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超级护花天王〕〔阴阳风水录:民国〕〔医妃嫁到:储君独〕〔传奇女玩家〕〔婚婚向暖:傅先生〕〔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魔鬼主教〕〔唐朝小庄主〕〔绝地求生之空投成〕〔医圣都市纵横〕〔拜师九叔〕〔穿越之再造帝国〕〔替嫁甜妻:总裁大〕〔超级冒险大师〕〔在你梦里为所欲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91章 隐情
    “做做做,怎么可能不做,这在自己家里的,害羞什么,瞧你说的,哎呀你说,怎么屋子里这么热啊。”刘仨恍然的撩开了衣领,在乘凉着,他觉得有些燥热,便就在靠近江夏较近的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那锃亮的光头,一看就知道是他了。

    但稍有些主见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刘仨这就是做贼心虚了,明明已经是秋末,屋子里也没有开热气,哪里还会热呢,这对于陈芷慧来说,更是起了疑心。

    但陈芷慧可不好跟他耗时间,因为她知道,在此之前,那个叫尹雪的女孩肯定来过这里和刘仨叔打过招呼了,所以无论自己是怎样过问,他肯定全都照尹雪的话,再重复的说出来,因此,陈芷慧只好将计就计。

    “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请问一下刘叔,这照片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这张照片真的就是你拍的么?”陈芷慧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旧照片,摊在刘叔的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

    她的神色幽怨着,两眼紧盯着刘仨,顿时让他觉得不寒而栗,他是一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人,虽然跟了陈欧这么久,和陈欧称兄道弟的,但是依然改变不了他那胆小的样子,又神色恍恍惚惚的说道。

    “对,当时拍这张照片的人,就是我,我也就是刚巧路过,手里拿着个相机,见到了这么劲爆的东西,就拍了下来,我当初也没有想到照片上的人就是陈哥啊,我这不是糊涂了吗?”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父亲杀死了我的母亲,他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吗?他为什么要杀她,就算他寄人篱下,也不该杀她呀,还骗人说是病死的,我怎么这么傻,居然相信了这个谎话这么久。”

    听着刘仨的话,让陈芷慧陷入了痛苦之中,她低头捂着脸,对着照片哭泣着,神色显得难看,眼角显现出了泪痕,嘴巴里竟发出了抽泣的声音,引得身在一旁的刘仨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刘仨左手玩弄着右手,羞愧的低下了头,此时的他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拍下那张照片,到现在留下了这样的祸根,他撇过了头,望了望陈芷慧一眼,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一定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杀死我的母亲,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亲自去找他,我一定会要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死母亲。”

    陈芷慧低着个脑袋,一脸惆怅的望着手里的那张旧照片,神色显得非常难看,对于陈芷慧来讲,此时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对于父亲的追责,为此,她还是决定要去一趟白虎区的公安局里一问究竟,不管那个叫做尹雪的女孩会怎么说。

    刘仨没有说话,缓缓的抬起了头,望了望陈芷慧一眼,又把头伸了回去,像是在害怕什么,想要说出嘴里的话,还是忍住了,就一个劲的摇着头,嘴里连忙说着

    “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这个,还是你亲自去问吧,对了,陈哥他出什么事了吗?你这么焦急。”

    “他把人撞死了,现在就在白虎区的公安局里,等待着上面的判决。”

    陈芷慧想都没有想,便就将陈欧的事情全盘告诉给了刘仨,但毕竟现在就只有父亲是和自己最亲密的人了,陈芷慧也希望刘仨能够帮忙想想办法。

    可刘仨无论是从职位上来说,还是从能力上来说,都不及陈欧的一半,至于要说什么让他想办法,也只能是空欢喜一场。

    刘仨似是听明白了一样,点了点头,嘴巴里面也停不住的的去说着。

    “这倒是难办得很啊,难办啊,陈哥他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撞了人,如何能够逃脱得了。”

    刘仨的这一番话也是说到了陈芷慧的心坎里去了,这样的问题,她又何尝没有想到过。

    但是望着刘仨那后悔自责的样子,陈芷慧的嘴上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心里却在琢磨着究竟该不该去找父亲。

    “难道你和我的父亲有了那么多年的交情,就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吗?求你了,刘叔,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好吗?”

