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安小兔唐聿城〕〔时空机密Ⅰ:启示〕〔神经潜入者〕〔凰池〕〔斗破之变身纳兰嫣〕〔青藤亦独倚〕〔天月离缘〕〔尸人难行〕〔凰倾天下:腹黑尊〕〔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帝神通鉴〕〔无限蓄力系统〕〔养成小甜心〕〔都市妖孽狂兵〕〔七冠王〕〔韩娱之我为搞笑狂〕〔重生军婚:首长,〕〔鬼怪直播间〕〔津轻海线越不过的〕〔禅修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9章 星降之夜
    陈芷慧拖着疲惫的身体,已是回到了屋子里,卧在柔软的沙发之中,一脸惆怅的叹着气,虚掩着的房间的门,冷冷的气息从屋外吹了进来,吹动着陈芷慧的发梢,凌乱了她的头发。

    约莫着过了一会儿,江夏和王二才从外面的院落里走进了屋子,王二强壮的身姿,和江夏弱小的身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江夏随便找了个高腿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王二则倚着墙,靠在墙边,双手抱拳,打量着这两位女生,嘴里却是不言不语。

    陈芷慧卧在棕色的沙发里,换了个姿势,改为躺的,好像是觉得不舒服,便又换了个姿势,改为侧着的,她抬着头,望着雪白的天花板,那伤心的样子,确实让人觉得心痛,想要去安慰安慰。

    江夏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瞥向了陈芷慧,她虽然不知道陈芷慧是在想什么,但是隐隐的能够感觉得到是在为刚才的事而伤心,她的心不是江夏能够揣摩的,所以也只能隔岸观火。

    倚在墙边的王二,啧了啧嘴巴,鼻子里呼出了急促的气息,对于忠于陈芷慧的他,是忍不住这种寂静的场景了,一声叹息终于打破了因陈芷慧的悲伤而带来的肃杀,嘴里哼哼着气,动了动嘴巴,神色严肃的怒道。

    “小姐别生气,改天我就拿两把斧头剁了那徐懿的狗头。”

    嘴巴里愤愤的说着,手上也做出了比划的姿势,重重的碰撞着双拳,对着这对拳头使了个狠眼色,如果徐懿现在就出现在王二的眼前,不出意外的话,陈芷慧能够活活的将徐懿给打死。

    对于王二的话,陈芷慧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痛苦的叹了口气,嘴巴里冷冷的笑着,让人不寒而栗,这笑声之中带着杀戮,也带着陈芷慧对于徐懿的心灰意冷。

    借助于双手的力量,陈芷慧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踱着手,眼睛瞥向了王二的方向,笑着走了过去,红润的脸颊挡不住脸上的嬉笑,只要是认真的,就能够看出了她这是在苦笑。

    望着陈芷慧的走来,王二下意识的放下了双拳,放下了自己的锋芒,静站在那里,等待着陈芷慧的过来,等待着她的吩咐。

    陈芷慧那只嫩手搭在了王二的肩上,两位相差了近30岁的年龄,让陈芷慧的这一搭手,就立马暴露了王二的年龄,尽管王二很不情愿去和陈芷慧的双眼对视,但是,陈芷慧妩媚的眼神,确是让王二的眼睛无法逃脱,不知该看向哪里。

    她的嘴巴抿了抿,动了动眉头,踮起了脚跟,嘴巴才与王二的嘴巴相平齐,她尽量的将嘴巴靠在王二的耳边,两脚近乎和地面是垂直的,故意的眯上了眼睛,轻声细语着。

    “以后,这样的话,就别乱说了,你的心意,我就领了,可是别忘了,杀人,也是要偿命的。”

    陈芷慧的嘴巴渐渐的离开了自己的耳边,那种温暖的口气也随之消散了,她收回了那只放在王二肩上的手,在向着王二抛了个媚眼之后,这才把头转了过去,离开了,而随着陈芷慧的转身离开,一句补充的轻声细语也传到了王二的耳朵里。

    “你也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还有家人等着你吧。”

    话音刚入耳,王二便连忙朝着陈芷慧的方向跟了上去,一只手也不住的在怀里捣弄着什么,看起来一副焦急的样子,直到赶上了陈芷慧的脚步,来到了陈芷慧的跟前,才焦急的拿出了放在怀里的那支从她手里夺来的手枪,摊在了陈芷慧的面前,轻声细语道。

    “还是把这枪收下吧,也好有个照应。”

    打量着眼前的这支熟悉的枪,却让陈芷慧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高兴,收下,确实是能够有个照应,但是藏好也是成为了一个难题,毕竟,来历不明的枪支,若是被老爹发现了,也是不好交代的,而不收的话,那又该由谁来收呢?

