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我为王〕〔万古剑尊〕〔龙血武皇〕〔鬼手医妃:摄政王〕〔庄园之梦〕〔万界网游之地球人〕〔鬼医圣手:嫡女逆〕〔不眠之夜〕〔第一狂妃:废材三〕〔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全职法师〕〔狼啸苍穹〕〔邪王难宠,医妃难〕〔天降萌宝:总裁爹〕〔旺家农妇:养包子〕〔凌天剑尊〕〔虐文女主当学霸[穿〕〔妈咪别逃,总裁爸〕〔黑铁皇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28章 小姐的刁难
    这个男生听了陈芷慧这一番话之后,真的是彻底的蒙圈了,难道她真的不知道这枪是做什么用的吗?对于男生来讲,可真的没有这个胆来把实话说出来,如果告诉陈芷慧,说枪是来杀她用的,那自己还有活路吗?所以,英明的男生决定了,还是装哑巴的好,便紧闭着嘴,能不说的就不说。

    陈芷慧望了男生的这个不知好歹的样子,心底里虽然是气得要命,可是脸上,却还是保持住了嬉笑,尽量让自己不发怒,笑里藏刀一般,白嫩的脸上,露出了让人觉得有些恐惧的笑容,她啧了啧嘴巴,笑道。

    “你就说出来嘛,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男人嘛?就该敢作敢当,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你看你这个熊样,就跟狗似的。”

    陈芷慧故意的改变了腔调,正宗的老东北腔,骂的这男生是狗血淋头,但她说的也没错,这男生却是够窝囊的,昨天才下的雨,草坪也还没有干,合着湿麓的草叶,湿冷的泥土,男生的脸上早已经沾染了些许的泥土,身上的衣服也湿掉了,整个人就像是进过泥潭里一样,十分窝囊。

    但男生只敢在心里辱骂,嘴上却不敢明说,他低着头,尽量不去看陈芷慧的脸,免得心烦。

    然而,陈芷慧却看不下去了,叫一边的王二将男生的脸抬起了,男生争执不过王二的力气,满脸泥土的抬了起来,极不情愿的紧盯着陈芷慧的嫩脸,嘴里不言不语。

    见男生这么不理会自己,陈芷慧也只好摇着头失望的叹了口气,两手挠着头,一副心烦意乱的模样,而怀里的枪也正因为她的动作,而有显露出来的意图,黑色的*的枪管探出了个脑袋,男生的视线全然放在了那枪管的身上,鼻子里呼呼的喘着气,心神激动着,险些将手伸向了那支枪,去触摸它。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这总该可以了吧?这个要求应该没有那么难了吧?要是连这个都觉得难,你他妈还是男人嘛?”

    陈芷慧气的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戳了戳男生的脑袋,因为男生只将注意力放在了陈芷慧上衣里的那把枪上,并没有注意到他伸出的那根手指,却道是因此而吓了一跳,身子猛地一怔。

    “问你话呢,怎么哑巴了啊,你要不说出来你是谁,我可真的就把你当成女人来对待了。”陈芷慧用手又在男生的脑袋上戳了戳,是要让他长点记性。

    有了刚才的教训,男生立马就认真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走神了,幸好陈芷慧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因为什么而走神,这要是被她给知道了,自己还能有机会吗?想着,男生便换了个姿势,改为爬的,缓缓地向着陈芷慧的方向爬了过去,笑着答道。

    “芷慧姐尽管称呼小弟为二苟就好了,我姓苟,在家中排行老二,所以叫小弟二苟就好了,嘿嘿。”二苟在陈芷慧的面前嬉笑着,表现出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他的这一番话,确实把陈芷慧给逗乐了,完全没有把二苟放在心上。

    王二和江夏也是,虽然一直站在身边,提防着二苟,但是看在这家伙已经是和废物没有什么两样了,便也就不把他当回事,毕竟已经是窝囊废了,谁还会认为他有威胁呢。

    二苟陪着陈芷慧哈哈的笑着,装作出别人脚下的狗的样子,可心底里,却在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有个时机,能够抢过来陈芷慧怀里的那支枪,哪怕只是几秒钟都可以,只要能够抢走她怀里的那支枪。

    场面一时静了下来,陈芷慧脸上的嬉笑,对于二苟来说,就是致命的大杀器,喜怒无常的脸色,谁能够知道,在下一秒,这女生会做出怎样的举动,那一颦一笑之间,仿佛是在故意的试探这二苟有无反击的迹象,一旦有,便就让二苟有皮肉之苦。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还不愿意将这支枪的作用说出来嘛?你的舌头很硬是不是啊,就是不想告诉我这支枪,究竟是做什么的?”

