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神医混都市〕〔炼神〕〔将军令:夫人请矜〕〔墨染朱颜〕〔逆几率系统〕〔从洪荒开始的穿越〕〔武警突袭〕〔皇宋风云〕〔HELLO,我的甜心小〕〔豪门盛宠:霸道总〕〔狼王的娇宠〕〔西游之白衣秀士〕〔特种兵之血色獠牙〕〔盛世独宠:黑帝的〕〔活在二次元的修仙〕〔漫漫仙途:凤鸣九〕〔空间丑女:夫君辣〕〔不死祖巫〕〔何忘川〕〔高维乐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35章 剑客的对决
    这次来找一贺恒流麻烦的,可都是一些大佬级的人物,在知道一贺恒流有极强的剑术的时候,来找一贺恒流对战的人更是络绎不绝,这都是些什么人呢?大都是黑道上鼎鼎有名的人物,而不是阿猫阿狗。

    比如是当时被称之为喵哥的阿强,或者是常被人提起的玄武区地主伟明哥,亦或者自号为剑魔的阿良,全都来了。

    这一下来,可是有几十位呢,那个时候,将一贺恒流围在了中间,水泄不通,就在一处地下停车场的地方,一贺恒流开始了他的封神之路。

    决定一贺恒流能否成为黑道第一剑圣的,最关键的还是这场战斗,是它让一贺恒流成为了黑道第一剑圣。

    那时,前去观战的人比找麻烦的人还多,是他们眼见着一贺恒流是如何团灭围剿他的人的,那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我当时的一个朋友就去见过,一贺恒流除了手臂上被蹭破了血之外,其余的地方,完好无损,而那些打算对一贺恒流五马分尸的人,则是全都死了,完全不留活路,鲜血成河。

    到最后,那些看戏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给一贺恒流让开了路,眼看着他带着满身的鲜血离开了这个地下停车场。

    你要是问那些看戏的人为什么不上去制服这个一贺恒流呢,其实也不是没有。

    有一两个讲义气的便是冲了上去,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出手,却是已经被一贺恒流快刀斩乱麻给杀死了,见此,谁还敢再去惹事啊。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有了一贺恒流是黑道第一剑圣的美誉,怎么样,很激动是不是,既然是黑道第一剑圣,相比,对战魔家四将之首的魔宫,也会是小菜一碟吧。”

    那人拿着手里的那个绿色的酒瓶,便是将里面的剩下不到一般的啤酒给一饮而尽,擦了擦嘴巴,一脸痛快的样子。

    但是,那个中年男人似乎是站在魔宫那边的,对于这个络腮胡的壮汉所说的话,显然是不认可的,便是反驳道。

    “这可难说啊,毕竟魔宫用的可是奇毒,身背一把青月宝剑,那也不是盖的,论剑术,或许是赢不了这一贺恒流,但是说到这用毒的话,这十二骇客,可未必是魔宫的对手。”

    “除非这一贺恒流是百毒不侵,否则,他哪里能够赢得了魔宫。”

    那个中年男人吸了口烟,吐了口烟气,一脸无比自豪的样子,看样子,他是站在魔宫这边的。

    “你可能不知道这魔宫的独门绝技——尸血的厉害,他终日用毒,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甚至是连自己的血,都已经是成了剧毒,一旦对手沾染了尸血,那可是犹如泼了硫酸一样,让你的尸体立马腐烂,尤其是到了嘴里,那可是见血封喉的。”

    听了中年男人的话,那个壮汉却是不作理会,只是长叹了口气,便扔下一句话之后,就换了个地方观战了。

    “你说的自然是没错,但是你知道一旦突变基因起作用,一贺恒流的身体将会变得多么寒冷吗?如此寒冷的身躯,只怕那些毒,也侵染不了一贺恒流的身子吧。”

    听罢,那个中年男人自然是忧愤的,却是将嘴里的香烟夹了出来扔在了地上,用力的踩了踩,将香烟弄灭了。

    走到了擂台上的了两人,已然是严阵以待,一贺恒流将手里的那把却邪剑执在手中,褪去了剑鞘,只见,顿时锋芒毕露。

    黑金剑柄的长剑,剑身是略带弯曲的,上面倒是还刻着——一贺恒流这四个白金的小字,他将却邪剑的剑鞘,随手便是扔在了一边的地上,那左手执剑的英姿飒爽,一缕缕的白色长发随风飘荡,宛若是江湖游侠。

    面对着一贺恒流的魔宫,哪里敢掉以轻心,他把手伸向了后背,只是将剑取出,而剑鞘,却还是留在了背上。

    顿时,青色的剑柄伴着灯光,却是闪现出了青色的光亮,恍如是童话,但是谁知道,这剑柄上,满是剧毒。

    他右手执剑,这点和一贺恒流并不一样,如果说一贺恒流执剑有一种书生士气的感觉,那么,魔宫执剑,却有一种屠夫的感觉,总让人觉得,剑在他的手中是一种耻辱。

    气氛逐渐的紧张到了一股剑拔弩张的感觉,每一个人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谁先出手,谁后出手,这都不好说。

