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绝地超神〕〔核芯位面〕〔快穿拯救白莲花〕〔蜜糖婚宠:薄少吻〕〔西游封印师〕〔都市阴阳师〕〔张苏静的幸福日常〕〔八零重生小幸福〕〔种田刷钱〕〔重生八零甜蜜军婚〕〔诗与刀〕〔扶弟魔〕〔毁灭木叶之佩恩霸〕〔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历史大商人〕〔问道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骑士征程 第一百零五章 持久战
    #;#;#;#;#;#;#;#;#;#;#;#;#;#;#;#;#;#;#;#b;#;

    #;#;#;#;#;#;#;#;#;#;#;#;#;#;#;#;#;#;#;#b;#;

    #;#;#;#;#;#;#;#;#;#;#;#;#;#;#;#;#;#;#;#b;#;

    属于雄鹰军团第二兵团的战斗,在攻城战的第二天打响。

    总数一万多人的第二兵团,分成两部分向奥迪斯城的西城门和北城门攻去。看样子,不论是玛门侯爵还是肯赛尔王子,都不打算给夏尔洛人喘息之机了。

    洛克他们营被分配到了西城门的队伍中,具体的任务没有,就是骚扰,尽可能的制造混乱。

    福斯坦的掌权者们也知道,奥迪斯城这座夏尔洛人驻守的城池,早已被打造成了堡垒般的存在。

    他们现在需要做的,仅仅是,在这铜墙铁壁上,叮出一个缝来。

    说明白点,洛克他们这些第三批次之后进攻的部队,都属于佯攻。昨天第三兵团已经付出的够多了,相信那些守城的夏尔洛人也知晓了一点厉害,不会胆敢出城决战。

    那么,这就意味着主动权在福斯坦军队手中。已经带兵超过五年的肯赛尔王子,显然比夏尔洛的菲利普侯爵和他们的国王,更擅长军事调动。

    心里还存着格蕾丝请求的事的洛克就这么上了奥迪斯城攻城的战场。

    “奥戈恩,比利!上!上!上!”奥迪斯城的一处墙根,洛克挥舞着胳膊对手下的士兵喊道。

    他们营已经在西城门这一角銮战接近半天了。对于城墙上的夏尔洛人至少发起了五次的冲锋,但都被挡了下来,无数的火油和檑木让攻城的福斯坦士兵苦不堪言。

    骑兵中队作为凯多齐男爵的王牌,凯多齐男爵当然不会让士兵白白的损耗在这里。不论是强大的威尔骑士,还是较为安全的进攻位置,让骑兵中队在接连的攻城战中损失偏低。

    已经晋升低阶侍从的洛克,更是一点皮外伤都没受,砸落下来的滚石和檑木,在被斗气加持的洛克眼中,速度慢的可以,可以很轻松的躲过。也就漫天的流箭,洛克需要注意一下了。

    虽然刺不破他的铠甲,但扎到铠甲缝隙中的皮肤上,也够洛克好受的。

    枯燥的攻城战没有丝毫的战术可言,就是硬刚。不论是福斯坦还是夏尔洛,都是在用己方士兵的生命换对方的士兵。

    因为不再同属一个中队,所以洛克很难关照到凯恩和汉斯等人。汉斯还好说,刚刚修习斗气的他,已经凝练出斗气种子,具有了一丝自保之力。

    凯恩就不行了,本来就是斥候的凯恩,应对这种硬碰硬的攻城战极为不利。希望两人能照顾好自己吧,洛克叹息道。

    不过也不需要洛克太过担心,汉斯怎么说也是中队长一级了,凯恩目前也是个小队长。手下都有自己的一批弟兄,他们进攻的又不是最激烈的地方,危险性不会很高。

    奥迪斯城的抵抗并没有出乎福斯坦高层的意料,如果作为一国王都的奥迪斯城能被他们这么简单的攻下,那也不能称之为王都了。

    肯赛尔王子不急,玛门侯爵也不急,福斯坦国内也不急,面对夏尔洛人最后的困兽之斗,福斯坦人给足了耐心。

    他们真的不急吗?根据福斯坦王国上个月的粮食报表来看,在冬季时刚刚种下的冬小麦,因为人力等因素,种植量比去年再次降低了个百分比。如果没有足够的进口粮食,来年春夏交替时节,福斯坦绝对会爆发严重的饥荒。至少会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将会因为饥荒而死。

    然而,其实福斯坦王国到目前为止,已经连续两年粮食用度,主要依靠南部利基亚联盟的进口了。

    如果哪一天利基亚联盟停止对福斯坦输入粮食,福斯坦高层简直无法想象,会产生什么难以估计的后果。

    但就是如此,对夏尔洛人最后坚守的奥迪斯城,福斯坦高层经过决策之后,还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方法,慢慢磨掉。

    直到傍晚,洛克他们第二兵团才被玛门侯爵调了回去,回去的路上,洛克发现,雄鹰军团第一兵团的士兵已经整装待发,开始向夏尔洛城门逼近。

    第一兵团是整个雄鹰军团的精锐,更是雄鹰军团的军魂所在,战斗力与其余三个兵团相比,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洛克相信,今夜的战斗,定会让那帮守城的夏尔洛人大吃一惊。

    两天一夜的‘小打小闹’之后,玛门侯爵终于要在第二个夜晚用上他的杀手锏了。

    撤回营地的洛克,咬着刚刚发的麦饼,与一众士兵默默地吃着东西。连续一整天的战斗,让他们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还透露着热乎劲的麦饼,来的刚刚好。