    陈芷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用着祈求的眼神去望着刘仨,她转过了身去,竟下意识的跪在了刘仨的面前,吓的刘仨那是一个措手不及,他真的承受不了这么一跪。

    刘仨见后便立马要将陈芷慧从地上拉起来,但陈芷慧倔强得很,无论刘仨怎样去拽,怎样去用力,陈芷慧就使劲的拼命去反抗,仍旧坚定的跪在了地上,稳如泰山。

    “你这又是何苦呢?我能够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这样的年轻人该知道的,就算是陈哥,他也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好了。”

    望着跪地不起的陈芷慧,刘仨憋住了气,无奈的转过了身去,哀叹道,双手放在膝盖上,端坐着,尽量平住自己内心的怒气,不去说陈芷慧些什么。

    但陈芷慧似乎是一个不肯罢休的人,面对着刘仨的百般劝阻,仍旧是不屈不饶的都要探究个究竟,双腿跪在地上向着刘仨的跟前挪动着,也让刘仨原本坚挺的心显得不安分了起来。

    “明明刘叔知道这样的事情,难道就不能告诉我吗?你知不知道一个被谎言欺骗了几年的人是怎样的感觉,怎样的无助,原来刘叔就一直这样不懂装懂吗?还是说,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刘仨叔了。”

    陈芷慧双手贴在刘仨的手背上,苦苦地哀求道,也是让身在一边的江夏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不会知道陈芷慧现在是作何感受。

    刘仨和陈欧的关系那是真的无话可说,否则,刘仨也不会知道陈欧为什么要杀死蒋小雨这件事,至于为什么会拍到这场凶杀的证据,那就是另当别论了。

    “你真的想知道这件事吗?这件事说起来会很麻烦,依据你现在的理解能力,虽然说能够理解我说的话,但我怕你会承受不了。”

    刘仨深深的叹了口气,双手捂着脑门,在那里直直的发愁。

    “这么说,刘叔是愿意告诉我了吗?放心,无论刘叔怎么说,我都会愿意接受的,只要刘叔告诉我就好了。”听到了刘仨终于乐意吐露出实话,也是让陈芷慧高兴的连忙站起了身来,又重新做到了刘仨的身边去,一脸激动的模样。

    刘仨确实是有想要把事实告诉陈芷慧的打算,因为他觉得他再也承受不了陈芷慧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了,虽然觉得也许对不住陈欧,但事已至此,别无他法。

    他回过头去,望了望一边的江夏,却是心存顾忌,毕竟有的事情,还是少些人知道为好,毕竟,他都不知道这人的来历是什么,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谁来不负责。

    陈芷慧倒是看出了刘仨的心思,她也不怕江夏知道这样的事情,毕竟都是一起混过风风雨雨的人,为了给刘仨吃一颗定心丸,便就对着刘仨说道。

    “放心好了,我的父亲看起来挺器重她的,也是我的父亲让她住进我家里的,所以,刘叔就放心好了,出事的那天,还是父亲主动要求她一同去白虎区的,所以,刘叔就放心好了。”

    听了陈芷慧的话,刘仨虽然仍心存顾忌,但总比先前的时候要好得多,望着陈芷慧那渴望听到事实的眼神,着实让刘仨捏了把汗,良久之后,这才缓缓道来。

    “你知道你的父亲真实身份是什么吗?除了警察以外的身份,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你知道是什么吗?”

    陈芷慧摇了摇头,当然是对刘仨所说的这番话是一无所知了,在她看来,父亲不过是一个恪尽职守的警察罢了,莫非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隐瞒着自己不成?

    见陈芷慧一脸茫然的样子,刘仨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一样,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才又继续说道。

    “你的父亲是执行局里面的一名猎人,专门密谋负责对付危害c市安危的恐怖活动,相当于是地下警局,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够知道,他们平常不以这神秘的身份出现,但你的父亲例外,他不仅是猎人,也同样是一名警察。”

    猎人?执行局?刘仨嘴里所说的话对于陈芷慧来说,都是扑朔迷离的,她压根不知道刘仨在说什么,感觉自己像是活在了谍战片里,到处危机四伏。

    “因为有的事情涉及到了秘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一个大概,实不相瞒,我也是执行局里面的一名猎人,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我在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不能说的秘密,因为这关乎着c市的安危,有的人,是在太阳底下守护c市安危的,而执行局,则是在地下。”

    刘仨如此严肃的话,让陈芷慧觉得不寒而栗,而她也开始觉得这件事似乎没有这么的简单了,变得棘手了起来,陈芷慧的第六感果然没错,刘叔的实力果然是非同小可的,果然,自己还是被隐瞒的最多的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