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法师拉斐尔传〕〔抗日之浩然正气〕〔毒医狂妃:邪帝,〕〔池净〕〔重生西游之齐天大〕〔第一纨绔:暗帝,〕〔无尽超武系统〕〔白狐之我的同桌〕〔混沌八皇〕〔星沙若梦〕〔暴君的专宠〕〔小佛神〕〔最强圣帝〕〔菩提脂香录〕〔销魂老板娘〕〔舰娘侵入现实〕〔中二吃鸡系统〕〔超级拍卖行系统〕〔腹黑狂妃太凶猛〕〔王者荣耀:直播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16章 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在何玲的指示之下,江夏开着车子,很快的就是上了公路。

    江夏是不知道所谓的组织会所到底是在哪里,但是根据何玲所指示的路径,江夏却是觉得这个所谓的组织会所,应该是逃不过玄武区的地盘。

    何玲从上车以后,一直到现在,脸上都没有好脸色,似是觉得有些烦躁了。

    便是从车子后驾驶座的置物板上,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香烟包,还有一个绿色的看起来有些高级的打火机。

    从香烟包里抽出了一只红色的香烟,便就惬意的吸了起来,一脸享受的样子。

    嘴里冒出了灰色的烟雾,背靠在沙发上,视线偶尔放在后视镜上,打量着后视镜里头的江夏,顿时,嘴角一撇,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笑意。

    “怎么了嘛?玲姐,有什么心事吗?自从玲姐上了车之后,望见您一直是愁眉苦脸的,难道说,被选为去湾湾的那些强者,有什么不可的吗?”

    望着何玲那一脸郁闷的样子,江夏还是忍不住的把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

    通过后视镜,望了望何玲一眼,何玲的神情,还是始终如一的惆怅着,明眼人看了,定然知道这女人是有心事的。

    “因为去湾湾所完成的机密任务,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的,有极大的可能是会因此而殒命,这种得不偿失的任务,自然没有人乐意去的,不过,这件事知道的人比较少,十二骇客之中,也就只有你知道。”

    何玲吐了口白色的烟雾,一脸惆怅的,便是对着还在开着车子的江夏说道。

    而听此,江夏的心里却是有些激动,毕竟,这种事情只有自己知道,或多或少的,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所以,江夏不解,何玲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自己,难道他就不怕自己泄密吗?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难道你就不怕我泄密吗?对了尹雪她知道吗?我没记错的话,她也是十二骇客之一吧,这件事,她应该也会知道的吧?毕竟,尹雪也是玲姐的人。”

    江夏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着急的,毕竟,自己能够来到组织里头,还是多亏了尹雪的,要不是尹雪出面,将自己带到猎户座,恐怕,江夏现在早就已经死无全尸了,关于这点,尹雪功不可没。

    所以,打心底里,江夏还是不希望这个尹雪出事的,就算是曾经有再多的不是,徐萱的死和尹雪还有何玲脱不了干系,江夏还是沉住了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发问道。

    “她啊,不过是比你早几日获得突变基因的能力罢了,就她这种实力,我从来不指望她能够斗得过其余那些骇客,哼哼,被秒杀掉还差不多,所以,告不告诉她,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何玲的口气,满是对尹雪的鄙夷,似乎对于她来说,尹雪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

    让这样的废物来赢得所谓十二骇客之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江夏体会过何玲的实力,也正如何玲所说的那样,实在是不够成熟的。

    “至于为什么要将这件事情来告诉你,怎么说呢,算是一种缘分吧。”

    “你长得很像是我逝去的弟弟,从我认识你第一眼起,就已经这么认为了,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吧,竟然让我遇见了和弟弟长得那么相像的人。”

    她吸了口烟,将灰白色的烟雾全然吐了出来,深吸了口气,将烟头上的灰掸了掸在烟灰缸里头。

    一脸欣慰的望着后视镜里头江夏的模样,便是又接着说起了何玲的弟弟的故事。

    “他叫何晓明,本来是该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要是还健在的话,估计,也有你这么大了,他六岁那年,父亲开车带我们出去旅行,结果发生了一场车祸。”

    “我当时16岁,在那场车祸中,活了下来,可是弟弟却是丧生了,还有父亲以及母亲,呵呵,整个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活了下去,后来也想过自杀,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何玲的声音开始颤抖了起来,江夏听得出来,何玲是有着什么难言之隐,从她那渐渐泛红的脸,江夏可以看得出来,何玲的心里是十分难受的,便是不禁问道。

    “我和玲姐的弟弟相像在哪里?哈哈,我长成了玲姐的弟弟长大之后的模样,却不曾想玲姐居然会经历了这么曲折的故事。”

