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妻欠调教〕〔烈火焚琴〕〔电竞之冠军之路〕〔神武帝尊〕〔逆天毒妃:傲娇邪〕〔重生1970〕〔炼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铁雪云烟〕〔误入狼室:老公手〕〔足球的魅力〕〔海贼之情绪系统〕〔嫁了个权臣〕〔星空之主〕〔大戏骨〕〔学霸的神话〕〔仙武神帝〕〔他在梦里打dota〕〔独家婚宠:军少,〕〔都市之超级主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16章 莫名男子
    “喂,我说,你听说了,昨天晚上,在附近的宾馆里,好像是发生了枪声,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还好我不是住在那附近的。”

    一位年轻的小姑娘,年纪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做在距离江夏不远处的地方,向着她身边的一个年纪与之相当的男生说道。

    听着女生的话,男生先是愣神的望了望女生一眼,心想,这孩子是认真的吗,关心这种事情干嘛,不过,听女生这么一说,男生似乎也听过这么一回事,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

    “照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听说死的好像是我们区区长的儿子。”男生最后几个字说的格外细腻,还很小声,生怕会被谁听见似的,他打量着四周,只有坐在空调旁边的江夏,其余的,什么人也没有。

    听着男生的这一番话,女生的表情甚是惶恐,就差张嘴叫了出来,那一副张大着的嘴巴,似乎能够塞得下一个鸡蛋,嘴里含着细嫩的手指,盯着男生的脸看了半会儿,方才惊道。

    “区长的儿子,那不就是肖良吗,昨天下午在永恒饭店里头,我还见过他呢,和他的小女友聊的别提多开心了,咋晚上开了个房之后,就死了呢?该不会被他的小女友杀了吧……”

    女生还没有把话说完,嘴巴就已经被男生给捂住了,他举着食指,靠在女生的面前,唏嘘着,女生见状,这才没有大声吆喝,也注意到了自己所说的话,显得过于激动。

    但女生的这一番话,确实把江夏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外表看起来,是在认真的看着书,可实际上,注意力早就已经转移到了这对小情侣的身上,两人的对话,被江夏听得一清二楚,而江夏也从其中了解到了一些的端倪。

    “说话小点声,这么大的声音,就不怕被谁听见啊,虽然你说的没错,但是你知道他的小女友是谁吗?这哪里是什么小女友啊,人家可是dw公司的堂堂大小姐啊。”

    听着男生的这么一番话,女生甚是惊讶,身子猛地一颤,发了抖,dw公司,谁没有听说过啊,多大的企业,但有谁能够想得到,一个区长的儿子,居然会和一个大公司的女儿谈恋爱,而且,还把区长的儿子给杀了,无法想象,这会在社会上引起多大的灾变。

    女生诧异的脸色,对于男生而言似乎是已经是预测到了的,她的心在砰砰的跳着,不安的神情跃然于脸上,男生倒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面带笑容的望了望女生的稚嫩的脸蛋,将她拥入到了怀里,保护在了自己温暖的怀里。

    男生的嘴巴亲吻的女生的脸蛋上,便让女生开始脸色泛红,他微笑着,开心道。

    “等办完了证之后,我会更好的对待你,一直的保护着你,给你温暖,给你幸福,让你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

    女生依偎在男生温暖的怀里头,这确实让江夏看的一脸的懵逼,这俩到底是在干啥呢,搞了半天原来是在这里秀恩爱啊,还真的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

    江夏的视线全放在这对小情侣的身上,她希望能够从这对小情侣的身上,找到关于这起杀人案的某些信息,但是都无所获,这些江夏都已经知道了,倒是让江夏觉得几分失望。

    江夏似乎是发急了,对于手里的书,江夏是已经看完了,毕竟自打小时候,江夏就对书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痴迷,大概是新拿上一本书,只要随意的翻一番,不出多少时间,江夏就能够说出书里所讲的事情,一一的复述出来。

    既然已经看完,索性将书扔到了一边,倚着身后

    的墙发起了呆来,一副懒懒的样子,仰着头,嘴巴叭叭叽叽的打着鼓,她并不是无所事事,只是在她的脑海里,还有着更要的事情,等待着她去想,譬如,该怎样,回到以前的样子,是去某国做个变性手术吗?

