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子:阴阳陌路〕〔崩坏开始的生活〕〔萌宝出招:爸妈你〕〔总裁出马,萌宝娇〕〔变身电音少女〕〔我到远古来修仙〕〔迦勒底的龙战士〕〔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末日植物领主〕〔婚情留余〕〔有眼无敌〕〔神医小道士〕〔LOL之莽王无敌〕〔娘子请开恩〕〔学霸的诸天神豪系〕〔情牵三界之六道轮〕〔嫡女有毒:残王的〕〔吉衣的进行曲〕〔建筑爱情学〕〔一念帝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七十二章 谜中谜
    我看着那怪物龇牙咧嘴,粘稠的液体从那怪物的口中流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在我看来却像是死亡之音……

    我坐在地上,背靠着墙面,眼神绝望的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嗷!~~~”怪物将头伸向了我,冲着我嚎叫了一声,巨大的音浪将我的脸部肌肉吹的变形,伴随着怪兽的音浪飞来些许的怪物口水,口水弥漫了我整个身体……

    我顿时一阵恶心,我的身上全部都被音浪打来的口水沾满,恶臭味弥漫在整个空气中,那种味道,说不出的恶心,就像臭鸡蛋和臭鱼夹杂在一起的味道,或许比这个还要恶心些。

    这个罪魁祸首,吃了柱子和老者,老子今天要宰了你!!想到这,我用眼睛扫了一下身旁的七星剑,发现它距离我不算远,由于刚才的冲击力,七星剑被甩到了大概离我半米的位置。

    我深吸了口气,虽然空气中还夹杂着恶臭的气味,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想:一定要稳住心气,不燥不急的面对这个怪物,现在就算我再急,就凭这刚才老者那么灵活的身手,都被怪物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还用上了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同归于尽,拿着七星剑最好能捅出一剑,能刺死就同归于尽,刺不死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了,毕竟我只是一个半吊子道士!

    我眼睛看着这个怪物,手在慢慢的向七星剑移动……

    而怪兽自从冲我喊了一嗓子以后,没有任何攻击我的意思,就定定的在哪里看着我,不知道这怪兽心里在想着什么。

    我用余光看到,我的手离七星剑不足十公分的距离了,心里默念:菩萨保佑、佛祖保佑、各路神仙保佑、***保佑!

    一阵默念以后,我摸到了七星剑,手一用力,刚握紧七星剑,就看见怪物张开大嘴,“嗷!”的一声,直奔我扑来……

    瞬间,眼前一片漆黑,身体发出剧烈的疼痛,我知道,我是在怪物的嘴里了……

    疼痛愈演愈烈,直至我昏厥过去……

    我知道,我已经死亡了……

    并且,没有任何复活的机会……

    因为,身体已经被破坏……

    …………

    ……

    “喂喂!!醒醒!你咋还真跑回来了呢?醒醒,醒醒!”

    我被一阵急促的呼叫声加上推搡惊醒,渐渐的恢复意识,怎么刚到天堂就被人连推带叫的叫醒,死了都不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吗?

    感觉到脑袋还有些昏沉,我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而在我视力恢复的时候,我突然瞪大眼睛,一把抱住了叫醒我的人,连鼻涕带眼泪的全下来了,也顾不上脑袋昏不昏沉了,直接哭喊道:“柱子哥!你也来天堂了啊,我太想你了,我对不起你啊!柱子哥!呜呜呜~~”、

    然而柱子明显的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问:“啥?啥天堂?”

    我被柱子的反问给问懵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难道说……天堂就是甬道的模样?还是说我这是去向天堂的甬道?我撒开柱子,从上到下的大量了一下,然后迷惑的问:“这……不是天堂吗?”

    “天堂?你说啥呢??咋?失忆了?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柱子也开始上下打量起我来。

    我有些不明白了,明明我们三个全部都让那个可怕的怪物吃掉了,就凭我这个人品肯定是去天堂的,难道……我没死?不可能啊,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我彻底的迷糊了,挠了挠头,问柱子:“柱子哥,咱……没死吗?”

    柱子明显的被我问一愣,然后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文华,你脑子烧坏了吧?咱不是逃过裹尸兵了吗?怎么能死呢?你就胳膊受的那点伤,还能死?你也太娇气了吧?”说完,柱子还拍了我一下右臂。

    一阵疼痛彻底惊醒了我的脑细胞,我一咧嘴,问道:“到底咋回事?我这还是在那墓的甬道里?”

