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末世无限吞噬〕〔重生空间:首席神〕〔萌宝来袭:这个爹〕〔盖世小村医〕〔重生名媛:大叔,〕〔神医弃女〕〔宠宠欲恋〕〔宇宙交易系统〕〔中华小厨娘〕〔薄少盛宠:娇妻别〕〔医武逍遥狂兵〕〔蛮娇〕〔万古最强宗〕〔神医废柴妃〕〔华娱之纵横〕〔地球明星群〕〔贤妻威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六十七章 神秘的脚步声
    老者一马当先,我和柱子跟在老者的后面……

    “这甬道的墙壁还真是光滑啊,像是涂了一层油一样!”柱子边摸着墙壁走,边感叹道。

    我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个甬道的墙壁的确如柱子所说,虽然这墙壁是由石块砌成的,但是衔接的非常紧密,而表面也像是涂了一层油一样,光滑无比,用手摸上去有些许的凉意,但不是冰冷刺骨的凉……

    “这墙壁是涂了什么油呢?能这么多年还如此润滑……”我也边摸着墙壁走,边无意的问着。

    “干尸油!”老者在前面说道。

    我跟柱子一听,瞬间同时收回了手,并异口同声的惊讶道:“干尸油??”

    “没错!”老者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着,接着说道:“这千年不腐的油,也就只有干尸油能做到了!”

    “是……人的吗?”我颤颤巍巍的问着,这要是人的干尸油,眼前这长长的甬道,得杀多少人?想想我就脊背发凉。

    “是不是人的我不知道,动物也可以,但是最理想的还是人的油!”老者说到这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柱子说:“就比如这个小兄弟头发上的头油,光滑无比,如果提炼出来也可以涂在这个墙壁上!”说完,老者用手摸了摸甬道的墙壁。

    我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现在看着这个甬道的墙壁就反胃,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墙壁涂的是人的还是动物的,但不管是什么的,都让我觉得恶心!

    “我……这天生油脂分泌就多!嘿嘿……”柱子还一边抓了抓头发,一边嘿嘿的傻笑。

    对柱子我也是无语了,还真配合老者,老者说自己的头发有头油,就配合着抓了抓……

    我耸了耸肩膀,无奈道:“你们继续研究……我……先去给你们探探路!”实在是受不了这两个人讨论的问题了,我直接奔着甬道继续前行……

    “哎哎!等等我们啊!”柱子的嘶吼声像是一只狂犬在后面吼叫起来……

    我没有回头,摆了摆手,继续前行……

    而后面的脚步声也让我知道,柱子和老者也跟上了……

    甬道前面幽深而宁静,气氛十分安静,静的诡异,诡异的让人恐惧……

    一路上我也没有回头看老者和柱子,而老者和柱子在我的后面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嗒嗒的脚步声在跟着我……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我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去哪里了,看了看左边的甬道,又看了看右边的甬道,两边的场景都一样,都是长长的看不到头,长明灯幽暗昏黄,正在我由于的时候……

    突然!!!

    我浑身脊背发凉,一股浓浓的恐惧从内心升起,我没有回头,但是!我观察着两个甬道已经有一阵子了,而我身后的……脚步声依旧在响!!!

    这不可能!就算老者和柱子离我特别远的话,脚步声也应该由远至近才对,而现在的脚步声却始终的保持一个音量,像是……原地踏步!!!

    “道……长……?”我试探的轻轻呼唤了一声,没敢回头!

    身后除了那一沉不变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回答。

    “柱……子……哥?”我又试探的轻轻呼唤了一声,还是没敢回头!

    而身后依然是那一沉不变的脚步声……

    我缓缓的将手摸到了七星剑的剑柄,心脏的“扑通”的加速跳动,此时的我内心十分恐惧,我的两次试探说明了我的身后根本就没有老者和柱子,而脚步声是什么发出来的,我不知道,也没敢回头确认!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此时我能听到的,只有那“嗒嗒”的脚步声和我心脏“扑通扑通”的急速跳动声……

    我深吸了口气,心道:老者和柱子到底去哪了?也没有听见他们的呼救声啊,这个脚步声一直跟随在我的身后,而一路走来的甬道,只有这个地方有岔口……

    越想越觉得恐怖,我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不管了!他娘的,就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我提起七星剑,回身就用剑指着我身后的方向,同时转过身来,颤抖的怒吼道:“别他妈动!动一下老子让你魂飞魄散!!”

