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配〕〔仙尊大人你别跑〕〔剃阴头〕〔绝代神主〕〔美女总裁的特种高〕〔重生之秦帝归来〕〔医路风云〕〔拜师之极品美女〕〔夺魄令〕〔超品仙医〕〔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蒙婚过关:专属妖〕〔至尊剑皇〕〔民国小妖女〕〔偷心教师〕〔天圣兽尊〕〔大宋武英传〕〔一笙有喜〕〔太古重生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九十一章 破译
    老者看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篆体字!”

    “篆体?”我狐疑的看着老者,虽然耳熟,但一时还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

    老者一边研究着丝绢上的文字,一边说道:“篆体分为大篆体和小篆体,秦王统一后用的就是小篆体,那种字体我还认得些,可这上面的字……应该是秦王统一之前的……大篆体!”

    我看着丝绢上像图又像字的文字,问道:“那……您能看出些端倪吗?”

    “你看啊!”老者指着第一行的字说道:“这第一个字有点像墓字,中间圆圈的是墓穴,四周画的是小草,而最下面是个土字,很显然,就是说墓穴在土下,也就是咱们所在的位置!”

    经过来着的一番解释,我似乎看明白了一些,可随后又糊涂了起来,指着后面的字问道:“那后面的字是……”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第二个字没认出来,指着第三个字说:“这个应该是了字?后面的是亲?然后是……君?可君字为什么有一撇呢?”我被这些文字搞得有点晕头转向了。

    “墓什么了亲君?”老者重复一遍,说道:“不能此番理解……你看,第二个字结合第一个字,就是墓……主?”

    老者说完,我恍然大悟,说道:“对对对,应该是主字,这如果没有第一个字的联想,谁也想不到是个主字,这王字上面的横都飞上天了!”

    老者看着丝绢上的字继续说道:“第三个也不应该是了,墓主了?不通顺,古人的口吻……应该是个乃字!连起来就是墓主乃……亲君?”老者重复了一遍,肯定的说道:“应该是……墓主乃帝君!!”

    “我去!!”我对老者的破译能力简直不敢相信,如果不结合实际和古文的话,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老者的破译能力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赶紧追问:“下一句呢?下一句!”

    “葬……”老者反复的看了第二个字半天,说道:“第二个字有些不懂,葬什么于……应该是……武王!”

    “武王?武王是谁?”谜底终于快水落石出了,我兴奋的问道。

    “目前这个武王……还不知道,因为春秋时期各国君主都称为武王,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墓的的确确是春秋时期的!”老者继续往下看……

    我的历史不好,所有有点没反应过来,春秋时期的皇上都叫武王?不是叫皇帝啊?

    “下面的这几行完全看不懂了!”老者重复着说道。

    我刚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泯灭了,看了看那些字,的确是让人头疼,就连老者懂一些甲骨文都看不懂,我这干脆就一个字都看不懂了……

    老者继续看着,看到下面后,惊讶的说道:“这行字我看得懂!”

    “哪行?”我赶紧凑过去看……

    只见那行字里面,第一个字好像是个田字,第二个字是四个横线,第三个字是两个横线,但下面的横线稍稍偏移了一些,第四个字是三个横线,最后一个字同样完全不懂!

    我眨巴眨巴眼睛,面对着眼前的天书,甚是无奈啊,抹了把头上的汗,说道:“道长,这……都是横线的是啥意思啊?”

    “第一个字我认得,是甲字!”老者肯定的说道。

    我有些惊讶,看着那明明就是一个田字的文字,问道:“这不是个田字吗?怎么回事甲呢?”

    “大篆体里面甲字就是这么写的,这个我当时也好奇问过师祖,所以我知道!”老者肯定的说着。

    “那田字在大篆体里怎么写啊?”

    “我当时也是这么问我师祖的,师祖说过,这个田字里面的十字没有挨到边缘,就是甲字,如果挨到了边缘,便是田字!”老者解释道。

    “我靠!这古人万一手一抖,写错字的几率很高啊!”我看着这个“甲”字说道。

    “其实不然!”老者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这个中间的十字要四个都挨到边缘,才算是田字!缺一则为甲字!”

    “高明!那这些横线是什么意思呢?”我指着第二个到第四个问着。

    老者端起了手中的丝绢,指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字,依次的说道:“这是个四字,然后是下字,最后是三字!”

    “喔!!!”我惊喜的问道:“这横线就代表着数字是吧?而这个下字最靠下面的横线是倾斜的,如果不倾斜就是二字!”

