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易帝传说〕〔重生六零养娃日常〕〔食我一拳〕〔冠盖如顾〕〔豪宠天外妻:影后〕〔修仙归来之都市至〕〔大宋有昏君〕〔英雄联盟之王者琅〕〔先砍一刀〕〔沙海驱妖〕〔田园娇宠:毒医娘〕〔某美漫的召唤师〕〔重生之绝世废少〕〔红楼之庶子风流〕〔都市妖孽真仙〕〔农门妻色可餐〕〔符箓封神〕〔妖孽魔帝在都市〕〔都市极品医仙〕〔悬情蜜爱之暖妻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74章 遇见章天语
    “哈哈,c市的经济本来就是因为有了玄武区,才能够成为九州国内的直辖市的,青龙区之所以能够成为c市的市中心,最根本的,还不是因为当初的『政府』办公地点设在了青龙区。”

    江夏深吸了口气,略显得有些压抑,他一只手抚在了雪无痕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放在了上衣的口袋里,微微的昂着头,若有所思的,接着道。

    “其实,在以前的时候,也就是87年以前,青龙区却是比玄武区的经济要强大的多,也许,这是青龙区成为c市市中心的原因。”

    “但是后来,进入了新的世纪,玄武区的优势,被逐渐的挖掘了出来,再加上玄武区有那么多的旅游资源,所以,玄武区的经济也就名正言顺的超越了青龙区。”

    着,江夏略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而又回过了头,望向了一边的雪无痕,笑着道。

    “你的游戏厅就在这附近吧,具体的是在哪里啊,好像挺远的样子。”

    “看到前面的那个公交站台了吗?”

    雪无痕面向着江夏,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蓝『色』的公交站台,便是向着眼前的江夏道。

    循着雪无痕的所指的方向,江夏望了过去,果真的是有一个蓝『色』的站台,那个蓝『色』的公交站台在两棵不算是很大的香樟树下,一棵在头,一棵在尾,将公交站台给包围了起来。

    那个公交站台看起来也不是太远,江夏丈量了一番,拿着手比划着,大约有200米左右,算是比较近的了。

    “就在那个站台的旁边吗?”江夏问道。

    “向右转就是了。”雪无痕点零头,答应道。

    着,雪无痕为了不耽误时间,索『性』直接的拖拽着江夏就走了,丝毫的不给江夏任何的能够反悔的时间。

    200米的路程,本来就不是很远,大约也就是一两分钟,雪无痕口中所的那个游戏厅,是在那个公交站台的对面,门面出奇的大,非常的气派,站在公交站台,向对面望去,首先望到的,就是那个游戏厅了。

    卡通型的门面,门口涂刷着各式各样的游戏人物,但最多的,却还是拳皇,仿佛这家游戏厅就是专门为拳皇而开的。

    虽现在电脑已经普及了,很多的人都有意境『迷』恋上羚脑游戏,但要具体『操』作,还是握着遥感更舒服些。

    在门口的正上方,用很特别的,具有梦幻『色』彩的颜『色』,明显的写营—北庄游戏厅这几个大字,门是旋转门,无需推拉,江夏便是带着身边的雪无痕,一同的就是向着这家北庄游戏厅过去了。

    游戏厅的里面热闹,或许是为了营造某种特别的气氛,所以,这家游戏厅显得有些昏暗,地面很是亮堂堂,浅黄『色』的地板,仿佛能够映出人影,这里的游戏机也是蛮多的,大都是投币机,有拳皇、捕鱼之类的。

    江夏带着雪无痕去前台那里买了三十多块钱的游戏币,一块钱一个,总共也就才三十个,随后,便是向着那边游戏机的地方过去了,急匆匆的样子,雪无痕的是激动无比的,那种神『色』,就像是见到了某种好玩的东西一样。

    不过,江夏的神『色』倒是和雪无痕的不一样,他打量着四周,总觉得这里除了雪无痕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熟人也出现在这里,至于到底是谁,江夏是不上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是来者不善的。

    “我们去玩拳皇吧,我的春丽可厉害了,分分钟将你给打趴下。”雪无痕忍不住的便是拉着江夏向着带有拳皇的游戏机跑过去了。

    “大话可别的这么早啊,我的草薙京也不是吃醋的啊。”江夏一脸胸有成竹的回答道。

    到了带有拳皇的游戏机的时候,江夏坐在雪无痕的一边,因为这种游戏机只能够供一个人玩,所以有必要开两台,等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两人便开始大玩特玩。

    眼前的情形,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不住的跳动着,那两个角『色』草薙京以及春丽华丽的动作,在接下来的三四分钟内,却是依旧的分不出胜负,熟赢熟败,在两个人之间,倒是很难去赛出。

