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追夫:皇后是〕〔逆流非君所愿〕〔温柔是把刀〕〔本妃书外来:冷王〕〔混天玄冥〕〔纯洁防线〕〔婚然不觉:甜妻要〕〔国子监大人〕〔参商〕〔修真狂医在都市〕〔娱乐那个圈〕〔极品小农民系统〕〔将军凶悍:傲娇夫〕〔珍重待春风〕〔蜜爱100度:总裁宠〕〔龙逆寰宇〕〔刀刀爆塔〕〔重生之我是小钻风〕〔西荒记〕〔我的脑内作死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六十五章 终于破解!!
    老者的身姿犹如天降奇兵一样,下面的裹尸兵群也注意到了空中的老者,齐齐的挥舞着砍刀,看向老者,可在空中的老者用佛尘的刺全部挡下了大砍刀,并且深深的刺下了很多次,虽然看不到刺向裹尸兵群中的佛尘到底有没有刺中,或者说有没有刺死几个裹尸兵,但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瑕疵,老者的这番武艺和道行着实的让我跟柱子都惊讶不已……

    “啪啪啪”一阵鞭响惊醒了还在痴痴看着都我,回神后看到柱子已经击退了一排裹尸兵,挥鞭再击另一排的时候,抽空说道:“一条命啊!欠我一条命了!”

    柱子的意思我明白,不就是刚才我被老者的身姿所吸引了,而忘记了我还身处在裹尸兵的攻击范围内么,我小声的“切”了一声,然后提起七星剑,击杀了两个还在身体冒白烟的裹尸兵……

    这时,老者落在了我的身旁,拍了一下柱子说:“鞭子给我!”

    柱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老者就一步向前,用佛尘刺击退了几个冲向柱子的裹尸兵,然后迅速的抢下鞭子,而后用力的捏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肩膀,丝丝鲜血从肩膀上留了出来,老者迅速的将柱子的鞭子在鲜血上来回摩擦,好让鞭子尽量多的沾上鲜血,虽然老者的一系列动作都很迅速,但是裹尸兵已经向着他俩袭去……

    只见几个大砍刀被挥舞的银光乍现,直奔柱子的背后而去……

    “小心!”我瞪大了眼睛,身体呈导弹发射状,用力的一蹬,身子向离弦的箭一样,迅速的飞向了柱子……

    “锵锵锵”一阵冷兵器碰撞的声音……

    我的七星剑横着挡住了七把砍刀,丝丝鲜血从我的虎口处流了下来,由于巨大的冲击力,我的虎口被震的撕裂开来,巨大的惯性将我深深的拍在了柱子背后,柱子被撞的一个趔趄,直接倒向了小黑洞的大门里面,而我也躺在了地上,还好在摔倒的一瞬间,老者用佛尘刺将这几个裹尸兵都刺的连连倒退数步,要不然我恐怕在到底的时候,就会一命呜呼了……

    “你怎么样?受伤没有?”老者在我身前边用佛尘刺击退着裹尸兵,边问道。

    刚才巨大的冲击力使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感觉到胸口发闷,应该是内脏受到了震荡所致……

    我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脖颈,勉强说道:“没什么大碍,就是震了一下!”说完,我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看了看受伤的右臂,还好右臂的伤口没有被震开,我站了起来,提起七星剑杀了过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裹尸兵还有很多,咱们杀的还不足百分之一!”老者边刺退裹尸兵,边说道。

    你终于开窍了?刚才谁不打声招呼就飞到裹尸兵群里面一通乱杀,虽然你武艺高强,但也不能这么浪费体力吧?心里面这么想,但是嘴上我不能这么说啊,只能应和着说:“是啊,咱们的体力早晚有消耗尽的时候。”

    “啪啪啪!”我的话音刚落,一阵的鞭子声在我耳旁想起,伴随着柱子的怒吼:“他娘个了爪子的,都给老子去死吧!!!”

    “啪啪啪!”阵阵的鞭子声连连响起……

    看着柱子毫无章法可言的乱抽,我摇了摇头,心道:“完了,这刚好一个,又疯一个!”

    “啊哈哈哈哈!你们都他娘的给我去死!”柱子的野猪般嚎叫还在继续,伴随着鞭子抽打的声音。

    “柱子哥!柱子哥!!”我尝试的喊了两声。

    柱子甩着鞭子,没有回头,怒吼着:“干啥?”

    莽夫!就特么一个莽夫,而且是没有任何头脑的莽夫!!我心沉了沉,缓缓的说道:“你觉得你力气多的没有地方用了是吧?那我跟道长退回到大门里面,你自己搞定这些裹尸兵,行不?”

    “没问题!”我的话音刚落,柱子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我气的想给这丫的一剑,我这话的意思都听不出来?