    “孺子可教也!”老者赞了我一句。

    我指着最后的一个奇怪文字,问道:“那这个字呢?”

    “这个字我也不认识!”老者看了看周围,说道:“但我知道,甲是罗盘里面的方位,而数字则表明了行列关系,在这个空间里面,什么是有方位而且数字排列的?”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瞬间明白了老者的意思,肯定的说道:“长明灯!”

    “去把我的罗盘拿来!”老者点了下头,说道。

    我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然后把罗盘拿了回来,交给了老者。

    老者将罗盘放到手中,方位调正以后,很轻松的就找到了甲的方位,是我们左后面的墙面,那面墙上不规则的镶着数盏长明灯……

    看着那面墙上面不规则的长明灯我又迷糊了,有些迷茫的问老者:“这……从哪算四?从哪算三啊?是从下面数第四行还是从上面数第四行啊,找到行以后,下三又是什么意思呢?”

    “从哪行算起不知道,但下三,我理解的就是第四行第三盏灯!”老者也看着那面墙说着。

    我手摸着下巴琢磨了起来……

    “试吧!别琢磨了!”老者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怕万一弄错了再触碰到什么机关!”我摸着下巴说道。

    老者深呼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我们碰到的机关还少么?”说完,就盘坐在地上,研究起了手里的丝绢。

    我一想也对,自从下了这个神秘而庞大的墓以后,啥机关没碰着过?还怕毛线啊?大不了在来一群裹尸兵呗!想到这,我呼唤着柱子:“喂!柱子哥,别玩儿了,干正事了!”

    此时的柱子依然乐此不疲的研究着他的“重力学”,听到我的喊声以后,柱子“嗯?”的一声站了起来,问道:“咋了?文华?啥事啊?”

    “过来研究长明灯了,那个丝绢上写着长明灯是线索!”我指着墙上的长明灯说道。

    柱子一听,迅速的跑了过来,问道:“长明灯咋了?”

    “我们需要找一盏长明灯,丝绢上提起的长明灯!”我看着墙面上不规则的长明灯说道。

    闻言,柱子撸起了袖子,作势就要过去,问道:“怎么个找法?”

    “跟我过来……”我边说,边走向了那面墙的墙根下面,看着从下面数第四行的左边第三盏长明灯。

    柱子可能是看到了我抬头看上面的长明灯,直接就蹲在了地上,拍拍自己的肩膀,说道:“来吧!”

    我靠!我发现这小子聪明了,看来我得对他刮目相看了。

    我边踩上柱子的肩膀,边赞道:“柱子哥,行啊,越来越聪明了!”

    柱子也毫不谦虚的说道:“那你看,看你一直的向上面的长明灯看,我就知道你啥意思了!”

    我没有再理会他,直接让柱子站了起来,我顺势也正好够到了那盏长明灯,可我用手研究了半天,发现没什么用,拿不下来,也转不动,更没有任何能按下去的地方……

    于是我让柱子将我放了下来,又去了另一端的第三盏长明灯,还是跟这个一样……

    难道不是从下面数?我抬头看了看上面的长明灯,为难的问老者:“道长……这……从上面数的话,够不到啊!”

    老者抬眼看了看,想了一下,然后起身走了过来,说道:“我们只能叠罗汉了!”

    对于老者的建议,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

    “我在最下面!”柱子义不容辞的说道。

    废话,你体格那么大,不在最下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站了上去,老者也通过有斜度的人墙,占到了我的上面,然后用手尝试着摆弄第三盏长明灯……

    然而那盏长明灯依然没有任何机关可言,老者从我俩的身上下来,走向了唯一的希望……最后一盏了。

    抬头看着最后一盏长明灯,我心情十分的紧张,如果真的还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意味着来之不易的线索又断了,这里的机关越来越复杂了……

    “上!”柱子说了一句,就做好了姿势。

    我也顺势爬了上去,然后等待老者上去……

    在老者上去以后,我没敢抬眼看,因为我怕还是那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咔!”一声清脆的响声震惊了我,赶紧抬头向上看去……

    “别乱动!我先下去的!”我刚一抬头,老者就吼道。

    此时我的心情简直从害怕变成了激动无比,这么复杂的机关布置,都可以让我们破解,太牛掰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骗婚总裁:独宠小〕〔肉欲娇宠[H 甜宠 〕〔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萌宝当道:妈咪要〕〔娇软美人[重生]〕〔重生渔家有财女〕〔顾少宠妻成瘾〕〔偷香(杨羽)〕〔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