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配〕〔仙尊大人你别跑〕〔剃阴头〕〔绝代神主〕〔美女总裁的特种高〕〔重生之秦帝归来〕〔医路风云〕〔拜师之极品美女〕〔夺魄令〕〔超品仙医〕〔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蒙婚过关:专属妖〕〔至尊剑皇〕〔民国小妖女〕〔偷心教师〕〔天圣兽尊〕〔大宋武英传〕〔一笙有喜〕〔太古重生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九十章 红玉花朵
    我再次爬到了棺材盖上面,然后双臂张开,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平衡,缓了口气,说道:“我准备开始了,道长,你……看着我点啊!”虽然只是在白色的玉花上抹点血,但毕竟我是站在棺材上面,万一……我下面的盖子突然掀开,蹦出个什么僵尸之类的……想想我都汗毛竖起。

    “放心吧,我这看着呢!”说完,老者伸出一只手,把住了我的一只腿,而柱子也过来把住了我的另一只脚……

    我深吸口气,然后将右手食指放入了口中……

    “咝!”

    随着我的用力一咬,疼的我倒吸了口凉气,被咬处也伸出了丝丝鲜血,虽然伤口不大,但有血流出来就行,我抬手看了看,然后挤了挤食指上的伤口,伤口处被挤出了一滴鲜血,我赶紧趁着血还没有凝固,抬手就抹到了头上的玉白色的花朵上……

    抹完以后,我抬头看了看头上的玉白色花朵,并没有什么变化啊,鲜血凝固在了玉白色花朵的底端,我转头看了看身下的老者,疑问道:“难道……不是滴血玉?”

    老者也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不知道,并说道:“先下来吧!”

    而后,老者和柱子扶着我从棺材盖上跳了下来,在我脚刚着陆的时候,柱子的惊呼声就响了起来:“快看,快看……变……变……变了!”

    我转身看向了那被我抹了鲜血的玉白色花朵……

    只见我的血从抹上的地方开始向四周蔓延开来,虽然速度不快,但亲眼所见还是被震惊到了。

    “往后退!”老者吼了一声,就拉着我和柱子向后退去……

    那鲜红色的血液渲染了整个花朵,直至花朵被染成了鲜红色……

    “我……”我看着眼前惊讶的一幕,说不出该怎么形容我内心的心情了,激动?害怕?可能更多的是质疑吧,我只抹了一点点的鲜血,怎么就染遍了整个巨大的花朵?

    然而正在我质疑的时候,那个此时鲜红的花朵突然“咚!”的一声,掉了下来,直接砸到了棺材盖上面,让我、柱子还有老者无论用尽什么办法都无法打开的棺材盖,竟然应声而碎了,而且那红色的花朵也随之而岁。

    我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张着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还是老者先开的口:“走,看看去!”说完,老者就直奔那红色的棺材……

    我眨了眨眼睛,吧嗒吧嗒嘴,一边叨咕着:“这太不可思议了!”一边走向了那个盖子被砸碎的红棺材。

    到了近前,我看到眼前的红棺材盖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半头那么大的圆形窟窿,通过长明灯幽暗的灯光,我窟窿里面布满了红玉花朵的碎片,然而……里面竟然没有尸骸!!也就是说……这……是一座空空的棺材!!!

    我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一激灵,颤抖的问道:“道……长!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者伸手拿出了一个红玉花朵的碎片,用手抹了抹,摇摇头,叹道:“我也不知道啊,这太奇怪了,看这材质,应该就是普通的玉,而为什么能砸碎这厚厚的棺材盖呢?”老者质疑完,举起了手中的红玉花朵碎片,通过长明灯的光线观察着手中的碎片。

    “不是,道长,我不是问这个……”我激动的拦住了老者的话,继续说道:“我是说,这……棺材里面没有尸骨!!是座空棺材!!”

    “啊?我靠!”经我的提醒,柱子一下就跳到了一旁,惊呼道:“这……是个空棺材?里面没有尸骨?”

    我转头看了看柱子,点了点头,然后又看着老者,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老者并没有答话,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碎片……

    我也被他的动作吸引了,凑了过去观察起来,可看了半天,并没有看出什么猫腻,就是一个普通的玉,只是被染红了而已,于是我疑问道:“道长,您……看什么呢?”

    “你不觉得奇怪吗?”老者依然举着手中的碎片。

    “奇怪?”我被老者问懵了,又凑过去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啊,我挠了挠头,狐疑的问:“哪里奇怪了?我没发现啊!”

