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绝宠:狂妃太〕〔超神天才系统〕〔许越余依〕〔女总裁的逆天高手〕〔重生浪一把:精分〕〔我的成就有点多〕〔邪王宠妻:废柴小〕〔都市全能系统〕〔九零女神算〕〔凶灵祭〕〔烽火盛唐〕〔我的超级人格〕〔冥王修炼手册〕〔最强神医混都市〕〔邪王专宠:腹黑逆〕〔大夏纪〕〔超级鬼尸〕〔重生美利坚之无耻〕〔超强兵王在都市〕〔兽妃凶猛: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13章 这真的是我吗
    一个肚子圆圆的警察所说的这番话,让江夏惊得摸不着头脑,要是说有一件杀人案与自己有关,自己也就信了,反正都已经来到这里了。

    但要是说到江夏小姐,江夏这就不开心了,自己堂堂七尺男人,怎么就变成女生了,这就有点太可怕了。

    然而在江夏起过身,要从床上下来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通红了起来,那一刻的他,竟觉得胸部凉凉的,有股莫名的触感不言而喻。

    她弯下了头,盯了胸部有十秒钟左右,凸的,里面还有顶起来的空隙,怪不得凉凉的,下意识的,她伸出了右手,想要去触摸那个凸凸的地方。

    软的,这种感觉既陌生又熟悉,就像是活在梦里,感觉得到很温暖的。

    江夏的脸顿时通红的跟染了朱红汁一样,她已经完全懵了,怎么也不会相信,现在的自己,竟会变成了这般模样,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但这真的还是自己吗?

    “喂,玩够了吗?玩够了的话,就跟着我们走吧,审讯的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较瘦的警察,与身边的那位身材较胖的警察,形成了及鲜明的对比,一身蓝黑色的制服,长长的袖子上挂着一枚象征性的徽章——玄武区公安,一条黑色的领带打在胸前的地方,看起来着实是英俊帅气。

    听着警察的这般说辞,江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也只好跟着这两位警察的身后,一同前去了,但江夏从床上起过身来,来到床下的时候,总是感觉到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

    双腿也有些发抖,江夏想要忍住腿的发抖,但走起路来却又觉得像是瘸子一样,很不正常,在江夏看来,这头细长的黑色长发也确实是碍事,额头前的刘海老是会挡住视线。

    而且全身也是觉得没有了力气,嘴巴干的要死,但她的愁眉,却是引起了周围所路过的其他警察的回眸观望。

    “这个女生的长相也太让人吃惊了吧,是该说她长得漂亮呢,还是该说她长得可爱呢?但是看她年纪,怎么这么小就烦这事呢,诶,现在的小青年,都被该死的外来文化给教坏了。”

    一个端着茶水杯的警察正巧是路过了这里,他回眸观望着路过的江夏,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江夏的脸看,看起来嫩嫩的,也是白白的,让人想要去捏上一捏。

    对于那位警察的回眸相望,江夏并不是没有看到,但是此时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她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变成了一个女孩,只是现在缺少一面镜子,江夏也不知道这张脸究竟是长什么样子。

    想来也是巧,江夏被询问的地方刚好置放着一面挺大的落地镜,路过那面镜子的时候,全身的面容却是显现在了江夏的面前,新的面容,让江夏无不为之动容。

    樱桃小嘴,淡红的嘴唇,一头细长的头发垂落到了胸前,额头前留下了刘海,肥大的衣服在这个身体面前,显得非常的不合身,就感觉是稚嫩的女孩穿上了大叔的衣服一样。

    而且,这个年龄,居然是年轻了五岁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步入高中生活的女生,在这样的身体面前,让江夏顿时觉得无能为力,竟开始陶醉在了其中,微红的脸蛋,渐渐地入迷。

    直到身边的那两位警察呼唤自己的时候,江夏这才从愣神之中,回过了神来,转身坐在了两位警察面前的木椅上。

    房间的布置倒是非常的简陋,只有一面镜子,一张桌子和三张椅子,两位警察面前的桌子上倒是放着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水杯,应该是在这之前已经准备好了的。

    但是两位胖瘦警察在将江夏带来这个审讯的房间之后,两人便就离开了,很显然,要询问自己的并不是这两人,他们的职位还不够。

    “这个女孩,你现在这里等着,要询问你的马上就过来了。”

    两位警察走后,这个房间就变得空荡荡的了,江夏听到了这个新的身体的微弱的呼吸声,那种感觉,异常的梦幻,她,江夏,也许可以接受得了这个身体,但是母亲,父亲,以及那些其他的人可以接受得了吗?而且,就算如此,用这样的身体走出去应该很尴尬吧。

