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丹圣〕〔变身动漫姬〕〔独家婚宠:高冷总〕〔当土豪门遇上真豪〕〔绝品神医兵王〕〔都市超级医仙〕〔情忧伤,静无涯〕〔就爱那个女总裁〕〔不死元圣〕〔穿回来后我嫁入了〕〔凝脂美人在八零[穿〕〔海上华亭〕〔[综英美]反派必须〕〔穿书之末世娇宠〕〔心尖蜜宠:帝国总〕〔程少求放过〕〔我在地狱深处等你〕〔玄武至尊〕〔八荒剑神-了jie-了〕〔杀手王爷:美人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婚宠 第二百五十九章 受寒
    洞底本来也不深,根本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沈霆琛给拉了下来。

    顾晨泽拉过沈霆琛的一个胳膊搭在自己的身上,陈睿也学着顾晨泽的样子拖过沈霆琛另一只手臂。

    两人几乎是架着沈霆琛的身子前行,刚走几步陈睿踩到根铁丝,铁丝扎到他的鞋子上。

    “还好我这鞋底厚,大家小心点,这陷井边上应该是布了倒刺跟铁丝之类的。”陈睿声音特意放大一些,主要也是给在后面的白偌伊跟周喻说的。

    白偌伊和周喻站在他们三个身后,亦步亦趋的,谁也不敢先开口说话。

    把沈霆琛拖到他的床上时,顾晨泽想都没想直接开始剥沈霆琛的衣服,“陈睿,去给他放一筒热水,周喻你去给他煮点姜汤,不要用昨天剩的。”

    “哦。”

    “好,我马上去。”

    陈睿跟周喻两人分头就开始忙活起来,白偌伊站在顾晨泽的后面,无声的看着顾晨泽剥开沈霆琛的衣服。

    只见他那本来小麦色的肌肤,此时变得深紫色,还以为是中了毒。

    沈霆琛早就没了意识,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了过去。

    顾晨泽把他的上衣剥了干净,往后站了站想帮他脱下裤子。

    刚往后退了一步,却撞到身后的人。

    顾晨泽扭头看了一眼,只见白偌伊呆呆愣愣的看着自己,顾晨泽也知道白偌伊心里不好过,可现在沈霆琛的身体要紧,可不能让他再穿着这一身湿衣服。

    “白偌伊,你……你去帮沈霆琛找找,看看他有没有宽松保暖的衣服……”顾晨泽随口诌了个理由,他只想把白偌伊支开。

    毕竟让白偌伊看到沈霆琛浑身赤条条的,也不太好。

    “哦。”白偌伊像是丢了魂魄般,目光一直停留在沈霆琛的脸上。

    他那张脸看起来毫无血色,薄唇偏紫,唇下一条窄窄的阴影呈一道凌冽的弧度。

    “快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顾晨泽忍不住拍了拍白偌伊的脑袋,让她快出去。

    白偌伊被顾晨泽拍得脑袋都昏了,她呆呆的点点头,依着顾晨泽的话出了房间。

    她知道,顾晨泽是嫌自己碍着他了,也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来找衣服。

    沈霆琛的衣服都在他的房间里,赶自己出来还怎么找。

    深深的愧疚感淹没白偌伊的脑袋,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坐在床上一会儿。

    又觉得坐得不舒服,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走得腿都发酸了,她又扑到床上,最后发现就连躺,她都躺得不舒服。

    没一会儿,陈睿跑出来指着浴室说道,“好了好了,有热水了。”

    “快,帮我把他抬到浴缸里。”顾晨泽说着已经手去抬沈霆琛的脑袋。

    就是让沈霆琛在热水泡一会儿,也没人想给他认真洗个澡。

    陈睿倒是看着沈霆琛的头发都被泥巴黏成一块块的,于心不忍的想要帮他洗一下头。

    刚去碰沈霆琛的头发,沈霆琛却突然出了声,“不用,我自己洗。”

    顾晨泽眸子一亮,看起来沈霆琛的身体还不错,到这种时候还有意识,“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沈霆琛缓缓睁开眼,却只睁了个半开,浴缸里的热水折着光线映到他那漆黑的眸子里,浅浅淡淡的光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身子骨觉得寒,也有一点乏而已。”

    说完,他那胳膊轻轻的抬了抬,关节处一阵刺痛立马传了过来,痛得沈霆琛眉头一皱。

    站在他对面的顾晨泽,把他脸上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明了沈霆琛的伤势。

    “不舒服就别乱动了,让陈睿帮你把头发洗干净也好,周喻给你煮的姜汤也要差不多,你呆会喝了那个之后,晚上我给你再打几针驱寒的药,休息个几日 就会好了。”

    沈霆琛也不勉强,他又深深的闭上眼,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血色。

    顾晨泽拍了拍陈睿的肩膀,“快点帮他洗,水要凉了。”

    陈睿“嗯”的应了一声,拿着毛巾就开始帮沈霆琛洗头。

    也没有想像中的难洗,到底是泥巴,沾了水就化了。

    片刻之后,本来干干净净的洗澡水,全都变成了泥巴水,又黄又浑。

    陈睿没法,只得又给他换了一缸子水,再洗一次。

    一边洗还一边唠叨着,“你说你昨天跟白偌伊怎么了?怎么白偌伊都回来睡觉了,你就在那陷井呆了一夜?”

    “其实也怪我,我一回来就把你跟白偌伊给忘了,当时周喻出了事,光忙着她去了。回来就累瘫了,到头就睡。”

    “我以为你沈霆琛这么能耐,早就找到白偌伊,两人偷着去玩什么刺激的了呢……”

    “好了。”沈霆琛的嗓子发干,发出的声音又缓又糙,就像粉笔划过玻璃的那种刺耳声,“少给我说了,这笔帐我以后会跟你们算的。”

    “不是,这真不怪我啊,我们真没想到你会出事。”陈睿慌了,自己好心好意给沈霆琛洗头,结果还惹得他要找自己算账。

    得不尝失啊!

    顾晨泽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洗完了吗,扶他出来喝点姜汤吧。”

    “恩,我给他裹个浴巾。”陈睿实在看不下去沈霆琛赤条条的样子,因为即使沈霆琛伤成这个样子,可他那完美的身材还是让陈睿看得嫉妒不已。

    顾晨泽转身揉了揉周喻的脑袋,“辛苦你了。”

    周喻摇摇头,目光往卫生间房门瞄,“沈霆琛他没什么事吧?”

    “没事,你先回去吧,他现在什么都没穿呢。”

    “啊!”周喻连忙转身要走。

    走之前又想起白偌伊,踌躇了一会儿又跑到顾晨泽的跟前来,“那个,沈霆琛他自己应该喝不了汤吧?”

    “嗯,他现在关节应该是受了寒,一时半会自己动不了。”顾晨泽如实答道。

    “那,这姜汤谁给喂啊?”周喻伸出葱白的手指,指了指桌上冒着热气的姜汤。

    顾晨泽英眉轻拢,眸子一紧,口气里带着一丝丝醋味,“怎么?你想喂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炮灰的沙雕日常[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农门娇女:神秘质〕〔老子是不周山〕〔逆袭少夫人:军少〕〔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渣渣复渣渣,就应〕〔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