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杂家吕不韦〕〔太古魔尊超级凶〕〔神级进化之主宰〕〔是真是幻〕〔梦外之梦之重生之〕〔恶魔佐少别过来〕〔天才萌宝,妈咪要〕〔僵尸王之私房菜保〕〔白洞酒吧〕〔废材狂妃:邪王盛〕〔听说我死后超凶的〕〔九零军嫂有空间〕〔透视仙王在都市〕〔养狐为妃:高冷摄〕〔第一狂妃:废柴三〕〔男主总是翻脸如翻〕〔婚路漫漫:妻子的〕〔听说情浅不知处〕〔帝国老公狠狠爱〕〔暴力小萌妃:皇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七十三章 天神测鬼
    只见老者从行囊里拿出了些许作法之物,首先将自己的食指咬破,然后将血滴在一根毛笔上,在地上写着不知名的符文……

    我好奇的走过去瞧了起来,虽然我读过些《阴法秘术》里面所记载的天文和阴文,但是老者写的我却看不懂,像是天文,但又不认识,毕竟血液不同于墨,不会书写的那么清楚……

    老者在地上写完文字以后,就盘膝而坐于文字中间,并淡淡的冲着我说道:“小兄弟,得需要你帮我几个忙!”

    “没问题,您说!”我立马回答道。

    老者一边摆弄着佛尘,一边说:“你先把我拿出来的佛香插在那个小香炉上,用手摸摸,看看佛香还潮吗?”

    闻言,我伸手摸了摸地上的佛香,感觉还行,应该可以点燃,于是就说:“应该没问题,没有那么潮湿了!”

    “好,那你将小香炉放在这里……”说罢,用手指了指他面前半米的地方,然后说道:“放好后,你就用手插上三根香,这里没有香灰了,只能劳烦你用手扶着了,就像佛殿里面的那样,三香而分,明白吗?”

    “知道知道!”我应声道,然后摆好小香炉,将三根香点燃,分开以后,放在小香炉里面,用手把着佛香,抬眼看着老者问道:“然后呢?”

    “你腾出一只手,递给我一张符纸。”老者缓缓的伸手一只手,说道。

    我回身看了一眼,然后用一只手够到符纸,递给了老者。

    老者又将他刚才咬破的手指挤了挤,然后用血在符纸上写着什么,由于我蹲在地上,手把着佛香,所以看不到具体写的是什么……

    老者写完以后,闭上眼睛,低沉的说道:“现在看是,只可以看,不可以出声!”

    我心想:咱也是个学过玄学的好吗?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但是想归想,还是回应了一声:“嗯!晓得!”

    只见老者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将符纸放在了地上,而后将手里的佛尘晃了晃,用着低沉的声音念道:“天伦之物,乃凶而立,散为未也,吾乃破之沉,曰天物之非也,妄哉,妄哉,吾道愧之,天之,地之,阴否?佛之无望,天若熙也,乃大无畏之凶也,妖否?何之神物?”

    老者念完以后,佛尘再次晃了晃,然后将放在地上的符纸在佛尘前段的毛上面绕了两圈,而后用力的插在了燃烧的三根香上面,由于那符纸是被老者用力的一插,所以符纸直接落到了我正在把着佛香的手上面……

    “拿开手!”老者怒喝一声。

    吓得我赶紧缩回了手,然而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按照常理说,我缩回了手,佛香应该顺势而倒才对,可是,佛像竟然直直的立在小香炉上面,就像下面有了香灰一样!

    老者继续将符纸向下压,直至落到了小香炉的顶端……

    而我已经看傻了,虽然说我也是一个玄学门徒,但绝对没弄出过这么神奇的一幕,就算是曾经帮柱子的时候,请了一次神附身,也没有这么神奇!

    更神奇的是,我发现那张符纸竟然没有一点燃烧过的痕迹,我们都知道,符纸的主材是桃木,因为桃木可以驱邪镇妖,更可连通天地,而辅材就是比较常见的丝绢之类的,本身木头就极易引燃,被研磨后的木头就更加容易引燃了,几乎是见火就着,这符纸是通过点燃的三根香插进去的,碰到已经点燃的香头,肯定要燃烧起来的,就算老者手速再快,至少在符纸上也要有烧过的痕迹吧?可我眼前的符纸,就像是插在了根本没有点燃的香上面一样,破裂处一点烧过的痕迹都没有,这太不可思议了……

    符纸落到小香炉上面以后,老者将手缓缓的拿开,然后双手合十,低声的念着咒语,由于老者的声音过小,我听不清楚老者念的究竟是什么,但这小香炉里面我是确认什么都没有的,空空如也,可这三根香就屹立在那里!

