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与辱〕〔天庭心理辅导员〕〔配骨成婚:鬼王夫〕〔快穿攻略:美人计〕〔阴阳判官〕〔惑世盗妃〕〔纵横人生三千年〕〔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极品女总裁〕〔惹爱成瘾〕〔我的绝美校花未婚〕〔超品小农民〕〔佐德之子〕〔无相进化〕〔我家学生能改变历〕〔武出法随〕〔都市风流丹帝〕〔平衡天下〕〔龙飞凤舞之穿越到〕〔司令,奴家不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五十六章 生死墙
    许久之后,我还是没有思索出一丁点的办法,完全没有理解那个图案的意思。

    我深吸了口气,换换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发麻的双腿,看见老者依旧在那盘坐着没有任何动静儿。

    不会是睡着了吧??管他呢,还是先研究研究这个青石砖吧,现在可不常见了。

    想到这,我用手挠了挠脖子,然后在四周的墙面上用手摸了起来……

    我的手刚触碰到青石砖,砖的表面就掉下来一层薄薄的土……

    我有些奇怪,这青石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土?难道都是会??我捡起了地上的手电筒,照了过去……

    手电筒的光束一照,我的双目就瞪的滚圆,大叫道:“道长!道长!这……这……”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我看见掉了土的青石砖上赫然的印着一个水波纹,而且我用手碰的时候,这青石砖好像是可以移动的……

    老者等开眼睛,快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用手胡乱的把周围几块青石砖的浮土都拍掉……

    没错!!每一块青石砖都印着水波纹或小火苗……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震惊不已,惊叹道:“道长……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先把能够到的地方都拍掉!”说完,老者开始快速的拍打着周围所有的青石砖,这个狭小的地方瞬间尘土飞扬……

    “咳咳!”因为浮土的原因,我一边咳嗽,一边拍打着青石砖。

    不一会儿,我和老者就拍掉了所有能够到位置的浮土,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全部都是印有水波纹和小火苗的图案,错综复杂,毫无顺序可言……

    我望着这满屋子的图案,问道:“道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知道!”老者简短的回了句,用手电照了照上面没有够到的青石砖,说道:“咱俩合力,把够不到的也拍掉!”

    合力?我看了看老者,暗道:您那么大岁数了,我能好意思让你蹲下,踩着你么?

    想到这,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蹲在地上,说道:“道长,来吧!踩着我拍!”

    “好!”老者可是一点都没客气,直接踩了上来了,开始拍打着原本没有够到的地方……

    他这居高临下的还好,我这在下面的是最遭罪的,因为土都往下面落,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是有苦难言呐……

    …………

    ……

    就这样我和老者“合力”将屋子里面所有的青石砖都拍完了,然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全部都是水波纹和小火苗,并没有其他的图案……

    “那里!!”老者突然叫道,指着他手电筒照的地方。

    我看过去,发现老者照的地方位于最上角一处极其隐秘的地方,那是一块没有画任何图案的青石砖,看着那块青石砖,我狐疑的问道:“道长,怎么就这一块砖没有画呢?”

    老者摇了摇头,说:“现在还不知道,这样,你蹲下!”

    我靠!又是我??柱子咋还没回来呢?我现在有点想念他了……

    没办法,我只能走过去,蹲了下来……

    老者踩着我肩膀,然后用开始研究起那块没有画任何图案的青石砖……

    “好……好……了……没有……啊?”我感觉到肩膀一阵阵的吃痛,费力的问着。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在摸个不停,由于我是蹲在地上,所以没办法看到老者究竟是在怎么研究,但是从依稀掉下的土渣来看,应该是不断的摸索着……

    “咔!”一声脆响

    我愣了一下,然后左右环顾的看了看,轻声问道:“道长……是……机关……关吗?”