    毕竟江夏之前可是一位帅气而英俊的大男人啊,是该说命运弄人呢,还是说,有人在用计害自己。

    想着,江夏惭愧的低下了头,胸前鼓起的那个地方,让她觉得异常的别扭,这明明就不是自己的身体啊。

    可一个疑惑闪现在了江夏的脑海里,曾记得,自己是在那家宾馆里头才会落得下这样的事情的,而且,记得当时,在自己回过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戴着牛头鬼神面具的家伙,也就是那个家伙让自己昏迷了过去。

    自己变成这般模样,若不是与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有关,就和那个杀了叫肖良的女生有关,而且,女生和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必是有着特别的关系。

    江夏正是这样的想着,便不自觉地翘起了二郎腿,一脸认真的神情倒是让进来的那位询问的警察觉得无比的诧异。

    “倒还挺有意思,在这里思索了起来,可能你都还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见到你就倒在血泊边的地方,整个人的睡相别提有多狼狈了,还是我让我们局里的女警为你理的发型,要不然,都不知道你成什么样子了。”

    走进审讯室的是一位身材结实,穿着蓝黑色警服,并戴着黑色墨镜的中年男人,棕黑色的脸,仿佛是在非洲晒过的一样。

    他的腰间还别着一本不是很厚的黄色的本子,本子上还夹着一只黑笔,笔杆子露在了外面。

    中年男人端起了桌上早已经置好的一杯热水,吹了吹气,便就喝了下去,干净利索。

    经这位警察这么一说,江夏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之所以有这么整齐的头发,刘海,是有谁早就已经帮自己整理好的,只是为什么不帮自己换件合适的衣服呢。

    中年男人在桌子前的某一个椅子上直接的坐了下去,顺便,摘掉了脸上的黑色墨镜,顿时,中年男人的面容,便显现在了江夏的面前,看起来挺严肃的,一副大众脸,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你的名字叫做江夏,出生在c市白虎区的一个叫栖霞镇的地方,具体一点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在昨日晚上十点左右,入住了东皇路的一家宾馆,名为银汉,所住的房间号是509,对吧?”

    这位中年男人翻开了随身携带的那个黄色的小本子,一本正经而严肃的在江夏的面前,一一的说着。

    对于这位警察所知道的这些,江夏并不觉得什么惊奇,毕竟这里可是警察局,知道一点个人的信息,也是正常的,而自己,也成为了受牵连的人。

    江夏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警察望了江夏一眼,便低下了头,盯着眼前的黄色小本子,紧接着又说道。

    “后来,我们询问了前台的小姐,问及了511的房客,当我们要511房客身份证信息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黑了,查询无果。”

    警察抬起头望了江夏稚嫩的脸一眼,又道。

    “于是,我们要到了隔壁509房客的信息,也就是你的信息,而后我们发现,509的房客只有一名二十岁的男性,名字也叫作江夏,之后,我们调查了当晚住过宾馆的房客,发现,叫做江夏的也只有那一个。”

    警察所讲的每一句话,都让江夏惊慌失措,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的担心,明明自己有不是凶手,何必会惧怕这个。

    “所以,我们有了两个结论,第一,你是杀死被害人的凶手,而且一尸两命,另一命,就是住在隔壁的人也同样叫做江夏的一名男性。”

    警察顿了顿,对于第二个观点,表现的甚是迟疑,江夏看得出来,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兴许是被警局列为了头号通缉犯。

    “其二,你就是隔壁的509的房客,那位叫做江夏的男性,也许,我们不该这样去下结论,一夜之间,让一位男性变为眼前的这样的女性,就现在的医学水平,还是无法达到的。”

    听着这话,江夏便连忙站了起来,要进行反驳,毕竟,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也同样的知道是谁杀害了那位叫做肖良的男生。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我杀害了你所说的那位叫做肖良的男生了。”

    警察摇了摇头,不加掩饰的将江夏的话给否决了,便解释道。

    “不过,我们并没有在死者的身上有发现属于你的任何的指纹,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凶手并不是你,但即使如此,你也免不了嫌疑,其一,就是你的身份。”

    从警察的话中能够很明显的听出来,自己的身份是已经被他知道了,但是,他的心似乎还在挣扎着该不该相信有女体化这样的事情,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变性手术,也绝对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

    变了一个人,指纹变了,其他的都变了,身份证这样的东西,已经证明不了她现在的身份了。

    警察从刚才的无奈之中清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该何让面对眼前这个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案子,他叹了口气,才极不情愿的问道。

    “你知道那位叫做肖良的男生是谁吗?小姑娘。”

    江夏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事情,当然是不知道的啊,自己也不过是路人而已,当时碰巧的路过罢了。

    警察似乎是早就知道江夏会如此的回答,便也不顾忌的将死者的身份一五一十 的告诉了江夏。

    “肖良,玄武区区长肖秀的独生子,本来,我是不该告诉你的,但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能够对这个案件有帮助的,也就只有你了。”

    中年警察的这一番话,让江夏知道了案件的重与轻,区长的儿子,死在了宾馆的那样的地方,肯定是会引起高度的重视的,而且之后的事情,自己肯定逃不了干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