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配〕〔仙尊大人你别跑〕〔剃阴头〕〔绝代神主〕〔美女总裁的特种高〕〔重生之秦帝归来〕〔医路风云〕〔拜师之极品美女〕〔夺魄令〕〔超品仙医〕〔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蒙婚过关:专属妖〕〔至尊剑皇〕〔民国小妖女〕〔偷心教师〕〔天圣兽尊〕〔大宋武英传〕〔一笙有喜〕〔太古重生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八十八章 大凶!!!
    只见,柱子站在红殙棺前面轮了两圈胳膊,动了动脖子,像是在活动筋骨……

    “柱子哥,你这是要去打架吗?”我冲着柱子嘲讽的笑道。

    柱子摆了摆手,然后将手放在红殙棺上用力按压的试了试,我和老者也走到了柱子跟前,怕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好做一个应对……

    在柱子用手一番试后,红殙棺是纹丝未动……

    “嗯……应该没啥问题,我上了啊!”柱子动了动身子,然后一下就爬到了棺材上面,由于棺材面有倾斜角度,所以柱子爬到上面以后赶紧稳了稳身子……

    待身子稳定后,坐在红殙棺上,得意洋洋的冲着我和老者说道:“你看……我就说没啥事吧?是你们太小心了,把啥都当成机关了,早听我的,早就过去了……”说完,柱子就弯腰看向那个黑黑的门洞里面……

    看了一会儿,柱子转过头,呆头呆脑的说:“里面啥也看不着啊,太黑了!”

    “大哥!我们在棺材的这面也能看得到,我们也知道门洞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之所以没过去,只是顾忌到这个红殙棺而已!”我拍着额头,对柱子的智障感到担忧,我让他过去,又不是让他看门洞里面,而是看看这红殙棺到底是什么情况而已,天呐……

    柱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双手拄着棺材盖,憨憨的说:“我这就跳过去给你们查看查看!”说完,就准备跳进门洞里面……

    我和老者都紧张的看着柱子……

    只见柱子颤抖的站在棺材盖上,看着漆黑的门洞,始终没有跳起来……

    我隔着红殙棺看了眼黑漆漆的门洞,的确是很吓人,如果是我,面对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门洞,也是不敢跳的,于是我说道:“柱子哥,你可以身子冲着我们,然后腿慢慢的伸下去,碰到地面就好了!”

    “还是你最聪明,哈哈!”柱子又颤抖的蹲了下来,然后转身慢慢的将腿向门洞里面放,手把着棺材盖……

    从柱子缓慢的动作就能看出,其实他现在十分的紧张,门洞里面是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

    棺材盖是平滑无比的,所以当柱子的手把着棺材盖的时候,他的身体迅速的向后滑去,而最终,柱子的手紧紧的扣住棺材盖靠着门洞的那个边缘,并且嘶吼着:“救命……救命啊!!”

    柱子的呼喊声让我跟老者都十分的紧张,迅速的趴在了棺材盖上面,然后死死的抓住了柱子的胳膊……

    “怎么了?”我一边死死的抓住柱子的一只胳膊,一边紧张的问着柱子。

    现在的柱子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放开了抓在棺材盖的手,然后死死的抓住了我和老者的胳膊,在柱子抓到的一瞬间,我和老者就被柱子拽了过去,身体随着棺材盖,直线的滑向了门洞方向,由于我和老者都是措不及防,都没有任何防备……

    “用脚!快!用脚勾住棺材!”老者的声音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咔!”

    “咔!”两声脆响,我和老者的双脚都紧紧的勾住了棺材,而我俩的上半身都已经滑落到了棺材的侧面了,双腿在棺材盖那面,眼前的柱子已经腾空了,双手紧紧的抓住我和老者的手臂……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不敢相信的一幕,原来棺材的另一侧是个尼玛不知道有多深的平面,还好当时柱子没跳下去,如果跳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啥子情况啊?”我歪头看着在我旁边的老者,此时的老者由于面部向下的原因,所以整个面部都已经被胡子盖住了。

    “我也……不……知道!”老者的声音显得有些吃力,很明显,我们两个的体重加一起才勉强能有柱子一个人重,我们两个拉着庞大的柱子,当然会显得吃力,况且我们没有任何的借力点,只靠着后面的脚在勾着棺材盖!

    “你俩别聊天了呀,先把我拉上去啊!”柱子焦急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转过头往下看了看,根本看不到柱子,只能看到柱子的手臂,可谓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脚部已经传来了阵阵的疼痛感,我知道,我和老者可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赶紧的冲着黑暗里喊道:“柱子哥!你的脚没有着力点吗?”我的声音刚落,柱子的胳膊就开始摇晃了起来,导致我和老者的脚更加疼痛了,而柱子的手也在慢慢的向下滑动……

    “没有!!我面前的墙壁都十分的光滑!”黑暗里传来了柱子的吼声。

    我转头看了眼老者,担心的问道:“道长,你还行吗?”

