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闷骚军〕〔灵本无极〕〔小世界其乐无穷〕〔桃花小神医〕〔重生之白水探案传〕〔空间修神传〕〔宠妻99式:老公,〕〔军婚缠绵:甜妻有〕〔暖情相爱共此生〕〔近战狂兵〕〔落日迷城〕〔最强军宠:蜜爱狂〕〔美女总裁的近身狂〕〔报告妈咪:爹地要〕〔听不见先生的忘不〕〔七塔之上〕〔极武校霸〕〔重生之御医〕〔娱乐之全能教父〕〔可恶的离婚,可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法秘术 第四十四章 夜幕降临
    昏昏欲睡中,似乎有人推了推我,我微微的睁开眼睛,看是老者在推我,我开口轻声问道:“怎么了?”

    老者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做起来看窗外。

    我揉了揉眼睛,轻轻的坐了起来,眼神刚飘到窗外,就被眼前的一幕吓的一身冷汗!

    我看见对面马村长家突然人潮涌动,进进出出的络绎不绝,好不热闹,而马村长和马晓翠赫然的站在门口招呼,似乎他家里有什么喜事或者是……丧事!!!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赶紧用手捂住嘴巴,转头看向老者,轻声的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也摇了摇头,轻声的回答着:“我也不知道,别出声,看看再说!”说完,指了指窗外。

    我感觉到浑身冒着寒意,因为我知道,马晓翠和马村长肯定是死了,这些村民刚才还一个都见不到,这回功夫就都回来了?那也不对啊,村民们明明都知道马村长和马晓翠也是死了的!!难道……这些都是阴魂???

    我不敢往下想,只能静静地看着,看看到底有什么名堂。

    我再次转头看向马村长家,只见马村长家还是人潮涌动,进进出出,只是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都是进来,然后就走了?也没有酒席?而马村长和马晓翠的表情也很僵硬,脸色也是惨白色,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下午,显得异常诡异!

    “你发现没有,那些村民都是有规律的从房子东面出来,然后进去,进去以后又马上出来,走到西面,直到消失不见,如此循环不断!”老者的声音轻轻的在我耳边响起。

    老者的提醒让我着重的观察了一下,发现的确如此,所有的村民都是从房子的东面而来,西面而去,反而复之,但是我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于是我开口轻声问道:“道长,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老者没有答话,好像是在思索着,我也没有再次打扰,继续观察着马村长家的情况!

    突然!!!我看见马晓翠转头朝我所在的窗户看了一眼,吓得我赶紧缩头,心脏跟着“砰砰”直跳。

    老者见状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说道:“我……我看见,马……马晓翠……转头看……看向这边了!”

    “糟糕!!”老者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了这么俩个字,然后紧接着说:“赶紧屏住呼吸,别喘气!!!”说完,自己就用手捂住了嘴巴!

    我闻言也赶紧停止了呼吸,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老者。

    老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指了指窗外。

    我转头再看,马村长家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全部消失了,我有些惊奇,难道……她发现我了??我又再次仔细的向房子东面和西面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

    等我转头看向老者的时候,我发现老者眼睛紧闭,双手捂住嘴巴,一言不发!好像不敢去看什么!而当我转过头来的时候,赫然的发现……在火炕前面的地上……站的全都是人!!!

    不!!明确的说,应该全都是鬼!!!!

    我看见了马晓翠,看见了马村长,也看见了墩子!!!他们全部都面色惨白,一言不发的看着我跟老者。

    “砰砰砰砰”我的心脏跳动加速,简直都要跳出来了一样,在我眼前小小的地面上,足足站了能有二三十只鬼!!!我瞪大了眼睛,同样双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发出一丝丝的声音。

    那些鬼就站在那里盯着这里一动不动,而我和老者也都是双手捂嘴,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我的闭气顶多承受一分钟多点,而我转向看着老者,他已经满脸通红,显然已经快承受不住了!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马晓翠和马村长飘了过来,我瞪大眼睛的看着,他们两个像是看不到我和老者似的,在火炕上飘来飘去,而其他的鬼也都飘了上来,此时的炕上布满了鬼魂,他们四处的飘荡……

    忍不住了!我的心脏已经快停止跳动了。

    忽然,我看见我的旁边居然有一个小型的扫把,灵机一动,我身子尽量保持不动,伸出一只手去够那只扫把,拿到扫把以后,我回眼看了一下地面上正在悠哉悠哉溜达的公鸡,心道:对不住了,公鸡大哥!

