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是我一生的所有〕〔都市最强武圣〕〔火影之瞳帝泉奈〕〔天使本是小女子〕〔命运编辑者〕〔玄符〕〔吻安顾先生〕〔最后一艘歼星舰〕〔你曾住在我心间〕〔灵丘山屠龙传〕〔奋斗在九十年代〕〔重生之大胃王〕〔灿唐〕〔纨绔农民〕〔大叔的私宠小妻〕〔大唐之宰相饶命〕〔软,化,物〕〔花样宠婚:帝少太〕〔为死者代言〕〔混沌霸天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七十七章 无头蛆鬼
    我单手捂着胸口,勉强的支撑着身体,此时我的胃里面翻江倒海,阵阵的胃液在向喉咙里面涌……

    “呕”的一口,吐出了些许粘稠胃液夹杂着一些血块。

    “怎么了?小东西?这……就不行了?”那凄厉的女声似乎在嘲笑我,可是面对她的嘲笑,我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办法,对于这种法力强大的阴物,我所会的那点东西根本就毫无用武之地。

    我艰难的坐了起来,背后靠着甬道,急速的呼吸着,胸口还在隐隐作痛,我抹了一把嘴边的血丝,艰难的说道:“你……到底……咳咳……是谁?”胸口的剧痛使我咳嗽不止。

    那个无头女尸见我还能说话,好像也显得有些惊讶,缓缓的抬起了手,在它抬起手的时候,那些还在地上的尸虫开始停止了向我移动,转头向那无头女尸移动了起来,然后从那没有头颅的脖颈处钻了进去,看的我一阵阵的恶心……

    “谁?哈哈哈~~你问我是谁?”女尸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而后尸体瞬间飞到了我的身前,弯下身躯,将那空荡的脖颈豁口冲向我,悠悠的说道:“我在这里安逸的生活了上千年,本来我已对阳间没有了任何留恋,只想一直守护着王爷的尸身,没想到!你们几个小东西竟然闯了进来!你还问我是谁??”

    在女尸低头的一瞬间,我从它的脖颈豁口处看到了它内脏里面充满了尸虫,尸虫在里面并没有那么大了,而只有蛆虫般大小,正不断的在它的内脏上面蠕动,显得异常恶心!

    “说!你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要破坏王爷的青春不老之身??”那女尸见我不说话,又自言自语的问了起来。

    我是实在想换个姿势,但现在身体的剧痛不允许,老子是真不喜欢看你那恶心的内脏!!

    我咽了口唾沫,闭上眼睛沉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我……我们……只是感觉这里……可能是妖界……咳……连接阳界……的通道,所以……咳咳……我们就下来……一探究竟!”说完,我感觉到肺部传来炸裂般的疼痛。

    “妖界???不可能!这只是王爷的一个安家之所,怎么会是妖界的通道呢?”那女尸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因为太恶心的关系,我一直没有睁开眼睛看那恶心的女尸了。

    “我们……咳咳……在……这个……上面……发现了妖物,所以……就怀疑……到了这里!”我虽然不敢看女尸,且肺部还在剧烈疼痛,但必须要说清楚,就以这女鬼的法力,想杀我恐怕易如反掌,解释清楚的话,说不定还没事。

    我说完以后,那女尸没有再说话,似乎在思考着……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那女尸居然消失不见了,什么情况?跑啦?我瞪大眼睛看着漆黑一片的甬道,确实见不到那恐怖的无头女尸了。

    我有些摸不到头脑,抬起手挠了挠额头,轻声探问着:“还……在吗?”我的话音刚落,甬道里面的长明灯开始一盏盏的亮了起来,还是有序的逐一亮起来,直至全部都亮了以后,我看到了一个空空的甬道,什么都没有,地上的尸虫液体也消失了,我身上残留的液体居然也不见了,不知道是自然风干,还是消失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有地上留下的一滩滩血迹和身体的剧痛告诉我,刚才那不是幻觉……

    “喂!!!”我轻声的呼唤了一声。

    声音在甬道里面回荡着,但没有任何的回音,就这么消失了?打我一下就跑了?这尼玛什么套路?

    “叫谁呢?”我被身旁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我能辨别出来,那是老者的声音,如果刚才那个无头尸是个男的,以现在我高度集中的精神听到了这一句的话,恐怕直接被吓晕。

    “你这是怎么了?”老者走到了我的面前,查看了一下地面上的血迹,然后看着虚弱的我,问道。

    “咳咳……我……”我刚一张嘴,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老者比划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道:“你先别说话了,休息一下!”然后放下手,老者边勘探着地面,边继续问道:“刚才,碰见鬼了吧?而且法术还不低!”

