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梅,竹马跑了〕〔亲兵是女娃〕〔名声财富系统〕〔女总裁的逆天高手〕〔他似心火燎原〕〔豪门二婚:三叔有〕〔一刀倾情〕〔抗战之重生李云龙〕〔列神的大陆〕〔宠婚秘笈之爱的被〕〔末世徐少:超芯时〕〔[综]卫宫家能不能〕〔三国之殖民海外〕〔晨光已熹微〕〔三国之吾乃韩州牧〕〔梁山庄园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正义的使命〕〔影后重生:最强逆〕〔无上崛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28章 真话?假话?
    说着,江夏的嘴角,却是显露出了一丝无可奈何的冷笑,笑嘻嘻的,低垂着头,脸上的那副表情,可谓是无奈到了极致。

    双手放在背后,两眼放光的看着双脚,嘴里吐出了不屑,这一沉默,整个地下场所,也紧随着安静了下来。

    别人都还以为,这个江夏是在酝酿什么故事,在吊那些人的胃口。

    但实际上,江夏是触景生情了,在提及到了徐萱的时候,徐萱那惨死的情形,更像是电影一样,映在了江夏的脑海里头,那一幕一幕的短片,在江夏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够忘记。

    他本来还以为能够和徐萱成为爱人,共同的走完人生,可是,在李闲的手下,却是变成了一个惨剧,都是李闲,让江夏的梦想断了线,从此,在心中留有了阴影。

    “李闲是白虎区区长李煌的儿子,这也是我在后来才知道的,再后来,不知道是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李煌,并且还录了下来,将视频发给了李煌。”

    “要知道,在那个视频里,可是有着我杀死李闲的证据啊。”

    “后来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执行局的局长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于是我推测,肯定是李煌将这件事情告诉了c市的市长,然后再由市长将这件事告诉了我们的局长。”

    “毕竟,执行局是直属于c市的市政府管辖的,而且,c市的市长对执行局有一定的管辖权。”

    “因为李闲杀死了我最爱的女孩,所以,我厌恶执行局,因为执行局的局长不分青红皂白,冤枉说徐萱是我杀的,所以,我将会厌恶执行局一辈子。”

    “既然他们视我为敌人,那我为何还要在他们的面前委曲求全。”

    愤怒的言语从他的口中脱口而出,双手愤然成拳,两眼怒视着前方,徐萱的死在他的心里面已经积攒了太多的愤怒。

    鼻子里呼出的气,是那么的不平缓,随着腹部一阵一阵的颤动,便是带着愤怒又说道。

    “他们指责我,怀疑我,冤枉我,我自然不会就此罢休,所以,我打算离开执行局,离开这个视我为仇人的地方,在一个地方,如果所有人都对你另眼相看,你还会留在那里吗。”

    “因为我的离开,惹怒了一些稽查,更是惹怒了局长,那些稽查想要将我带到白虎区的公安局里去,我当然不肯。”

    “于是,在半路上,便拿局长做人质,这才逃了出来,也是因为如此,在路上遇到了尹雪,也就是她,我才没有惨死在外面。”

    说着,江夏微低着头,便是伸着手指向了一边的尹雪,而见此,尹雪也是有些吃惊,但是随着一股吃惊过去,很快的,尹雪的心也是回复了平静,淡然一笑。

    江夏的眼角迷离着,似是有眼泪涌出,但是江夏极力的掩饰着,这才没有在童关的面前露出马脚。

    而童关,似乎也是相信了江夏的话,便是向着江夏的方向缓缓地走了过去,两手依旧的踱在了背后,脸上带着假慈祥,凝视着江夏的脸,却是问道。

    “那些告密的人,你知道是谁了吗?难不成是平常和你有恩仇的人?”

    “许是吧,可能是躲在暗处的人拍下来的,我也说不清楚。”

    嘴上说不知道,可是实际上到底知不知道,那还是只有江夏心里最清楚。

    如果仔细回想那天的情形,除了何玲还有尹雪之外,哪里还有人会做这样无趣的事情,但江夏还是将此隐瞒了下去,没有说出来。

    听了,童关却是没有生疑,便也就相信了江夏的话,没有再追问下去,不过,另一个好奇,却是在童关的心里油然而生。

    要不,怎么说他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绕着江夏转了个圈,便是自言自语道。

    “尹雪遇见了你,为什么不杀了你,还要带你来到我猎户座里头,那岂不是多此一举,你一个废物,留在我猎户座又有什么用处。”

    而说话的同时,两眼却是不由得打量着另一边的尹雪,嘴里伴着一丝的冷笑。

    “是这样的,当时,我见到执行局里的稽查在追捕他,便断定,这个人一定不是非同一般的人,必然是和执行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所以,我才趁机将他带回了执行局。”

