危机,桑比卡极为小心地穿过守卫们所留出来的空隙,避开少数摄像头,成功摸进建筑里,开始寻找有通讯设备的房间。

    建筑外的摄像头虽然不多,但里面的摄像头就多了,不过,守卫的数量也相应减少,由此可见,监狱将布防的重点放在外围。

    桑比卡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但依靠念力,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比特工还要到位,而半夜时分,也是入侵的最好时机。

    她在监狱建筑里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个多小时,但没有找到置放通讯设备的房间,随着时间流逝,她所需要承受的风险就会越高。

    眼看着离天亮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桑比卡觉得自己有必要冒险了,她开始加快摸索的效率,随着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她渐渐发现不对劲。

    虽然从未接触过监狱,可多少还有点常识上的了解,但恶魔岛的监狱氛围有点奇怪…

    桑比卡意识到不对劲,可她也没有多余的功夫去探究,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她依旧没有找到通讯室。

    无奈之下,只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开始利用‘潘多拉之盒’陆续放倒了好几个监狱里的人员,但没有从这些人的身上搜出手机。

    一旦被病毒弄倒的人越来越多,桑比卡被发现的几率就会越来越高。

    可是,既然已经动手,就不能半途而废了。

    她但凡遇到人,只要在摄像头外的区域,就果断或击晕,或击杀,用各种方式击倒目标。

    然而,弄倒了十几个人后,依旧没有找到手机,直到遇到一个穿着烟色制服的念能力者…

    眼看着天快亮了,桑比卡以偷袭的手段放倒这个念能力者,进行搜身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台手机。

    看到手机的那一刻,桑比卡心里一喜,所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编辑短信发送给罗,而不是打电话给猎人协会。

    这是她的第一个反应,毫不犹豫的反应!

    便在这时,前方产生了一股未经遮掩的念力波动,一道气箭,从宽阔走廊的另一头疾射而来。

    桑比卡察觉到念力波动,脸色骤然一变,抬头看向气箭飞来的方向,那一瞬间,她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那就是按下发送键,而她的短信只编辑了一半的内容。

    咔擦!

    气箭精准打在手机上,碎裂飞溅间,划破了桑比卡的手套,撕裂出一条条伤口,不到一秒时间,鲜血从伤口流出,覆盖住苍白的肌肤。

    所在地方是一条笔直的长廊,墙壁上挂着一盏盏黄灯,光亮还算充足。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长廊里,紧接着,前方传来一下充满杀意的嬉笑声。

    手机被打碎之际,桑比卡不知道短信有没有发送成功,此时也无暇去想那个,她直接转头就跑。

    没有看到袭击者的相貌,但她知道这道气箭是那个短发女人的手笔。

    “嘻嘻,你跑得掉吗?”

    拥有一头紫色短发的尖牙女人悠然踱步而来,看着转身就跑的桑比卡,狭长的细眼眯了起来,却是一点也不着急。

    桑比卡才跑出几十米的距离,便是停了下来,因为前方有两个男人堵住了路,是一高一矮的男人。

    “敢那么嚣张行事,我还以为是只大老鼠,结果是一只小仓鼠。”矮小瘦弱的男人用一种尖利刺耳的声音说道。

    他叫鹈,代号就是名字,名字就是代号。

    “而且还是个女的。”那名身材魁梧的光头男人眼里闪过一抹病态般的暴虐情绪,布满伤痕的双手微微扭动着,发出响亮的咔咔声。

    他叫熊。

    “咯吱…”

    鹈的双手指甲尖长似爪,约有一米多长,轻微摩擦间,发出刺耳的声音,如同他的声音一样。

    他瞥了一眼开始兴奋起来的熊,提醒道:“冷静点。”

    熊没有理会他,而是用一种充斥着欲望的眼神死盯着浑身脏兮兮的桑比卡,他只需一眼,就看穿桑比卡是女的。

    “嗒嗒。”

    这时,沉稳的脚步声从他们两人身后传来,是一个留有烟色刺猬头的年轻男人。

    这个年轻男人的五官硬朗,眼神十分冰冷,与其他人一样,穿着烟色制服,手臂上有一朵‘死亡之花’的图案。

    他的手里握着一柄形状奇特的半环形扇刀,缓步走到熊和鹈的身后,冷冷道:“要留活口。”

    这个年轻男人的代号是鹰。

    熊瞥了鹰一眼,阴冷笑道:“放心,我会很小心的,只要不死,缺胳膊少腿也无所谓吧。”

