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皇妃:暴君的〕〔异界修真传奇〕〔系统让我去算命〕〔穿越八零:军少狂〕〔龙武九天〕〔娇妻太甜:禁欲总〕〔忘川归处:带上女〕〔重生到霹雳苦境〕〔别逼我撩你〕〔重生完美时代〕〔龙纹战神〕〔总裁爸比从天降〕〔玄医归来〕〔王爷,请休了我〕〔你娶我嫁〕〔极道蛊魔〕〔神谕帝尊〕〔婚途无期:爹地,〕〔入骨暖婚:总裁好〕〔枭爷霸宠:重生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猎都 第3章 危险挑逗
    这个足疗店有三个楼层,除了一楼有个接待的以外,其余的全都是待客的地方,在路过那些房间的时候,有的是虚掩着的,江夏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里面不可描述的一幕。

    虽然也有的门是关着的,可是却听得到某种悲惨却又欢愉的叫声从里面隐隐的传了出来。

    可对于江夏而言,只是沉默的从这些房门外经过,拖着瘦弱的身体,在这个黄色灯光照映着的走廊上行走着,寻找着一个门牌号是115的房间。

    双手洒脱的揣在了口袋,凌风飘逸的银色秀发不时遮住了他的双眼,偶尔路过的女孩或是男人,总会向着江夏瞥一眼,这种嚣张的样子,人见人不爽,装什么帅气啊。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年纪四十上下的男人,搂着身边的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孩,正巧经过了江夏的身边,那穿着红色短裙的女孩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任由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摸上摸下的,脸上还满是开心。

    “这个人,看他真心觉得不爽,若是再遇见了,看我不干死他。”男人斜着眼睛,却正好望到了江夏的那双无比空洞而冷漠的眼睛,没有任何的表情,让男人倒是觉得有些气氛,不禁握紧了拳头。

    身边的女孩看到了男人气氛的样子,却是伸出了纤纤细手,抚着男人的胸口,红色的嘴唇动了动,轻声劝告道。

    “走吧,宝贝,跟这种人生什么气呢,他这种人见多了,要不就是哑巴,要不就是不会说话。”

    男人愤愤的盯了江夏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粗大的手搂住了身边女孩的肩膀,在女孩的怂恿下,朝着与之相反的方向去了。

    江夏的一个回眸之中,望了望那男人一眼,嘴里发出了不屑的气息,那个络腮胡男人棕色的背影显现在江夏的视线里,使了一个狠颜色,便不再理会,转过身去离开了。

    不时,一扇虚掩着的,棕黑色的门便映入了江夏的面前,房门外的排号上,刚好印着115这三个金色发光的小字样,是刻在黄色金属板上的,刚好在门的中间。

    里面安静的很,因为是虚掩着的,透露出了一道舒适的黄色的光,灯是开着的,照着这扇门映出了阴影,从种种迹象来看,想必是有谁来过,或许还有谁待在里面。

    推开了门,江夏便也就进到了屋里,掀开了头上的连衣帽,打量了一番屋里的情形,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奇特的,和一般宾馆里的布置差不多,地上铺着的是暗黄色的地毯,房间里却只有一张床,还有一个卫生间。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迷人的香水味,是女孩专用的那种香水,这倒是让江夏觉得在哪里闻过。

    窗帘是被拉下的,但外面的景色隐隐可见,江夏望见,这张唯一的床上,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红色的,看起来非常的显眼。

    随着江夏的接近,那个红色的东西也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当走到床边的时候,江夏才发现,原来是一件女士的衬衫,看起来有些褶皱,就像是匆匆脱下的,主人有什么事情离开了。

    望着那件红色的女士衬衫,江夏不禁呵呵一笑,双手插在裤兜里,显示出无奈的样子,便上前走了走,来到女士衬衫的面前,双眼紧盯不放,脸上露出了色眯眯的笑容。

    江夏从裤兜里伸出了手,在半空之中稍作停留了片刻,才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摸了摸那件躺在床上的女士衬衫,顿时,脸上不禁红润了起来,连忙将手伸了回来。

    那件女士衬衫原来还残留着某个女孩或是女人的身上的温度,就在刚刚不久前,脱下了这件衬衫,走得很是匆忙,让人难免觉得有些奇怪。

    “哼,玩神秘呢,老子就跟你玩到底。”江夏烦躁的挠了挠头发,一脸的苦闷,揣在裤兜里的手看起来鼓鼓囊囊的,而后,整个人像是滩掉了的泥巴一样,靠着床头的垫背,躺了下来。