    “应该是!”老者清脆的回答道。

    “那……”我刚想继续问问能否下来的事儿,就听见又是一声“咔!”的脆响。

    我吓得没敢动,也没法抬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满身冒着冷汗,心里默念:佛祖保佑,佛祖保佑,别出来乱箭什么的……

    “咔”

    “咔”

    “咔”清脆的响声不断响起……

    一阵过后,老者从我的身上慢慢的下来了,用手电照着那个地方看。

    老者下来以后,我感觉整个的肩膀都轻松无比,我闭着一只眼睛,龇牙咧嘴的揉着肩膀,边揉边问:“道长,这上面是什么机关呐?”问完,我抬眼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真是吓了我一跳,在老者手电筒光束照着的地方,几个水波纹和小火苗的青石砖已经有序的排列了起来,而另一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缺……

    我有些看的糊涂了,疑问道:“道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是让我们拼图!”老者没有看我,依旧看着手电照的那个地方。

    “拼图?啥意思?”听完老者的话,我更迷糊了。

    老者用手捋了捋胡须,慢悠悠的说道:“那个空缺的地方是留给这些印有图案的青石砖移动用的,刚才发现没有印图案的青石砖是可以按下去的,我刚才按了下去,就变成了一个空缺,其他的青石砖是可以移动的!”老者顿了顿,继续说道:“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利用这个空缺,拼出一个图案来!拼的对,就过去了,拼不对……”老者说到这,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等了一会儿,见老者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于是就开口问道:“拼不对会怎么样?”

    老者轻轻的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也不知道,来吧,拼吧!”

    “怎么个拼法?”我看着满墙密密麻麻的图案,问道。

    老者没有搭话,似乎在冥想着什么……

    我也没有去打扰,拿起手电筒在四周看了起来……

    “文华!”此时,柱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现在的神经大条十分紧绷,怕极了各种机关,所以赶紧问道:“怎么了?”问的同时,手电筒也照了过去。

    柱子用一只手挡住手电的光束,回道:“没……没啥,我就是去上面看完了,啥都没发现,这不就回来了么!”

    “呼……”我松了口气,暗骂道:那你大叫个什么劲儿呢!

    “这是个生死墙,来吧,选一个!”老者的声音淡淡的传了出来。

    “生死墙??”我跟柱子的声音同时响起,我接着问:“生死墙是什么意思?”

    老者缓缓的站起身子,低沉的说道:“生死墙,顾名思义,就是两种选择,要么生,要么死!而眼前的两个图案就是选择,有可能水波纹是生,有可能小火苗是生,选对则生,选错则死!”

    “那就是有一半的机会呗?懵一个?”我缓缓的问道。

    老者斩钉截铁的回答道:“错!”说完,老者用手电照着周围的墙面,继续说道:“这是四面墙,每面墙都要选对,错一个就会触动机关,所以我们选对的几率只有十六分之一!也就是说只有百分之六左右的几率!”

    “我靠!”闻言我大骂了一句,继续吼道:“这他娘的是玩儿人呢?四面墙,都要选对,选错一个就触动机关了?这哪是生死墙,这就是死墙!谁他娘的能都选对啊?”

    柱子闻言以后更是一边捡起了地上的行囊,一边说道:“咱回去吧,这没法选对!就算选对一面墙,其他的也不能都懵对!”

    我十分赞同柱子的观点,左右两面墙,面前一面墙,天棚一面墙,共四面,就算运气好到家,能懵对两个就不错了,这简直就是送命……

    老者用手电筒照着墙面,慢悠悠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墙面在我拍掉浮土的时候机关已经启动了,现在如果我们出去的话,外面的楼梯没走几步,就会触动机关,所以这生死墙一旦触动,就是必须要解开的!”说完,老者用手电照了照站在出口的柱子,说:“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柱子茫然的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磕磕巴巴的说:“那……那……就……只能……懵……懵了?”

    老者淡淡的指挥说:“小兄弟,你把火把拿出来些,现在里面的浊气少了,应该可以点燃了!”说完,老者用手电的光束指了指屋里面的四个角落,说道:“都立在四个角吧,这样光线充足些……”

    “好……!”柱子颤抖的回答着,然后照着老者嘱咐的,开始点燃火把……

    我看了一眼柱子,然后看看老者,问道:“道长,那我做什么?”

    老者看着面前的那面墙,低沉的说:“你……就跟我一起猜吧!看看这面墙应该全变成水波纹?还是全变成小火苗!”

    “纯懵吗?没有一点线索提示吗?”我有些迟疑。

    老者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我认为是纯懵!不过……你也可以在这屋子里找一找提示!”

    我靠!一个空荡荡的屋子,满面墙的图案,还都是一样的,不是水波纹,就是小火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哪来的提示?

    这时,柱子已经点燃了火把,并且固定在了四个角落,顿时,狭小的空间明亮了起来……

    老者回头看了看我,手抵在墙面的青石砖上,低沉的说道:“来吧!选一个,是水波纹?还是小火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重生渔家有财女〕〔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