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女特工〕〔全能控卫〕〔都市全能仙医〕〔我的化身千千万〕〔鲜妻有喜:暴君蛇〕〔司令,奴家不从〕〔穿越1630之崛起南〕〔万忍之主〕〔敦煌天机〕〔萌妻十八岁〕〔阴阳赊刀人〕〔他在梦里打dota〕〔万界之最强奶爸〕〔王爷变忠犬〕〔富二代的美女秘书〕〔特种兵王在山村〕〔拒爱总裁〕〔英雄是如何炼成的〕〔超级小神医〕〔炮灰穿越之还是炮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32章 又见执行局
    执行局这个地方,对于江夏而言,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了,现在在她的身上,还有着关于执行局的记忆,对于执行局里所认识的人都没有忘记。

    众所周知,执行局隶属于这个城市的政府,而且所执行的任务,也是一般人所不可知的,可谓是高度的绝密,而对于有关执行局的存在,也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除了一些c市高官之外,估计能够知道的人,不过十人。

    但从陈欧的嘴里,却能够脱口而出执行局这个地方,不用想,也可知道此人肯定是与执行局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至于是谁便无从可知,不过,对于江夏所知道的,能够知道执行者身份的人,定然是执行局高层的。

    从江夏的脸上,陈欧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对于还蒙在鼓里的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别人知道了,能够露出这样的吃惊的表情,也是挺正常的,毕竟对于陈欧而言,在知道江夏是执行局里的人那一刻起,也是挺震惊的,没想到,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陈欧扶着方向盘,一脸的苦笑着,心中似是有着难言之隐,想要说什么,却又是说不出口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会说,江夏也是会向自己问起的,何况,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执行局,因此,对此而言,将事情说出来,又有何不可。

    “想知道我是谁吗?还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的事情吗?我想,关于我所讲的这一切,你应该会很好奇的吧,执行者0117号。”

    0117号是江夏在执行局时所使用的编号,类似的还有很多,而对于能够知道执行者编号的高层,也只限于在执行局里面,而且也是高层,而江夏所知道执行局里的高层,不下二十几人,而且个个都深藏不露,在执行局里的这几年,江夏所见过的高层,除了局长,和几个分队长之外,就没有谁了。

    这陈欧既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想来也是深藏不露的,只是想不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是和自己一样是执行局的,这一点,确实是让人觉得惊讶。

    江夏撇着眼,望向了坐在主驾驶位上的陈欧,轻皱着眉头,对于眼前的这个知道自己秘密的男人,还是怀着戒备的心,她不知道陈欧提起这件事究竟有何用意,便用着一种很不友好的态度,说道。

    “难道你会是执行局里的秦级猎人?”

    猎人,是在执行局里大家对于彼此的昵称,大多数的人不太乐意称自己为执行者,而更多的,则称之为猎人,称之为猎人,就意味着自己才是这场狩猎的主人,狩猎着这个都市里被通缉的猎物。

    所谓的秦级,乃是猎人里的高级任务,在秦级之后还有汉级、晋级、隋级、唐级、宋级和元级,最低等的,便是元级,常常都是一些小喽啰,但虽然如此,这些人也是不可轻视的,这些人常常混于市井之中,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做什么,除了秦级之上的国级。

    国级是最高等的猎人,目前就江夏所知,执行局的局长张建便是其一,便是国级的猎人,身份不可小觑,可谓是执行局里的领头人物。

    而江夏目前的身份,却只不过是小小的唐级,对于秦级而言,实在是有着难以触及的高度。

    陈欧听了,默默不语,只是看了江夏一眼,没有作声,嘴角一撇,露出了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方才道。

    “秦级如何?汉级又如何?你只管说你想不想去执行局一趟,这就足够。”

    至于要去执行局的话,江夏当然是非常乐意的了,上次去执行局的时候,距离现在也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甚是想念那些许久不见的朋友,不过,想着,一个让江夏身世困扰的难题,却产生在了她的脑海里。

    那就是现在的这个身份的问题,对于这个陌生的身份,那些昔日的朋友会有着怎的想法,江夏不得而知,是嘲笑,还是嫌弃,是冷漠,还是嬉笑。

    江夏在一番思索斟酌之后,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以示乐意,陈欧见此,这才心满意足的发动了车子的发动机,行将要在路上将江夏所希望得知的事情通通告诉他。

    陈欧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丝毫不敢有松懈,车子缓缓地向前移动着,来到了柏油路上,朝着江夏能够预料的地方狂奔而去。

