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乖乖[快穿]〕〔阴阳至道〕〔北道天狼〕〔白夜奇梦2之始原争〕〔都市修仙之无敌吊〕〔圣绯之花—光与暗〕〔乡野透视高手〕〔高冷老公驯妻上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华殇〕〔女政府办主任〕〔你们的手机弱爆了〕〔永生的战法术师〕〔苍天仙帝〕〔地府合同工〕〔夺天之主〕〔紫虚元皇〕〔[综]boss的女人〕〔吞噬进化〕〔电影世界的无限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六十一章 初见裹尸兵
    我一边踩着柱子点燃砚火棒,一边观察着老者……

    只见老者从行囊中取出了罗盘,然后走到了石像的跟前,用手边摸着石像,边转圈的观察着罗盘的动向,走了两圈以后,停在了石像的右前方,目测了一下以后,在石像的左后方大概两米的位置点燃了一根蜡烛,放在了地上,然后还趴在地上看了看角度,可能是觉得蜡烛的位置不对,稍稍的往右挪了一点点,最后满意的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把砚火棒点燃了,这根砚火棒非常好点燃,刚靠近长明灯就燃烧了起来。

    我从柱子的身上跳了下去,将砚火棒递给柱子,然后走到了老者的身旁轻声的问道:“道长,这……就是机关?”

    老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柱子也拿着砚火棒跑了过来,憨憨的问道:“道长!行了吗?”

    “等!”老者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字。

    “等?等什么?机关自己开吗?”柱子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

    这也正是我想问的,哪有机关自己开的??我也有些不明白老者的意思。

    “是的,等机关自己开!”老者淡淡的说道。

    就一根蜡烛??机关自己就开了??脑子秀逗了吧???我的白眼简直就要翻上天了!

    柱子到是没有什么面部表情,还是一脸憨憨的问着:“道长,咱就这么等吗?”

    老者转身走到了蜡烛身后的一面墙,坐了下去,然后跟我们两个招了招手,说道:“来吧,一起等,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不知道等多久??是什么意思?

    我有些迷茫和不知所然,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无奈的走到了老者的身旁,面向蜡烛和石像缓缓的坐下,坐下以后轻声的问老者:“道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柱子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了老者的另一边,接着我的话问道:“是啊,道长,咱们等什么呢?”

    老者轻轻的叹了口气,用手指了指石像,缓缓的说道:“你们看啊,如果我们现在以石像为中心,那么刚才砚火棒的位置是五行图中亥的位置,亥所对应的就是小雪或者中雪的位置,也就是寒!”说到这,老者看了看我继续说:“你刚才提醒了我,说这根砚火棒是天物,那么既然是天物,这个地方的阵法我们为什么不用符合天界的五行八卦图来解呢?”老者缓缓的站了起来,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既然用八卦图来解,砚火棒的位置又在寒,你们说,如果石像很寒冷,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说完,老者转头看了看我跟柱子……

    “寒冷那就给他温暖呗?”柱子呆头呆脑的回答道。

    而我也似乎有些明白其中的道理了,如果没有老者的这一番解释,我恐怕一辈子都解不开这个密室的迷阵!

    老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说的对,既然石像冷了,而砚火棒的位置又在那里,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你点燃这砚火棒来为石像取暖!”

    “可是不对啊!”我摇着头,狐疑的继续问道:“你明明用的是蜡烛啊,也没用砚火棒啊?”

    老者摇了摇头,伸手拿过柱子的手中正在燃烧的砚火棒,说道:“这两段这么圆润,能立得住吗?要么你站在蜡烛那里拿着这燃烧的砚火棒等着?”

    我果断的也摇了摇头,有点担心的继续问老者:“那……这蜡烛可以代替砚火棒吗?”

    老者将砚火棒还给柱子,拍了拍手上浮土,说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是既然石像冷,咱们就给他火就好了,至于要不要必须是砚火棒……”老者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那就听天由命吧!”说完,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再次坐下。

    “好吧!既然是这样,咱们也只能等了!”我也跟着说了一句,然后坐到了老者的旁边。

    柱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者,什么都没说,也坐了下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

    ……

    不知过了多久……

    我伸了伸懒腰,用手打了个哈气,然后扭了扭僵硬的身体,说道:“这么久了都没有反应?这蜡烛都快烧完了!”