    每个人吃东西的声音都很安静,刚刚经历一场战斗的士兵们,没有闲心打闹说笑。今天的战斗,对于凯多齐营来说,并不算太激烈,对于他们骑兵中队来说,更是没什么惊险,但大家都比较沉默。

    威尔骑士带队的骑兵中队,今天也不是没有伤亡的,下了战马的骑兵,与职业的步兵相比,还是差了一点灵活度。洛克和威尔骑士已经很尽力的在减少伤亡了,但毕竟是一支多人的中队,两位骑士侍从也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四名士兵在今天过后脱离了战斗,两名是被城头上砸下来的檑木击中,当场死亡,还有两名是受了箭伤和火油的烧伤,需要到后方修养。

    总结来说,今天的结果,作为中队长的威尔骑士和洛克还是能够接受的。相比于其他四个中队,他们的损失已经很少了。

    除了蒙特中队长和约夏克大叔带领的第一、第二中队损失偏低外,汉斯他们这个大多数由新兵组成的中队,在今天这个第一次战斗中,显示出了他们作为新兵的稚嫩。

    足足五分之一的士兵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需要修整,在其他几个中队里显得那么突兀。

    由雇佣兵组成的第四中队,倒给凯多齐营的士兵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是最先冲上去的,然而他们的损失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珠。

    零伤亡,让凯多齐营的士兵们,认识到了这支,在福斯坦周边诸国都有过生意的雇佣兵团队,所展现的能力。

    士兵们的惊叹先不说,在后方观战的凯多齐男爵,是对这只队伍认识最深刻的,因为从始至终,他都在注意前线的动向。

    这钱没白花,这是凯多齐男爵心想的。为了雇佣这支近百人的雇佣兵团队,凯多齐男爵把从法兰斯城缴获的那一车金币,掏空了足足一半。

    结果也是喜人的,这支战力不俗的雇佣兵队伍,凯多齐男爵有信心,在之后的战利品分配中,给他挣到足够的补偿。

    洛克吃完东西,抽空去看了一眼汉斯和凯恩。

    两人都没事,就是汉斯的弟弟汉克,这个咋咋呼呼的小子,被流箭射中了右臂,好在伤口不深,包扎过后,还能正常挥舞。

    这种轻伤,男爵是不会允许到后方修整的,但因为是汉斯的弟弟,所有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叫医师把他抬走了。

    汉克也机灵,知道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时候不该做,也没有逞强,跟着受伤的那一批士兵,一齐到了后方。

    夜晚,奥迪斯外,依旧杀喊声不停。不论是雄鹰军团的第一兵团,还是雄狮军团新补充上来的那一只兵团,都给了守城的夏尔洛人很大一份惊喜。

    米勒红着眼,在奥迪斯城的西城门下搬运着檑木。自从昨天晚上,被守城的士兵强行从家里拉出来后,他就一直干着搬运守城物资的活。

    两人合抱的巨大檑木,需要米勒一个人拖着带到城墙上。中间还不能停歇,足足搬运了一天一夜的米勒,中间只是偷偷啃了几口从家里带出来的土豆。

    也幸亏妻子聪明,在他被带走之前,给他衣服里塞了一块土豆。

    本来在城墙上干活,夏尔洛守军是会给粮食的,但因为福斯坦人的进攻一刻都没有停,守城的士兵到现在都没有好吃过一口吃的,谁还会有闲心管他们这些苦力。

    将又一根檑木拖到城墙上,米勒弯着腰,小心的下台阶。时不时射落的箭矢和砸过来的巨石,让米勒在城墙上没有一点的安全感。

    “噗!”一支箭矢准确无误的射中了米勒旁边一位夏尔洛士兵的眼眶,箭矢从那士兵的左眼射入,在右脑后方射出,带出了一片的脑浆,白的,红的。

    其中一些,还溅到了米勒脸上。

    强忍着不呕吐喉咙,米勒加快了下去的步伐。但老天就是不让他如意。“你!过来!对,就是你!”一名看似是夏尔洛士官的人,指着米勒,让他过去。

    仅仅是一个平民的米勒,哈着腰跑了过去。“拿上!”那士官给米勒手里塞了一支长枪,“去守住那个箭垛!”

    前两天还只是普通市民的米勒,被这突然的遭遇,吓得口舌也不灵活了。“大人。。。我,我只是搬运物资的。。。”

    “别废话!快去!”那士官打断了米勒,掉头向另一处跑去。城头上的战事还很激烈,每个地方都有战斗发生。

    手里拿着长枪的米勒,抖着腿向那士官指着的方向挪去。他不敢偷跑,因为周围城墙上有很多夏尔洛士兵的尸体,他们不是被城下的福斯坦人射杀,而是因为想当逃兵,而被勒甲校士处决的。

    刚走了两步的米勒,突然回头走去。

    不远处,一处箭垛里的弓箭手,已经将箭矢瞄准了米勒,他这两天已经射杀了不少的逃兵。

    但这一箭终究没有射出去,因为他看见那名‘逃兵’停了下来。

    米勒回头走到刚刚死掉的那个倒霉鬼身边,手脚灵活的扒下了那死去士兵的盔甲,将其套在自己身上,也不顾鲜血黏的不舒服。顺手还拿走了那士兵握在手中的长剑和隐藏在裤兜里的十几枚铜币。

    办完这一切,米勒才向箭垛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