    老者摇了摇头,咬着牙说道:“拼劲……全力……向……上拉!”

    我点了点头,虽然脚部的疼痛越来越严重,但我不可能放弃柱子,如果老者坚持不住了,我就会让老者撒手,我跟柱子一起掉下去!

    “准备……好了吗?”老者咬牙看着我。

    我深吸了口气,说道:“好了!”

    “三”

    “二”

    “一……”老者的声音刚落,我就怒吼着用尽全力的向上拉,同时脚部用力勾着,腰部用力抬着,手用力拉着,我已经管不了脚部的疼痛感了,就算脚不要了,也要拉上来……

    随着一声声的怒吼,我和老者终于将柱子拉了上来……

    “呼呼!”我们三个人同时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儿,柱子咽了口唾沫,拍着胸脯说道:“这太他娘的吓人了,啥玩意啊,没有底啊?”

    我摆了摆手,说:“柱子哥,你先别管底不底的问题,我跟道长的脚估计都受伤了,你去行囊里那出先前的药瓶,给我们上点药!”

    “好嘞!”柱子应了一声,转头就去拿药了。

    我扭头看着旁边正在靠着棺材的老者,问道:“道长,这……会是什么情况?”

    老者靠着棺材,脸色苍白的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真是苦了老者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被柱子拉抻了这么久……

    “我的元气还没有恢复,内力一直都很虚弱,所以用上些力气就会很疲惫!”老者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闻言,转身蹭到了老者的旁边,也靠着红殙棺,说道:“很感谢你了,能这么拼命的救我的朋友!”

    “你俩研究啥呢?现在上药吗?”此时,柱子已经拿着药瓶走了过来。

    老者点了点头,虚弱的说:“麻烦你了,小兄弟!”

    “哎呀,客气啥?”柱子应了一句,就蹲下把我的鞋和袜子拽了下去……

    “咝……”我吸了口凉气,咒骂道:“你能轻点不?”

    “哎,哎,轻点,轻点,嘿嘿……”柱子愣头愣脑的回了句,然后轻手轻脚的脱下了老者的鞋和袜子。

    我和老者的脚趾头都已经红肿了起来,而且肿的很高,轻轻的触碰就特别疼……

    老者坐起身子,然后咬着牙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脚,说道:“还好,没伤到骨头!”说完,转身就捏起了我的脚……

    “啊!!!疼,疼,疼疼疼!”我闭着一只眼睛,十分的痛苦……

    老者捏了几下,然后同样说道:“没伤到骨头!”说完,转头对着柱子说:“上药吧,小兄弟!”

    “好咧!”柱子答应了一声,就拧开了瓶子给我和老者的脚开始上药。

    我靠着棺材,问老者:“道长,这可怎么过去?黑漆漆的门洞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啊,也不知道有多深!”

    “不知道啊!”老者叹了口气,继续说:“咱们的蜡烛还都用光了,难办!”

    “难不成这个棺材根本就不是红殙棺?可如果不是红殙棺……那棺材上怎么什么都没有?里面到底有没有尸骨咱们还看不到!唉!”我自言自语的叨咕着……

    老者揉了揉太阳穴,没有搭理我,也在自言自语的叨咕着:“红棺材……白玉花……无底洞……红棺材……白玉花……无底洞……”

    真是伤脑筋,这个布满了层层机关的墓,到底是谁设计的?所有的机关都让你意想不到,而且每一个机关都不同,这个墓可谓是利用上了六界所有的生灵,来为这个墓主人守护,煞费了这么多的苦心?古人的智慧是现代人无法比拟的,可这个神秘而庞大的墓穴到底是谁的?会不会是老者所推算的春秋时期君王的,然而这个墓为什么又跟妖界连接在了一起?

    我的天呐,我恐怕用尽了我毕生所有的脑细胞了,自从下了这个墓,我的脑细胞死亡了多少?恐怕数量比地球人都多了……

    “红色的棺材上面放白花……是什么意思呢?”老者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胡思乱想的我。

    我脑子过了一下,瞪大眼睛的吼道:“大凶!!”

    这两字一出,柱子停止了上药的动作,抬头看着我,而老者也转头看着我,问道:“大凶?什么意思?”

    我有些寒毛粟起的说道:“在殡葬里面,如果用红色的棺材,上面放上白色的花,则是寓意着大凶!!是十分不好的诅咒,一般都是家里的老人没了,然后子女十分记恨这个老人,才这么下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骗婚总裁:独宠小〕〔肉欲娇宠[H 甜宠 〕〔原来爱情回来过〕〔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娇软美人[重生]〕〔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情嫂 (梁甜芬王飞〕〔偷香(杨羽)〕〔山村透视兵王〕〔天才萌宝,妈咪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