    一个两难的问题,出现在了陈芷慧的脑海里,她在认真的思量着,考虑着,那只想要伸出的手,也停留在了半空之中,发着抖,颤颤的。

    王二也不是没有意识,通过颤动的手,也却是发现到了陈芷慧在思虑着,的确,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换做是自己,估计,也是会考虑大半天的,毕竟枪支对于九州国而言,确实是一个人人惧之的东西,一旦查出了谁家私藏枪支,那可真的不是间简单单的拘留的问题。

    但利大于弊,谁能够保证徐懿不会再派别的人过来?谁又能够保证,下次来的人,还会是这样的傻蠢不成?恐怕,下一次来的,是真的下了杀心的,现在陈芷慧的处境的确危险,要是没有什么武器来防身,怕是要吃大亏的。

    王二将手里的枪向陈芷慧的面前推搡了一番,显然,这是让陈芷慧必须收下的,陈芷慧的手缓缓地靠近着那支枪,颤动的心随着手的抖动在跳动着,她咽了口气,终于不再思索,狠下了心来,将王二手里的枪握在了手里,不假思索的放进了怀里。

    见到陈芷慧的这一番流畅的动作,王二甚是激动,便认可的点了点头,便道。

    “既然小姐收下了枪,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再会。”

    说罢,王二便转过了身去,行将要离开陈芷慧而去,毕竟天色已经晚了,王二也该要去回去了,但是,沉重的步伐却是让王二寸步难行,脸上的压抑也越来越显得灰暗,他回过了头,又望了陈芷慧一眼,这才终于依依不舍得离开了别墅,回去了。

    王二一走,整个别墅里头就只剩下了江夏和陈芷慧了,两人互不做声,场面一度显得格外的尴尬,陈芷慧又回到了沙发上,坐在那里,手也不时的会伸向那温暖的怀里,去抚摸那支枪还在不在。

    与江夏所做的那个红色的高腿椅子,相差了只不过一张矮桌子的距离,可谓是相当的近,然而,两人的不言不语,却是为这栋别墅增添了几许的冷清,是真的冷清,陈芷慧更不止一次的玩弄着她怀里那支枪,却依旧没有将它放进该放进的地方里的意思。

    江夏已然是看清了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她坐在那里玩弄着自己的双手,不时地抬起头,打量着陈芷慧的动作,想要上前去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也回过头去,望了望窗外的景色,天色已然是泛黑,看不清看不清外面的景色,只觉得一片黑暗。

    “二楼走廊尽头左边的那个,是你的房间,今晚你就在那里睡好了,冰箱里还有些吃的,自己拿就好了。”

    陈芷慧不露声色的一语,确实让江夏慌忙不已,顿时震惊,没想到是她最先打破了这寂静,但她仍旧是不抬起头,只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听罢,江夏便要走开,去陈芷慧所说的房间去,但刚踏出一脚,江夏又觉得不妥,感觉有些不讲礼数,这样是否显得有些唐突,便停住了脚步,转过头去,向着陈芷慧问道。

    “你还没有吃东西吧?要不我拿点东西给你?”

    陈芷慧却是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两眼显得有些空洞,感觉傻了一样,江夏见陈芷慧不言,便就要去上二楼。

    可当江夏刚打算踏下脚步的时候,却被陈芷慧的一声呵斥止住了脚步,见势,江夏回过了头,想要看看陈芷慧打算要做什么。

    陈芷慧缓缓地抬起了头,脸色顿时又回归了往常的样子,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地走进到了江夏的身边,妖娆的步伐,让人学不过来,她的手搭在停住脚步的江夏的肩上,另一只手则抚摸起了江夏的脸蛋。

    如此猝不及防的触摸,让江夏顿时失色,她看不出来陈芷慧是要做什么,但是,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的抚摸着,却让江夏觉得几分暖意,便想着要反抗她的这一抚摸。

    江夏故意的向着二楼缓缓地移了过去,陈芷慧手伸不到,这才放弃了继续侵犯的打算,但严肃的神色,却让人觉得惴惴不安,她抿了抿嘴巴,对着江夏问道。

    “你现在是在哪里上学?家住在哪里?家里有几口人,今年是大几了?把我该知道的和我必须知道的事情,最好都告诉我,我想之前我与二苟的谈话,你也该听到了吧,没错,我的身边,容不下任何的一个怀有秘密的人。”

    听着,江夏的心顿时凉了一截,她说的没错,毕竟她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才被那个叫叫做徐懿的男生给算计的,现在所以才让自己将自己的身份全盘托出,这显然是在调查自己的身份。

    但是无论怎样讲,江夏若不将自己的身份,全盘托出,自己在稳定事情这几天之前,生活肯定不保,而现在,还得依仗着这家人,若是连她都得罪了,那以后也就没有出路了。

    想着江夏无奈的吐了口气,便转过了身去,丝毫不畏惧的面向着陈芷慧,如此得见近距离,单是有任何的异动,也能够观察到对方究竟是在想什么。

    江夏还是迫不得已的,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了陈芷慧,包括在哪里上学,年纪多大,什么时候出生的,家里的人是做什么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警察距里,江夏全部全盘托出。

    但,唯独变成了女生这件事,却是没有对陈芷慧讲,毕竟,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什么,你竟然也是华清高中的学生?”当听到江夏说完自己所在学校的时候,却不由得让陈芷慧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