    天花板上黄色的灯光并不是很刺眼,江夏枕着双手,银色头发飘落在额头上,他不知道现在外面已经是什么时候了,总之天挺黑的,还下着小雨。

    而江夏的心里,却还在刻意的思索着什么,关于自己的目的,关于这个城市的,还关于之前那个叫做嫣然的女孩的。

    这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对于江夏而言,一想便知,杀戮、叛变、权力、金钱、*、毒品,现代社会所带来的种种恶果,都强加到了这个城市里,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时代对于城市的放纵,让人们原本不安的神情跃然于纸上。

    c市,因为种种恶果的存在,催生出了一个叫做——执行局的机构,或者说是一个部门,更贴切的说,是一个地下刑警局,直属于这个地方的政府,市政厅,因为所执行的是一般警局所无法执行的任务,而被称为相关部门,为此知道的人只在少数。

    在执行局里工作的,都是签订了保密协议的,准确的说,是赌上了自己的生命,将自己的性命与保密协议捆绑在一起,构成了一个鲜为知的框架,而江夏,便是这个有关部门里头的一个相关人员。

    称之为——执行者。

    美女上司为江夏派了个随时都可能会失去小命的任务,但相比于部门里其他执行者的任务来说,这个任务显然已经是相对安全的了。

    在这个c市某区最大的足疗店里,江夏正寻找着黑暗中那只的猎物。

    玲姐,之前江夏瞩目而视的那个女人,丰满的身姿,让人心神向往,可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不仅仅是关乎着这个足疗店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充满了以*更换金钱的买卖。

    执行局认为,c市所发生的巨大的变化,不仅仅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有关,背后更是有人在进行着操控,妄想让这个大陆最富有的城市之一——c市陷入倒闭的境地。

    而经过执行局近几年的调查发现,已经罗列出了几十位有可能与背后操盘手有联系的人员,分布各个行业。

    而他们,则被执行局称之为——猎物,这位玲姐,便是其中之一的猎物,执行局对她进行了长久的监控,却发现和她交往的人,往往都是些老外,从那些老外手里,玲姐依靠提供c市许多军事信息,而得到了很大的一笔外汇。

    然而,对此执行局并无半点证据,所以无从下手,但可以肯定的是,玲姐与背后操盘手之间的联系,有些一定的合作。

    而此次江夏的任务,就是查清楚与玲姐相接触的那些老外的身份,以及她向老外提供c市军事信息的证据。

    在执行者的身份泄露的时候,面临着极大的生命危险,而执行者的身份一旦泄露,执行局也就一并曝光,所有的计划,都将付诸东流,而这个时候,执行者所做的决定,都将于执行局无关。

    这,是江夏的第一次任务,无论如何,对方是妖艳,还是倾国倾城,都必须无时无刻的保持着镇静,沉稳,而这对于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少年而言,显得有些无力。

    “话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啊……”嘴里无力的吐了口气,睁大的两只眼睛出神的望着屋顶,不言不语。

    而与此同时,房间外一声声脚步随即而来,听起来像是高贵的高跟鞋碰撞地面产生的声音,那咚咚咣咣让江夏的双眼不由得望向了房间外,期待着来者究竟是谁。

    一身红色的长裙被随着风抢先入了江夏的眼帘,长裙刮起的那一刻,江夏望得到,细长的一只腿竟暴露了出来,黑色靓丽的发梢随风而荡,只见到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身影来到了江夏的面前。

    原来是玲姐。

    妩媚的眼睛斜望着床上枕着手的江夏,一脸笑容。

    与刚才相比,此时的她耳上多了一对银色的小耳坠,鲜红的嘴唇上刻意涂抹的更是鲜艳,她的胸口处的好像还印着什么,看起来像是一朵花,是虞美人。

    “怎么,准备好了吗,帅哥?打算从哪里开始?”玲姐抿着嘴巴,伸出纤纤嫩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迈着猫一般的步伐,径直的向着江夏的身前走了过去。

    玲姐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的香水味,玫瑰般的,令江夏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直直的望着她的手划在自己的身上,划过胸口,划过嘴巴,划过脸庞,将她的脸靠近了自己,让江夏隐隐的看到了玲姐里面穿的是什么。

    “你,没有看过女人的身体吗?”玲姐嘴巴一举一动都让江夏看在了心里,让人妄想去亲上一口,然后将她按倒在身后的床上,肆意妄为,不过,压制住气,江夏还是忍住了。

    在玲姐卖力的卖弄之下,江夏却呵呵一笑,然而接下来的动作却重中玲姐的下怀,江夏猛地一个转身,抓住了玲姐的两只胳膊,趁着玲姐的不注意,将她按倒在了床上,整个人像是瘫掉了一样,躺在江夏的身子下。

    其实,江夏的这一番动作,让玲姐着实吃惊,本来以为这会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家伙,没想到确是这般的兽性,很好,姐姐我喜欢。

    女人伸出纤纤嫩手,转而搂住了江夏的脖子,迷人的眼睛,让江夏无以回对,但若真的将自己首次献给了猎物,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往后的好生活。

    “哼,你的美丽就是适合在床上的。”侧望之下,江夏低垂着的银色头发,与玲姐的黑色秀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玲姐嘴角上扬,露出了妩媚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念情深,万念婚〕〔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