    “不知道啊,蜡烛烧完了在换一根!”老者也揉了揉眼睛,缓缓的回答道。

    而柱子这会儿正拿着砚火棒晃来晃去的观察着,可能是砚火棒燃之不尽的缘故,让柱子看的乐不思蜀!

    “快看!!”正在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老者的一句话让我跟柱子都提起了精神。

    我闻言赶紧看向那尊石像和蜡烛……

    只见,那根蜡烛的火苗突然明亮了起来,显得有些刺眼,而石像竟然“嘎吱嘎吱”的转了过来,在面向蜡烛的时候,听了下来……

    “这……”我刚开口,就被老者“嘘”的手势,吓得马上闭嘴了。

    蜡烛的火苗越来越明亮,甚至都有些刺眼了,然而石像转过身来以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过了一会儿,蜡烛的火苗灭了,整个迷失又恢复了往常的暗色……

    就在我看的不知所以的时候,“呼!”一阵大火在石像上燃烧了起来。

    “我尼玛,救火啊!”柱子大叫了一声,起身就要跑过去……

    老者一把抓住了柱子,吼道:“坐下!!静观其变!”

    柱子有些不解的回头看着老者,说道:“火!得救火啊!”

    “坐下!!!”老者喝令道。

    柱子转头看着我……

    柱子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激动?我有些莫名其妙,虽然我不知道这石像为什么起火,但是听老者的应该是没有错的,所以我冲着柱子点了点头,示意他按照老者点意思,坐下!

    柱子“唉!”了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说话了!

    这时的大火已经燃烧着整尊的石像,现在的石像就是一团火,我、老者和柱子就在不远处静观其变的看着大火燃烧。

    火势烧了一会儿,就渐渐的变小了,露出的石像已经是黝黑黝黑的,应该是火烧的原因,待火苗燃尽的时候,整尊的石像裸露了出来,通体的碳黑色,没有一点点光泽了……

    “哈哈哈哈!可悲!可悲啊!”一阵十分低沉的声音在石像处传了出来。

    我瞪大眼睛,有些惊奇的看着老者,没有出声,嘴形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摇了摇头,用手捂住了口鼻,示意我们也照他的样子,闭气别出声。

    那尊石像自从发出了那个声音后,没有了任何反应,“嘎吱嘎吱”的又转了过去,面向了前面的墙壁,然后,奇特的一幕发生了,石像面对墙壁上的石块竟然自己脱落了,“哗啦哗啦”的一阵石块落地声后,裸露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方形大门状的门洞,而门洞的里面漆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我看看老者,老者看看我,柱子看看老者,又看了看我,我又看了看柱子,我们三个人现在都是懵的状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我们三个面面相觑的时候,“哗”的一声,从那个黑漆漆的洞口里跑出了无数个全身兽皮装,没有任何面部的怪物,形态还是人,手里拿的是清一色的大砍刀,冒着森森寒光,四只和脑袋分明,只不过全部都被兽皮包裹了起来,就连脑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而脑袋的最顶端是平的,像是被人砍掉一半的脑袋一样,十分骇人!

    “裹尸兵?”我轻声的询问者老者。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捂住口鼻点手没有放下来。

    那些裹尸兵不断的从黑漆漆的洞口涌出,布满了整个密室,我、老者跟柱子,为了不惊扰这么多的裹尸兵,全都紧紧的贴在了身后的墙上,一动不动,气儿都不敢喘一口,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裹尸兵。

    这些裹尸兵全部都围着那尊石像站着,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语言……

    “哈哈哈!一群虾兵蟹将!让你们的老子出来!”那尊石像没有动,只是从石像里面继续发出了十分低沉的声音。

    “铛铛铛!!”那些裹尸兵没有任何语言,全部都抡起了手中发着森森寒光的砍刀,砍向了石像。

    不一会儿的功夫,石像就变成了满地的碎石块……

    这裹尸兵的战斗力实在太惊人了,而且不是一个,是满屋子的裹尸兵。

    “怎么办?”我用口型问着老者,没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和气息。

    老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意思就是没办法??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裹尸兵,就刚才砍石像的力道看,我们三个这肉身,也就两三下!我不禁的打了个冷颤……

    “啊切!~~”一个喷嚏声响亮的出现在了这个安静无比的密室中……

    我机械式的转头看向柱子,心道:我他娘的说你是猪队友,你还不服气,这么关键的时刻,你是怕这些裹尸兵不知道咱们在这是怎么的???

    而那些裹尸兵也都机械式的转向了我们三个人所在的地方……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永夜君王〕〔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