    我用手推开窗户,瞬间将扫把扔向了那只公鸡附近的位置……

    “咯咯咯!~”公鸡显然被惊到了,扑腾着翅膀,乱叫了几声。

    “呼”的一声,所有鬼魂瞬间穿墙而出,都扑向了那只公鸡,而可怜的公鸡瞬间消失不见了,伴随着鬼魂也都消失不见了!

    “呼”的一声大喘气,我终于松了口气,感觉脑袋处于极度的缺氧状态,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用手推了推一动不动,满脸通红的老者,心想:这老头该不会是死了吧?

    老者被我一推,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然后看了看我,可能是看见周围的鬼魂已经不见了,而我已经正常的呼吸了,于是就把手拿了下来,“啊……呼……啊……呼”的大声喘着气,喘了一会儿也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一下,回头轻声问我:“都走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老者又深吸了一口,呼了出来,继续说道:“你是怎么把他们弄走的?”

    我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尽量的恢复了些神志,轻声的回答道:“我……看到旁边有个扫把,就……就把它扔了出去,扔到了一只公鸡旁边,那些鬼魂就出去了,公鸡……”说到这,我还是有些觉得脑袋昏沉,就再次晃了晃,然后继续说道:“公鸡就消失了,鬼魂也都消失了!”

    老者闻言以后,拍拍我的肩旁,赞许的说道:“机智!孺子可教也!”

    我感觉到脑袋一阵阵的眩晕,十分不舒服,索性就躺在了炕上,轻声的说:“我头疼,睡一会儿!”

    “睡吧!我守着那个房子!”老者的声音传了过来,而我却没有精力回答了,因为我的脑袋实在是晕的要命,现在就想闭着眼睛睡一会儿……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

    “起来了,起来了!”

    老者的轻唤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我迷迷糊糊的知道是老者的声音,可是脑袋的昏沉感还在,于是轻声的回答道:“再让我睡会儿……就一会儿!”

    “天黑了,逆亡魂要出现了!”

    当老者的这句话传入我耳朵的时候,我瞬间就清醒了,我睁开了眼睛,看看前面空荡荡的地面,尽量的让自己清醒一些……

    老者可能也是看见我醒了,就没有再叫我!

    我缓了一会儿,慢慢的坐起了身子,看见老者正在盯着窗外看,于是我也好奇的看了看窗外,除了月圆高照和漆黑的村子,没有其他什么异样啊,包括马村长家也是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

    看着老者全神贯注的样子,我不禁的轻问道:“道长,有什么动静吗?”

    老者没有回过头,轻声的说道:“你看……这月亮是圆的,而且是很圆,而马村长家里的门却是关着的!!!”

    前面的话我没有太在意,月亮圆就圆嘛,也许是巧合呢?可是!!后面的那句话让我毛骨悚然,白天的时候,我明明看见马村长家的门是开着的,而且马村长和马晓翠还在门口的两侧接待着鬼村民!怎么现在是关着的呢?

    想到这,我赶紧追问老者:“关着的??什么时候关上的?”

    老者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醒了的时候,就是关着的!”

    我赶紧凑到窗户那里,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马村长家现在动静。

    现在的马村长家,两个窗户黑洞洞的,门是关着的,门前的家畜也都不见了踪影,显得异常诡异!

    观察了能有五分钟,我耐不住性子的问老者:“这门……会不会是风吹上的呢?”

    老者还是摇了摇头,说:“不可能,风吹的门,不可能关的这么严丝合缝!”

    “那……道长的意思……”我顿了顿,继续问着:“现在逆亡魂就在马村长家里??”

    “在不在我不知道,但是这门关的肯定有蹊跷,我们先看看再说!”老者没有头的回答着我。

    我透过窗户往房子的东面看了看,然后又往房子的西面看了看,没有任何异样啊,只是外面特别的安静,就连蛐蛐的叫声都没有,安静的让人恐惧!!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马村长家靠东面的窗户……亮了!好像是里面有人在东面的窗户里面点了一盏油灯!

    我被这个突发状况下了一跳,赶紧用手在下面捅了捅老者,轻声的问;“道长,看……看见了吗?窗户……亮了!!!”

    “我看见了!”老者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然后并没有其他的回答。

    “是……是……逆亡魂吗?”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老者依然没有回头,目视着马村长的房子,轻轻的回答:“现在还不确定,看看再说!”

    “那……那……那我……我们准备……备什么法器?”我显然是被那亮了的窗户吓到了,声音依然颤颤巍巍。

    “见机行事!”老者肯定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太坏,娇妻要〕〔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