    而我的身后……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只有我的怒吼声还在回荡着,伴随着丝丝颤音,之所以颤抖,是因为我真他娘的害怕了!就这种情况,换做是谁,不吓尿裤子,我跟他姓!!

    可奇怪的是,我身后居然什么都没有?脚步声在我突然转过来的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什么情况??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空空的甬道……

    “道长!!!柱子!!!”我冲着来时的甬道呼唤了两声,而回答我的,只有阵阵回声,没有其他任何声音了……

    “嗒嗒”脚步声再次响起!!!!而这次响起,又是在我的身后……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愤怒的提着七星剑回身,伴着怒吼声:“谁???”

    然而我转身后,身后依然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两个甬道口安静的坐落在那里,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

    这种未知的恐惧让我整个身体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面对着幽暗昏黄的甬道,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有老者这个主心骨,和柱子这个愣头青,孤立无援的我,特别恐惧!!

    在一个诡异的空间里,如果你有一个帮手或者同伴在身边的时候,恐惧感会大大降低,因为你知道,至少有人在你身边,两个人可以相互照应,然而就你自己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诡异空间里的事情,会让你的恐惧感会提升至最高,甚至这种恐惧感会让你心脏跳动愈加强烈,直至心率过快而亡!!

    我的心跳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迟早会被这脚步声吓死!我用力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呼出去,反复几次后,我感觉到心脏的跳动些许平稳了点,而“嗒嗒”的脚步声又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

    “道长!!柱子!!”我用尽最大的声音,喊了出去……然而回答我的依旧是越来越小的回声……

    虽然“嗒嗒”的脚步声,声音不大,但是此刻却显得异常清晰!

    我提起七星剑,转身直奔来时的路返回的走过过去,心想:我倒要看看,这甬道里到底有什么鬼!

    一路走来,甬道里很安静,但是“嗒嗒”的脚步声始终在我的身后,一路伴随着我走到了那扇熟悉的铜门!

    此时的铜门已经没有了裹尸兵的敲打声,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

    “咚!”我用七星剑拍了一下铜门,铜门发出一声闷响。

    响声过后,铜门的另一面,立刻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连续敲击声,可以证明,这扇铜门没有打开过,门的另一端依旧是被裹尸兵紧紧地包围着……

    这就奇怪了,这甬道从我发现的岔路一直到铜门,中间没有任何出口或可藏身的地方,老者和柱子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消失了???

    而我身后的“嗒嗒”声还在继续想着……

    “你奶奶的爪的,有本事你现身出来,别玩神秘,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心烦的咆哮着,同时转过身靠在了铜门上,心想:这回老子的身后可就剩这一个铜门了,你要是牛x,你就去跟铜门那边的裹尸兵玩玩!

    然而咆哮声过后,“嗒嗒”的脚步声也消失了,只剩下我背后铜门被拍打的声音,那是裹尸兵用砍刀或者其他什么敲打的,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依旧空空如也的甬道,没有了“嗒嗒”声,我的心脏跳动也恢复了平静,我缓了口气,轻轻的说道:“怎么?不敢现身?是怕老子打得你魂飞魄散么?有本事在那里装神弄鬼,没本事出来??”

    甬道依旧安静,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

    “说吧,把那老头儿和大块头弄哪去了,说出来,老子可以考虑不杀你!”我靠在铜门上,一边把弄着七星剑,一边悠然自得的说着。

    安静,还是一片安静,甬道里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靠着铜门坐了下去,叹道:“哎呀,既然你不喜欢现身,那就藏着吧,我先歇会,走了那么久,累了!”

    坐在甬道的地上,靠着铜门,我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甬道,生怕漏过点滴的变化……

    观察了一会儿,让我失望的是,眼前的甬道场景没有任何变化,就连长明灯的火光都没有闪一下,消失的只有背后铜门的拍打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有鬼魂在作怪?不可能啊,老者和柱子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到底是什么抓走了老者和柱子?是一起被抓走的?还是像我一样,都在寻找着其他人??难道我又莫名其妙的进入了邪魔王的神秘空间了???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安静的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