    我点了点头,惊讶的看着老者,他怎么知道是鬼?而不是妖呢?或者是其他人?虽然这里面有其他人的可能性极地,但也不能不排除啊,可老者一语道中?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老者微笑的摇了摇头,然后走过来,蹲在我身旁,一边伸出手给我把脉,一边慢悠悠的说道:“不用想了,能把你兄弟吓晕过去的,也就只有可怕的厉鬼了!”

    我转头看了看还在地上晕厥不醒的柱子,想笑,还想哭,碰见了这么一个队友,我是福呢?还是祸呢?

    老者把了一会儿脉象以后,淡淡的说:“没什么大碍,对于现在道家二段的你来说,一会儿就恢复了!”说完,老者站起身,在周围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现在的我的确呼吸没有那么疼痛了,而且也没有反胃的感觉了,口中的鲜血也随着唾液排出后,不见了,可以说,现在我身体的恢复能力确实提高了不少,看来修炼我们伟大的道家的确可以强身健体呀!只可惜现在的社会,已经没有人问津这门中国古代的家法了。

    我急速的呼吸了两口气,然后缓缓的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复述了一遍,中间因为说话太多虽然轻咳了几声,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在我复述的期间,老者一直在观察着甬道地面的情况,没有插一句嘴。

    “呼!”复述完毕后,我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感觉到胸口还有一丝丝疼痛,不过巨大的转变确定很惊人,刚才还是满口喷血的我,现在只有一丝丝疼痛了。

    老者听完我的讲述以后,抬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走到了我的身旁坐下,淡淡的说:“你碰见那个叫做无头蛆鬼!”

    “无头蛆鬼?”在我的印象里面没有听过这种鬼啊,看来我以后还得多看看《阴法秘术》。

    “是的!”老者叹了口气,悠然的继续说道:“是被一种巫术搞过的一种鬼,起源就是春秋战国!”

    “这么说……可以肯定这个墓就是春秋战国的了?怎么古代的这些邪术这么多?现在人都不知道。”我被老者的话震住了。

    老者摸了摸下巴,淡淡的说:“也不能完全就确定是春秋战国的墓,这些邪术如果记载了,现在中国还能太平吗?不得被搞得乌烟瘴气的?”老者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这……无头蛆鬼是极其凶恶的厉鬼,有着极高的信仰!”

    “那它为什么叫蛆鬼呢?怎么形成的呢?”我狐疑的问着老者。

    老者没有看向我,看着甬道的天棚,说道:“无头驱鬼,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头,被灌满了蛆虫的鬼,想变成这种鬼,一定要对墓主人十分的崇拜,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偶像,首先要把这个人捆绑在柱子上,用沾满了鸡血的麻绳捆上,捆上以后让此人活吃掉一只鸡、鹅或者鸭,活吞以后在太阳下面暴晒三天!”说到这,老者用手比划了一个三,然后继续说:“三天以后,这个人因为肚子里面还有禽类的残余,所以还没有死,这个时候巫师需要弄一碗人血,这碗血必须是从需要守护的人身上取出的,喝完之后,弄出一大桶的活蛆,蛆因为以吃腐臭残渣为生,所以这些蛆会拼命的钻入捆绑之人的胃里、肠子里,来摄取腐臭的禽肉!”

    “呕!”刚听到老者说到这,我就实在忍不住的作呕了起来,连连反胃,叹道:“这他妈也太恶心了,谁研究的?”问完,我转头看向老者。

    老者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继续说:“待一大桶蛆虫都钻入了捆绑人口中的时候,捂住捆绑人的嘴、鼻、耳、眼,不让蛆虫出来,一个时辰之后,由刽子手一刀将捆绑人的头颅切下,这个刽子手一定要找一个老练的,如果没有一刀切下头颅,那么前期的所有工作都白费了!”说到这,老者缓了缓气儿,然后继续说:“切完以后,将已经没有头颅的捆绑人一同葬下,放在一个墓室之中,此人经过几年以后,就会化作无头蛆鬼了,且法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大!”

    听到这里,我赶紧插嘴问道:“那……这个墓已经上千年了,这无头蛆鬼岂不是法力无边了?”

    老者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也不能说法力无边了,毕竟是阴物,上千年的无头蛆鬼对付阳人肯定搓搓有余,但对于神来说,还是不足挂齿的小鬼儿而已!”

    闻言,我问道:“我不就是阳人?”

    老者转头看了看我,不屑的说道:“所以你被打成了刚才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巨星萌妻:总〕〔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