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帝谋婚:重生第〕〔农门丑妇〕〔一世独尊〕〔权宠之仵作医妃〕〔万界红包群〕〔一遇总统定终身〕〔反派都想打死我〕〔某美漫的机械主宰〕〔盛唐剑圣〕〔流放之影〕〔北地巫师〕〔某美漫的幻想具现〕〔氪金高手〕〔崩仙逆道〕〔凡人穿越生存法则〕〔穿梭之万千位面〕〔我老公管我超严的〕〔球场天王〕〔快穿之军婚逆袭攻〕〔重生八零小军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九十七章 重返长廊
    当我的身体进入了黑漆漆门洞里面的时候,我的眼前瞬间漆黑一片,我能感受到身体还在继续向前飞行着,虽然心里知道,这个中间的深渊长度对我构不成威胁,但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恐惧……

    “扑通”一声,我感觉到身体撞到了什么东西,很柔软……

    “哎呦喂!压死我了,你快起来!!”柱子在我耳边野猪似的嚎叫。

    我应该是抹黑的情况下,直接飞了过去,撞在了柱子的身上,想到这,我用手摸索着地面,然后起身站了起来,打趣的说道:“还别说,柱子哥,你身子挺柔软啊,挺舒服的!”

    “我靠,舒服你大爷啊,撞死我了……”柱子的声音里透着疼痛感。

    我起身以后,用手摸索着找到了墙面,然后身体靠墙的问:“你怎么不靠着墙站着啊?道长呢?”面对眼前的漆黑一片,只能用声音来传达了,其它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在这!”老者回了一句,根据声音的判断,他应该在我的左前方位置,也就是更靠近深渊的位置。

    “我能看到墙吗?这么黑?我只能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你跳的这么远,居然能撞到我身上!”柱子的声音由低至高,很显然他是边站起来边说的。

    我对于这种黑暗的局面还是比较恐惧的,万一蹦出来个妖魔鬼怪,再把我们弄分散了,于是我提出:“道长,咱们手拉着手走吧,然后边走边报数!”

    “好!”老者的声音没有片刻犹豫,直接回了我一个字,然后继续说道:“为防止意外,你要时刻保持警惕,七星剑要做好准备!”

    我明白老者的意思,到目前为止,这个墓里面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用常理来推算的墓……

    “手拉着手?”柱子的声音在我的对面传来过来,并且继续说道:“很奇怪啊,为什么还要边走边报数啊?”

    “哪那么多为什么,照做就行了!”对于柱子的质疑,我直接选择忽略,跟他没有必要解释。

    就这样,我们三个边拉着手,边报着数,一路摸索着走向了长廊深处……虽然这样进度比较慢,但我能随时确定我们三个都没有分开,且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状况,我对我的决策还是十分满意的……

    终于,转过整个长廊里唯一的直角弯后,我看到了熟悉的亮光,此时的门洞口又出现了几只尸虫,并不多,我不知道是先前没有跟着我跑过去的,还是又重新出来的……

    有光亮了,我们三个就恢复了视力,还真别说,我看着三个大男人手牵着手,还真是有点别扭的感觉,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很默契的同时松开了彼此的手……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说:“走吧?”说完,我的七星剑已经出鞘……

    老者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佛尘拧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尖刺……

    柱子呆头呆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者,问:“你……俩都有家伙,我……拿啥啊?”

    我撇了撇嘴,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老者淡淡的说:“自求多福吧!”说完,拿着尖刺的佛尘就走向了那几只尸虫……

    我拍了拍柱子的肩膀,故作安慰道:“你命大,没事儿!”说完,我也提着七星剑,奔着尸虫就跑了过去,边跑边想:柱子这个呆瓜,就这么几个尸虫,我和老者就轻松搞定,你还需要武器??唉!