    “噗噗”两声响,我击倒了两个冒着白烟的裹尸兵后,直接走到柱子身后,一脚直接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哎呦!”由于柱子是背对着我,所以是措不及防的情况下挨了我这一脚,直接一个趔趄扑向了裹尸兵群……

    “他娘的……”我来不及继续骂下去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裹尸兵手中的大砍刀已经落向了柱子……

    “锵锵锵”又是一阵冷兵器碰撞声,我忍着虎口的巨痛,硬生生的将那几个裹尸兵逼退……

    这时再看柱子,双眼紧闭,一副准备受死的模样……

    “咋了?怕死了?刚才不是挺勇猛的吗?”我冷嘲热讽的站在柱子身前,不断逼退着裹尸兵。

    柱子听到了我的声音以后,“腾”的一下蹦了起来,在我的屁后解释道:“刚才他娘的有人踹我!要不然我不可能倒下!”

    “锵!~”我击退一个裹尸兵以后,没有回头的问道:“谁踹你?道长会踹你?还是我会踹你?”

    “啪啪啪!”一阵鞭响,柱子出现在了我的身旁,抽开了几个裹尸兵后,说道:“不知道,反正肯定有人踹我就是了!”

    “噗噗!”我顺势击杀了两个裹尸兵,同时回答道:“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别逞英雄了啊!”

    “你们两个都靠过来,咱们得商量商量了!这么下去早晚会死在这里的!”老者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闻言,我跟柱子都慢慢的靠向了老者……

    靠到了老者后背的时候,我大声问老者:“道长!现在你说怎么办?”

    老者一边攻击着袭来的裹尸兵,一边回答道:“据我目测,现在的裹尸兵足有数百个,咱们现在一共杀的也就十几二十个!”

    “道长!你说咋办就咋办!”柱子憨憨的声音在另一边说道。

    我一咧嘴,心想:就你这傻大个,我跟老者就没指望你能想到什么办法!

    老者一歪头,冲着柱子说道:“小兄弟,你仔细回想回想,咱们刚才在小黑洞里面寻找出口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什么异常的东西,或者是特别的东西、图案什么的?”

    柱子想了一会儿,悠悠的回答说:“没有什么啊,周围都是砖墙,什么都没有啊!”

    “那不应该的,这个裹尸兵群也应该是个机关,破解之法不能是杀光,应该有其他的办法!”老者沉声的说道。

    “不是需要钥匙嘛?这个钥匙您不是怀疑在这些裹尸兵身上吗?”我也有些糊涂了,这机关简直就是一道接着一道,并且越来越难,且越来越危险了,弄不好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老者刺开了一排裹尸兵后,说到:“我也只是怀疑,并不能肯定钥匙就在这裹尸兵的身上!”

    “不在裹尸兵身上,会在哪里?这整个的空间除了裹尸兵,就是那尊已经被砍的稀巴烂的神秘石像了!再无他物了!”我有些绝望的叹道。

    “石像?”老者惊讶的吼道,举起手中的佛尘刺用力的刺开了几个裹尸兵后,继续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石像给忘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现在已经是一堆破石头了,难不成这钥匙是石头做的吗?”

    “刚才石像的位置你们两个还记得吗?”老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起我俩。

    我思索了一下,犹犹豫豫的说:“好……好像是……咝……那边吧?”我凭着记忆中石像倒塌的位置,指了一个方向过去……

    “确定?”老者问道。

    我挠了挠头,还是有些犹豫的说:“不敢确定,当时也没注意啊!只是凭着一些琐碎的回忆!”

    “我去看看,你俩注意安全!”说完,老者一个起跳,直接跳起两米高,然后双腿用力一蹬门上面的墙壁,直接飞向了我指的那个方向……

    “我去……这么果断,我说的可是不敢确定!”我重复的说了一句。

    虽然老者肯定是听不到了,但是柱子插嘴道:“确不确定他都飞过去了,你也拽不回来啊!”

    “看好你那边的裹尸兵吧!”我没好气的说道。

    “啪啪啪~”一阵鞭响后,柱子憨憨的说:“放心吧您呐,我这抽鞭子技术在村儿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抽冰猴,赶驴车……”

    “停停!”我赶紧叫停了柱子琐碎的往事论,本来现在就被这个墓的机关搞得一个头两个大,哪有时间听你吹嘘?有那脑子就不能想想怎么破解这个机关?

    我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老者飞去的那个地方,目前看来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动静儿……

    …………

    ……

    “唰!”一个身影在裹尸兵中赫然而起,直接飞了回来,速度极快……

    等到身影落到了我的身后才看清是老者,老者满面红光,手里面多了一把黄灿灿的钥匙,拍了我肩膀一下,嘴巴上扬的赞道:“还是你小子聪明,那个钥匙的确就在石像堆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食霸天下:傲娇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顾轻舟司行霈〕〔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趁虚而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