    但雪无痕却是一脸不服输的样子,胸有成竹,肯定能够将眼前的江夏给打败,双手『操』动着手中的『操』纵杆,如临战场上的勇士一般,在教训着对面的江夏。

    但在这场虚拟的游戏对抗之中,谁肯服输,『操』纵杆就是手中的武器,每一次的动作,都会对战局发生强而有力的改变,这就像是『操』纵傀儡的线条一样,有如临大敌一般的气魄。

    两饶比赛,逐渐的吸引来了一些感兴趣的年轻伙子,男的是因为爱慕着雪无痕的美貌,女的则是因为爱慕着江夏的帅气,郎才女貌一般的组合,让那些在一边观看比试的人,越来越有兴趣看下去了。

    “别,还真的不错了,能够用游戏机将草薙京玩到这种地步,也得是一个骨灰级玩家吧,看他的血量,还保持在80%左右,相比于春丽血量的60%,明显的是高了一大半,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再来个觉醒什么的,那么,春丽就是真的惨了。”

    一个耳朵上打着吊坠,一脸清秀模样的年轻男人,在打量了眼前的这番情形之后,便是议论着道。

    但在听完了这个年轻男饶话之后,身边的另一个俊美的年轻女孩,却是对他的这番话,否认了,便是嘲笑着道。

    “别被眼前的事情,所蒙蔽了双眼,你只是看到了表面的现象,却是没有看到这内在,虽然春丽的血量只有60%,草薙京的血量有80%,可是,你发现没有,春丽能够觉醒两次,而草薙京根本都没有觉醒的时间。”

    那个年轻的女孩沉默了片刻,这才接着道。

    “也就是,现在这种时候,一旦春丽的觉醒全都打在了草薙京的身上,那么,春丽将赢得比赛。”

    “春丽放大招了,快看,春丽放大招了。”

    那个年轻女孩才完,随即便是见到了一个带着黑『色』棒球帽的年轻男孩指着屏幕兴奋道。

    众人随着望了过去,却正是见到了眼前的屏幕上,春丽已经向草薙京爆发起了他的大眨

    本来,草薙京想要格挡,却是已经被春丽抢占先机,破了他的格挡,转而用出了她的大招,竟然直接的将草薙京的血量杀到了40%,可想而知,若是再来一次大招的话,草薙京将会被春丽直接秒杀。

    而见此,江夏自然是觉得不悦,他不能够输给眼前的雪无痕,他将这一切的失败都归罪于大意,在仅剩下的40%的血量,江夏决定积攒觉醒,给春丽最后一击。

    “等等,那是……”

    正当江夏的视线全都放在了屏幕上的时候,余光却是在这个时候,打量到了在右后方的位置,也就是在雪无痕的身后,站着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女孩。

    那个女孩双手抱胸,穿着一身红『色』的风衣,里面是白『色』的『毛』衣,梳着披肩发齐刘海,在那一刻,女孩的视线和江夏对应着,而女孩,好像是确定了江夏就是她所要找的人。

    “等等,这不是章语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江夏对于章语的感受,那是不言而喻的,本来,就被他们灌下了创世神『药』,至今在心里还有着阴影,不过,这个章语好像是一个人过来的,在她的身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存在。

    “哥哥,我赢了哦,哈哈,你也太不走心了。”

    雪无痕的笑声传到了江夏的耳边,等江夏看着屏幕的时候,却是发现,草薙京已经被春丽的大招给杀死了,而春丽的血量还有40%,而江夏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失败,明显的是自己走神了。

    见着江夏败了,那些人也是散了开来,但无不是在批评着江夏的无作为,还有走神,明明能够胜利的,却还是被失败了,算是高估了江夏。

    但通过余光,江夏却是望见了章语仍旧站在那里,没有动弹,显然,她是在等江夏,等一个新奇有趣的故事。

    那所发生的事情是何等的难忘啊,被灌下了创世神『药』的江夏,不仅没有死,而且还能够这么有活力的在这里打游戏,这么好的一个白鼠,岂能够就这样的让他跑走呢。

    “我们走吧,我不想玩游戏了。”

    江夏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脸难看的样子,那种模样就好像是预见到了不好的事情一样,额头发黑,必有凶兆。

    见着江夏这怪模怪样,让雪无痕着实是『摸』不着头脑,她怎知这江夏是要做什么,便也就是站起来怒道。

    “不就是输了场游戏吗,你怎么能够这样脆弱,输给我,就这样难过吗?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没必要为此生我的气吧。”

    江夏没有完,便是拉着雪无痕的手就要走开,可是,江夏还没有牵到雪无痕的手就已经被雪无痕给撇开了,气道。

    “要走你自己走,本来好好地约会,就这样给搞砸了,还你是爱我的,就因为输了游戏,就想要走开,我还要打游戏,你自己走吧。”

    着,雪无痕便是坐了下来,继续的玩着游戏,只是脸上少了些之前的欢快。猎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