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权世界的男剑仙〕〔英雄无敌大宗师〕〔万剑神尊〕〔岭南鬼术〕〔闪婚蜜爱:误嫁高〕〔太古鲲鹏诀〕〔独宠一世:总裁老〕〔医品宗师〕〔超神感应〕〔神奇旅舍〕〔我的娇俏女房客〕〔霍少,宠妻请克制〕〔港岛枭雄〕〔我的大小美女花〕〔报告爹地,妈咪要〕〔我的金主爱上我〕〔花都小玄医〕〔绝世神通〕〔绝命毒尸〕〔都市极品医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六十八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过了一会儿,眼前的甬道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哪怕一点点的变化都没有……

    我用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气,轻轻的叹道:“既然……你不愿意现身,那我就睡会儿,好困啊!~~”说完,我靠着铜门就躺了下去,虽然眼睛闭上了,但是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闭上眼睛以后,我仔细的感受着周围温度的变化,因为鬼属阴,如果出现的话,周围温度会急剧下降,如果不是鬼,是其他什么物种的话,我目前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许久……

    周围的温度没有任何变化,正在我寻思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怎么在这啊?什么时候跑回来的,让我俩好找啊!”是柱子的声音。

    我猛的睁开眼睛,看见柱子正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我惊讶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甬道的一路可都是没有任何其他岔路的,只有条路,而柱子是从何而来的?

    我手暗暗的握住七星剑,问道:“柱子哥,道长呢?”

    “前面呢,你走着走着就不见踪影了,我跟道长一路走到一个岔路口也不见你,觉得有些奇怪,道长就派我先回来看看!”说到这,柱子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用手拍了拍我,继续说道:“你小子可好,躺着睡上了?你什么时候走回来的?我跟道长怎么没看见呢?”

    我被柱子说的有些糊涂了,他们也走到岔路口了?可我为什么在岔路口没看见他们俩?我有些心存疑虑的问道:“你们也看见岔路口了?是只有两个分岔口的路口吗?”

    “是啊!道长还在那里等着呢,赶紧走吧!”柱子一把拽起了我……

    我跟着起身,还是有些不解的看着柱子,有些怀疑的问:“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在跟你走,如果回答不上来……”我提起手里的七星剑,恶狠狠的看着他说:“那就对不起了!!”

    “你干啥?”柱子一脸懵圈的看着我,显然有些惊讶。

    “别管我干啥,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挥了挥手里的七星剑,现在我还是有些怀疑柱子说的话,因为甬道就一条路,如果真像他所说的,我不可能看不见他们俩的!

    柱子摇了摇头,然后摆摆手,说:“问,你问!”

    我想了一下,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啥意思?”柱子有些没有听明白。

    “就是你父亲和你母亲还有你弟弟哥哥姐姐妹妹什么的,都在干什么?”我一连串的说了出来。

    柱子挠了挠头,然后伸出一只手,掰着手指的重复道:“父亲、母亲、哥哥、姐姐,还是啥??”

    冲着这股子傻劲儿,我感觉应该就是柱子,但是为了万无一失,还是继续说:“你就说你父亲和你母亲现在在干什么吧!”

    柱子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文华,你发烧了吧?脑子烧坏掉了?我父亲不是走了吗?我母亲不是在养老院吗?你这是咋了?”

    我一把拍下柱子的手,听了柱子的回答,我确定这就是柱子,而不是其他妖魔鬼怪幻化而成的,于是我拍了拍柱子的肩膀,说:“行了,发什么烧?走吧,赶紧找道长去……”

    柱子被我的一系列转变弄的有些晕头转向,愣愣的站在原地,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

    “看啥啊?一会儿道长遇到危险了怎么办?”说完,我推了一下柱子,继续说:“赶紧走,赶紧走!”

    柱子楞楞的“哦”了一声,然后走在了我的前面……

    这回我不能走前面了,万一到岔路了,柱子又消失了怎么办?那个恐怖的“嗒嗒”声我可不想在听到了!

    …………

    ……

    “哎,柱子哥,你俩刚才走的时候没看见我吗?”走着走着,我在后面问柱子。

    “没有啊,我们俩还奇怪呢,你咋走那么快呢,我跟道长就说了几句话,你就消失不见了,我跟道长就赶紧追你,直至追到了岔路,道长想了想,让我先回来看看,你在不在,结果你还真就在这里!”说到这,柱子转过身,看着我继续说:“你啥时候掉头回来的?我俩怎么没看见呢?还有,这只有一条路,你往回走的话,我跟道长应该能看见你啊!”