    尹雪能够认识一些稽查也不奇怪,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不殆啊。

    听了尹雪的阐释,童关这才点了点头,默然答应,毕竟,这话说的实在是在理,让童关不得不相信。

    “这下,你总该知道,这个江夏是杀不得的吧,他要是真的死了,对于我们猎户座来说,岂不是少了一员大将?对于反攻执行局,也是形成了阻碍。”

    见时机似乎已经成熟,何玲便是双手抱胸,站了出来,一脸得意的望着童关的那假慈祥的脸,便是笑着说道。

    “哈哈,你说的确实是没错啊,虽然那个叫江夏的小子是杀不得的,但总有人是要杀的,哈哈哈哈。”

    童关走到了何玲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回笑着。

    童关最后那句话的声音有些细微,可虽然如此,何玲还是隐隐约约的听清了些什么,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何玲的脸蛋,却是刷的一下就惨白了。

    这番话不是明显的就说明了什么问题吗,他这是在针对自己啊,想要除掉自己。

    但何玲还是莫名其妙,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个童关呢,既然是得罪了,为什么就不能够好好的说出来嘛?

    莫不是得罪了那混江龙?但,何玲是知道的,这个混江龙是无依无靠的,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而已,只是不知道是借着什么人的名号在这里招摇撞骗罢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混江龙所借的名号绝对不会是童关的,童关这么大号人物,怎么可能和这个混江龙,一个小人物有所沾染,显然不可能。

    但似乎,除了混江龙的事情,就没有其余的事情,能够来证明自己不谙世事了。

    “哼,真的是胡闹,我何玲就不信你童关会无缘无故的做了我。”

    一丝苦笑从何玲的嘴里吐了出来,对于她来说,世事险要,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只要自己还没有走出这个地下会所,那么自己就是危险的。

    她望着童关远去的背影,心头里却是莫名的升起了一丝的凉意,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童关,究竟是打算怎么杀了自己。

    “对了,那个小子叫做江夏是吧,以后,就跟着我混好了,我会不惜重金,将你培养成一名九州大陆上最出色的杀手。”

    “以一敌百,百步穿杨,到那个时候,你将鏖战群雄,为了你最亲爱的人报仇,也为了组织最宏伟的计划。”

    在童关往那些黑衣人走过去的途中,嘴巴里却是吐出了这样的一番话,话语带着很大的吸引力,让人不觉得就为之颤动。

    “你不可以带走他,他是我的人,我是不会将他送给你的,想要得到他,这是不可能的。”

    当听到童关想要将江夏给弄到他的麾下的时候,何玲便是忍不住了,转过了身去,对着面前的童关,嘴里是大声的呵斥道,原本娇羞可人的脸上,全是愤怒,张牙舞爪的。

    当听到童关要将自己收为己用的时候,江夏这才见得这个老男人的“良苦用心。”

    因为自己是执行局的人,这个童关反倒可以利用自己的这个身份,向组织的上头去邀功,像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还好意思说照顾别人,好好想想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不谙世事的事情吧,等你想好了,再来和我说这样的话,也不迟。”

    “事情就这样的定了,江夏,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就跟着我吧。”

    童关的话里,丝毫不带着妥协,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是要将江夏收为己用的。

    而与此同,童关更是在那些黑衣人的保护之下,径直的向着地下场所中间的那个擂台摸样的地方走了过去,神色一点也不慌张。

    可是,还没有等这个童关走进人群里,江夏却是见到了何玲已然迈着强劲的步伐,向着童关的方向冲了过去。

    脸上的神情,流露着无惧,眉头紧皱着,双手大幅度摇摆,狂追着童关。

    “我不允许你就这样将那个小子从我的身边带走,想要将他从我的身边带走,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走他的。”

    “要杀你的话,还不是轻而易举,况且,你应该知道你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想死的话,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但不是现在。”

    童关停住了脚步,微微的回过了头,一脸严肃的望着狂奔而至的何玲,语气充满了威胁,让何玲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番话出来,何玲的脚步也是紧随之停了下来,距离童关不过几步,微张的嘴巴,这才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字。

    “江夏是我的人,你不能够夺走,我把话放在这里了,如果你敢把江夏那个小子夺走,我何玲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下地狱。”

    “切……”

    听了何玲的话,童关的嘴里,却是不屑的吐出了个切字,对于童关来说,这明摆着就是威胁,但他不会为威胁所迫。

    说实在的,这何玲算是什么东西,一条狗还配在这里大呼小叫,本来就想要杀她,但既然她这么想死,又何必留她到明天。

    “哦,呵呵,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顺便告诉你一声好了,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杀你。”

    “本来,我还以为你是知道的,没想到,你就是一个白痴,连这么明白的事情,都想不通,我还能够说什么好?”

    童关索性将头顶的休闲帽拿了下来,放在了一边黑衣人的手上,手伸进了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两把指虎,紧攥着,并缓缓的向着何玲的方向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