    亦或者是就用着这样的身体继续生活下去,反正这样的身体也挺可爱的,或许父母喜欢也说不定,在江夏的记忆里,年幼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自己是男生,妄图将自己活活摔死,还好有了母亲的及时制止,才留下了一条小命。

    旧的记忆回荡在江夏的脑海,眼角竟不觉得泛起了滚烫的泪花,她下意识的拭去了眼角的泪,回过了神来,可是眼角却已经变得通红,一副面容在乌黑的秀发之下,显得一丝悲凉。

    “小妹妹,咋还哭了呢?要不要哥哥我来安慰你一下。”

    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着一身黑色衣物的年轻男子才出现在了江夏的身边,他那轻声细语在江夏的耳边豁然响起,着实让江夏吃惊,等江夏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这位年轻男子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顶多在而是来岁吧,与江夏之前的年纪差不多,若不是现在变成了十七岁的小妹妹,就依据江夏的真正实力,主能够将这个年轻男子打成傻子。

    江夏没有给这个年轻男子好脸色,将头扭在了一边,一脸不屑的样子,虽然变成了女儿身,江夏还是懂的所谓的亲近的,一看这个年轻男子的装扮,就不知道他是一个好人。

    但是这个年轻男子似乎并没有理会江夏是否在乎自己,反而向着江夏更是靠近了些,明目张胆的在警察局这种地方似乎要对着江夏施行什么案发的行为。

    深感到威胁的江夏更是提高了警惕,一旦这个年轻男子有什么异样的行为,江夏就抡起拳头,揍向他的脑袋,让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小妹妹今年多大了,来警局干嘛啊?知不知道在这里,一个人出来,可是很危险的。”

    年轻男子竟将嘴巴靠近了江夏的耳边,面对着面红耳赤的江夏,身子还有些瑟瑟发抖,年轻男子丝毫没有担心害怕,嘴巴紧贴着江夏的耳垂,马上就要贴上去了。

    江夏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头,便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可是,当江夏的屁股刚要起身的时候,身子就被年轻男子给按了下去,丝毫不给江夏任何能够喘息的机会。

    这下江夏知道,事情是真的不妙了,便想着要论起拳头,揍向年轻男子,可这男子身手也是了得,自是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江夏的这一拳头,拳头从男子的耳边闪了过去,不伤及他一丝毫毛。

    单是这一闪,江夏才知道,原来这男子是练过的,要不然是不可能会有这种的实力的,总而言之,用这样的身体,是绝对斗不过他的,就算是原来的身体,似乎也是很玄乎的,毕竟他的速度太快,已经超出了江夏的预料。

    但,这男子是不是太张狂了,可千万不要忘记了,这里可是警局啊,就算是普通的坏贼也没有这个本事在警察局闹事啊,除非是吃饱了撑的,或者是出门没有带脑子。

    这个年轻男子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多少会退缩,反而得寸进尺起来,在江夏发呆的那一刻,这个年轻男子竟忽的按住了自己刚才出手的的手腕,将这只胳膊嗖的扭到了后背,以至于江夏有些无能为力。

    见着一只手就这样的被这个男轻男子束缚住了,而周围的那些人的视线,似乎也注意到了这里,江夏见到这样的情况,心里顿生希望,认为是见到了救星,这下看这个家伙还怎么继续的嚣张,没辙了吧。

    然而情况并非是江夏所能够预料到的,那年轻男子呵笑着看着江夏的脸蛋,这样的脸蛋确实是很漂亮的,他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嘴角微笑的看着江夏,没有说什么。

    “江夏,我说过会爱你一生的,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别闹了好吗?跟我回家吧。”

    年轻男子突然的一句话,却是让江夏觉得十分震惊,这家伙是疯了吧,才会说出这种话,但就是这样的话,却让周围那些还心存疑虑的看热闹的人们,打消了心中的疑虑,就各自的做着各自的事情,对这对“情侣”一笑带过。

    对于自己所做的得逞,这年轻男子却是呵呵一笑,用着那只空出来的手,要触摸江夏的那黑色的秀发,在一点一点的向着江夏的身体接近着,但本能的反应,让江夏妄图去拒绝。

    这年轻男子似乎挺识趣的,便也就没有去碰触江夏了,便就伸了回来,只是却仍旧没有放开江夏的另一只手。

    面对着年轻男子的恶意的行为,江夏虽心有不甘,但在心里却还是挺希望将这个年轻男子给揍趴下的,要不是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还用的着这么狼狈。

    但是虽然如此,年轻男子的话,却还是让江夏觉得几分震惊,他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又不和他认识,自己也没有见过这家伙,这太奇怪了,便皱着眉头问道。

    “我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什么?”

    这位年轻男子听着这番话,嘴里呵呵一笑,低垂着头,耍着帅道。

    “我是谁?你难道不是心知肚明吗?相信现在的你,对于这样的新的身体,还是很不适应的吧。”

    这个年轻男子到底对于自己了解多少,他究竟是谁,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事情,恐怕不是某位处于高层的人物,就是章天语的同伴。

    江夏的眉头紧皱着,空着的那只手紧攥着成了个拳头,一旦想到将自己弄成这般模样的那些的那家伙们,江夏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咬牙切齿道。

    “不管你是谁,都别惹到你爷爷我。”

    明知是挑衅的声音,可还是感觉那么的可爱,甜甜的,仿佛是一个小婴儿那样,面对这番话,年轻男子只是一笑迎着,嘴巴里并未吐出半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