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湖奇闻记〕〔最后一个强者〕〔九层仙莲〕〔末世之骷髅大佬〕〔我的放牛班〕〔机甲时代的魔法复〕〔夜鸦主宰〕〔神级黄金指〕〔傅先生,你被挖墙〕〔我是FIFA球王〕〔玩转二十四小时〕〔于位面中穿梭〕〔宗师订制〕〔史上第一小前锋〕〔境界碾压系统〕〔我真不是开玩笑〕〔魔导士的次元之旅〕〔穿越成了小男太〕〔大魔王索隆〕〔逆几率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七十四章 来了
    柱子一愣,可能是被我突然的喊叫声吓到了,茫然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然而老者却被我的惊叫声喊醒了,沉声的问道:“怎么了?”

    我同样对老者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仔细的听……

    “嗒嗒”

    “嗒”

    那恐怖的脚步声依然清晰的响着……

    老者指了指甬道里面,张张嘴,意思是问我刚才说的恐怖脚步声就是这个吗?

    我会意的点了点头。

    老者将耳朵紧贴地面,仔细的听着……

    看到老者将耳朵紧紧的贴在地面,我恍然大悟,如果确实是脚步声的话,在地面发出的声音一定是最大的,因为脚步声嘛,你脚不落地的话,怎么出声?想到这,我也赶紧将耳朵紧紧的贴在了地面上,仔细的听起来……

    然而奇怪的是,我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以后,反而声音变小了,如果不仔细的听,几乎听不到了……

    我疑惑的看了看老者。

    老者没有理我,起身将耳朵贴在了一边墙壁上,听了一会儿,然后又走到了另一面墙壁上,仔细的聆听……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老者,心想:这鬼魂还能立在墙面上走?

    老者听了一会儿,回头指了一下柱子,低声说道:“小兄弟,你站在甬道中间,蹲下!”

    一提到“蹲下”,柱子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了,我也明白,这甬道的三面墙都已经听过了,唯独天棚上面的墙面没有听过,而且我们这个三人队伍里面也就属柱子体格最大,所以体力活自然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柱子没有一点犹豫,“哎”的答应了一声,就走到了甬道的中间,将身子蹲下……

    老者走过去,骑在了柱子的脖颈上,骑上以后,柱子就站起神来,老者歪着头,将耳朵紧贴在天棚的墙面上,仔细的听了起来……

    对于一个高只有两米多一点的甬道,两个人的身高可以完全够用,再由于柱子本身身高就高,所以柱子几乎是半弯着腰,看柱子的姿势是非常难受的。

    听了一会儿,老者伸手拍了拍柱子,示意让他下去。

    柱子如释重负,赶紧蹲下身子,让老者从他身上跳了下去。

    老者从他身上跳下来以后,深吸了口气,用手指了指上面,声音沙哑的说道:“在上面!”

    在上面?在上面是什么意思?难道鬼魂是倒着走的吗?我一脸迷茫的问道:“道长,脚步声在上面?”

    老者点了点头,边走回刚才躺着的位置,边声音虚弱的说道:“是啊,脚步声在天棚上面,不信你可以听一听!”说完,老者慢慢的躺下,继续说道:“不管上面是什么,以我现在虚弱的身体肯定是对付不了的,一会儿你在行囊里拿出一张符纸,镇魂符会写吧?”

    这个镇魂符在《阴法秘术》里面有记载,曾经还写过,所以我点了点头。

    “那就行,我必须要恢复元气才行,在恢复元气的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叫醒我,懂吗?”老者语气虚弱,但是眼神坚定的看着我和柱子。

    我俩机械式的点了点头,然后我问道:“道长,那……鬼来了怎么办?”

    “行囊里有符纸和白蜡烛,你不也看过祖传的《阴法秘术》吗?”老者打了个哈气,说完就缓缓的躺下了……

    “道……道长,您……什么时候能恢复好啊?”我赶紧追问,就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般的小猫小鬼还行,碰到厉鬼我可是自身难保啊!

    “醒时自然好!”老者留下了这么几个字,就再没有任何声音了。

    醒时自然好?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几个字,那不就是等他自己醒了就是好了吗?那也没说什么时候啊……

    我无奈的看了看柱子。

    此时的柱子更无奈的看了看我,低声说道:“文华,我……能做的也就是……”说到这,转身走到了甬道中间,默默的蹲了下去,然后转头看着我……

    唉!想想也是,曾经没有老者的时候,自己不是也独自面对过邪魔王吗?你有一个强大而恐怖的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内心的依赖性,可无论怎样,人都是慢慢在长大,都会独自面对所碰到的各种是是非非,你依赖的那个人迟早会离开你的,只有慢慢的学会长大,自我强大,才能不怕任何事物!

    想到这,我摇了摇头,默默的走向了蹲在甬道中间的柱子……

    在骑到柱子脖颈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放心,有我在!”