    但是,主动的总比被动的要强的多,关于这点,似乎魔宫要深刻一点,所以,魔宫先出了手。

    执剑做出上挑的姿势,冲向了面前的一贺恒流,那种姿势有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见此,一贺恒流下意识的执剑,来阻挡魔宫的进攻,当两把剑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却是发出了清脆金属的撞击声。

    两把剑拥挤着,老死不相往来,二人都没有退让的意思,因为谁都知道,一旦退让,迎来的将会是极为被动的。

    主动权掌握在了魔宫的手里,他没有打算就此和一贺恒流僵持下去,而是纵身一跃运用着他那不是高深的剑术,企图和一贺恒流来一次剑术的切磋,转眼之间,却是见到魔宫已经来到了一贺恒流的一侧。

    但说到剑术,这个魔宫并不是一贺恒流的对手,要不怎么能够称之为黑道第一剑圣,在料想到极有可能会偷袭自己的右臂,一贺恒流以他极强的反应力,正面迎接着魔宫的这一剑。

    不过,因为角度的关系,一时之间,让一贺恒流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他的左腿不由得弯了下来,那是因为左手执剑挡住魔宫进攻的缘故。

    而随着魔宫的用力切下,一贺恒流觉得越来越吃力,甚至有些抵挡不住。

    一贺恒流越逃避,魔宫就越是进攻,这让一贺恒流,不得不想起了对策。

    一贺恒流不得已,便是发动了突变基因的力量。

    魔宫也是注意到了,周围的顿时升起了寒气,寒气的源头,源自于一贺恒流的身体,想也便知,这是一贺恒流体内突变基因的力量,逐渐降低的气温,侵入了魔宫的身体,让他觉得发冷。

    寒气从一贺恒流的身体发出,通过却邪剑,传到了青月宝剑,再是传到了魔宫的手上,那时候,魔攻只觉得犹如身临冰洞,有种要结冰的节奏。

    便是立马收回了青月宝剑,身上的寒气这才逐渐的散去,没有危及自身。

    但是空气中的寒气,却是魔宫无法躲避的,自从一贺恒流运用起突变基因的力量的时候,寒气就已经存在了,像是身处凛冬,寒冰已至,无处可退,

    却邪剑因为寒气的作用,而逐渐的结了冰霜,不过,魔宫知道,若是被结了冰霜的却邪剑划破伤口,那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伤口会结上冰霜,然后出现冻坏,紧接着伤口处会出现裂痕,会废掉整只胳膊。

    所以,魔宫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正如一贺恒流不敢对魔宫轻举妄动一样,不过,既然一贺恒流已经亮出了他的突变力量,魔宫也就没有必要是藏着掖着了,他右手执剑,横在了面前,心情气和着。

    随着魔宫运用突变基因,只见,魔宫的双手却是在这个时候变得发黑了起来,脸没有变化。

    但发黑的双手,像是掏了锅底一样,看起来有些恶心,不过,对于这双发黑的人,明眼人都知道,他是身有剧毒的。

    一旦被这双手触摸到,便会中毒,最终会因为毒发攻心而死,就像是戴了双黑色的手套一样,看起来着实让人觉得奇怪。

    “呵呵呵,以为只有你才有突变基因的力量加持吗?别忘记了,我也是骇客啊,自然有对付你的方法,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吗?别笑话了,我魔宫今天就要在这里打败所谓的黑道第一剑圣——一贺恒流。”

    愤语在魔宫的嘴里喷了出来,下意识的,便是握着手里的青月宝剑,再一次的向着一贺恒流冲了过去,这次的进攻,与第一次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因为这次有了突变基因力量的加持,使得魔宫和一贺恒流在水平站在了一起。

    但是,眼见着魔宫前来,一贺恒流并不打算打没有准备的仗,便是见他执着却邪剑,往地上一插,剑口就已经插进擂台里了,可是,他的双手,始终没有离开却邪剑,继而随着一贺恒流的发力,周围的寒气,更是凝重了起来。

    冷冷的寒气,连空气都冰冻住了,升起了雾,将一贺恒流围了起来,这些冰冻的雾气,像是一个保护罩一样,保护着一贺恒流,而从外面看,也是灰蒙蒙的,在保护罩里,像是下起了雪一样,变得分外诡异。

    “寒冰诀。”

    随着寒冰诀从一贺恒流的嘴里脱口而出,这团保护罩,逐渐的进化成了会结出一个带有冰霜的小结界,所有的事物,在进入这个小结界之后,就会被冰冻。

    面对着寒冰诀,世间盛传,这是一贺恒流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用处的绝技,此诀一出,自损半百,对于一贺恒流的身体,也是一种极大的迫害。

    魔宫是头一次见到一贺恒流用处此技,面对着这种几乎无死角的绝技,魔宫一时之间也是没有了底,他不知道强行进入这种结界的后果,所以,魔宫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一念情深,万念婚〕〔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靳少强宠小逃妻〕〔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诱妻入怀:帝少大〕〔首席大人,战不休〕〔清宫攻略(清穿)〕〔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