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案一组-恒晰〕〔凌天战神〕〔来自地狱的男人〕〔重生狠妻:男神老公〕〔一城冬暖〕〔粉妆攻略:将军心〕〔腹黑逆天大小姐〕〔王牌神医〕〔顾道长生〕〔最强血神系统〕〔都市最强帝少〕〔花都最强医神〕〔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下山虎〕〔网游之辉煌崛起〕〔皇宋锦绣〕〔史上最强氪命〕〔我的校贷那些年〕〔影视世界当神探〕〔直播快穿之打脸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七十八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着问道:“那……道长,这么说……咱们肯定是收服不了这个无头蛆鬼了?”说完,我用手拍了拍身上的一些浮土,然后继续说道:“要不……咱请个神附身吧,对付这个法力无边的无头蛆鬼!”

    老者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是不是道家弟子?这个墓的阴气这么重,哪个神会下凡来这里?你能请的动谁?你当咱俩是什么人物呢?”说完,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这个机关我们怎么过去?”我站起身子,质问老者,并且手指着甬道深处。

    老者默不作声,头向后一仰,闭目养神了起来。

    我一边收拾着地上的蜡烛,一边嘟囔着:“你不请,我请!”

    老者没有搭理我,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又好像睡着了,真是拿这个老头儿没办法,我收拾好地上的蜡烛以后,就翻起了行囊,寻找一些请神的法器……

    “别浪费力气了,以现在甬道里的阴气,你恐怕连根蜡烛都点不起来了!”老者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

    “不可能!”我丢下这三个字,就拿起一根蜡烛,直奔甬道墙面上的长明灯……

    伸手尝试的够了一下,发现我的身高不够,蜡烛根本碰不到长明灯的火苗,尝试了几次无果后,我气汹汹的走到了依然晕厥在地的柱子身旁……

    “咚!”就是一脚,然后吼道:“起来了,别特么睡了!”

    “嗯……”柱子哼了一声,回神儿以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大吼道:“地震啦!”边吼还边跑……

    我伸手拽住了他的衣服,然后一用力就将他拉到了我的身旁,接着吼道:“地震什么你地震?一天天的你就知道地震!你是张衡啊还是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无名火居然越烧越大。

    “嗯?文华啊!”柱子歪头一看是我,傻呵呵的笑了起来,憨憨的说道:“咋了?文华?我咋的了?睡着了?”

    我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蜡烛递给了柱子,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没咋的!你去把这个蜡烛给我点燃了!”

    可能是看我的表情不对,柱子没有再搭话,只是“哦”了一声,就接过了我手中的蜡烛,缓缓的走向了长明灯……

    “快点!!!”我在后面一声怒吼。

    柱子被我的怒吼声吓了一跳,一低头,加快的跑向了长明灯……

    我眼看着柱子在长明灯那里点蜡烛,可是柱子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点燃蜡烛,蜡烛的蜡芯无论在长明灯的火苗里面放多久,拿出来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火光。

    柱子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尝试着。

    正在这时……

    “啪!”

    我感觉到额头被人贴上了什么东西,然后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柱子的腿上,而柱子低着头,正憨憨入睡,那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滴下来了……

    “我靠!”我怪叫了一声,蹦了起来。

    柱子被我的怪叫声喊醒了,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缓缓问道:“文华,你醒了?”

    我看了看柱子,又看了看盘坐在一旁的老者,有些迷茫的问道:“刚才……怎么回事?”

    “刚才你中了尸毒了!”老者开口说道,但没有睁开眼睛。

    “尸毒?什么尸毒?是那无头蛆鬼的尸毒?”我不敢相信的问老者,在我的印象里,我没有中过毒啊。

    老者缓缓的睁开眼睛,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你中的就是无头蛆鬼的尸毒,这种尸毒会让你心中莫明的燃起怒火,而且怒火会越来越大,直至暴毙而亡!”说到这,老者站起了身子,走到我的身旁,捡起了地上的一张符纸,然后继续说道:“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写了一张符给你,排除了你体内的尸毒!”说完,老者看了看手中的符纸,接着说道:“现在……你没事了!”说完,老者一挥手,将符纸扔了出去,可神奇的是,符纸飞离了老者的手以后,竟然自燃了起来……

    我呆呆的看着燃烧的符纸,有些目瞪口呆……

    “是啊是啊,道长说的没错,你中毒啦!”柱子的声音在我身旁响起,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地上,说:“瞧,那一团黑黑的液体就是在你晕倒后从你口中流出来的,道长说那就是尸毒!”