    江夏的视线向着后视镜瞥了一眼,便是一脸无可奈何的问道,玲姐所经历的事情,对于江夏而言,也是蛮可悲的,十六岁,本是芳华之年,却失去了最爱的家人。

    “眼睛,我弟弟的眼睛,和你的一样,是那么的相像,眼睛是不会欺骗人的,他能够表露出来一个人最真切的想法,当我确认了眼神之后,毋庸置疑,我遇上了对的人。”

    何玲将已经吸完了的香烟掐灭之后,扔在了烟灰缸里头,背靠着身后的沙发,一脸满怀希望的望着江夏的背影。

    就像是在看她曾经的弟弟,在海边玩耍一样,那种欢乐的时光,她希望再次重温。

    “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什么事情,也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是我的的幻想罢了,但我更情愿一直幻想,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在这次的较量之中,千万别用出你的真本事。”

    何玲几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和江夏说道。

    面对着那种急切的表情,江夏也是有些相信了,但如果何玲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是她死去的弟弟的话,那她应该是不会去害自己的,对此,江夏深信不疑。

    “好,我答应你,玲姐的话,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不要叫我玲姐,叫我姐姐就好了,以后,我就叫你弟弟了。”

    还没有等江夏把话说完,却是已经被何玲给抢先了一步。

    但对于江夏来说,这倒是没有什么不妥的,便也就欣欣然的答应了,而对于江夏所做出来的回应,何玲也是极满意的,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是幸福的。

    在何玲的指使之下,江夏开着车子,很快的就到了之前何玲所说过的那个组织会所里头。

    但是这个会所,倒是有些的新奇,居然会是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头,这个废弃的工厂,之前应该是一个生产水泥之类的厂子,因为至今还存留着那种大的漏斗,还有履带。

    在何玲的指使之下,江夏将车子开进了这个大的已经废弃的楼房里头,之后,便才下了车子,两个人背倚着车子。

    何玲点燃了一只香烟,十分惬意的吸了起来,江夏是不愿意吸烟的,所以,在何玲递过来的时候,也就拒绝了。

    “组织会所就是在这里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在这里举行什么比试的话,难道不会出什么事情吗?”

    江夏环顾着四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感,因为这四周实在是空旷的很,连个门都没有,满地的尘土飞扬,洋溢起呛鼻的气味,总让人觉得十分难受。

    “这么急做什么?等人来了之后,再进去也不急啊,就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况且,组织会所,怎么可能会是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掩饰,掩饰懂不懂,愚蠢的弟弟哦。”

    何玲像是已经承认了江夏就是她的弟弟一样,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如此的带着欣喜。

    她对于江夏已经丝毫的没有防备了,完全的将江夏当成了自己亲人,说罢,便是吐了口香烟,昂着头,扭动着脖子,发出了嘎嘣的声响。

    “姐姐说的对,我还有很多不懂得地方,当然需要姐姐来教我,以后,还要姐姐多多指教。”

    江夏脸上嬉笑着,看上去,就觉得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而正当江夏和何玲谈论着事情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车响声,听着,江夏不经意的便就将头转了过去。

    见到的,却是一辆黑色的马自达向着这边驶了过来,而随着马自达的缓缓驶来,江夏却是觉得周围有一股极大的压抑感压了过来。

    这种极大地压抑感,让江夏觉得比之前所见过的鬼许或是不良,还要可怕。

    仿佛即将前来的,是连地狱都不收留的罪人,何玲只听到了缓缓驶来的车声,头却压根就不向那辆黑色的马自达看一眼,对这一切像是都看淡了一样。

    这辆黑色的马自达,一直开到了那辆黑色的大众旁边,这次停了下来,就在江夏和何玲的面前,不过一两米,但刚好能够把车门打开。

    车子停了下来,何玲的脸色依旧是没有改变,吸着香烟,然后再吐出来,仿佛把这辆黑色的马自达,当成了空气一样。

    约过了一会儿之后,江夏这才看到了从车上缓缓地走下了两个人,而这两个人还都是女孩,年纪相差挺大大,大的有二十三四岁,小的不过十八九。

    其中一名,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是这两人之中最让人感觉是没有伤害的,无论是从穿着,还是从外貌来看,都是一等一的可爱。

    有着婴儿脸,留着披肩长发,空气的刘海,最特别的还是她穿着的衣服,居然是黑色的超短裙,白色的衬衫,看起来,完全就是学生妹。

    而坐在驾驶座上的,倒是和那个学生妹,有着鲜明的对比,无论是从外貌还是穿着来说,都是一等一的让人感觉到起鸡皮疙瘩。

    满脸透露着杀气,黑色的眼影,黑色的嘴唇,身上穿着黑色的外套,有那么一种小混混的感觉,明摆着是社会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