    刀光剑影……

    很轻松的就杀光了地上的尸虫,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虫子,体格是大了点,但就这么几只,还不足畏惧……

    搞定以后,我冲着后面呆呆站着的柱子挥了挥手,喊道:“搞定了,拿好行囊走吧!”说完,我便和老者一同迈入了那扇门洞……

    门洞的另一端豁然开朗,很旷的场地,什么都没有,足有五百个平方,举架也是很高,中间屹立着数十根粗壮的木质柱子连接着地面与棚面,这些柱子上面都刻画着奇怪的文字和图案,不是现代文,更像是甲骨文,我揣摩着应该是老者所说的篆体,至于是大篆还是小篆我就不知道了,整个的空间的四周清一色的泥土墙,没有一块巨石,反而棚面和地面是由数以万计的巨石拼接而成的,我甚至都害怕上面的巨石会掉下来,这里面最为奇怪的就是一个阵法台,这个阵法台被建立在整个空间的中间位置,不算大,但也不小,长约7-8米,宽也一样,高很矮,也就有三十厘米高,质地是有一些正方形的石块组成,在阵法台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圆形以外什么都没有刻,圆形的最外几圈密密麻麻的写着无数的甲骨文类字体,中间的稍大一些,里面的最大,最中间是一个圆形的石头,而那块最中间的圆形石头上面,却什么都没有……

    圆形石头的外面一圈有着整个阵法台最大的图案,看着很眼熟……再外一圈是文字,比中间的图案小一些,同样是呈围绕的形状,分别写着: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在外面就是那些看不懂的文字了……

    “咝……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我一边看着里面的文字,一边思索着。

    “这是天干地支表!”老者站在我的身边,回答着。

    经老者的提醒,我猛的响了起来,《阴法秘术》里面的第一页就是画的这个表,但由于最外面的那些看不懂的文字不一样,所以一直没有想起来……

    我看着这个阵法台,问着:“道长,这……是什么意思啊?”问完,我环顾着周围,然后冲着柱子说:“柱子哥,你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松动的地方,或者空洞的墙面!”因为刚才一进来的时候,就能清楚的看见……这里面……没有任何其它的出口!!

    柱子应了一声,就跑开了……

    老者捂着嘴,摇了摇头,说:“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阵法是什么意思,这个天干地支表可以运用到很多的地方……”老者停顿片刻,然后继续说道:“但这个阵法台……应该是藏有玄机!”

    听完老者的话,我低头用手摸了摸阵法台的边缘,很坚固,不是活动的,在摸索了一番,我尝试着站了上去,站在上面观察着整个阵法台……

    老者见我站了上去,提醒的说道:“那些文字的石头应该是活动的,你不要轻易的触碰!”

    我“哦”了一声,继续观察了起来……

    老者可能是见我站上来没事,他也抬脚站了上来,上来以后,深沉的说道:“这……阵法台不简单,看来我们想继续前行的话,必须要破解这个阵法台了!”

    “破解?怎么破解?”我转头看向老者,继续问道:“这阵法台边缘密密麻麻的文字完全看不懂,就那些天干地支能看懂,还不知道干嘛用!”

    老者从口袋里拿出了先前的丝绢,放在眼前边看边说:“这……丝绢上应该会有些线索……”

    我看着那个令人头疼的丝绢,摇着脑袋说:“这……丝绢上的文字也太奇葩了,根本看不懂啊,最开始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勉强看懂了两句,这……丝绢上可是好几十句啊,这哪一句是线索还不知道,唉!!”

    老者拿着手中的丝绢,思索了一下,说道:“这个地方不错,咱们应该轮流休息一下了!”

    老者没说休息的时候,我不觉得困,可当他说出“休息”这两个字,我的哈气就连绵不断,这里看不到天,没有表,所以根本就没有了时间观念,我们一共下来了多久也不知道……

    “去吧,你和你的小兄弟休息一会儿,我来看守,顺便我在研究研究这丝绢上的文字!”老者拍了拍我,说着。

    我愣愣的看着老者,没有说话。

    老者见我没有动,继续说:“我在甬道的时候已经睡了一会儿了,现在不困,你俩快去休息休息吧!”

    现在我确实有些困了,如果我强硬的看守,万一睡着了就完蛋了,于是我没有推辞,说道:“有什么情况就喊我俩,我俩就在这个阵法台旁边休息。”说完,我喊了声柱子,就走下了阵法台。

    “咋了??”柱子的声音在远处悠悠传来。

    我在阵法台边上找了一块地方,安稳的躺了下去,抬声说道:“我在这,过来我这,咱俩睡会,睡醒了替换道长!”

    柱子闻着声音跑了过来,蹲在地上,问道:“能行吗?”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柱子,反问道:“你不相信道长?”

    柱子听完,连连摆手,然后顺势就躺了下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道长也睡着了!”

    “切……你以为道长是你啊!”说完,我就闭上了眼睛……

    周围安静的环境让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