    我放眼看去,只见甬道的一旁的地上有一团黑黑的液体,我在地上捡起了一根蜡烛,走了过去……

    来到这团液体这里,用蜡烛探了探,只见这黑色的液体呈粘稠状,晶莹剔透,而经过蜡烛的搅拌,竟然从液体里面爬出了几个小小的蛆虫……

    “我的妈呀!”我怪叫了一声,赶紧跑了回来,拍着胸脯说道:“这太尼玛恶心了!”然后指着那团黑色的液体问道:“这……真的是从我……口中……流出来的???”问完,我赶紧盯着柱子和老者的表情看。

    柱子坏笑的点了点头,憨憨的重复道:“没错!”

    而老者却十分淡定的说道:“没错!”

    “呕!~~~~”一阵反胃感席卷而来,令我呕吐不止,我实在接受不了那团正在爬蛆虫的黑色粘稠液体是从我口中流出来的。

    老者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后背,淡淡的说道:“吐点就行了,咱可还没吃饭呢,你把胃里面剩的唯一一点东西吐了出来,饿了吃什么?”

    老者的话令我更加狂吐不止,根本没空搭理这两个坏人!!!!

    …………

    ……

    狂吐之后,我感觉到舒服了不少,绕开地上的呕吐物以后,我擦了擦嘴,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柱子一歪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听老者的,就算柱子不表态,我也知道他没什么办法可言,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了老者……

    此时的老者正在低头把弄着手里的佛尘,见没有声音了,老者缓缓的抬起头,淡淡的说道:“还能怎么办?我们有退路吗?”

    是啊,我们现在哪有退路?后面的铜门是锁着的,没有任何开关!

    “咚!”气的我敲了一下铜门,响声过后,铜门的另一端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敲门声。

    “这帮孙子还没走呐?”我摇头无奈的自言自语道。

    老者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身像甬道深处走去,边走边说:“你让那帮裹尸兵往哪走?”

    “呵呵……也对!”我挠了挠脑袋,一路小跑的追上了老者,继续问道:“道长,这……前面的岔路,我已经在梦里知道了,咱……怎么办啊?”

    “等等我!!你俩!”柱子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吼着:“行囊你们两个谁也不拿啊,就等着我拿呐?”

    老者依旧迈着缓慢的步伐,淡淡的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那个梦只有你做过,依你看……咱是下,还是不下?”

    我被老者的这一句话问愣住了,这可为难住我了,下面可是有个大怪兽,下去肯定是死啊,可说不下吧,这……甬道……里面也没有其他的路啊!

    看着我满脸为难的表情,老者居然“呵呵”的乐出声来了,悠然的说道:“你也不知道吧?所以我们先到岔路那里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面对着没有任何退路可言的甬道,即使知道前面等待我们的是一只异常凶悍的大怪兽,但,好像也毫无任何别的办法可言,总不能活活的饿死在这个狭窄的甬道里面吧?再者说,那个无头蛆鬼毕竟是在这个甬道里面出现的,我可不想再留在这里了,那个恶心的无头蛆鬼见一次就够了!

    就这样,我们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对于我来说更加熟悉的岔路口,说是轻车熟路,其实这个甬道里面就这一条道,只不过我走过了好几次,找不到其他的语言来形容了……

    在两个岔路口跟前,老者回头问道:“按你梦里所记忆的,左边的岔路口是直接面对怪兽的,而右边的却跟怪兽有着一个大玻璃隔着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就像是动物园里面看动物一样,右边的就像是观众通道,而左边的,却是表演通道!”

    “嗯……”老者应了一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柱子听了我俩的对话,就像听了天书一样,兴趣寥寥的坐到了一旁的地上,抬脸看着老者。

    我知道现在的老者是在思考,我也不便打扰,只能一言不发的静候佳音……

    老者思索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问道:“这……下面的玻璃,就算是那个庞大的怪兽,也需要撞击好几次,是吗?再者,池中的湖水,你下去过吗?”

    “我没有啊,在右边下去的话,根本就接触不到湖水!”我立刻回答道。

    “好!我们从左边下去!”老者听完我的回答,立刻就决定的说道。

    我瞪大了十二分的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啥?从……左边下去????我……没听错吧?”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这老者脑袋秀逗了吧?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还在思维乱飞的时候,老者肯定的说道:“对!就是左边的甬道!”

    看着老者肯定的眼神儿,我也无奈了,只能……下呗!死就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重生渔家有财女〕〔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