    陈芷慧将手伸进了上衣的口袋里,把玩在手里,手指抚摸着枪支上的纹路,嘴巴里一阵的苦笑着,时不时地将枪口对准着二苟,装作出一脸要对付他的样子,虽然没有上膛,却还是吓得二苟屁股尿流,他知道,陈芷慧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啊,就这点小动作,是傻子都能够看的出来。

    “你别说,这枪的做工,还挺好的,花了不少钱弄来的吧,要是徐懿知道你把这枪搞丢了,你说,他会不会杀了你啊?对了,这枪是从哪里来的啊?自己造的吗?”

    陈芷慧的手里把玩着枪,里外的打量着枪的纹路,还打开了*,发现里面还有五发子弹。

    二苟的脸蛋顿时就如白纸一般,苍白了起来,他的心在急匆匆的跳动着,鼻子呼着厚重的气息,就像是丢了魂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但还是尽量的保持住了理智,轻声说着。

    “杀了我,可……可能吧,这枪是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他让我带上枪的,说是能够预防小偷之类的,最近不是说附近在流行强盗吗?”

    二苟刚把话说完,身子就被陈芷慧一脚给踢了开来,整个人像是乌龟也一样,仰在了地上,伴着湿漉漉的泥水,二苟的脸全花了,衣服上、头发上、脸上都是泥水,显得特别窝囊。

    二苟仰在地上,只好自认倒霉,也没说什么,在觉得命根子不痛了之后,这才能够从地上坐了起来,转过了身去,望向了这个给了自己一脚的陈芷慧,虽然心里满是愤怒,却还是忍住了,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自认倒霉。

    “我今天就问你,是不是徐懿让你来杀我的,他为什么要杀我,好歹我也和他度过一夜春宵,他居然就这样要杀了我,他这是玩兔死狗烹,还是鸟尽弓藏啊?”

    陈芷慧忍耐不住,二话不说,便将手里的这支手枪上了膛,枪口对准着二苟的脑袋,站起了身来,一脸的愤怒,那怒皱着的眉头,让站在身边对于此事毫不相干的江夏都觉得胆战心惊,不过,江夏料定了陈芷慧是不敢开枪的,二苟也是,料定了陈芷慧不敢开枪,她肯定不敢坐牢。

    见势,王二连忙上前夺去了陈芷慧手中的枪,陈芷慧没有反抗,乖乖的让王二从自己的手里抢走了枪支,但是陈芷慧脸上的愤怒并没有减退,她知道,只要徐懿还存在一天,自己的命,就一比一天危险。

    “你说,他还会再让人杀我吗?就好比今天这样,拿着枪,让我的命如此的危险。”

    陈芷慧半蹲着身子,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二苟的两只眼睛,虽轻声细语,但是话语之中隐藏着多少意思,也就只有二苟才最了解。

    二狗撇着嘴角,笑了笑,她看出了陈芷慧的心思,无非是要杀了自己,但是苦于某种原因,才放弃了,当她知道是徐懿要杀死自己的时候,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要发生什么,他在徐懿的眼里,不过是一枚棋子,便不在意的笑着。

    “徐老大究竟是不是想要杀你,你自己难道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吗?我想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这一行的秘密,徐老大一共为你提供了那么的冰毒,而你,却做了什么,要怪就只怪你的身份太隐蔽,让人产生了怀疑。”

    听罢,陈芷慧豁然一笑,歪着脑袋,怒道。

    “我的身份隐蔽?要不是他让我认识了冰毒,我还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你还还跟我说神秘,虽然说送了我500克的冰毒是不假,可别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他是为了我的身体,为了让我上瘾,永远都离不开他徐懿。”

    陈芷慧的这一番话,却是让二苟呵呵一笑,仰天大笑,双手撑在草地上,想要站起来,却被身在一边的王二,给按住了肩膀,止住了他的动作。

    见着,陈芷慧摆了摆手,示意王二将手拿开,让二苟站起来,反正,无论怎样,陈芷慧始终相信眼前的这个男生也成就不了什么气候。

    王二愤愤的将手甩了开来,二苟这才缓缓地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泥水,一脸不屑的撇了撇头,整理了身上的衣服,双手揣在裤兜里,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我想知道的,我还是不知道,现在枪在你们的手里,要怎么样,你们说了算,落在你们手里,我无话可说。”

    二苟随意的样子,陈芷慧虽然气在头上,却也不敢做出什么举动,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还杀不得,要是杀了,不但自己要吃牢饭,就是老爸那里也是很难解决的,她知道,不能够让老爸伤心。

    万千思绪产于心头,陈芷慧梳理着发梢,一脸惆怅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望了望天空之中逐渐现出的繁星,咽下了幽怨的气,她的步调极缓,向着屋子走了过去,她的影子被拉的老长,显得特别的孤独。

    “回去告诉你家徐老大,要是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什么事情,我的命,还轮不到别人来取,今天的这账,我早晚是要还的。”

    陈芷慧的话,传入了江夏他们的耳里,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江夏又和王二一起死盯着二苟,二苟惶恐不已,便二话不说,向着那辆黑色的车子一路狂奔而去,驾上了车子,消失在了远处的天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