    “啥叫还?咱不刚进来不久吗?你走散了,道长让我来找你,我一来看你呼呼大睡呢,就叫你,叫了半天你才醒,醒了就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等等……!”我打断正在滔滔不绝的柱子,插嘴问道:“咱们走散了?从哪走散的?我需要捋一捋,还有,这么说……道长没死??”我自从下了这个甬道,简直被搞的晕头转向,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看似普通的一条甬道,简直就特么是个迷魂阵。

    柱子一脸迷茫的看着我,咳了一声,说道:“道长死什么呢?你到底是咋的了?”

    “没咋,你先跟我详细说说……”我想了一下,继续说道:“就从咱们进来这条甬道说起!”我必须要从头捋一捋,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太蹊跷了,也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柱子叹了口气,淡淡的问道:“咱是从这铜门进来的,对吧?”说完,伸手拍了一下我身后的铜门。

    我点了点头。

    “铜门进来以后,我们都各自检查了一下,然后道长带头就走进去了对吧?”柱子说完,用手指了一下甬道深处。

    我还是点了点头。

    “走着走着,你嫌我俩研究这干尸油的问题,就自己走到了最前面,对吧?”柱子无奈的看着我,问着。

    “是啊,然后呢?”我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这墓穴太烧脑!

    “然后?然后你就走散了啊,我跟道长发现前面是个岔路口,道长心存疑虑,就让我走回来找找你!”柱子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靠着涂满了干尸油的墙面,叹道:“可累死我了,歇会……”

    “没了?”我瞪大眼睛看着柱子。

    柱子歪头看着我,疑问道:“还有啥?没了啊!这不……”说道这,柱子指了指我刚才躺的地方,说:“我来了你就在这里呼呼大睡,我是真佩服你,心可真大,在墓里面都睡的这么香!”

    我没有在意柱子的冷嘲热讽,而是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按照柱子所说,那么第一次出现的柱子是谁?而后在那空间里面的老者又是谁?怪物呢?都他娘的是做梦?就连那个恐怖的脚步声也是做梦?那为什么我有莫名其妙的跟老者和柱子在只有一条甬道里走散?

    “你们俩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老者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和柱子都望了过去,只见老者从甬道深处缓缓的走了过来……

    这个老者和柱子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柱子刚才所说的到底可不可信?如果真的是做梦,为什么那么真实?而且还衔接的十分完美,让人毫无做梦的感觉,就连……痛感都那么真实!

    “想什么呢?”这时,老者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盘膝而坐,问道。

    我抬眼看着老者,木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还问问题?如果有效的话,那第一次在梦境里的柱子就被识破了……

    我拍了拍脑袋,叹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尼玛悬疑了,搞不清楚了!”

    “什么搞不清楚了,说来听听,还有,你是怎么回到铜门这里的?我和你的小兄弟可没看到你往回走啊!”老者扶了扶佛尘,缓缓的问道。

    我晃了晃脑袋,面对着这甬道的机关,我是毫无破解可言了,叹了口气,轻声反问道:“道长,您跟我兄弟就什么都没遇到吗?”

    老者摸了摸嘴巴,然后摇了摇头,说:“唯一遇到的,就是你跟我们走散了!你呢?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我将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从跟老者走散到最后柱子叫醒我,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

    老者听后,思索了起来……

    我见老者思索,我也没打扰,也开始回想这发生的一切……

    而远处,柱子的呼噜声已经响起了……

    我刚想叫醒柱子就被老者拦住了,老者轻声说道:“你兄弟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吧!”说完,摸着佛尘继续说道:“按照你说的,那两个岔路都是死路,底下的怪物强大无比,而这甬道又没有其他出口,你所听的恐怖脚步声也事有蹊跷,看来……”说到这,老者环顾了一下四周,悠然的叹道:“这小小的甬道……不简单呐!”

    “是啊!道长,您快想想办法,我都被搞糊涂了,这甬道里面是不是有脏东西?”我疑问道。

    “不好说!我先测测吧!看看到底是人……还是鬼!”说完,老者起身走向了行囊,在里面翻找起东西来……

    我走到老者身后,轻声的追问道:“会不会……是魁魍神?他不是善于用梦境杀人吗?”

    老者没有回头,边翻找着东西,边说:“他杀你么?不是没有嘛,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我耸了耸肩,然后靠到了一边,等着老者作法,来找出作怪之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