    “你一兴奋起来,这小女娃的下场恐怕不只是缺胳膊少腿那么简单。”鹈尖笑一声,滑稽的八字胡微微抖动。

    “少说废话,动手。”鹰看着前面的桑比卡,冷漠说道。

    走廊的宽度有六米,冲刺速度够快的话,要越过堵截的人也不是不可以。

    前面三个人,后面只有一个人,全都是实力看起来不弱的念能力者。

    前后包夹的压迫力令桑比卡感觉到深深的危机,在看到那个用弓箭的短发女人后,她确认队伍遇袭的事情肯定跟恶魔岛监狱有关。

    “那个短发女人是放出系,距离两百米,想要突破她的堵截,就得躲过最少十次的远程攻击。”

    “没得选!”

    桑比卡全身上下散发出气的光芒,转身向着短发女人所在的位置冲去。

    比起那三个男人,从短发女人这里更容易突围。

    “咻~”

    鲨吹了下怪异声调的口哨,神情显得极为兴奋,她抬起散发着冰冷光泽的金属长弓,右手拉动弓弦,聚气于掌心,飞快形成箭矢的形状。

    那由气构造而成的箭矢,分有烟白两色,环绕着箭杆游动,与此同时,鲨的身边浮现出两只带着羊头面具的不明念兽,只有头颅,没有身体,而且形态偏向虚化。

    那两个羊头面具看上去很像念兽,可却没有完全实体化。

    她是放出系能力者,即使不借用金属长弓,也不会影响到放出系的威力和速度,但是,她认为既然是箭,就必须要用弓配合。

    基于这种常识上的想法,她为自己配了一把金属长弓,本质上是画蛇添足的举动,结果却增强了她放出系的威力和速度。

    “白色是困扰。”

    鲨咧嘴露出尖牙,话音一落,箭矢上的烟色消失,只剩下白色。

    “砰砰砰!”

    她神经质的模拟出枪响的声音,随后放开了手。

    弓弦颤鸣,白色箭矢应声射出,于半空中,化出羊头的虚影,向着桑比卡笔直而去。

    “好慢的速度…躲得过去。”

    桑比卡能够看清楚白色箭矢的飞行轨迹,心里顿时有底。

    迎着袭来的白色箭矢,她向右一闪,与箭矢擦身而过。

    然而,白色箭矢在她左边肩膀处忽然炸裂开来,变成一条条布满尖刺的白色荆棘条,狠狠扎进桑比卡的身体里。

    桑比卡心头一跳,却没有感到痛楚,且那细长的白色荆棘条扎到她后,第一时间便是消失不见。

    “什么回事?”

    桑比卡余惊未消,也不容多想,继续向着前方突围而去,一下子就将距离缩短到百米之内。

    一百米的距离,鲨只射了一箭,皆因她的动作慢条斯理,不然的话,一百米的距离足够她发出最少五下远程攻势。

    “烟色是痛苦。”

    鲨嬉笑着转换台词,眼眸里寒光闪烁,指间凝聚出烟色的箭矢,应声射出,飞行速度相当之快。

    桑比卡勉强反应过来,正准备躲闪时,刚才被白色荆棘刺中的身体部位,如同被束缚住了一样,动得异常吃力。

    徒然间的变故,令桑比卡整颗心都沉了下去,看着烟色箭矢径直往胸膛射来,当机立断抬起没有被白色荆棘扎到的右手臂,聚起念力,横在胸前。

    嗤!

    烟色箭矢却是轻易破开桑比卡手臂上的念力防御,直接刺穿手臂,整支箭矢卡在里面。

    一阵强烈无比的剧痛瞬间侵蚀了桑比卡的神经,令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摇摇晃晃撞向墙壁,倚着墙壁跪倒在地。

    “痛楚,可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鲨放下长弓,向着倚在墙壁边的桑比卡走去,嬉笑道:“好好享受这幸福时光哟~”

    另一头的走廊,鹰看到桑比卡中了鲨的烟白两箭,便是稍微放下扇形刀,他清楚中了‘困扰’和‘痛苦’的人,基本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了。

    看到鲨那么轻松就解决掉了目标,熊眉头一皱,他可是还没开始享受,怎能就这么结束。

    念头一起,他猛地提高速度,向着惨叫不止的桑比卡冲了过去。

    “熊,别乱来!”鹈见状,挥了挥指甲尖爪,用尖利的嗓音喊道。

    身后,鹰看到熊的举动,面色顿时一沉。

    “喂喂,不要用念!”看到熊气势汹汹的向着桑比卡而去,鲨脸色也变了。

    “不用念?那有什么意思?”