    原来,陈欧之所以能够知道江夏是执行局里的人,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首先,陈欧承认,自己便就是执行局里的人,但是职位却没有明说,只是告诉了江夏,自己的职责,是无须江夏过问的,只要从今往后,任何事情都听命于自己就好了,听着,江夏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得就此同意了陈欧的要求。

    在江夏从警局离开以后,陈欧也曾多次的打量着手里的这张关于江夏的身份报告,以及那张江夏的身份证明,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头,独自的思量着关于江夏的事情,看着看着,却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而且日子也不是很远,就在不久前,听谁说起过。

    陈欧之所以在昨晚没有回到家里,便正是为了江夏的事情,他在办公室里思考了一夜,对于江夏的事情也怀疑了一夜,直到后来再也想不出来了,才拿起了电话,播向了在执行局里的老熟人。

    通过这位老熟人,陈欧这才知道江夏的真正身份,原来是执行局里的人,而且那个老熟人也将江夏这次外出的行动告诉了陈欧,自此,陈欧也了解到了关于江夏全部的讯息,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陈欧都在了解关于江夏的事情,直到第二天的凌晨。

    也正是由此,陈欧这才了解到了江夏本是白虎区的人,为何来到玄武区的原因,并且知道了江夏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查清楚一个被称之为玲姐的女人的底细,以及玲姐向米国老外提供c市军事信息的证据。

    车子在路上疯狂的奔驰着,陈欧的话语在江夏的耳边一刻不停的说着自己对于江夏的了解,听着这些的讯息,江夏既承认,也没有否认,但是他不可否认的是,陈欧所说的话,确实是对的,他对自己的事情的了解已经超出了江夏的想象。

    在陈欧谈及到自己此次的任务的时候,江夏就已经知道了陈欧的身份绝不只是秦级那么的简单,要么就是已经到了国级,因为只有国级的猎人,才有资格得知到其他猎人的动向。

    江夏托着腮,搭在靠在车窗的地方,摇下了车窗的窗户,任由窗外的风吹进了车子里头,她沮丧着脸,已经看出了陈欧的几番心思,要带自己去执行局,肯定是有事情的,便叹了口气,问道。

    “说罢,你打算要我帮你做什么?所以你才这么的想要了解我的事情。”

    陈欧的双手仍我在方向盘上,江夏的话,引起了陈欧嘴角的一抹笑容,或许江夏所说的话是对的,陈欧确实是有事情要借助于江夏的力量,而且,这种事情,也就只有江夏才能够做到,至于别人,则是不可能的,他迟疑了会,才回答道。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要你帮我做些事情,而且,这件事情,就目前来讲,也就只有你能够做到了,怎么样?打算帮我吗?”

    江夏惊诧的回了回头,望了望陈欧的那张黑黑的侧脸,嘴巴咬了咬嘴唇,深吸了口气,便发问道。

    “说吧,是什么事情?”

    陈欧微微的叹了口气,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不自禁的握得更紧了,他显得有些迟疑,明明话已经到嘴边了,却还是有种难言之隐的感觉,等车子停在亮了红灯的十字路口处,陈欧这才松开了嘴巴,将要说的话,吐了出来。

    “是我的女儿,芷慧,本来,是不打算去说的,也不打算诉你的,但是,总觉得如果再不说的话,兴许过不了多久,会发生什么让我后悔的事情,所以,我还是打算,将话说出来。”

    当听到芷慧这两个字时,江夏就立马发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一种无法言说的危机感立马涌上了江夏的心头,但,经陈欧的那张口,最不想听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陈欧深吸了口气,这才缓缓的说道。

    “我怀疑芷慧她最近和毒品有染,也许并不是毒品,是其他的原因,每次她听到我谈起毒品的时候,脸色就开始不对劲了起来,显得很惧怕的样子,虽然这样去议论自己的亲生女儿,是有些杞人忧天,但还是为了她的未来着想,有的事情,或许真的不能够就此唐塞过去。”

    陈欧的话,似乎是言之有理的,从这番话之中,江夏从中听出来了些什么,他说的没错,陈芷慧确实是吸毒的,而且不是普通的毒,是c市明令禁止的五大毒之一的冰毒,现在,陈欧还在鼓里,而当他知道的时候,天知道他会怎么想,是虎毒食子,还是以权谋私,或许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绿灯这才亮起,陈欧见了便继续的发动了车子,任车子往前继续狂奔,而此时,距离执行局的距离,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毕竟这里江夏是时常来过的。

    江夏没有回答陈欧的话,之手仍旧托着腮,搭在车窗边,不言不语,只是点了点头,便就是默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皇家小娇娘.〕〔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