    我轻叹了一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前面一路走着,到了岔路发现你们俩没有在我的身后,我就往回找你们,一直找到铜门这里也没找到,我就想着在这里等你俩!”我故意隐藏了神秘的脚步声,因为我现在脑袋有些懵,虽然现在柱子找到了,老者也在岔路口等我,但是这个神秘的脚步声一定不是凭空而出的,也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

    柱子挠了挠头,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显然是没有听懂我说的是什么……

    “走吧走吧,别想了,先去找到道长!”我边推着柱子,边说。

    “可是……可是……”柱子磕磕巴巴的说着。

    “哎呀,可是什么,赶快与道长会合,我担心他会有危险!”我还是推搡着柱子,因为我不敢走在前面了!

    柱子无奈的点了一下头,转身往前走着,边走边叹道:“好吧好吧,走吧!”

    我“嗯”了一声,紧紧的跟在柱子身后……

    好不容易跟队友会合了,可不能在跟丢了!

    一路无话,狭窄的甬道只有了我跟柱子的脚步声……

    “嗒……嗒”熟悉的声音让我再度陷入了紧张,不过唯一欣慰的是,面前的柱子还在走着……

    随着转弯过后,我知道,前面不远就是那个岔路了,因为我已经跑了一趟了,已经比较熟悉了!

    然而恐怖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柱子在前面走的身影竟然日渐模糊,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柱子的身影在慢慢消失……

    “柱子哥!!柱子哥!!!~~”我拼命的嘶吼起来,并且跑向了柱子。

    可是等我跑到柱子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我……他娘啊!!”我看着身旁的柱子在我眼前一点点消失,显得非常无助!

    恐惧感再次席卷而来,而依旧伴随着那熟悉的“嗒……嗒”脚步声……

    “嗒”

    “嗒嗒”

    “嗒”

    “嗒嗒”

    熟悉的步履,熟悉的声音,这一切的熟悉都让我感到毛骨悚然!

    我回头望着空荡荡背后的甬道,心脏的跳动频率再次加快……

    我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折磨人也是要有个限度的好吗?我频临崩溃的神经已经让我语无伦次了,我不断的转身,嘶吼,再转身,再嘶吼……

    “谁啊?到底他妈谁啊?有本事给老子出来!!”

    然而回答我的只有安静,寂静,死寂!!!

    “呼呼呼……”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拄着膝盖,弯着腰,眼睛呆呆的望着地面,汗水从我的两鬓不断的流了下去,落在地上发出了“嗒嗒”的水滴声,周围的死寂使得汗水的落地声都听的真切。

    不行!我要去岔路口看看,老者到底在不在!想到这,我起身拼命的跑向了甬道深处,直奔岔路口……

    在我狂奔的时候,身后的“嗒嗒”脚步声依旧不紧不慢的跟着我,声音没有任何加快的迹象,这……绝对不正常!

    跑到岔路口的时候,让我失望的是,只有两个空空的甬道口,根本就没有老者,难道是柱子在骗我?不可能啊,柱子没有任何理由骗我的,莫非刚才的柱子是妖魔鬼怪幻化而成的?也不对啊,我已经测试过他了,的确是柱子!

    看着熟悉的岔路口,还有始终在我身后神秘的“嗒嗒”脚步声,我有些心力交瘁,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咽了口唾沫,缓了缓,说道:“能不玩神秘吗?你到底是谁?是邪魔王的话,就赶紧露面,我让你吸走阳气,还不行吗?”

    话音过后,回答我的只有回音,回音消失后,再次回归死寂!!!

    我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胡乱的抓着,这种折磨人的方式,简直是要把人逼疯的节奏!

    “啊!!!”我仰天怒吼,心脏的跳动频率越来越快,快到让我有些头晕,恶心,想吐。

    我知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就这么死了吧!死了的话,比现在这样的折磨要好上百倍、千倍!

    我躺在了甬道的地上,看着忽明忽暗的长明灯,叹息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说完,我咽了口唾沫,唾液在经过食道,到达胃里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一阵疼痛感袭来,看来我的内脏也受到了心脏和脑神经的影响,变得虚弱了起来……

    就在我奄奄一息,慢慢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我看见一个黑影在我眼前迅速的闪过……

    “谁?”我顺间大叫了起来,睁开眼睛,怒视着周围,心率也因为这个黑影的出现而缓和了起来,脑神经也恢复了正常。

    人亦如此,当你绝望到想死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使你已经衰弱的神经,再次兴奋起来,因为你知道,你或许找到了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乱伦大杂烩〕〔总裁太坏,娇妻要〕〔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