    柱子一愣,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有你在,我不怕!”本来紧张的空气,我简单的几个字,就提升了柱子的自信心,也加强了柱子战斗自信,这就是中国语言的魅力所在!

    柱子起身后,我将耳朵紧紧的贴在了天棚上面,仔细的聆听起来……

    “嗒嗒”

    “嗒”

    果然如老者所说,耳朵贴近天棚的墙面以后,听到的脚步声十分清晰,这说明,脚步声的确是从天棚上面的墙面传来的,可怎么回事从天棚上面传来的?难道甬道的上面还有空间?我不解的将耳朵离开墙面,用眼睛近距离的看了看天棚的墙,看着这墙面我不禁的用手敲了敲,然后赶紧贴耳再次细细的听着……

    在我敲击过后,那“嗒嗒”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像是听到了我的敲击声,而通过声波的回传,我断定,这个墙绝对是死墙,上面没有任何空间,既然没有空间,那奇怪的脚步声又的确在上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又仔细的听了一会儿……

    自从我敲击墙面过后,那奇怪的脚步声就再也没有响过,难道这鬼……怕我?绝对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伸手拍了下柱子,示意他放我下去,柱子弯腰以后,我顺势就跳到了地面……

    “怎么样?”柱子赶紧追问道。

    “我刚才一敲,上面的东西就没动静儿了!”我边说,边向地上的行囊走去。

    “没动静儿了?被你吓跑了?”柱子在我身后没头没脑的问道。

    我边翻开行囊,找符纸和蜡烛,边回答柱子:“说你呆,你还不承认,那鬼能被吓跑吗?我想我应该是惊动它了,没准儿啊……”说到这,我回头看着柱子,坏笑道:“它就在你后面呢!”

    “我靠!”柱子朝着我狂奔而来,然后惊恐的看着后面,见后面的甬道什么都没有,才拍拍胸脯,喘着粗气说道:“文华,你就知道吓唬我,我差点被你吓死!!”

    我扑哧一笑,无奈的看了看柱子,然后在行囊里翻出了刚才老者用的毛笔,想了想,说道:“柱子哥,手借我用一下。”

    “哦!”柱子想也没想,直接把手伸了过来,眼睛还在盯着甬道不放心的看。

    我拍拍他肥硕的大手,然后毫不留情的……“噗”就是一口。

    “哎呦!!”柱子哀嚎一声,迅速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已经流血的手,吼道:“你干嘛?”

    我努了努嘴,说:“没办法,这符纸得用鲜血写啊!”

    “那咋不咬你自己的?”柱子心疼的看着自己正在流血的手,一脸怨恨的说。

    “我自己的手?那不疼么?好了好了,咬都咬了,来来来,赶紧让我沾点!”说完,我就伸出毛笔在柱子的受伤沾着他的鲜血。

    柱子疼的呲牙咧嘴,也没再说什么,扭过头去,继续看着昏暗的甬道。

    “你总盯着那边干什么?”我一边低头写着镇魂符,一边问着。

    “我……总感觉……感觉……”柱子吞吞吐吐的看着甬道深处说道。

    我抬笔看了看写完的镇魂符,还算满意,用嘴吹了吹符纸,然后问道:“感觉啥?”

    柱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情绪有些紧张的说:“总感觉那甬道的深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咱们!”

    闻言我先是一惊,然后抬眼向甬道深处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啊,也没发现有眼睛在盯着这里啊,难道我眼神儿出问题了?思前想去,还是问道:“你看到有一双眼睛了?”

    柱子还再盯着甬道深处,犹豫片刻后,摸了摸鼻子,说道:“感觉,是感觉,没有看到!”

    “切~!~”我一扬手,继续拿出了几根白蜡烛,说道:“别自己吓自己的了,来,先把这蜡烛都点燃了!”说完,我将手里的蜡烛递给柱子,示意他去长明灯处取点火种,点燃蜡烛。

    柱子没有说话,拿起了蜡烛就走向了离我们最近的长明灯,然后踮起脚就可以够到。

    我看见柱子手里的蜡烛着了……

    突然!!

    从甬道的最深处开始,长明灯竟然一盏盏有序的熄灭了!!

    “不好!快回来!”我赶紧喊柱子,并且迅速的拿起蜡烛和符纸跑向老者那里,并快速的摆在了周围,然后喊到:“快过来!”这个时候,即便老者在恢复元气,也不能分开,一定要坐在一起!

    柱子拿着已经燃烧的蜡烛跑了过来,然后快速的点燃周围的蜡烛后,紧张的坐在了我的旁边,颤抖的说:“什么……么……情况……况啊?”

    看着长明灯一盏盏的熄灭,恐惧感席卷而来,我摇了摇头,也有些惊恐的说道:“不……知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成为首富〕〔重生六零俏媳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名门婚约:霸道总〕〔薄少圈宠替嫁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