    老者把手放了下来,然后将碎片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悠悠的说道:“这么清脆的一块玉,怎么可能把厚重的棺材盖砸碎?你也应该看到了,虽然被染红了,但依旧晶莹剔透,那个棺材盖的重量咱们可是领教过的……”

    也对啊,这棺材可是用的阴沉木,不仅厚重,而且密度大,一块玉怎么可能将其砸碎?还砸出个窟窿?经老者的提醒,我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这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不可能把阴沉木砸出个窟窿的。

    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终还是挠挠头,问老者:“道长,您……想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吗?”

    老者也摇了摇头,叹道:“没想通,咱们还是看看棺材里面吧!”说完,我和老者走向了那个被砸出的窟窿……

    虽然刚才我用眼睛瞄了一眼,通过长明灯的灯光并没有看到里面有什么,但它是一口棺材,就算什么也没有,放在那,也让人感到恐惧,而且……我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没有尸骨,万一它是一口红殙棺呢?里面是一副婴儿的尸骨,毕竟红玉花朵砸的是中间……

    我和老者走到了窟窿的跟前,抬眼望去……

    透过昏暗的灯光,除了红玉花朵的碎片,其他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传出任何的意味,只有那淡淡的木质味道。

    老者大胆的透过窟窿,将头伸了进去……

    老者的这个动作让我敬佩不已,面对一个未知的恐怖棺材,虽然现在看上去什么也没有,但毕竟棺材这么大,上面和下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居然敢将头伸了下去,如果换做是我,绝对是做不到的!

    “扶着我点!”老者的声音在棺材里面发了出来。

    我闻言过后,赶紧扶住了老者的腰部,而老者却将手也伸了进去,并且向下用力的探着,好像是在够什么东西……

    “道长,注意点啊,这窟窿的边缘都是木头渣!”我看到老者的腹部已经贴近了窟窿的边缘,就赶紧嘱咐老者。

    老者没有搭理我,过了一会儿,老者的声音再次从棺材里响起:“好了,扶我出去!”

    “哎!”我赶紧应了一声,就双手扶着老者的腰部,而老者也用没有伸进去的手扶住了窟窿的边缘,在棺材里的手拄着棺材,一用力,头部就从棺材里面出来了……

    “发现什么了?”老者一出来,我就赶紧追问道。

    老者吸了口气,淡淡的说道:“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这一个丝绢!”说完,老者举起了手,里面多了一张丝绢。

    “这是什么?没有尸骨?就这一个丝绢?”我惊讶的看着老者手中的丝绢,问道。

    老者打开了丝绢,边看边说:“没有,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张丝绢,而且上面有字!”

    “有字?”我惊奇的凑过去看……

    可是看了半天,有些能勉强看懂,有些根本就看不懂……

    “这是啥啊?甲骨文?也不对啊!”我边看边质疑道。

    “这的确是甲骨文!”老者肯定的回答道。

    “甲骨文?”我摇着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阴法秘术》里面记载过一些甲骨文,这些不像啊!”

    老者一边仔细的辨别着文字,一边说:“的确是甲骨文,只不过这文字应该是战国时期的,那时候各地区的文字都不同,自己统治自己的地方,虽然说的都是汉语,但文字却不同!”

    “那个时候也说汉语啊!”我看着丝绢上的奇怪文字,问道。

    “汉语是汉语,但是上古汉语,跟现在的不一样,春秋战国初期一共大大小小有十四个国家,各个国家的文字虽然都是甲骨文,但都不同!”老者解释道。

    “发现啥了?发现啥了?”柱子听道我俩的对话,好奇的也凑了过来,看了眼老者手上丝绢的文字,问道:“这……是啥图?”

    “什么图?那是文字,古人的文字!”我白了一眼柱子,继续追问道:“那您看出来这是哪国的甲骨文了吗?要是看出来了,这个墓就应该是那个国家的吧?”

    老者缓缓的坐下,将丝绢放在地上,手摸着自己白花花的胡须,说道:“我得研究研究,虽然我学习过一些甲骨文,但……这个还是没见过!”

    看到老者坐下,我也顺势坐在了他的旁边,研究了起来,虽然看上去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也得琢磨琢磨……

    柱子却是兴趣寥寥,看了一会儿,没看明白是什么,就说了一句:“我还是研究我的重力学去吧!”说完,自己就坐到了另一边,捡起东西后,自由落体了起来,数起了:“一秒……一秒……还是一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骗婚总裁:独宠小〕〔肉欲娇宠[H 甜宠 〕〔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娇软美人[重生]〕〔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情嫂 (梁甜芬王飞〕〔偷香(杨羽)〕〔山村透视兵王〕〔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