    熊悍然一笑,眼里闪烁着暴虐的情绪,闪身冲到被痛楚折磨的桑比卡面前,挥出一拳,捶在桑比卡的后腰之上。

    “你个蠢东西!”鲨见状,愤怒的尖叫一声。

    她的尖叫声很快便被轰然巨响所掩盖住。

    熊的那一拳,直接连带着桑比卡,打碎了墙壁,将桑比卡轰到墙壁的另一边,那里是废弃已久的牢房。

    桑比卡口吐鲜血,倒在四散的碎石旁,那卡在她右手臂上的烟色箭矢已经消失不见,而且,手臂上没有任何伤口,那剧烈无比的痛楚也消失了。

    虽然没了痛楚折磨,可熊的那一拳却令她伤势不轻。

    鲨和熊站在墙壁上的破洞前,透过弥漫的沙尘,看着倒在十多米外的桑比卡。

    “看你干的好事!”鲨看到桑比卡右手臂上的烟色箭矢消失不见,脸上杀意涌动。

    “只有身体上的实际接触,才是真正的施暴和折磨,你那破烟箭太没意思了。”

    熊大步走向倒地不起的桑比卡,冷笑道:“将肉一寸寸捏扁,将骨头一根根碾碎,这才是最高的享受,明白吗?”

    “烟色是痛苦。”

    鲨神色冰冷,抬起长弓,凝聚出烟色的箭矢,对着熊的后背。

    熊感觉到鲨的念力,骤然停下脚步,回头死死盯着鲨。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鹈看着两人,眉头紧皱。

    这两个喜欢杀人和折磨人的家伙,一旦目标一致,就会变得超麻烦。

    “如果你们两个想换上畜生四肢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鹰抬起扇形刀,冷漠无情的声音如寒风吹向鲨和熊。

    他是认真的,若是这可笑的争执继续演化下去,他会毫不客气削掉鲨和熊的手和腿,再让组织帮他们两个换上兽类的四肢。

    “嘁。”熊不爽的冷哼一声,撤掉念力,维持成‘缠’的状态。

    鲨余怒未消,但还是放下了金属长弓,并且撤回烟色箭矢。

    一行四人,通过墙壁上的破洞,逐步走向倒地的桑比卡,在他们看来,桑比卡已是瓮中之鳖。

    监狱外,朝阳初升,稍微驱散了湖面上的晨雾。

    监狱里,桑比卡挣扎起身,看着逼近过来的四人组。

    毫无逃脱的可能性,更别说胜算…

    这四个人,每一个都很强,只是那个短发女人的念,就让她一个照面吃尽苦头,而另外三个人的念也不知道是什么。

    “逃不出去了…”

    桑比卡深深吸了一口空气,烟色眼眸里浮现出坚决之色。

    潘多拉之盒…!

    桑比卡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大量的气从她的身体上倾泻而出,但转眼间,如同一个蛹,收缩包裹住她。

    “退!”

    鹰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立即向后退,反观其他人也是如此。

    只见桑比卡的呼吸频率降低到极其微弱的程度,仿佛陷入冬眠一样,而她所在的地面,渐渐染成墨绿色,似乎划分出了一个小小的生命禁区。

    四人组看着这一幕,在不清楚桑比卡念能力的情况之下,只能先避开,再做打算。

    观察了好一会时间,只觉得那被染成墨绿色的地面散发着实质的危险气息,无奈之下,他们喊来了老大。

    他们的老大,便是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

    “嗯?有意思。”

    看着如同死地般的牢房,斯文男人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

    猎人协会,客房。

    昏暗的房间里,罗侧躺在床上,本想拿手机起来看下时间,却发现有一条短信。

    他了一下短信,神色猛然一变,豁然起身,连衣服也没换,便直奔尼特罗所在的房间。

    那条短信的内容:

    这是一条不完整的短信,而罗不认识这个手机号码,但他知道这是桑比卡发过来的求助短信。

    他不知道桑比卡那里发生了什么,可桑比卡既然向他发送求助短信,那形势肯定不容乐观。

    所以,他要第一时间赶去阿卡特兹岛,不仅得问清楚桑比卡的任务内容,还有向协会借一艘飞船。

    然而,想从这里出发前往阿卡特兹岛,单靠飞船的燃料是到不了的,而走海路的话,要花很长时间。

    直接冲去尼特罗房间的罗,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权路迷局〕〔肉欲娇宠[H 甜宠 〕〔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灵狐妖妃:邪性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重生渔家有财女〕〔首席爹地饶了我〕〔狗带吧青春〕〔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