    我瞪大着眼睛,看看佛香,然后又看看符纸,最后看看老者,就这样像井底之蛙第一次跳出井一样,不断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老者口中的咒语还在不断的念着,然而随着老者咒语的加快,佛香的燃烧速度也随之加快,不久,就燃烧到了符纸……

    “呼!”的一声,符纸瞬燃,火苗窜天,巨大的火光瞬间将昏暗的甬道照的亮如白昼!

    “嗯?天亮了?”柱子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叫道。

    我赶紧跑过去,拍了一下柱子,然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让柱子赶紧闭嘴,这个时候是不能出声的。

    柱子睁眼看到眼前的场景也被震撼了,但他毕竟是过来人,曾经我施法的时候他也在场,所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虽然用着惊奇的目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者,最后看了看正在熊熊燃烧的火苗,但没有说话。

    柱子的眼神明显是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继续看着火苗和老者。

    柱子也随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没有说话……

    熊熊的火苗足足燃烧了两分钟,只有一张小小的符纸,竟然能燃烧两分钟?这太不可思议了!老者的背影加上火苗的衬托,显得异常诡异……

    火光渐弱,最终燃尽,留下了那个小小的香炉,我和柱子都没有说话,愣愣的看着老者的背影。

    …………

    ……

    良久之后,老者终于缓缓的站起来,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这甬道内……的确有阴物在作祟!”

    “阴物?”我和柱子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老者转过身来,脸上显得有些疲惫,看了看我俩,然后边走过来,边说:“这阴物……可能还不简单呢!”说完,老者也走到了靠墙的位置,缓缓的坐下,靠着墙,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刚才利用了天神,在这甬道里面寻找了一番,结果……这甬道阴气极重,虽然阴气重,但奇怪的是……咱们却感受不到,只能靠着天神的力量才能感受到,这是我第一次见!本来……”老者说到这,深深的吸了口气,可能是因为身体乏累的原因,导致老者有些虚弱,老者继续说道:“本来我想着利用天神查出这个阴物,但是这阴物恐怕异常厉害,天神居然察觉不到具体位置,只能察觉出这甬道的阴气异常之重!!”

    “连天神都查不出来是什么阴物?那咱们岂不是死定了?”我看着靠在墙上的老者,诧异道。

    老者摆了摆手,有些虚弱的说:“未必,这阴物如果想害我们,恐怕我们早就死了!”

    我看着老者越来越虚弱,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赶紧问道:“道长,您还好吧?”

    老者缓了缓,深吸了两口气,说道:“没什么大碍,就是邀请天神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元气,现在身体有些虚,休息一下就好了!”

    柱子挠了挠脑袋,懊恼的说道:“唉!早知道咱就带点吃的了,吃点东西身体会恢复的快些,一点干粮都没带,真是失败!”说完,柱子还懊恼的拍了拍额头。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道长,你这么虚弱,也没办法对付那阴物了!”说完,我示意了一下柱子,意思是让他也附和着说两句,结果这家伙可好,直接脱下了衣服,给老者盖上,然后憨憨的说:“道长,您睡会吧!我们看着!”

    老者顺势躺下,声音更加虚弱的说道:“好!我先休息会儿,你们记住,一旦周围空气变冷,或者有什么异常鬼影出现,一定要叫醒我,明白吗?”

    “放心吧!知道了!”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柱子也冲着老者打了一个ok的手势。

    看着老者沉沉的睡去,我拍了下柱子的肩膀,将他领到了一边,低声的说道:“这甬道表面上看平淡无奇,可实际上阴险无比啊,让道长好好睡一觉,一会儿好有精力对付这阴物!”

    柱子也赞同道:“是啊,文华,你至少还会些法术,我这面对能看见的对手还行,这鬼神……虚无缥缈的,我这一个只会出蛮力的人,就无能为力了!唉!”说完,柱子叹了口气。

    “咱行囊里面一点吃的都没有吗?”我靠着墙坐了下来,拍拍柱子,示意他也坐下。

    柱子坐在我的旁边,点点头,说道:“是啊,没有一点干粮!”

    “在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就算不被鬼魂折磨死,也会被饿死的!”说完,我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同时,柱子的肚子也发出了“咕咕”的叫声,柱子看着我,刚要说话……

    “嘘!”我用手势阻止了柱子,把声音压到最低,说:“听!好像甬道有动静!”

    柱子惊恐的看着我,用嘴型说:不会吧?这么快就来了?

    我侧耳认真的听着……

    “嗒嗒”

    “嗒”

    在我听清了那声音以后,心脏差点跳出来,惊叫道:“是那恐怖的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洪荒之凤族圣皇〕〔成为首富〕〔我的老师十项全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